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最早的“御林军”—国府警卫师

国军P-40战机 收藏 0 3436
导读:[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22_60864_9860864.jpg[/img] [color=#2222DD][B]有些文学作品和电视连续剧中说:国民党的某某师是蒋介石的“御林军”。所谓“御林军”,就是在国民党首都南京一带,担任警卫的部队。其实,最早而又担任国民党首都南京一带警卫时间最长的部队,则为国民党政府的国府警卫师。它是蒋介石真正的“御林军”(以后又改编为第五军和七十一军)。[/B][/color]   1928年张学良在东北易帜后,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有些文学作品和电视连续剧中说:国民党的某某师是蒋介石的“御林军”。所谓“御林军”,就是在国民党首都南京一带,担任警卫的部队。其实,最早而又担任国民党首都南京一带警卫时间最长的部队,则为国民党政府的国府警卫师。它是蒋介石真正的“御林军”(以后又改编为第五军和七十一军)。


1928年张学良东北易帜后,蒋介石自认为中国已经统一了,为了扩张势力,巩固统治地位,保障自身安全,确保首都南京地区治安,当即以保定毕业生陆军上将冯轶裴任师长,成立了他的“御林军”——国府警卫师。师的官兵来源,大部分由教导总队改编来的。师的编制不大,辖两个旅,如与当时的陈继承的第三师比较,则相差很大。陈继承的第三师,师辖三个旅,旅辖三个团,共有十个团。但国府警卫师(军)与一般的师(军)不同,有其特殊之处:


一、以黄埔毕业生为该师(军)各基层的领导核心。该师除基层干部(班长)由教导总队的班长及教导总队学兵队毕业学兵充当外,其余上、中、下级军官,十之八九为黄埔各期毕业生充任,因为黄埔毕业生是蒋介石的基本军事力量。当时第一旅旅长为王敬久,第二旅旅长为孙元良,均为黄埔一期毕业生,其余如宋希濂(当时任团长,最后任湘、鄂、川、黔四省边区绥靖司令,后被俘)、陈瑞珂、钟彬(解放前夕在宋希濂处任十四兵团司令,后被俘)、沈发藻(解放前夕,在江西任第五编练处司令,后去台)、蒋伏生、刘安祺(后任七十一军军长)、唐化南、向凤武(继刘安棋任七十一军军长)、张绍勋(解放前夕在宋希濂处任军长,后被俘)、李志鹏、顾葆裕、黄梅兴、胡家骥、刘启雄、陈颐鼎、谢晋元等均系黄埔一、二、三、四、五期毕业生,分别在该师任团、营、连、排长之职。当时适逢中央军校六期学生毕业(即黄埔六期),分发到该师任见习官的,有黄炎、熊新民、庾浩如、彭锷(后去台,任交通部总顾问)等人。他们见习三个月期满之后,即升充排长之职。以后各期军校毕业生,都分发一批到该师(军)工作。第十期因抗战需要,提前毕业分发到该师(军)工作的有王卓超、王多年(东北解放前夕赴台,在台任三军联勤总司令,后与蒋纬国对调任三军大学校长)、瞿文豹、崔世超、周君平等多人。至翌年,国府警卫师扩编为国府警卫军,仍由陆军上将冯铁裴任军长,军辖两个师,第一师师长为孙元良,第二师师长为俞济时;师辖两旅,第一旅旅长为王敬久,第三旅旅长为蒋伏生,第四旅旅长为宋希濂,第六旅旅长为蒋伏生,后宣铁吾。以上的师、旅长,均系黄埔一期毕业生。第二、五旅是空番号,无官无兵,与后来的七十一军的基本情况相同。各旅辖两团(另外师部辖一个直属团),团辖三营,营辖五个连,计三个步兵连,一个重机关枪连,一个小炮连,另外团直属部队一个加重炮连(即战防御炮连)、一个小炮连、一个卫生队、一个通信排、一个特务排(担任团部警卫)。步兵连有三个排,连部除官兵外,并有乘马三匹。连队和部分排均有电话。连部除连长、连附外,编制与一般步兵师的步兵连不同:一般师的步兵连除连排长特务长外,只有军需、文书上土、炊事班长、通信班长等勤务兵20余人,而该师的步兵连,除连长、连副、特务长及军需、文书上士、炊事、通信班长外,还有靴工中士、鞍工、军械、给养中士等多人,比一般的师步兵连多十余人。同时,排在三个班内,提升一个班长为排副,与官长装备一样,当时连里称之为“半排长”。这也是一般师的步兵连所没有的。


二、武器装备精良。该师(军)每个步兵连部有轻机关枪九挺(均系金陵兵工厂造的),捷克式步枪如支。重机关枪连有马克沁重机关枪六挺,小炮连有八一边击饱四门(团直属其他部队从略)。官兵的服装夏季每人发草黄军服两套、白衬衣衬裤两套、黄军帽两顶、黄皮鞋一双、皮腰带一根、黄绑腿两双、线袜两双。冬季则每人发黄呢军服两套、黄呢大衣一件、黄呢军帽两顶、黄呢绑腿两副、厚线袜两双、黄牛皮靴一双、灰军毯一条、皮腰带一根等等。除当时的宪兵团和陆军通信兵团也是这种服装外,其余特种兵如工兵和后来成立的汽车兵团均末发给黄呢军服。八一三战争发生后,以八十七师为例,该师仓库移陕西宝鸡时,尚存有黄呢军服4000余套,黄呢大衣3000余件,其它如黄呢绑腿、牛皮鞋靴、黄呢军帽等物资甚多。可见当时该师库存的物资装备不少。八一三后,则与蒋介石的其他嫡系部队相同,冬季全部发给灰布棉军服,灰布棉大衣等。官兵薪饷待遇,在国府警卫师(军)时期,官兵均发十足薪饷,“一·二八”战役后,与蒋介石其他嫡系部队一样,改发国难薪饷,比通信兵团待遇要差些(通信兵团则发八成薪饷)。


三、有外国顾问驻师(军)指导训练。国府警卫师成立后,即来了德国顾问数人,前来指导师(军)部队的训练工作,一直到改编为第五军时才离去。


“一·二八”泥沪抗战前,蒋介石整编部队,将国府警卫军改编为第五军,由张治中任军长,军辖八十七、八十八两个师,师辖两旅和一个独立团,师的编制比后来的甲种师多一个独立团。“一·二八”爆发后,十九路军在上海抗日,八十七、八十八两师曾开赴上海一带参战。沪战结束后,该两师仍回到南京一带驻防,担任警卫工作。1933年11月,十九路军陈铭枢、蔡廷锴等在福建成立人民政府。这时除原有的八十七、八十八两个师外,由上级另调来一部分官兵,成立三十六师,由宋希濂任师长。三个师均开赴福建,参加镇压十九路军成立的人民政府,一度由汤思伯指挥。闽战结束后,三个师仍开回南京一带担任南京政府的警卫工作。此时该三师的编制,属甲种师的编制,均为师辖两旅,旅辖两团。这与过去的国府警卫军所属师的编制大同小异。因为师缺少一个独立团,每个师均有一个旅的空番号,例如八十七师所辖的两旅为:二五九旅、二六一旅,中间缺一个二六O旅,因此,也就只有五一七团、五一八团(属二五九旅)、五二一团、五二二团(属二六一旅),中间缺五一九团,五二O团。团辖三个营,营辖三个步兵连和一个机关枪连。团直属部队有一个小炮连,一个卫生队,一个通信排和一个,特务徘。虽然编制比不上过去国府警卫师的编制(指连队),但武器装备还是比较精良的。七七事变后,八一三前夕,该军、师、旅长在庐山参加会议后,迅速下山回防,于8月11日先后奉命在镇江、常州、南京、苏州一带集结,开赴上海。当时日军以租界为据点,八一三后突向闸北区天通底路及横沃桥方面跨越淞沪铁路冲入宝山路口,并占领了八字桥和持志大学,向西宝兴路附近射击。保安部队奉命还击,八十七、八十八、三十六三个师投入了战斗。八十八师二六四旅少将旅长黄梅兴将军,亲率所部五二七、五二八两个团的官兵,冒着日军密集的炮火,进行反攻,攻占了日军十多个据点。8月14日下午6时,在亲率部属向日军据点爱国女子大学进攻时,不幸中弹牺牲,成为淞沪抗战中第一个阵亡的旅长。退后八十八师二六二旅五二四团上校团长韩宪元在掩护友军退却时,不幸被俘,壮烈牺牲;八十八师二六二旅五二四团中校副团长谢晋元,营长杨瑞符等率八百壮士,坚守四行仓库,中外人士无不钦佩。这些都是该三师在淞沪抗战中光荣的一页。但也有个别的高级将领,如二六一旅少将旅长刘启雄,南京突围未能成功,滞留在南京,够日军查出,后来与任援道等人成立伪军,加入汪伪组织,为汪伪政权中的高级将领。抗战胜利后,刘启雄、任援道的部队,在南京一带被八十七和八十八两师接收改编。从1928年底在南京建立该部队起,到1937年该部队开赴上海参加抗战止,总计该部队担任蒋介石的国民政府首都南京一带防务达九年半之久。后来的警卫部队都没有这样长的警卫历史。


南京突围后,三十六师奉命在湖南平江成立收容站,收容到突围回来的官兵约4000余人。宋希濂到湘后,奉命筹建七十一军,宋任军长,仍辖三十六、八十七、八十八三个师。因八十七、八十八两师在河南、皖北一带收容、训练,宋即率七十一军军部及三十六师去河南,军部驻灵宝附近,三个师分驻洛阳、新安、灵宝、混池一线。当时军辖三个师,三十六师师长为陈瑞珂,八十七师师长为沈发藻、八十八师师长为杨彬(日本士官毕业,后在德国留学)。三个师均为当时甲种师编制,连同战时增设部队共计官兵13815人(内有官佐836员),战马编制为800余匹。因该部队在淤沪战役中,战斗激烈,损失惨重,南京突围后,收容到的官兵不到一半,因此,由上级将江苏省保安部队十个团充实该军,在河南洛阳一带整训。拨来的保安团是地方部队,有地方部队的特点,即黄埔毕业的军官少,下级军官(连排长)由行伍出身和一些保安部队短期训练斑(队)毕业的学兵较多,但中、上级军官仍以黄埔毕业生为主。


1940年6月,部队驻重庆附近,师奉命撤消旅部,改为师属三个正规团、一个补充兵团,团的番号也改了,例如八十七师二五九旅的番号取消,将五一七团的番号改为二五九团,师直属部队为工兵营、一个迫击炮营、一个输送兵营、一个战斗防御炮连、一个通信兵连、一个骑兵连(后改为索兵连)、一个卫生队、一个特务连,保留一个军乐排(队),这也是一般步兵师所没有的。1942年1月,宋希濂奉命任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兼云南昆明防守司令。这时三个师的缺额较多,宋希濂奉命将各师的补充兵团撤消,全部士兵拨给三个正规团。补充兵团撤消后,团长和大部分官佐、班长,则拨给四川遂武师管区,充实该师管区征兵力量,保证七十一军的士兵来源。当时该军所属的三十六师,奉命开赴西昌以西铲烟,改由西昌行营直接指挥,以后即未归还建制。1942年8月军部及八十七、八十八两个师进驻云南保山,奉命将新编二十八师拨归七十一军建制,军部仍辖三个师,当时军长是钟彬,八十七师师长是黄炎,八十八师师长是胡家骥,新编二十八师师长是刘又军,均是黄埔毕业生,担任怒江防务。当时的七十一军,与过去的师辖三旅,旅辖三团的编制相比较,大致相同,只不过军师长的名义好听罢了。


滇西抗日战争极为激烈,伤亡较大。战事结束在芒市与五十三军阙汉骞部会师后,钟彬调青年军二O五师任师长,由陈明仁继任七十一军军长,奉命将新编二十八师撤消,所有官兵补充八十七、八十八两个师的缺额。1944年6月,日军侵犯黔南甚急,军及各师奉命由芒市空运云南曲靖后,转乘汽车昼夜兼程开至贵州都匀,阻止了日军的猖狂进攻。并将汤思伯部九十一师拨归七十一军建制,仍为军辖3个师的编制。抗战胜利后,该军奉命开赴镇江、常州、无锡、昆山(军部驻地)、上海、太仓一带暂时作短期驻防。当时,该军所属的师、团营长(九十一师除外)很多是原国府警卫师(军)的,都抱着能在南京一带驻防,享受一下安宁的生活,更希望能够改编为国府警卫师(军)的番号,在南京、上海、苏州等地常驻下来。但第三方面军司令汤恩伯报请何应钦将七十一军及所属三个师调赴东北。这就使该军及所属三个师的部分官兵开了小差,连军部少将参谋长冯宗毅也借故逗留苏州。其他各级官佐士兵,抱无可奈何的心情开赴东北了。这时军长仍是陈明仁,八十七师师长是黄炎,八十八师师长是胡家曝,九十一师师长是赵琳。1946年3月,全军先后开到东北,参加反人民的内战,历经多次战役。至1948年10月,全军在辽沈战役中,被解放军全部歼灭(八十八师是在锦州战役被歼的),当时的军长是向凤武,八十七师师长是黄炎(是第二次任该师师长的),八十八师师长是黄文徽,九十一师师长是戴海容。该军及所属各师从南京突围起,到辽沈战役被歼止,在短短的十年中,军师长更迭频繁,例如七十一军军长先为宋希潦,以后顺序为陈瑞珂、钟彬、陈明仁、刘安祺、向凤武;师以八十七师为例,师长先是沈发藻,以后顺序为向凤武、张绍勋、黄炎、熊新民、黄炎(其余两师从略)。

本文内容于 8/22/2009 9:24:29 PM 被国军P-40战机编辑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