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战征文]简析库尔斯克会战前的德军态势

德意志陆军元帅 收藏 65 11140
导读: 库尔斯克会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它的历史影响丝毫不亚于斯大林格勒战役,如果单从军事方面来考虑,库尔斯克会战才应该是苏德战场的真正转折点,而且也可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上最为关键和重要的一战。在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当我们再次回顾硝烟散尽的库尔斯克时就会发现其实库尔斯克会战几乎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然而当时的双方却为早就注定已有所属的胜利进行了殊死的激烈搏杀,在库尔斯克上演了一场最终以德国的失败而落幕的人类战争史最大规模的钢铁大绞杀。 通过本文对德国在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库尔斯克会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它的历史影响丝毫不亚于斯大林格勒战役,如果单从军事方面来考虑,库尔斯克会战才应该是苏德战场的真正转折点,而且也可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上最为关键和重要的一战。在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当我们再次回顾硝烟散尽的库尔斯克时就会发现其实库尔斯克会战几乎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然而当时的双方却为早就注定已有所属的胜利进行了殊死的激烈搏杀,在库尔斯克上演了一场最终以德国的失败而落幕的人类战争史最大规模的钢铁大绞杀。


通过本文对德国在战前围绕库尔斯克战役的态势和情况所做的以下简要分析可以看出,德国的失败几乎可以说是在战役发起前就早已注定了。这场寄托了希特勒无限希望和梦想的不可为而为之的战役最终在他的意料之外和情理之中以失败告终。




一、武器质量:主战装备笨重且故障频繁,综合性能不如苏军坦克

苏联的T-34坦克具有强大的攻击力和防御能力,在“虎”式和“豹”式出现以前,德军的坦克根本不具有优势,甚至可以说是处于无可奈何被动挨打的境地。在库尔斯克会战前,针对T-34坦克而研制的“虎”式坦克和“豹”式坦克开始装备部队。虽然希特勒对这两种新型坦克寄予了极高的厚望,但是“虎”式和“豹”式的综合性能还是不如T-34,尤为严重的是这两种新型坦克不仅笨重,而且故障率极高。


“虎”式坦克炮塔太重,又没有助动系统,炮手需要摇手柄720 圈才能使炮塔转一圈,所以其反应速度极慢。因为装甲的厚度一再增加致使其重量达到56吨,机动灵活性差。燃-电传动方式的结构复杂,故障率太高,对作战也极为不利。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军损失的虎式坦克,大多数是因为机械故障被乘员所遗弃,被真正击毁的其实不多。如就在库尔斯克战役前夕,德军某重坦克连共拥有17辆虎式坦克,在向前线集结时就有6辆在途中抛锚被拖回修理,7月5日开始进攻时能够参战的只剩下11辆。随着该部向北推进,几乎每天都有虎式坦克因为故障掉队或退出战场,到12日库尔斯克战役的关键之战普罗霍罗夫卡坦克大战时,该部能投入战斗的“虎”式坦克就已经只剩下3辆了。所以在火力、机动、防护和可靠、简便性等综合指数上它大大逊于苏军的重型坦克。一旦进行远距离机动更是故障频出,在之后的战场上由于其笨重,它常被苏军T-34型坦克绕到侧面击毁。而且苏军当时已经拥有122毫米口径的自行火炮,它完全能够穿透“虎”式坦克的装甲。“豹”式坦克的最大问题也是故障频繁,由于其重量比最初设计重得多,其引擎与传送带承受了过重的压力,因此也一直被频繁的机械故障所困扰。


为了增加胜算,希特勒还命令德国军工业界临时拼装了90辆新型“斐迪南”式战车。虽然它火力巨大装甲厚实,但也因此使其重量高达66.9吨,其笨重庞大得不利于机动,再加上没有装备近距离防御所用的机关炮,它其实只相当于一个可以移动的火力点,只适于于高处或远处提供火力支援。




二、武器数量:德军武器生产数量供不应求,作为攻战利器的坦克及重装备尤其缺乏。

自从战争发起后,苏德战场的惊人消耗不仅让德国的军工生产日益吃紧,而且战场作战部队的武器装备也在不断缩减。1940年,德军装甲师配备4 个坦克营共装备坦克400 辆,但到1941至1942年时,已经缩编到2个坦克营200 辆坦克,而到了1943年初,整个东线18个装甲师竟然只剩下495辆坦克,平均每个师只有27辆坦克!


德国新研发的 “虎”式坦克的月产量只有25辆,“豹”式坦克月产量也不超过50辆。直到发动“堡垒”行动时所投入的新型坦克才有200 辆豹式,131 辆虎式和90辆斐迪南式战车,把数量如此之少的坦克投入到对强大有备的敌人的攻坚战中,无异于杯水车薪甚至是自投火海。相较之下,苏联在战争爆发前所生产的T-34坦克就已经达到了1225 辆,生产出KV坦克639 辆。到1942年初就已经组建起了由这种当时全世界最先进、最新式的T—34坦克装备起来的坦克集团军。到1943 年,苏联的坦克总产量达到了2.4 万辆,其中就包括1.4 万辆新型的T—34 坦克、2500 辆重型KV1 型、KV2 型、KV85 型坦克。火炮的产量也大大增加,除2.3 万门坦克炮与3.7 万门高炮外,还生产了4500 门野战炮与反坦克炮,飞机的产量则高达3 万架。到此次作战时,苏联每个月生产的坦克数量已经达到两千辆,而这个数字是德国的两倍,更不用说武器装备运到前线的时间了。


盟国空军于1942年开始对德国进行大规模轰炸,军工基地成为轰炸的首要目标,而德国面对这种情况基本处于只有招架之功而毫无还手之力的艰难境地,更为严重的是这种境况在日趋恶化,德国军工生产在遭受着日益严重的打击。虽然直至1944年秋季德国的军工生产处于一直增长的状态,但是速度却是缓慢的,数量更是有限的,与盟国尤其是苏联的军工生产的速度和数量比起来,差距在日益扩大。由此造成的恶果就是德国军工生产的数量虽然一直在上升,但是事实上却越来越严重的无法填补战场上日益巨大的损失,所以就出现了一个匪夷所思而又在情理之中的现象:国家的军工生产在一直增长,军队的武器装备却在一直下降。而苏联却恰恰相反,它的军工生产在日益恢复和攀升,而且又得到盟国日益巨大援助,部队的武器装备在不断的加强和更新换代。在库尔斯克会战时,苏军的炮兵团的数目已经开始超过步兵团的数目,其比例是1.5比1。在奥廖尔至库尔斯克的铁路线担任掩护的中央方面军第13集团军,其每英里正面上有约一百四十八门火炮和迫击炮,这也远远超过德军为发动进攻所竭尽全力东拼西凑的数目。




三、兵员数量:德军兵力损失巨大,兵源严重不足。


德国在进入对苏战争后,兵源问题就开始越来越严重的困扰德军。尤其是进入战争中期以后,德军在苏德战场上开始遭受日益巨大的损失却得不到及时的补充和支援,这种情况迫使希特勒在1943年初实行“帝国总动员令”,16岁至65岁的男子以及17到45岁的女子都被征召入伍,窘迫之状可以想见。早在1942 年,希特勒就迫于兵力不足,决定向仆从国家大规模征集军队。匈牙利和罗马尼亚军队被整师整师的征募。甚至于希特勒本人亲自出马,要求墨索里尼提供意大利军队。该年,罗马尼亚、匈牙利、意大利、斯洛伐克、西班牙这些国家的部队所占的比例达到东线轴心国全部兵力的1/4之多。而这些占有着巨大比重的仆从国部队,无论是素质、装备、士气还是战术都不如德军,甚至相差甚远。


德军兵力从1941年冬季开始明显的日益减弱。新补充的人员根本无法弥补战场上的损失。1941年12月至1942年9月,东线战场三个集团军群的部队共计损失1,688,100人,但是补充的兵员只有1,169,300人,补充量只是需要量的69.2%。这种情况日趋严重,尤其是到了次年库尔斯克会战激战正酣的7、8两月,东线部队共计损失422,000人,但是补充的人员却仅仅只有167,000人,补充量只占需要量的39.5%,德军的损失之巨和缺额之大由此可见一般。对于后来战役期间美英从西西里岛登陆意大利的进攻,希特勒竟然只能在关键时刻从正在进行着生死之战的战场上去分兵赴援,我们就不难理解了。


从1942年5月起到库尔斯克战役发起前夕,德军已经连续不断地战斗了10个月之久,部队的损耗已达到了极点。从1942年7月1日起至库尔斯克会战发起的一年之间德军在东线战场共计损失部队198.5万人,平均每月超过16.5万。在此期间德军的一线作战师通常只有团甚至营的规模,而作为进攻利器的装甲部队的损失更是到了平均每个师只有27辆坦克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库尔斯克会战开始前,德军竭尽所能东拼西凑集中了苏德战场上70%左右的坦克师、近30%的摩托化师、20%以上的步兵师以及65%以上的作战飞机,共计兵力兵器90余万人、火炮和迫击炮约1万门、坦克和强击火炮2700辆、飞机2050架;而与德军对峙且严阵以待的苏军共有兵力133.6万、火炮和迫击炮1.9万余门、坦克和自行火炮3444辆、飞机2172架。此外,在库尔斯克突出部后方的草原方面军573195人作为预备队也整装待发。仅从部队的数量而言,苏德两军的比例就为2.4:1,在坦克上苏军更是占有1.9比1的优势。而仅就为了集中这些进攻部队,德军在其他如顿涅茨河和米乌斯河等地区的防线就已经不得不被极大的削弱了。




四、兵员素质:德军兵员年龄差距加大,训练不足,尤其军官严重匮乏。


1943年初的“帝国总动员令”发出后,几乎无论男女老少凡是拿得动武器的人员都被征召入伍,部队中兵员的年龄差距开始严重扩大老少掺杂,而更令人难以容忍的是这种现象将随着战争的继续而日益严重,所以部队整体的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都在急剧下降。


至于训练,通常情况下陆军新入伍的人员要经过4 到6 个月的训练后才被派往作战部队。但是由于兵员短缺问题逐渐越来越严重的困扰德国,德军指挥部不得不对新入伍的人员只进行6至8周的训练后就将其派往前线。因此,这些人员无论身体状况还是战斗技能都十分低下。而军官的补充则更为费劲,军事院校的毕业生远远无法补足战场指挥官的伤亡。至1943年,德军80% 的青年军官甚至只受过3 个月的短期培训就被直接派上战场。


空军的补充比陆军更为艰难。由于飞行人员不足,在战斗中受重创的航空兵部队根本无法得到替换,只能补充为数极少的乘员组和飞机,而且许多乘员组还没有战斗经验。补充给航空兵队伍的新飞行员,其训练质量不符合新的防御形式向飞行员提出的要求。战争进入1942年后,教员和教官开始明显不足,教练机、特别是供教练和作战飞行用的燃料也十分缺乏,导致新飞行员的训练时间大大缩短。除此之外,飞行人员极度疲劳,战斗装备程度下降的现象也极为严重。


而与此相对的是苏军官兵的战斗技能则大为提高,到1943 年夏季,苏军建立军一级编制的工作已基本完成,组成了很多新编制的装甲部队、兵团和军团,增加了大口径炮兵兵团的数量,从而可以在战场的具有决定性的地段上集中大量炮兵,工程兵、通信兵等特种兵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具体到此次作战,苏军则进行了周密的针对性战前训练,对步兵进行坦克“碾压”训练,对炮兵进行快速变换发射阵地训练,对装甲部队进行从掩体中精确射击和坦克遭遇战的训练。




五、情报方面:德军高层的反叛投敌组织造成军机情报彻底泄露。


二战期间最大的间谍网——“露西情报网”对这次大战的胜负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是一个藏身于德军心脏的10人间谍小组,他们中有5人先后晋升为将军,所有成员都在陆军总部和空军中位居要职,职权涉及作战、补给运输、军需生产以及通信等,不仅消息灵通,而且情报的传递通道也多而便利,所以他们往往能很轻易的接触到核心机密,传递的情报准确而又迅速。经常是德军总部的命令尚未送达负责执行的德军野战指挥官手中,却已先一步放在了斯大林的办公桌上。莫斯科保卫战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胜利,以及1942年春季西南方面军在收复哈尔科夫失败后仍得以突破重围的奇迹,都与“露西情报网”向苏联提供情报有莫大的关系。这样,苏联在4 月初希特勒签署6 号命令的前两个星期,就已经知道了德国的真正企图,这比曼施坦因考虑发动“堡垒”作战的日期整整早了一个月。而希特勒给予了极高期望的“虎”式、“豹”式以及“斐迪南”式战车等所谓的秘密新式武器的详细情况也早在参战之前被苏军所掌握,苏军针对这些坦克的性能、数量以及可能使用的战术制定了详细而有效的反制措施。


就在总攻即将发起的关键时刻,“巴巴罗萨”攻击前的一幕又重演了,德军一名士兵向苏军投诚,向苏军提供了德军发起攻击的准确时间。不同的是巴巴罗萨发动前投降苏军的士兵几乎未对整个作战计划造成任何影响,而这次的投诚却给德军的“堡垒”计划造成了无可弥补的巨大损失。苏军果断决定先下手为强,在德军发起攻击前不到三小时时,集中所有地面火力和航空兵部队对德军阵地进行了长达半个多小时的地毯式轰击和俯冲轰炸,轰击使德军为准备进攻而刚刚进入出发阵地的部队,尤其是刚刚进入发射阵地尚未装弹的炮兵部队遭到沉重打击,不仅打乱了德军前沿部队的指挥系统,而且导致通讯联系中断,一度造成基层部队的混乱。与此同时,一些隐蔽的整装待发的坦克集群和预先停留在机场上的轰炸机编队,也遭到了相当程度的破坏和损失。这次先下手为强的行动不仅直接导致了德军发起攻击的时间拖后了整整三个小时之久,而且其进攻火力也被大大削弱了。此外,德军在库尔斯克地区的空军基地的详细情报也被尽数泄露,在战役发起前夕就接连遭到苏军的大规模奇袭,致使航空兵部队损失惨重元气大伤,严重影响了航空兵后来在此次战役中的作战行动。


根据以上人员提供的情报,苏军不但查明了德军统帅部的总企图,而且还准确地判断了德军在整个苏德战场的部署、德军在库尔斯克突出部地域的战斗编成、人员编成和德军的主要突击方向、以及德军开始进攻的时间。苏军将计就计,在库尔斯克地域开始有计划的组织防御,军事实力远远强大于德国的苏联有意识地转入防御,准备在德军经过徒劳无益地攻击、元气大伤之后,再转入反攻,给筋疲力尽的德军以致命的一击。




六、准备工作:进攻时间一再拖延,不仅丧失突击性而且后续准备依然不足。


“堡垒计划”的初衷是进攻要立即发动,以便在苏军战败后尚来不及恢复元气和其增援部队尚未赶到的情况下将其打个措手不及。


然而“堡垒”作战计划根本无法按照原计划发动。1943年库尔斯克的春天姗姗来迟,直到三月末,天气才开始转暖,但春雨又开始绵绵不绝。雨季使得战场变得泥泞不堪,这种对德军大规模机械化兵团作战十分不利的状况一直持续到5月中旬。此时,苏军的防御体系业已完成,而德军当时的实力却远远不足以实施正面的进攻作战。在这种情况下,要打赢一场进攻,德军必须做到以下几点:一是后方工业要生产出足够的武器;二是这些武器要运送到前线,这需要花费相当一段时间,因为苏联境内的道路情况很差,而且苏联游击队正在后方不断发动“铁路之战”对德军的补给线进行破袭;三是在武器运到前线后,部队需要时间来掌握;四是前线那些精疲力竭的部队需要时间休整,对缺额要补充,新兵要有时间训练;五是要在前线聚集足够发动一场攻势的弹药和补给。而以上这些在短时间内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即便是7 月初进攻发动时,德军装甲师平均拥有的坦克数量也只有100辆。其次,对于“堡垒”作战计划的可行性,在德军高级将领中一直存在较大的分歧。争论持续且毫无结果,加之兵力和武器装备的不足,于是,“堡垒”作战被推迟到了6月,尽管由于曼施坦因和克卢格一再催促发动进攻,但希特勒显然认为还应该等到聚集了更多的物资,准备的更充分才能发动攻势。于是在一再延期下,“堡垒”作战最后被延期到7月5日。在希特勒将计划一再拖延的三个月里,苏军的防线在日益巩固,而且日复一日的都有新的部队在源源不断的开至前线,趁苏军尚未从冬季战役的损失中得以恢复之前,向它发动突击的大好时机终于永远丧失了。突袭的最佳时机已经错过,实力和时间的不足导致最终的准备也不充分,仓促组织的进攻作战就向严阵以待的苏军发起了。




通过以上库尔斯克会战的战前分析可以看出,德军显然不仅没有任何胜利的希望和把握,而且甚至已经是冥冥之中注定了失败的命运。战役发动前古德里安、莫德尔曾表示反对力主取消计划,克鲁格、蔡茨勒和曼斯坦因等主战派也是主张速战的,希特勒更曾有过一度的犹豫和忧虑,这说明德军高层对此次作战的可行性还是有一定认识的。但是,“堡垒计划”最终还是启动了,之所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说全是因为德军高层对于军事形势认识不清甚至一无所知,其实更多的因素应该在于政治上的考虑左右了军事上的行动,库尔斯克会战与其说是一场军事上的生死之搏,倒不如说是一场政治上的较量,而这场较量的胜败取决于各自的实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步兵骑士 在第5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彼德洛克 在第5楼的发言:
可以说总算找到另一个个同样了解KURSK的人了,佩服。

到处可以看到一些描述KURSK战役的非常“历史教科书”化的小白文章。说什么德军坦克多么有优势,多么先进,我真想说去他MLGB的,整体半成品的90辆斐迪南;发动机半成品的250辆豹D;整个东线数量不超过300辆、战役中3条战线上分散投入,以小规模形式出现用作突击火力支援的“虎"1坦克,前两者,第一种由于坦克的缺乏而被迫打肿脸充胖子用作蹩脚的突击力量,事实证明用无炮塔、机动性奇差又完全没有考虑到防御地雷的斐迪南歼击车充当坦克职能是完全......

说实话最恶心的一点事虎式刚一上场就被俘虏了一辆完好的

被苏联把他的性能摸得一清二楚

并针对的研制了t34-85

库尔斯克的另一个失败原因在于

德国的攻击势头太明显又由于没有准备好

迟迟不肯开战

导致战机延误殆尽

去打的时候苏军已是严阵以待了~~~

t34-85 是库尔斯克会战结束后,才出来的!!

59楼4112155

 以下是引用tiexue200 在第16楼的发言:
库尔斯克会战是德军战力的巅峰之战.是最强的装甲部队,最优秀的指挥员,最精锐的部队.
对啊

库尔斯克大会战,德军发起进攻已达不成突然性.一旦成为短期内旗鼓相当的对垒战,德军必败.

========================================================================================

没错.德军的优势是兵员素质,劣势是数量.

茫茫的乌克兰及黑海大草原,与之对应的是无穷无尽的进攻以及防御点,这种地方只有苏联人才能驾御它,而面对向东无尽延伸的作战遐想,希特勒和他们的参谋们迷茫了!这就是为什么希特勒紧紧抓住斯大林格勒不放的最深处的原因,当几十万的行军队伍越过一个又一个牛栏时,希特勒和他的士兵们都想抓住点现实的东西来遏制自己无尽向东的欲望!如果你站在1942年希特勒参谋总部,也会犯同样的错误,如果你1942年也行进于顿河河畔,也会遭受同样的失败。

60楼jnd0827

库尔斯克大会战,德军发起进攻已达不成突然性.一旦成为短期内旗鼓相当的对垒战,德军必败.

6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