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山西!还是官官相护!以权谋私!这样的现状何时止?

买房交全款被拖5年无法收房竟成被告

运城市盐湖区法院不合理判决付款38万

法律专家认为三方协议没损害原告利益

(人大代表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人大代表?????现在案件已经上到中院,可不巧偏偏中院的院长又是这个人大代表的关系)

李孟珠:我们没有串通

买房交了全款,却被拖近5年未交房的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居民李孟珠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没有拿到苦苦期盼的房和房产证,却接到了法院传票,被推上了被告席,而拿着买房交了全款证明和手续的他却被法院要求再付被告38万元房款。

206万买楼,超过合同交房期限完工遥遥无期,李孟珠陷入进退两难

让李孟珠百思不得其解,而又梦魇缠身的买房经历是从2003年开始的。现在,性格坚强的李孟珠都不愿回忆这段噩梦般的曲折买房经历。2003年,运城市盐湖区北城初中决定引资承建本校的“综合实验楼”,2003年12月25日,原告柴志勤与北城初中签订了《盐湖区北城初中引资承建“综合实验楼”的使用协议书》 (以下简称“实验楼”) ,协议规定,“实验楼”建成后所有权归校方(北城初中),一层、二层、五层的一部分归柴志勤使用,使用期限为2004年8月20日到2053年8月20日。签订合同后的2004年7月31日,柴志勤将“实验楼”门洞以南上下两层建筑面积约622平方米,地下室28平方米,以206.6614万元卖给了李孟珠,双方签订了《售房合同》,合同中明确约定交房时间为2004年12月30日,合同中规定,李分四次付清买房款项,柴志勤在交房后240天给李方办好房产证。

李孟珠依照合同根据工程进度不断将买房款交给柴志勤,等待收房,可2004年12月30日的约定收房期过了,李孟珠才发现,“实验楼”工程进展缓慢,根本无法按期交工。至此,李方已经付购房款167.5万元。心急如焚的李孟珠再三找柴志勤协商推进工程进度,但柴却百般推诿。本该2004年交房,可拖到2006年,工程完工仍遥遥无期,2006年4月15日,柴志勤以家中有事为由,写下“因本人家中有事,剩余工程交给柴志英(柴志勤的四弟)协调管理”的全权委托书,将工程交给柴志英管理。

此时,已经交房款167、5万元的李孟珠进退两难。要房,工程毫无进展,不知何时能拿到房;退房,柴志勤不会退钱,只能交钱无房。和李孟珠一样焦急的还有北城初中,早该在2004年年底投入使用的“综合实验楼”,直到2006年仍旧是个“半拉子”工程,根本无法使用。

柴志勤施工“ 综合实验楼” 一拖超过近5年不完工,同建自家七层楼早已建好获益

在柴志勤委托柴志英管理工程后,柴志英与都为工程着急的李孟珠和北城初中协商,在2006年4月22日,也就是柴志英拿到柴志勤全权委托书的第7天,三方签订了一个永久协议,协议内如为:柴志英必须在2006年8月22日全面交工,并提供符合国家规定的所有交工手续交北城初中备案;因工期延误近两年,导致李孟珠严重的经济损失,李方扣除违约款,再分三次总共付25万元作为扫尾工程启动专用款,完成工程。从此双方买卖款项全部结清。协议中特别强调“受柴志勤委托的柴志英所代表的甲方永不追要工程延误款”。

李孟珠按照协议陆续再付出25万元后,北城初中“实验楼”工程再次启动,但时至今天,李孟珠所买的房屋水、电、暖都没有接通,同时也没有拿到任何正式验收交工手续。

本该在2004年8月30日交工使用的北城初中“实验楼”工程一拖近5年不能完工,可值得注意的是另一处工程——紧邻学校南边的柴志勤本人的私家小院,当他拿到建造“实验楼”的工程后,就在自己小院也同时开工建设七层楼房(加盖违章建筑,有据可查),现在,柴志勤本人的七层楼房早已完工,出租作为宾馆开始获益。

李孟珠苦盼近5年没等到完工交付的楼房和交工手续,却意外地收到运城市盐湖区人民法院的传票,法院判三方恶意串通,要李孟珠再付38万房款

李孟珠苦盼近5年还没有等到完工交付的楼房和交工手续,却意外地收到了运城市盐湖区人民法院的传票,作为被告,他被柴志勤推上了法庭。2007年7月30日,柴志勤将李告上法庭,要求支付其房款38万元。后因柴志勤逾期未足额补交原缓交的诉讼费7000元,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人民法院在2007年12月12日做出民事裁决:本案按自动撤诉处理。

2008年7月21日,柴志勤又将李孟珠、柴志英、北城初中告上法庭。柴志勤在起诉书中称“2006年4月22日,三被告恶意串通签订一份协议,将本应付给原告的38万元以所谓协议协商变为25万元,并由被告收取。三被告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其所签订的协议未经原告授权,当属无效。房款38万元应无条件地立即支付原告”

现在,每天茶不思、饭不想,几乎走到崩溃边缘的李孟珠怎么也想不通,柴志勤授权亲弟弟所签订的三方永久协议为何还要被他自己推翻?自己拿出25万元解了三方的燃眉之急,推动工程早日完工,怎么就成了恶意串通?几乎毕生精力赚来的钱怎么会掉入无底深渊?更让他想不通的事,柴志勤起诉,要求的不仅是讨要扣除的13万元工程拖延违约款,而是要全部工程尾款38万元。如果是这样,李孟珠等于买房后,工程在被拖延近5年没有得到一分赔偿,还要多支付柴志勤25万元工程款,而此前他和柴志英、北城初中协议拿出的25万元早已经变成钢筋、水泥盖了实验楼,他去找谁讨要。

更大的打击在2009年5月20日袭向了心力憔悴的李孟珠。当天,运城市盐湖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一、被告李孟珠、柴志英、运城市北城初级中学校于2006年4月22日签订的协议无效;二、被告李孟珠于本判决生效后15天内支付原告柴志勤剩余房款37.1614万元,被告柴志英、运城市北城初级中学对此负连带清偿责任。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同时,案件受理费7000元,其它诉讼费100元,共计7100元,由三被告共同承担。

李孟珠面对判决,欲哭无泪,现在已上诉至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拿到判决,三被告都认为,判决有着明显的倾向性,其从原告柴志勤的利益出发,没有考虑当时的特殊情况和被告三方的权益,显失公平!

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人民法院在案件分析中指出:被告李孟珠提交的2006年4月15日署名柴志勤的委托书中,委托事项为剩余工程交给柴志英协调管理,对工程款如何处理未作明确约定,被告柴志英擅自变更委托人指示处理事务未及时向委托人报告,事后又未获委托人追认,其行为损害了原告柴志勤的利益,构成违约行为,应赔偿柴志勤的损失。被告李孟珠与原告签订有售房合同,在该合同未被确定无效或撤销的情形下,与被告柴志英、北城初中订立协议,减少了应付款数额,已损害了原告的合法利益。被告北城初中已将本案讼争房屋的使用权转让给原告柴志勤,亦知柴志勤与李孟珠之间有购房合同,在原告柴志勤授权不明的情形下与另两被告订立协议,显为不妥。三被告明知其签订的协议会导致原告财产的减少,损害原告的利益,却故意共同实施该行为,已构成恶意串通,2006年4月22日三被告签订的协议书应属无效。被告李孟珠应按原合同约定,继续向原告支付剩余房款,直至付清。被告柴志英、北城初中在本案中存在过错,应承担连带责任。北城初中与李孟珠之间的纠纷可另案解决。

对盐湖区法院的判决,柴志英、李孟珠和北城初中全都持有异议,三被告都认为,这个判决有着明显的倾向性,判决是从原告柴志勤的利益出发作出的,没有考虑当时的特殊情况和被告三方的权益,是显失公平的判决!

法律专家认为,在民事案件中,虽然法官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但自由裁量权也必须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柴志勤、柴志英都是具有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所以,在委托与被委托的关系确立上是没有争议的。盐湖区法院认定柴志勤的委托书中,委托事项“剩余工程交给柴志英协调管理”,所作出的“对工程款如何处理未作明确约定”这样的解释是不妥的。柴志勤委托亲弟弟柴志英对工程进行协调管理,其中天然地就包括了剩余的整个工程的材料进出、人员安排、资金的筹措、调度和使用,如果没有这些行为,剩余工程就不可能有所进展。而柴志英所获得的授权也不是与前期的工程割裂的,其和包括李孟珠、北城初中在内的各方有着天然的承接关系。所以,柴志英与李孟珠、北城初中签订协议是在获得柴志勤授权之内的正当行为,其并无不妥。

法律专家认为,三方没有恶意串通,盐湖区法院判决认定过于简单

法律专家指出,盐湖区法院所作出的“被告明知其签订的协议会导致原告财产的减少,损害原告的利益,却故意共同实施该行为,已构成恶意串通,2006年4月22日三被告签订的协议书应属无效。”这样的判决认定过于简单。

我国法律对恶意串通的解释是指双方当事人以获取不正当利益为目的,故意合谋、弄虚作假而实施的有损国家、集体或第三人利益的民事行为。恶意串通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其行为结果往往会给国家、集体或第三人的利益造成损害,因此,恶意串通实施的民事行为不能发生法律效力,属于无效民事行为。

认定恶意串通的民事行为,有三个要点:

一、双方当事人实施了串通行为。所谓串通,是指当事人之间有相互的意思联络与沟通。其意思联络的内容是以损害国家、集体或第三人利益为代价而为自己牟取不正当利益。若是就从事民事行为而为的正常交流与协商,则不属于此。另外,如果仅有一方有损害他人的意思,没有双方的通谋行为,也不算是恶意串通。串通行为可以是双方都积极参与沟通的意思联络,也可以是一方在知道对方行为的损害后果后而心照不宣,达成默契的意思联络。

二、当事人有牟取不正当利益,损害第三方利益的恶意。所谓恶意,是指当事人明知或应知其行为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的利益而仍为之。如果行为人不知道这种损害后果或者是为了国家、集体或第三人的利益而过失造成了损失,则不能算是恶意。

三、当事人实施的民事行为对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的利益具有损害性。损害性标准应从客观上来判断,既可以是已经发生的现实的损害,也可以是将来可能发生的损害。

[相关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19860412]

第五十八条 下列民事行为无效:

(一)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的;

(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依法不能独立实施的;

(三)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为的;

(四)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

(五)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的;

(六)经济合同违反国家指令性计划的;

(七)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

无效的民事行为,从行为开始起就没有法律约束力。

第六十六条 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的行为,只有经过被代理人的追认,被代理人才承担民事责任。未经追认的行为,由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本人知道他人以本人名义实施民事行为而不作否认表示的,视为同意。

代理人不履行职责而给被代理人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代理人和第三人串通、损害被代理人的利益的,由代理人和第三人负连带责任。

第三人知道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已终止还与行为人实施民事行为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第三人和行为人负连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19990315]

第五十二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柴志勤所诉讼的李孟珠、柴志英、北城初中显然不符合我国法律对恶意串通的认定。

法律专家认为:在柴志英、李孟珠、北城初中签订的协议中,并无损害柴志勤利益的条款,反而在最大程度上维护了三方利益,三被告恶意串通的判决显然不妥!

李孟珠、柴志英、运城市北城初级中学在2006年4月22日签订协议是在一个特殊的背景下签订。按照柴志勤与李孟珠的《售房合同》,柴志勤应该在2004年12月30日前将具备交房条件的房屋交给李孟珠,但直至2006年4月22日前被告三方签订协议前,交房仍遥遥无期,而当时获得授权,代表柴志勤利益的柴志英与利益相关方李孟珠、北城初中进行接触、协商、沟通是并无过错而言的。

作为实验楼的所有权人,北城初中在工程进展缓慢的情况下,敦促乙方柴志勤,或与柴志勤的授权人柴志英进行工程方面的协商,并就工程进度、工程款的使用调度进行交流和商讨并签订协议也并无过错,而是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正当行为。

作为实验楼部分使用权的购买人李孟珠按照《售房合同》,按期获得房屋的使用权是正当的,其在无法按期得到购买房屋的使用权后,有依照合同追索损失的权利。2004年7月1日李孟珠与柴志勤所签订的《售房合同》的第十条规定“甲方在2004年12月30日前不能按时交房,每日罚100元,乙方不能按时交款,每推后一日罚100元”。按此计算,截至到李孟珠、柴志英、北城初中2006年4月22日签订协议时,柴志勤应被罚款5万余元,直至今天,工程都没有按期验收、完全交工,罚款额达到近16万元。李孟珠有维护正当合法权益的权利。而因为工程无法按期交工,给李孟珠带来的经济损失也是可以计算的。

另外,工程无法推进的原因是后续资金不足,柴志勤并没有给弟弟柴志英所应有的工程款。柴志英为获取后续工程款与李孟珠、北城初中进行协商是推进工程的必要条件。正常的情况和按照《售房合同》约定,在工程并未完工、李孟珠没有按期拿到房屋的情况下,不能给予工程尾款,而柴志英需要推进工程,就需要资金,柴志英获取不该此时拿到的资金就必须有附加条件,承担因为工程延误造成的李孟珠的损失是情理之中。工程尾款由38万元在三方协商的情况下确定是合理合法的,并无恶意串通。

法律专家指出,李孟珠拿出本该在房屋竣工验收后支付的尾款是解开一直困扰包括授权人柴志勤、北城初中、李孟珠三方的“死结”是最有效解决问题的方式之一。在柴志英、李孟珠、北城初中签订的协议中,并无损害柴志勤利益的条款,反而在最大程度上维护了三方利益,所以,三被告恶意串通的判决显然不妥!

法律专家表示,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人民法院应该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对柴志勤诉李孟珠、柴志英、北城初中一案进行重新考量和判决,以体现中国法律的严肃性。

背景资料:

柴志勤:男,1953年4月2日出生,原籍山西省河津市小梁乡东坡村,现在运城市黄河大道(北城初中隔壁)经营一家化学试剂部,曾任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人大代表。他本人经历过多场官司,在建造学校“试验楼”的同时,恶意拖欠各种材料供货商的货款(有名单)

李孟珠:男,1959年3月11日出生,现在运城市黄河汽配市场经营汽车配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