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 第一卷 投笔从戎 第十一章 造化弄人

水晶之蓝 收藏 13 6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


陆云川陆少郡半个月来连续赶路,恰逢南方阴雨连天,道路弄得泥泞不堪,他们已耽搁了一些日子,可中央军校的报名考试时间又迫在眼下,延误不得,算一算,再有两天的行程,他们就可以赶在最后一天到南京城报名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天晚上,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雨似瓢泼,丝毫不见减收的意思,本来他们打算着再连夜赶路,明天就可以赶到南京了,可这鬼天气!更糟糕的是,经连日劳顿,陆少郡开始感冒发烧起来,浑身滚烫滚烫的,可他们走的地方过于偏野,前无小店,后无村落,无奈之下,两人躲进了终于遇到的一处破庙里。

陆云川把陆少郡吃力的背进来,放在墙角的一堆干草上。这座庙虽破旧简陋,好在能提供给他们一片避风挡雨之处,陆少郡这会儿又开始冷的打哆嗦起来,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陆云川就把能脱的衣物都给陆少郡盖上,已经没有吃的了,陆云川搜集起一堆干柴火,终于费力的钻木取火生起一堆火来,完成这些,他已经累的虚脱的仰面躺在陆少郡身旁。

陆少郡终于醒了过来,他伤心的说:“堂哥,你先走吧,别管我了!”

陆云川一下子坐起来,“胡说!说什么呢你!我背也能把你背过去,咱们先去找大夫,你先支撑下。”

陆少郡吃力的摇摇头,“哥,我真的不行了。明天是最后一天,你再这样,我们谁都考不了,你放下我吧,我求你了……”

“不行!要是我把你就这么丢在这儿,我还有什么脸面回去见家人,要不考,我们一块儿都不考!我们不能非吊死在一棵树上,我们还有别的方法去参军。”陆云川打断他。

陆少郡这会儿难过的要落下泪来,他真希望自己也好好的,和堂兄陆云川一起赶路,他希望走进军校,哪怕再走出来时当一名士兵去冲锋陷阵,毫无作为的作肉躯死在敌人的炮火下,可他连这也做不到了,他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已经很可能熬不过今晚了,

“云川哥,十年磨一剑,我们等了太久,拿着先生为我写的信,你先去报名吧,等我病好了,我就赶去找你——”

陆云川还是拒绝掉,硬是要和陆少郡共度患难,但话还没说出口,他就打住了,因为陆少郡用尽余力抽出身上的佩刀,反手握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那样他就不需要再用力,只需手臂一垂,刀刃就会顺势在颈脉上划下去,而且现在陆少郡的眼神看起来他就准备着这么划下去。

现在,陆少郡眼里打着泪水,闪着坚毅、恳求的目光,继续架着刀,

“云川哥,你别逼我,我不会托你后腿的,你现在就走,马上赶路,这样明天还来得及,再不走,你就会后悔——”

陆云川了解陆少郡的生性脾气,他说到做到,真会一刀划下去,

“好啊,我们是兄弟,本想在战场上同生共死,没想到这还没上战场,你就以死相逼让我来屈服你了!好啊,你是长大了,知道让我为了前程功名抛却你了是不是?!啊!是不是?!”他伤心地说。

两道泪痕终于从陆少郡脸上无声的滑下来,“堂哥,你别怪我,我不是逼你屈服,我是在求你。这不是生死离别,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去找你,你走啊,现在就走!快走啊!”

陆云川知道他们俩是谁也拗不过谁,他更拗不过陆少郡,他拿起东西,挂上雨披,最后看了陆少郡一眼,往外冲了出去……

“你别怪我…”陆少郡这才缓缓把刀收起,抚摸着刀鞘,“没想到第一次真用你就用在了逼我兄弟上……”

尔后终于不支昏过去……

等他再醒过来时,感觉身体已经好了许多,朦胧中他看到一个人的身影,终于看清楚时,是一个着学生装的女子在为他量体温,看起来她很年轻,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儿?”陆少郡开口问道。

女子一阵惊喜,“你醒了啊,昨天你烧的太厉害了,不过你放心,我已经给你打过针了—”

“谢谢,我在问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陆少郡语气听来似乎有些不冷不热。

“我们是鄂豫皖苏区里的随军医生,这次是乔装隐瞒悄悄来南京买药品,回来时因为大雨到这里来避雨,就看到了你,哦,这是我们医院的李主任,我跟她一块儿来采药的。”

她指着一旁也是因为乏困刚刚醒来的中年女人,看见陆少郡醒了过来,她也很高兴,

“小伙子,你醒了!你真是有运气,幸亏我们昨天在这儿发现了你,雅馨这孩子可是照顾了你一夜!”

看来这个年轻的医生叫雅馨了,她说:“我叫王雅馨,你怎么在这里啊,能跟我们说吗?”

然后陆少郡就给她们说了自己要考南京中央军校又身病流落至此的经历,两个女人竟不再说话,李主任还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陆少郡不得其解。

王雅馨解释道,“你不知道吗?国民党一直在同我们苏区的红军打仗……”

陆少郡满不在乎,

“我对你们红军不了解,况且我考国民政府的军校是为有朝一日能上战场与外敌作战,并不是想跟自己人打仗……”

他以为自己已经说的很清楚很明白了,可当下自己要怎么做呢,他还真有点迷茫。

“小伙子,跟我们走吧。”李主任想了想说,王雅馨有点紧张的看看李主任,又看看陆少郡,她在担心陆少郡不会同意。

陆少郡果然面露难色,

“你刚才说你们红军在同国民党军队作战?那我不能去,家中立有规矩,我绝不参入任何一方跟自己同胞厮杀,我也不想加入任何派系,对不起了……”

李主任想作解释,她想说难道国民党不属军阀派系吗?你能保证加入国民党后不跟共产党作战吗?她想说的更多,但王雅馨赶忙阻止了她,王雅馨明白,像陆少郡这样读过书有才学又立志投军报国的人,道理不是她们说出来就通的,跟这样的人说共产党救国救民的主张,还不如让他报答救命之恩来的直接呢!

“你跟我们走吧,你的病还没完全好,跟我们到了部队后不让你打仗就是了,你先到那儿去看看我们的部队,你不想呆在那里随时都可以走,也可以去投国民党军队,反正腿长在你身上,好不好?”她真诚的问。

她和李主任为什么非要执意拉着这个素昧平生第一次见面的年轻人跟她们一起走呢,她们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是凭第一感觉,也是看中了这个年轻人非凡的气质,可这些理由在革命道理上是说不通的,但无论如何,她们认定了眼前这个爱国青年肯定是个难得的人才,事实上,多年以后回想那天的事情,她们俩都说自己的眼睛没看错人。

因为,陆少郡感恩于眼前这个姑娘的救命之情,他相信她的真诚和眼睛,就答应了她的请求,跟她们走,这一走,孰料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共产党……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