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 第六章:才女加美女的女杰

王大三 收藏 18 1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刘忠觉得王金虎说的也有道理,人家给了弹药,还义务帮着看家,没什么理由不相信人家。更何况老二刘弘暗中还嫉妒自己和苏亚鹃关系融洽,何必给老二他们说闲话那。 刘忠说:“苏教导员,我想八路军要看着小锅山那,鬼子弄不好也能偷袭你们那儿,你们的兵力也有限。既然王特派员有此美意,那就还是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刘忠觉得王金虎说的也有道理,人家给了弹药,还义务帮着看家,没什么理由不相信人家。更何况老二刘弘暗中还嫉妒自己和苏亚鹃关系融洽,何必给老二他们说闲话那。

刘忠说:“苏教导员,我想八路军要看着小锅山那,鬼子弄不好也能偷袭你们那儿,你们的兵力也有限。既然王特派员有此美意,那就还是烦劳第九军的弟兄辛苦帮着照看照看山寨吧,反正那仗也只能打个半天,我们也就回来了。”


他这么一说,苏亚鹃也不好再表示什么,但她隐约的感觉王金虎也许会搞名堂。

她需要返回小锅山营地,用电台和上级联系,请示进一步的指令。

她决定和刘忠一起下山回支队去,而刘忠是去县城再找一下周大彬打听三岛旅团进驻三合县城的时间,万一效果不佳,可以去“鸿生酒家”通过钱驼背和秦寡妇侧面了解一下。


也是这天,许轶初脱了她的中校军服,换上了酱色的呢外套,下身是藏青的马裤和一双中跟系带的半高腰的橡胶底野外作业靴,脖子上围了一条米黄色的长丝巾。

她带着八个枪法精准,又会格斗的卫兵,九匹马拉着蹄下黄烟,一路奔了高林镇。


快到高林的时候,许轶初让卫兵都下了马,这里太靠近日军兵营了,这一溜子人马很扎眼。

许轶初一行人在郊外找个村子,进到一户人家里喂马休息。

她必须在傍晚的时候,才能去镇外的一所天主教堂会见她的大学同学曹胜元。曹胜元目是宫本的情报处里的缉捕小队的队长,在学校里是拼了命追求许轶初。不过许轶初那时候跟谁也不谈对象,本来就其貌不扬的曹胜元她就更不入眼了。不过对于曹胜元对自己的长期关心她还是心存感激的。


当时大学还没毕业那,赶上了抗战爆发,同学纷纷的报名参军走向抗日战场,曹胜元投奔了张鸣九的保安第七旅当了张鸣九的副官。而许轶初则去了湖北找到她姑父梁建奎当师长的新编第三十七师。

起先许轶初在情报处做机要秘书,后来梁建奎发现自己的这个侄女身材诱人,脸蛋俊秀,并且非常聪敏精干,并且还很勇敢,便培养她做外勤,很快许轶初以自己出众的能力和才气赢得了师里头头的赏识,做了处长。那时候她才刚满23岁。


西安事变后,第二次国共合作的局面出现了,当时也在湖北洪湖地区任区委书记的老莫受组织委托想动员一直受蒋介石嫡系部队排挤的三十七师加入八路军的队伍,

许轶初是受高等教育出身的大学生,其父许汉荛是教授出身的国民党武汉市的参议员,平时许轶初常受父亲的影响拜读了大量的哲学书籍,包括马克思的《资本论》。


所以负责秘密接待老莫的她,久而久之的受了共产主义理论的影响,也想参加我党。

后来在武汉保卫战的时候,新编第三十七师几乎是全师殉国。许轶初在一帮卫兵的拼死护卫下,才跑出了日伪军的包围圈。

当时日军知道三十七师里有个搞情报工作的漂亮的才女许轶初,下了命令见到她不许开枪,一定要活捉。这也给许轶初等的突围带来了便利,只管跑就行,反正日本鬼子和汉奸接到不许对她开枪的命令。


最后许轶初他们被追到洪湖边上,被闻讯赶到的老莫带领的县大队给救下了。

就在那个时候许轶初加入了共产党,成为了我党一名地下工作者。不久她被老莫派进了她姑父生前好友四十一师师长贺天朝的部队里,又干上了老本行。


进了四十一师后,一次许轶初去高林侦察鬼子敌情。赶巧遇见了老同学曹胜元,这才知道张鸣九的保安第七旅变节投了日本人,被整编成皇协军第一师。

但曹胜元由于会日语,被情报处处长兼宪兵队长宫本树林看中,让他当了情报处的缉捕小队队长,给了个少校军衔。


当时在高林遇见了打扮成一副女教师模样的许轶初,惊的正在街上抓人的曹胜元一把把她拉进了一家酒馆里。

“我的上帝啊,许大美人,你怎么跑到高林来了,我听说你在四十一师当了情报处长,你还敢跑到这里来,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曹胜元额头上都渗出了冷汗。


“那我今天是遇着人了啊。”

许轶初说:“曹队长,那你把我抓起来交给日本人去吧,好领个重赏啊。”

“许大美人,你能不能有点正经的啊,我要是抓你,还拖你进这里干吗?你想过你这样的进了宪兵队的结局是什么吗?”

曹胜元感觉许轶初竟然不领自己的情,有点茫然失望。


许轶初悄悄的一捂嘴。

“和你开玩笑的。对了,你这个汉奸没做坏事吧?”

“别胡说了,你又不是不了解我,这不是跟着张鸣九一起过来了吗,我又不是专门找的日本人投靠。你是到高林来侦察的吧,太危险了。瞧你没经验的这身打扮,一看就是个女教师。”

曹胜元对许轶初感觉自信的打扮却不屑一顾。


“怎么了,我就是按照教师的形象打扮的啊,又什么不好吗?”

许轶初不大理解曹胜元话里的含义。

“许轶初,我告诉你,日本人是到处找花姑娘。找到农村出身的女人,那是好品,找到城镇出身的太太小姐,那是珍品,但是要谁找到了搞文化出身的知识女性,那就是极品了,也就是你这样的打扮的,何况你许轶初的漂亮在整个西南地区都是出了名的,再打扮成老师的样子,不是找着抓吗。”

曹胜元还算是耐心的让许轶初听了明白。


“那怎么办,我已经闯进来了啊。”

“马上出镇去,我送你出去。”

曹胜元道:“你想了解什么情况,出了镇子我告诉你。以后再来高林千万别进镇子了,想知道什么事你去镇外的天主教堂找彼德范斯牧师,他会设法通知我来见你的。”


就这样,一个巧合让许轶初有了自己可靠的情报来源。

不过,过分机密的情报曹胜元也不敢泄露给许轶初,他防止日本人顺着线索追下来,那可是要丢命的事儿。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