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病中的妻子 他上了富婆的床!

圣旨 收藏 0 157
导读:  天有不测风云,诺南的妻子倩娅有些日子就感到体力不支,浑身总是没有力气,吃不下饭,每天在计算机前两只眼睛总是模模糊糊的。诺南开玩笑的说:“是不是有了?”可是一想,好像不可能的,两个人每次ML的时候都是戴着安全套,怎么会怀孕呢?诺南又逗趣地对妻子说:“是不是哥们力气太大,把那套套弄破了?”倩娅自己心里明白,这种迹象怎么也不是怀孕的。她没告诉诺南,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请了假,自己去了医院。   这下,在医院的检查结果让倩娅大吃一惊,医生综合诊断之后,告诉她是肾盂肾炎,非常严重,要马上住院治疗。倩娅心里太明白

天有不测风云,诺南的妻子倩娅有些日子就感到体力不支,浑身总是没有力气,吃不下饭,每天在计算机前两只眼睛总是模模糊糊的。诺南开玩笑的说:“是不是有了?”可是一想,好像不可能的,两个人每次ML的时候都是戴着安全套,怎么会怀孕呢?诺南又逗趣地对妻子说:“是不是哥们力气太大,把那套套弄破了?”倩娅自己心里明白,这种迹象怎么也不是怀孕的。她没告诉诺南,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请了假,自己去了医院。

这下,在医院的检查结果让倩娅大吃一惊,医生综合诊断之后,告诉她是肾盂肾炎,非常严重,要马上住院治疗。倩娅心里太明白了这种病严重的后果是什么,她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想了好久,回到了单位。 倩娅住院了,高昂的医疗费几个月就花掉了他和诺南的结婚后积蓄,除了每天的药物治疗,还有那三天一次的透析,钱就像流水一样往医院的账本上跑。诺南能借到钱的几乎全都借到了,没有再能开口的人了。后来诺南瞒着妻子将家里给他们的房子也卖了,全部存到了医院的账户上。然而不到一年的时间,卖房子的钱也消失殆尽了。

倩娅的医疗费用平均一个月就要上万元,诺南想再找一个挣钱多的公司去工作,可是哪一个公司也不可能给他开一万元的月薪。

看着倩娅那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的脸,诺南的心都要碎了,他想只要给我钱,能给倩娅治病,那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诺南想到网络上总有那些猎头公司招揽人才的广告,他迫不及待地在上面搜寻着,突然他看见一家公司找业务主管的广告,年薪二十万,他想虽然自己没干过主管的工作,但是为了妻子,他先去试试,万一被录取了,那妻子看病的钱就有了着落,他在网上的报名栏目里留下了自己的和电话。

可是真快,第二天就接到了那个电话,那边说自己是一个委托招聘的猎头公司,专门为企业招揽高级人才。诺南按照他们提供的地址,兴高采烈的去了,他的眼前好像看到了一堆堆的钞票,就等着他去取,然后再给病床上的妻子。

到了那个“猎头”公司,经过招聘负责人的说明,诺南已经明白了一二三,这个所谓的主管,就是给一个女老板当私人秘书,他们说诺南的形象和文化标准老板肯定会相中。还说如果老板高兴,就不是二十万的问题了,那大概还有更多。诺南虽然知道了这个私人秘书的内在含义,但是他还是答应下来了。因为他的手里还握着当天医院下达的催款通知单,他的眼前不时出现,如果妻子的住院费再存不到医院的账单上,医生将是怎样拽下正在输液的吊瓶。

见诺南点头同意了,招聘负责人拿起来电话。

“先生,我们送你去那个公司吧?”

“好!现在就去!!!”诺南斩钉截铁地说着。

“你好!!诺南先生,我一直在办公室里等你。”女老板热情地说。

“你好!!承蒙您的关照!!”诺南发现女老板并不比自己大多少。

“我看了你的资料,比我小六岁,就叫我嫣姐吧!!”女老板很畅快。

“不早了,我们去吃口饭吧?”嫣姐说着,打电话叫司机准备好车子。

“不吃了,我还——————”诺南想起医院的妻子。

“你还有事吗?有什么事情就说,我来帮你解决。”嫣姐拉着诺南上了车。

车在一家很像样的酒店停下,诺南有点心绪不安,因为他还是想着妻子的住院费。嫣姐倒是什么都没有在意,就像她说的,什么事情她都能解决。

在酒桌上,诺南终于按捺不住说出了妻子住院的事情,他想也许这话一说出口,吃了这顿饭说不定就走人了。然而嫣姐听后的做法却让诺南出乎意料。

“告诉我,医院的账号。”嫣姐拿起电话。

“这么晚?——”诺南想银行可能关门了。

“没事,打个电话,银行就会自动划过去了。”嫣姐胸有成竹地说。

“先存两万可以吧。”嫣姐很自然地说着。

夜要降临了,诺南给妻子打电话,说晚上让妈妈陪着她,自己好久没上班了,今晚处理一下自己的工作。

嫣姐并不要诺南喝多少酒,倒是自己一杯接着一杯第喝。

“诺南,你的妻子可是真有福气,有你这样的丈夫,即使——,她也是幸福的。女人就是有个好丈夫就是好命,可是好命偏偏又得了病。”嫣姐说着说着竟然流出了泪水,她自己用手抹着,把黑色眼影都弄到脸上了。

“咳,人生总是不能十全十美。”诺南想说,你有钱,可是又没有好丈夫,要不怎么会找个男私人秘书?可是他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来。

嫣姐喝多了她挥挥手,让诺南扶她进到里面的包房,这就是她的家,嫣姐每天晚上都在这里住。房间里,挂满了嫣姐的照片,哪个都不比那些大明星差。

“诺南,跟着我吧,就凭你对你妻子的那份情,我就喜欢你!!!”嫣姐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诺南,眼泪再一次流出来。

“诺南,你的钱可以提前支付给你,你说多少,我都给!!”嫣姐伸出她那没有力气的手,拉住诺南的手,久久不肯松开。

诺南自从妻子住院一年多的时间里,也没了性生活,一个男人,才三十岁,能不需要正常的性生活吗?嫣姐的手却是叫诺南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他知道自己眼前的这种感觉完全的性感,而不是感情,自己和嫣姐仅仅是一天的时间,怎么会有感情?这种生理反应,肯定是人的本能,一个男人的原始的性情感觉。诺南的思想中还有多少对妻子的愧疚,可是一想到明天妻子就可以正常地去做透析,他的心渐渐的平息下来了。

“嫣姐,你不在意我是为了钱吗?”诺南小心翼翼地说。

“诺南,你不在意我是为了你吗?”嫣姐坦率地说。

“是我太没能力,让你见笑了。”诺南还是停留在妻子住院的问题上。

“你已经很了不起拉,为了妻子可以牺牲自己。”嫣姐微笑着说。

“那我是高尚,还是卑鄙?”

“你不是为自己,高尚。我是为自己,卑鄙。”

诺南听到嫣姐的话,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哗哗地流出来,呜呜地哭起来。

嫣姐一下子抱住诺南,和他一起哭起来,两个人的哭声一起在房间里回旋着。

“诺南,让你的高尚掩盖我的卑鄙吧。”

“也许,嫣姐,你的卑鄙比我的高尚还实用,如果一个人的生命能用卑鄙来挽救,那我情愿用自己的高尚换取你的卑鄙。”

诺南擦了一把眼泪,望着嫣姐的脸,一字一句地说:

“让我为你做你需要的一切吗?”

嫣姐点点头,用手轻轻地给诺南擦着泪水。

嫣姐是三十多岁的女人,也是性欲正强的时候,诺南为了妻子也是忍了那么长的时间,也够有忍性的。两个人配合的很默契,可是不管他们采取什么姿势,两个人都没有喊出声来。嫣姐是个理解诺南的女人,她知道此时的诺南是怎么压抑的心态,她更明白,只有自己不在诺南面前表现女人在床上的疯狂,诺南才更能喜欢上她,因为尽管诺南跟他做了,但是作为医院里躺着病重的妻子,他总是有一种负罪的感觉,虽然因此他给妻子“挣来了治病的钱”。

也许是过渡紧张,也许是一年来的为妻子病情的操劳,诺南满身大汗,嫣姐温柔地用毛巾给诺南擦着汗,很是心痛地说:

“别急,要不休息一会吧,别累坏了你的身体!”

就这一句话,不知为什么着实地感动了诺南,他使出全身力气,把他一年来的一个男人的性感积蓄全部地释放出来了,最后,他紧紧地抱着嫣姐居然什么也不知道地睡着了。

等到诺南醒来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了。他环顾一下四周,没有嫣姐的身影。床头柜上一张纸条,上面这样写着:

诺南,我去公司了,今天有一个合同要签。房间里的电话都关了,不想打扰你,昨天晚上你太累了,保持好你的身体,这是我的愿望。

今天我会以你的名义存一笔钱,你可以随时自己支配。如果你现在不能回去,就给你妻子打个电话,说个满意的理由。 嫣姐早记!!!

诺南的眼睛湿润了,他自己也弄不明白,是因为自己的妻子可以继续治疗下去而流泪?是因为嫣姐慷慨解囊的感动?是自己从昨天开始背叛了自己的妻子?是自己为了医疗费而成了一个性交易的牺牲品?

最后,诺南给妻子打了电话:我找了另外一份工作,比以前的公司工资高的多,肯定能给你挣出看病的钱。放心吧!!就是工作时间不固定,总出差。老板不错,我跟他们说了你有病住在医院,老板还预支了一部分工资。

诺南在电话里听到了妻子的笑声,他先是笑了一下,然后闭上了双眼,好久都没有睁开,他也许还沉静在自己的疑问里,不知答案在哪里。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