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闪电战 引子:银河战争 第34章:地中海攻略(1)

一刀乐 收藏 0 4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8.html[/size][/URL] 风呼呼吹来,带着海洋特有的咸味、西利亚克斯(O. Ciliax)海军中将双手搓了搓,在自己的面上用力地上下擦了擦感觉精神了些。看着指挥室舷窗外那一波高过一波的海浪,又看了看天上满天的朝霞,皱了皱眉头。 “传令舰队全体战舰做好防范暴风雨的准备。”海军中将转身向传令官下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8.html


风呼呼吹来,带着海洋特有的咸味、西利亚克斯(O. Ciliax)海军中将双手搓了搓,在自己的面上用力地上下擦了擦感觉精神了些。看着指挥室舷窗外那一波高过一波的海浪,又看了看天上满天的朝霞,皱了皱眉头。

“传令舰队全体战舰做好防范暴风雨的准备。”海军中将转身向传令官下达了命令,长期在海上过活的人,对于天气的变化比常人来得敏感,而西利亚克斯又比那些在海上过活的人更了解老天的喜怒无常。

9月1日,西利亚克斯率领的德国海军地中海舰队就悄悄地从西西里岛的锡腊库扎港出航,在突尼斯海峡中来回游戈,执行封锁海峡的任务。仅一天时间,就击沉了8艘船只,因为只要不是轴心国的船只,遇到的一律击沉,大多数是来自突尼斯的法国商船和渔船。战争本来就属无情,很多本不该死的人,或许是几百或许是几千,因为自己一再下达的攻击命令而葬身海底。

优秀的军人必须要有一颗冷酷的心,正义与邪恶无需去理会,取得胜利才是关键,只有失败者才需要背负战争的罪名。西利亚克斯是这样认为也是这样去做的,这种杀人杀到麻木的心态虽然不值得称道,但在战争的岁月里显然十分必要。“为了让战争早日结束,我甘愿做个恶魔。”西利亚克斯的那些亲密战友中,这句话流传得最广。

“看来我们的封锁取得了初步的成效。”舰队情报官佩斯特中校,拿着一份刚收到的敌情通告电报,来到站在舷窗前的西利亚克斯旁说道:“情报小组破译出,法军海军统帅要求在地中海活动的船只,暂时撤出避免损失的命令。”

“还不能高兴得太早,这才刚开始。”西利亚克斯接过电报看了看后,眼睛眨了眨说道。“大行动就要开始了,我们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有所松懈。”

“轰隆、轰隆、轰隆……”连续的霹雳声从高空的云层中传来,打断了大家的议论。刚才还是朝霞满天的空中,已经是黑压压的一大片乌云,仿佛天要塌下来似的,闪电的光芒在乌云中乱串,如银蛇乱舞,触目惊心。瓢泼的大雨哗哗地从天而降,成串的雨水夹着凌厉的急风,斜斜地打落在战舰的甲板上,船舱外,发出‘啪啪啪啪’的响声。海水遇风成浪,掀起几米高的浪头,让航行中的舰队在海面上起起伏伏。

“所有航空母舰上的官兵总动员,稳固舰载机,保护弹药库的安全。”虽然已经早一步下达了防御暴风雨的命令,但没想到老天这么不给面子,暴风雨来得也太快太急了点。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西利亚克斯马上又下达了动员令。

从古到今,无论人类的战舰是木船也好,是铁船也罢,是一叶轻舟也好,是大山一样的巨舰也罢,在面对愤怒的海洋时,都显得那样渺小,在狂风暴雨中依然是这样的无奈。

“传我命令,全舰队保持航向,转变成松散队列,加速向前行驶,穿越暴风雨区域。”由于舰队在突尼斯海峡遭遇暴风雨,根本不可能采取迂回规避。在海峡中遇到这样的情况,通常只有两种做法:一是减速停航,让暴风雨吹过海峡后再前进;二是加速前进,在暴风雨还没有正面吹袭时,强行穿越暴风雨海域。西利亚克斯几乎是没有思索,便大声向传令官下达了命令。庞大的舰队,战舰数量太多,在狭窄的海峡中承受暴风雨时,极易发生战舰碰撞事件,这是西利亚克斯所不愿意看到的。

西利亚克斯下达的命令通过旗语、灯信和无线电,在舰队的各艘战舰中迅速传递着。舰队由原来的环形密集防御队形,逐渐改变成松散的长方形队列,战舰与战舰之间拉开了更大的距离,这样可以避免因暴风雨产生的风浪的影响而发生战舰碰撞的情况。

乌云蔽日、狂风大作,这为德国海军提供了一定的掩护作用,也给舰船航行带来了一定的麻烦。风浪中,“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战列巡洋舰虽然航速不减,甲板却屡屡为波涛所“侵入”,舰首深埋水中。这样的情景舰上官兵大都习以为常,倒是那些新上舰的见习军官们看得心惊胆战,唯恐这艘战舰一不高兴便“潜入水中”。

狂风大浪中,“齐柏林”号航空母舰未辱没德国航母设计师的名声。虽然舰载机无法起飞,但满载时超过3万吨的舰体在航行时却显得异常平稳。实际上,设计师们早在航母规划之初就考虑到怒涛对舰载机起降的威胁,因而在这方面下了一番苦功夫。它旁边另一艘意大利的航空母舰“加里波第”号也是一艘3万吨级的巨舰,而且是由豪华客轮改装而成,适航性也不错,与“齐柏林”号并驾齐驱。

无论是万吨级的“施佩”号袖珍战列舰和“布吕歇尔”号重型巡洋舰,还是6000吨级的3艘K级巡洋舰(“柯尼斯堡”号、“科隆”号和“卡尔斯鲁厄”号,均以K打头的德国城市命名:Konigsberg、Koln、Karlsruhe),在这浪涛汹涌的海面上颠簸起伏,但还勉强支撑得住。

相比之下,5艘德国驱逐舰随着小山般的波涛而上下挣扎,宛如一叶扁舟出没巨浪里,吃尽了苦头。它们均是1936年级舰队驱逐舰,标准排水量2400吨,以5门单管127毫米主炮和2座四联装鱼雷发射管为主要武器,并安装有新式的FMG-39型舰载雷达,纸面性能凌驾于英国海军现役的A至I级舰队驱逐舰之上,只是在装备4座双联装120毫米舰炮的英国“部族”级舰队驱逐舰面前略微逊色。这型驱逐舰实际上和德国的多数大型战舰一样,缺乏良好的适航性能和抗风浪能力,而且在实力相近时,海战的结果并不是完全由这些数据所决定。一艘1928年建造地英国A级驱逐舰。完全可以用一枚鱼雷打沉一艘新建造的德国1936年级驱逐舰。总的来说,德国海军的舰队驱逐舰作战性能尚可,但动力系统却容易出故障,它们在海面航行和战斗过程中常常有管道破裂的情况发生,和德国的坦克兵修理坦克一样,德国驱逐舰上的舰员们也在不断的修理和抢修中练就了比职业技师还专业的修理技能。

在暴风雨中强行航行,绝不轻松,这可是和老天和神对抗。在地中海,希腊的神话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地中海的暴风雨被比喻成海神波塞冬的愤怒。这种神话传说与地中海的地理环境密不可分,地中海是由欧亚大陆和非洲大陆相对形成的,暴风雨一发作,地中海两岸周边的几个国家都会受到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地中海,600万年来(之前是陆地)横卧在欧、亚、非三大洲之间,它东西长约 4000公里,南北宽约 1800 公里,面积约 250 万平方公里,是地球上最大的陆间海。

这里曾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素有“西方文明的摇篮”之称。然而,在浸长的历史岁月中,多少次战争使这片文明故土得不到“文明”。

第二次世界大战一爆发,这里就成为一大焦点。敌对双方的穿越者都清楚,地中海和北非的争夺对欧洲大陆的战局影响极为重要,必须抢得先机。

从地理形势看,意大利在地中海的战略位置特别有利。意大利位于欧洲南部的亚平宁半岛,深深插入地中海中部。早在战争前,意大利领袖就宣称:“要让意大利空军和海军的马达声压倒一切声音,”要把地中海变成“意大利的内湖(Mare Nostrum)”。

意大利海军是一支不可小视的作战力量,由海军总司令伊尼戈.康皮奥尼海军上将(Admital Compioni)统辖的意大利海军,拥有6艘已服役的战列舰,1艘航空母舰,7艘重巡洋舰,12艘轻巡洋舰,59艘驱逐舰,116艘潜艇,67艘重型鱼雷艇,13艘炮舰,5艘护卫舰,63艘鱼雷快艇,13艘布雷舰和40艘扫雷舰。其规模位居世界第四,超过德国和法国,以及苏联,也是当时世界上拥有潜艇数量第二多的国家(第一的是苏联)。除了先进新锐的“维内托”级外,经过翻新的“加富尔公爵” (Cavour)级战列舰也非常现代化,速度超过英国同类军舰。

历史上二战中英国和意大利两国舰队在地中海的对峙,主要焦点是护航作战。英国舰队执行的是横贯东西的航线,从直布罗陀到亚历山大,将补给和兵员运往埃及;意大利海军一直宣称自己是地中海的霸主,其舰队则南北纵贯地中海,从意大利向北非护航运输,航线长约800公里。

如今德国舰队封锁的突尼斯海峡,在历代欧洲战争史上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是由突尼斯半岛和西西里岛相互构成的。在地理上把地中海一分为东西两半。古罗马帝国的第一位真正皇帝,建立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帝国,把整个地中海纳入版图收为内海、被人民尊称为奥古斯都的屋大维大帝曾说过:“谁控制了西西里海峡,谁就能控制地中海。”(古时突尼斯海峡叫西西里海峡,由此可见其重要性。)

随着时间的流逝,时代已经不同,靠人划风吹的木帆船被钢铁铸造的巨舰大炮所代替,依然不变的是人与人之间的那种血腥野蛮的杀戮。

对突尼斯海峡的争夺就是对马耳他的争夺。马耳他岛位于西西里岛和利比亚之间的狭窄水域,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象一把尖刀插在地中海腰部。英国飞机和舰艇可以从岛上基地出发,袭击意大利驶向北非的船队;也可以接应东来西往的本国船只。如果马耳他失守,英国的海上运输线就可能被切断,使埃及的英军陷入困境。

英国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由颇具盛名的海军上将安德鲁.坎宁安爵士(Admiral Sir Andrew Cunningham,历史上曾任英国第一海军大臣)指挥。他在皇家海军中享有“沉着而坚强的水手”的声誉,善于审时度势,机敏过人。相比意大利,英国舰队在数量和技术性能上均处劣势:战列舰2艘,航空母舰1艘,轻巡洋舰7艘,驱逐舰艇20艘,潜艇10艘,其它舰艇8艘。司令部设在埃及的亚历山大港。

为了加强地中海的力量,英国海军决定在地中海西部另外成立一支舰队,司令部设在直布罗陀(Gibraltar),称为H舰队,由海军上将詹姆斯.萨默维尔爵士(Admiral Sir James Somerville)任总司令,负责西地中海的作战,该舰队拥有“暴怒”号(Furious)航空母舰。战列舰“决心”号(Resolution),以及 2 艘巡洋舰和 11 艘驱逐舰。

英国首相丘吉尔深知地中海战略地位的重要:这里是英国通往东方的生命线,也是与德、意法西斯争夺北非和巴尔干半岛的战略海区,确保地中海交通线的畅通对英海军来说,是仅次于保卫英伦三岛的战略任务。因此丘吉尔说:“控制地中海是英国舰队的崇高职责。”他指令英国海军部将舰艇悄悄调向地中海,充实和加强地中海舰队的实力。于是,英国海军部增派4艘军舰加强地中海舰队。其中有一艘航空母舰,即“百眼巨人”号(Argus),另有“勇士”号(Valiant)战列舰,还有2艘防空巡洋舰。8月29日,4舰编队从英国本土抵达直布罗陀(注:这些军舰是穿越者的安排,与历史上英国海军在地中海的实际部署略有不同,读者不要当成史料)。

英国H舰队实力大增。这支舰队主要任务是保证经直布罗陀东航的盟国舰船的安全,支援马耳他岛作战,负责封锁直布罗陀海峡,并作为一支突击力量,随时准备投入地中海和大西洋作战。

在开战之初,驻地中侮的 2 支法国分舰队与英国海军联合作战,制定了联合作战的方案:以马耳他为界,由英国地中海舰队负责东地中海的防务:法国分舰队负责西地中海的防务。

对法国来说,地中海是通往东非和北非殖民地、附属国的海上大动脉。

因此,法国海军在地中海驻有重兵。法国的两个分舰队分别部署在阿尔及利亚的奥兰附近的米尔斯克比尔和本土的土伦港。驻泊在米尔斯克比尔的分舰队是法国海军驻海外的精锐部队,拥有4艘战列舰、6艘驱逐舰和1艘水上飞机供应舰,马塞尔.让苏尔海军上将担任指挥;驻泊在土伦港的分舰队由戈德弗鲁瓦海军中将指挥,拥有战列舰2艘、重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1艘、驱逐舰3艘和潜艇6艘。

这样,英法海军在地中海的实力加起来,已经大大超过了意大利海军,轴心国在地中海的形势非常严峻。

一般人总是对二战时期的意大利军队予以极大的轻蔑,很少有人意识到,其实在二次大战中,意大利人的表现并非可以简单用“无能”二字来评价的。尤其是意大利的海军,表现更是可圈可点。尽管战争者总是喜欢用胜利的各种光环为自己涂脂抹粉,但细心的考证,同样能够发掘出失败者被掩映的绚丽光辉。而意大利海军,就是这样被埋没的!

历史上意大利海军最根本的失败原因在于没有统一的战略。意大利海军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对地中海局势做以清晰地分析和严谨的战略考量,因此在开展伊始,整个决定地中海归属,最后也决定了意大利命运的战略要地就被忽视了。一是马耳他,二是突尼斯。

没有迅速控制突尼斯,以海空军封锁突尼斯海峡,彻底切断英国地中海航运线,导致了北非战场上的意大利军队一败再败,英国得以集结大量兵力兵器,组织了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即使隆美尔这样的天才将领也无法抵挡对手的压倒性数量质量优势,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并不宽阔的突尼斯海峡没有被封锁。而且意大利舰队也就无需冒着被地中海舰队和H舰队夹击的风险被迫强行护送运输船横渡地中海抵达的黎波里了,而只需要在空军全程掩护下将船队送向突尼斯港口和海岸即可。地中海战争几乎完全是护航和破袭作战,意大利的快速运输船和轻型舰艇,甚至包括大型舰艇因为护航而损失惨重,而这本来应该是可以避免的。马耳他的重要作用更不用多提。

极其糟糕的空军协同与缺乏海军航空兵对意大利海军也产生了严重影响。今天最被重视的“空权论”是意大利人杜黑所提出来的。在一系列的行动中,意大利人逐渐认识到了杜黑思想的前瞻性。然而可笑的是,把持着最高统帅部主导权的陆军和墨索里尼迷恋罗马兵团式的大陆战争,空军则自杜黑时代就形成了建立统一航空部队,不允许其他军种——尤其是海军——建立航空兵的独断观念,而且迷恋于战略轰炸(二战中唯一曾经认真策划过对美国本土实施战略轰炸的就是意大利空军)。同样出于军种竞争的目的,空军要“按照自己的规律进行独立的空中战争”。墨索里尼也同样不懂得海军航空兵的特殊性和必要性,认为亚平宁半岛正好分割地中海,就是地中海不沉的“超级航空母舰”,陆基飞机已经能够覆盖整个中地中海,根本不需要建立海军航空兵和建造航空母舰就已经能够完成全部的海空任务。因此,空军攫走了几乎全部飞机,海军所能调遣的仅仅是一些水上侦察机,而且没有夜间侦察设备,性能很差。而海军提出建造航空母舰和建立专门的海军航空兵的所有建议在战前全部被统帅部的陆军元帅们驳回。

这样的观点在地中海战争中很快就造成了严重后果。在地中海爆发的一系列激烈海战中,如卡塔布里亚海战、特乌达拉角海战、第一次锡尔特湾海战、马塔潘角海战、第二次锡尔特湾海战等一系列大规模海战中,面对有航空母舰舰载航空兵支持的英国皇家海军,意大利舰队屡屡在占居优势的情况下要么因为缺乏空中跟踪提供的情报而茫无目的,任凭敌方运输船队在眼皮底下经过,要么因为空中攻击而被迫撤退,甚至造成了严重损失,如马塔潘角海战中,意大利舰队本来完全有可能吃掉英国前卫巡洋舰队,而后依靠高速脱离取得辉煌的胜利,但仅仅因为几架鱼雷机的干扰,就导致了新式战列舰受重创,3艘威力强大的“波拉”级重巡洋舰和2艘驱逐舰被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击沉的惨败。而海军召唤空军实施空中支援时,空军的飞机却总是不知道在哪里,直到不需要空军支援了,空军的飞机才如牛车一般跑到战场晃悠一圈。甚至还经常“误击”自己人的意大利舰队(真是让人不知道这是哪国的空军了!)。有限的几次空中行动由于飞行员们没有海上空战的训练,其攻舰能力几乎是个笑话。

在英意双方首次大规模海战卡塔布里亚海战之后,由于空军支援严重不利(海军已经将英国舰队诱至非常有利于海空协同攻击的海域,并在舰炮战中取得了不错的战果,但空军却居然根本没有抓住机会,让英国人大摇大摆的离去,而且还攻击了自己的舰队),意大利海空军间的矛盾达到了白热化。也由此,墨索里尼不得不同意海军立即改装2艘航空母舰(“飞鹰”、“奥古斯塔斯”)。然而,时间不等人,在战争中建造航空母舰,训练海军航空兵是不可能保证有充裕的时间的。当两艘航空母舰准备出海试航时,意大利已经退出了战争。

可以说,意大利海军的失败,在战前就已经注定。并不是意大利海军将领头脑僵化,他们其实已经注意到了未来海战的需要和海军航空兵的重要性,相对于其他国家的战舰,意大利战舰航速普遍较快,事实上已经完成了实现向航空母舰特混舰队的转变的性能需要。但因为各种原因始终无法建造航空母舰,让意大利海军吃尽了苦头。

意大利海军的训练水平是不低的。在历次海战中,意大利军舰的炮手们证明自己的技术绝不亚于英国同行,甚至更有胜过。在前面列出的各次大规模海战中,意大利炮手们都能迅速测定对手的方位、距离,屡屡打出了最有威力的“夹叉弹”。 总体说来,历史上意大利海军在地中海海战中的表现尽管并不能用“优秀”来形容,但必须承认的是,意大利海军将领们已经用他们有限的装备和影响力做到了他们所能做到的一切。事实上,今天如果认真回忆反思,就会发现,在大部分情况下,即使是今天的人们也很难对意大利海军将领们在当时他们的条件下所作出的决断予以更改。换句话说,很难比他们做得更好!

如今的意大利领袖也是穿越者,他必然要清除历史上制约意大利军队的一切障碍。

首先,就是成立陆海空三军统一的联合司令部,由总参谋长卡瓦勒罗元帅坐镇,全面协调有关地中海作战的三军事宜,并制定了严格的纪律,强力贯彻,绝不允许拖拉的行为。在撤掉三军十几位老朽顽固将领后,意大利军队的将领们为之大震,作风也变得雷厉风行起来。

其次,就是打造意大利军队的脊梁骨。领袖与和天主教会全面和解后,仿照美国军队的做法,在军队中派驻了大量随军牧师,予以精神激励,表现出色的优秀军人还安排到接受红衣主教甚至教皇本人的“祝福”。在受天主教影响很深的这个宗教国家,这一点被意大利三百万军人视为莫大的荣誉,士气提升极快。

第三,就是与德国的全面合作。由于两位独裁者的绝对权力,这种合作极为“彻底”,使意大利军队几乎成为德国军队的翻版。虽然意大利的武器制造也有自己的特色,如伯莱塔的冲锋枪、90毫米高射炮和149毫米榴弹炮,都是世界一流的先进武器,但鉴于以后德国军队和意大利军队要广泛联合作战,为了简化后勤,必须实行武器的统一化。意大利领袖一声令下,全国的军工生产线全部改产德国武器,从通用机枪、突击步枪到冲锋枪,从Ⅳ式坦克到Ⅲ式突击炮,从Bf-109战斗机到Ju-88轰炸机……全面更换生产线的结果,是1937年整整一年意大利的武器生产几乎处于停滞状态,但从1938年起就逐渐提速,以菲亚特公司为首的军工企业开足马力,源源不断的新武器为部队逐一换装……到二战爆发时,约100万的意大利陆军主力部队已经换装完毕。空军也装备了近1000架德国型号的飞机。当然,对德国军工企业来说,将生产线和核心技术交给外国公司肯定不愿意,意大利的企业也不愿放弃自己辛辛苦苦经营的传统项目。能做到这点,除了德国元首和意大利领袖的绝对意志外,还许诺对两国军工企业的武器采购部分以硬通货支付(真黄金、假钻石、假英镑等),并对军火巨头赠送了部分没收自犹太人的油画、古董(这些绝对是真货),如此才做到了平稳过渡,毕竟对军火巨头来说,关键是要有订货,自己的利润不能少。而且战争一爆发,国家实行战时管制,纸币只怕贱如废纸,如今有了黄金、钻石和外汇就可存入瑞士银行保险箱,如此则可靠得多,所以也没有多大抵触。这样的事也就在集权国家可以这样干,在美英法这些“民主国家”绝对不可能做到这点,同盟国方面能如此“无私”合作的恐怕只有穿越者当道的苏联和中国了。

唯一的例外,是意大利海军的建设基本保持了自主性,只有潜艇方面引进了德国的9B型潜艇生产线(至于绝密的通气管潜艇决不能给,因为意大利人的战斗意志毕竟不如德国人,如果让通气管潜艇落到盟国手里后果不堪设想)。至于航空母舰,意大利现在再设计建造已来不及赶上战争,所以意大利领袖走了“捷径”,那就是改装航空母舰。

改装航空母舰是二战中很流行的做法,美英所拥有的约200艘航空母舰,大部分就是由货船或油轮改装的,多为万吨级左右的护航航空母舰(主要任务是反潜),但也有少量争夺制空权的重型航空母舰,如日本由客轮改装的3万吨级的“飞鹰”级。

1937年初,意大利领袖下令海军将“罗马”号大型客轮改装成航空母舰。“罗马”号是航行在北大西洋航线上的大型客轮,也可作军队运输船来使用,总吨位32120吨,主机3.6万马力,最大航速为21节。改装计划是去掉客轮的全部上装设备,在甲板上新装设密封式飞机库以及和船体全长差不多的飞行甲板,舰首部分延长……按道理这样首次改装航空母舰会碰到许多技术上的困难,还有舰载机的研制等,耗费时间颇长,不过现在一切迎刃而解——德国海军已经建成“齐柏林”号航空母舰(标准排水量2.5万吨,满载排水量超过3.1万吨),有大量宝贵的技术数据可以提供给“罗马”号参考,至于舰载机也不必考虑,直接使用德国的舰载机——Bf-109T、Ju-87C、Fi-167——就行了。在德国的舰载机生产出来并到达意大利之前(因为要优先满足“齐柏林”号的需要),意大利的舰载机飞行员就先用陆基的Bf-109、Ju-87在陆地上机场先练习……之后德国人派出教官,对意大利的舰载机训练予以指导:德国教官精心制定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强化训练计划,提出了“索敌、导航、协同、突防、袭击、返航”六大舰载机作战步骤及要点,并提出了飞行员在出现“掉队、失散、迷航、油尽。”等不利情况时应当遵循的解决办法和原则。这一系列的改进和建议都是旨在提高舰载机的作战能力和生存能力。三个月来,单数日进行小机群训练,双数日进行大机群训练,还间中进行一次夜战训练。高强度的严格的训练,虽然让意大利的舰载机飞行员和机组人员怨声不少,但训练效果也是有效和明显的,得到了意大利海军将领的肯定。于是,当1939年初“罗马”号改装成航空母舰完毕后(被命名为“加里波第”号),立即投入高强度的海上航行和舰载机起降以及战术训练,到1939年9月战争爆发时,“加里波第”号航空母舰已经形成了战斗力,而且无线电设备也使用德国的,更加方便两国海军的协同。

在地中海,轴心国压倒一切的任务是确保利比亚的油田。在德意两国大力经营下,利比亚的沙漠油田年产石油已经接近500万吨,特别在苏联已经夺取罗马尼亚油田(年产石油700万吨)的背景下,利比亚对于轴心国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不过,德国元首和意大利领袖对此早有准备。在战前,对油料的采购是两国的中心任务之一,利用战前两年多的时间,已从海外采购并储备了石油近4000万吨,足以满足两年的战时需要。这是因为1930年美国得克萨斯“黑巨人”油田的发现,巨大的产量引起世界石油市场价格崩盘,由1.8美元一桶跌到0.05美元一桶(也就是5美分,有车一族想想今天吧!),到30年代后期也只恢复到1.58美元一桶。德国和意大利趁机出手,公开从墨西哥、委内瑞拉、荷属东印度等地大肆收购,而且收购价格比国际市场价要高(最后升到2美元一桶,但通过假钻石、假英镑的运作和的金融暗流,轴心国现在“不差钱”),挤走了其他竞争者,几乎搜刮了这些国家油田的全部产量。美国的穿越者也没有办法,它只能要求美国本土和殖民地古巴出产的石油不能卖给德国和意大利,为此还遭来国内舆论的谴责和石油巨头“翻身梦”破灭的不满。

不过从长远来看,战时只能靠自产石油。除了煤化油技术和二甲醚外,就只有利比亚了。为确保利比亚的油田,意大利领袖果断收缩防线,将在阿比西尼亚(埃塞俄比亚)的30万意军全部撤回利比亚,当地只留下少量的民防部队和大量的地方部队(装备意大利原来的落后武器)对英军进行牵制,实际上是主动放弃了。而在利比亚,意大利是重兵云集,共集结了40万大军(均装备最现代化的德国武器),还在班加西、卜雷加石油港集中了近半数的海军大型舰只。此外,意大利空军在昔兰尼加修建了20多座混凝土跑道的永久性机场,进驻了500多架飞机,油田也部署了大量高射炮部队防空。德国空军1个装备300多架Fw-190式战斗机的航空师也进驻于此,还有JV88大队的1个精锐中队也在这里“游猎”,全力粉碎英国空军对油田的威胁。

但面对英法两国的联手,轴心国在地中海的力量仍嫌不足。对此,德国元首和意大利领袖经过精心谋划,又有两项大动作:

一是抽调德国海军航空兵精锐的第11航空军(军长里夏德.普察尔空军中将)进驻地中海战区,到 1939年8月初,已有530架飞机部署在卡塔尼亚、科米索、特拉巴尼、巴勒莫和勒佐加拉勃利亚等机场上。这些飞机当中除有150架“斯图卡”式和Ju-88式俯冲轰炸机外,还有140架双发动机的Bf-110式战斗机、100架Fw-190式战斗机、120 架Do-217式轰炸机和Ar-196式侦察机,还有部分首次投入使用的“神秘机种”。这些飞机的飞行员都经过专门的对海攻击训练。第10航空军的“斯图卡”式由哈林豪森上校指挥,分别驻在西西里岛的科米索和卡塔尼亚两地。在这两处基地,“斯图卡”式用浮动靶进行了轰作英国航空母舰的模拟训练。哈林豪森上校认为,直接命中4颗225公斤炸弹,足以击沉一艘航空母舰,而且,要达到这个指标,在技术上没有多大困难。他还认为,位于北非沿岸邦角和意大利西西里岛之间的突尼斯海峡,将成为主要攻击海域;从直布罗陀驶往马耳他岛或亚历山大港的英国护航运输队,迟早要通过突尼斯海峡,而且必定要由航空母舰护航。“斯图卡”按计划完成了训练任务,在西西里岛基地等待战机。与此同时,德国空军原训练总监、里希特霍芬空军上将也到了意大利担任“总顾问”,实际上是负责地中海战区德国海陆空三军的指挥以及与意大利军方的统一协同工作。里希特霍芬曾到意大利留学(学习意大利的空军理论和大编队作战指挥实践),不仅说得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而且锻炼出相当圆熟的交际能力,他跟意大利空军元帅巴尔博的关系非常友好,也深受意大利军界的欢迎。

二是德国海军抽调13艘大型水面军舰和2艘新式潜艇,组成地中海舰队,在战前就通过直布罗陀海峡,到意大利“友好访问”,进驻西西里岛和潘泰莱里亚岛(又译:班泰雷利亚)的海军基地。潘泰莱里亚岛扼守着突尼斯海峡,其面积大小还不到英军控制的马耳他岛的一半大,但其战略意义却是不容置疑的。从该岛上起飞的飞机能轰炸北非的盟军,又能对途经突尼斯海峡的盟军舰队及运输船进行空袭,令盟军对马耳他岛的补给十分困难。潘泰莱里亚岛上驻守着1.3万名意大利军和意大利空军1个联队,约100架飞机,还有海军部分舰只。

德国海军地中海舰队,由西利亚克斯海军中将任司令,所属军舰都是德国海军的骨干就实力而言仅次于德国海军北海舰队:

“齐柏林”号航空母舰,配备了较强的武器和装甲防护。德国工程师们主要参考的是同在北海和大西洋东部海区的英国皇家海军的航母设计风格,但结合德国的实际情况加强了武器和装甲:有8座双联装150毫米主炮(16门),6座双联装105毫米高射炮(12门)。标准排水量24500 吨,航速非常快(34节),用以躲避空袭。飞行甲板长240米,甲板装甲最厚到60毫米,岛式上层建筑最厚到150毫米,使全舰十分坚固。

但从根本上说,航空母舰应该作为海上活动平台,以舰载机为主要远程打击武器,伴随大型军舰出海作战,提供空中掩护,所以不需要近战武器。按照德国元首的要求,“齐柏林”号进行了大改造,8座沉重的双联装150毫米主炮炮塔予以取消,节约下来的空间使原来的单层机库改为双层,这样运载飞机数量就多了一倍,达85架。使用新设计的高平两用的双联装105米高速舰炮,兼顾对空、对舰作战需要;强化了防空火力,原来以单管模式安装的20毫米高射机关炮全部被新武器取代。由于双层机库加多了一层装甲甲板,使“齐柏林”号的标准排水量增加到2.5万吨,最高航速则降为33节。“齐柏林”号的装甲厚度堪比重型巡洋舰,抗打能力十分强,与英国的“光辉”级航空母舰一样(飞行甲板装甲厚76毫米),都是装甲航空母舰的先驱。与它相比,意大利的“加里波第”号航空母舰飞行甲板长250米,舰载机为60架,但防护就十分薄弱,因为毕竟是客轮改装的。

“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战列巡洋舰,无疑是德国海军的“明星”,号称“大西洋双鲨”,名气仅次于“俾斯麦”。但是,这两艘舰先天不足,1938年6月“格奈森瑙”号率先试航时,就暴露出严重弱点。首先,平直的舰首和干舷过低,使甲板上浪严重,高速航行时整个舰体的前半段都被汹涌的海流所覆盖,海水通过一切空隙向A炮塔(德国人昵称“安东”炮塔)里面灌,造成大量电路损坏,扬弹机短路失灵,使A炮塔基本失去作战能力,里面的炮手也苦不堪言。巨浪拍击舰体,前主炮塔和锚具等突出物溅起的巨大水花经常遮蔽视线,有时巨浪甚至直接越过B炮塔(德国人昵称“布鲁诺”炮塔)直接冲击后上方的操舵室,影响全舰的操作。“沙恩霍斯特”级的装甲防护非常强,与“俾斯麦”级相当,主炮塔前装甲厚达360毫米,舷侧装甲带也厚达350毫米,长度覆盖水线接近70%(其它国家采用重点防护的战列舰的舷侧装甲带一般不超过60%),这条装甲带在设计吃水线以上的部位高3米,理论上可抵御11公里外射来的重达1吨的406毫米炮弹。但是,由于吃水过深,干舷过低,本应比水面高的装甲带在平时居然与水面平齐,满载时甚至低于水面0.73米!这样一来,实际起不到主要防护的作用。还有,就是“沙恩霍斯特”级是典型的“大船扛小炮”,只有3座三联装的280毫米主炮(共9门,实际口径为283毫米),威力远不如“俾斯麦”级的380毫米主炮。德国海军打算为之换装与“俾斯麦”级一样的380毫米主炮,为3座双联装(6门)。

为了改进“沙恩霍斯特”级的先天缺点,德国造船专家经过论证,发现非常棘手。如要改装,必须对舰体动大手术,但由于原设计的缺陷而非常困难。为解决吃水过深和舰体纵倾问题,以及改善适航性,除改装为大西洋飞剪式舰首外,必须将舰首加长15米,以增加全舰浮力和使纵向浮心前移。这样一来,“沙恩霍斯特”级的满载排水量将超过4万吨。此外还需将全舰的发电和供电系统进行彻底更换,以满足更大的电力需求。而要换装主炮问题更大,双联装的380毫米主炮炮塔比三联装的280毫米主炮炮塔更加沉重,势必压低原本已经十分可怜的干舷。而且,两者的座圈直径不同,如要换装,需要克虏伯公司专门为“沙恩霍斯特”级重新设计双联装的380毫米主炮炮塔(在穿越者德国元首看过的21世纪穿越小说中,有的居然认为“俾斯麦”级双联装的380毫米主炮炮塔与“沙恩霍斯特”级三联装的280毫米主炮炮塔的座圈直径相等通用,甚至YY什么“沙恩霍斯特”号直接借用“提尔皮茨”号的主炮塔,用380毫米巨炮去轰击敌舰,这纯属缺乏常识的意淫)。

问题摆在德国元首面前,令他十分为难。对“沙恩霍斯特”级的彻底改造当然有好处,可以大大提升战斗力,但工程太过巨大(在平时需要两年!),而战争已经迫在眉睫!就算拼命赶工,在战前完成改装,舰员也有个适应过程,特别是原本已经熟悉280毫米主炮射击的炮手,不得不重新训练操作380毫米主炮,形成战斗力遥遥无期,在战争初期势必陷入被动。

经过深思熟虑,德国元首最后拍板,对“沙恩霍斯特”级实行“小改造方案”:

舰首加长5米,改为大西洋飞剪式,以增强适航性,这样也无须改动全舰的电路;

取消4座沉重的150毫米副炮的炮塔。“沙恩霍斯特”级的副炮为12门150毫米火炮。这是“德意志”级、“沙恩霍斯特”级、“俾斯麦”级和“兴登堡”级的通用副炮。该火炮性能稳定,射速6-8发/分,射程远,能将45.3公斤重的炮弹投射到23公里的距离上。基于相同的测距系统和射击平台,它拥有几乎和主炮相等的有效打击距离,这比很多国家巡洋舰的舰炮有效命中射程要远得多,在与重巡洋舰以下舰艇的对抗中作用不容忽视。不过,“沙恩霍斯特”级的副炮是个“大杂烩”,12门副炮分别位于4座新型双联装的炮塔和4座旧式单门炮塔内。这4座老式炮塔在舰体两侧各有2座,但必须使用同一套弹药提升系统,射速比双联装炮塔慢得多,而且给副炮的统一火控带来很大麻烦。于是,按照德国元首的意愿,这4座单门副炮的炮塔取消,由此节约近500吨重量,加上加长的飞剪式舰首,使“沙恩霍斯特”级的适航性大大提高,前甲板上浪问题已不严重(当然高速行驶时还是有问题),干舷也上升不少,舷侧装甲带已可位于吃水线上0.53米。至于这4座副炮炮塔取消后,原本的位置改为一种神秘的轻便高射武器。

“沙恩霍斯特”级的主要防空火力为7座双联装的105毫米高射炮(14门,实际口径为104毫米),全部保留,但使用新型神秘弹药。8座双联装的37毫米高射炮(16门)和10座四联装的20毫米高射机关炮(40门)却全部取消,换上新式防空武器(实际上,其它德国军舰上的这两种高射武器都被取消了)。双联装的37毫米高射炮供弹方式为单发手工装填,速度太慢,火力密度太小;四联装的20毫米高射机关炮采用40发弹箱供弹,也不如人意。想想历史上“俾斯麦”号就是装备这两种近战高射武器,结果连慢吞吞的英国双翼的“剑鱼”式鱼雷机也对付不了,最终4万吨级的新锐巨舰被老式“剑鱼”害得饮恨大洋,实在是讽刺。幸好现在穿越者有足够的知识,为德国军舰装备强大的对空火力,足以把军舰变为敌机无法近身的“刺猬”。

9座三联装280毫米主炮保留,不予改动。这令德国海军界大感意外,因为元首对巨炮的喜好一向近乎偏执。实际上德国元首这样做是有充分理由的:380毫米主炮威力虽大,但过于沉重,势必压低干舷并影响航速;“沙恩霍斯特”级的主炮SK C/34式280毫米舰炮是长身管主炮,长度为口径的51.3倍。与“德意志”级袖珍战列舰的主炮SK C/28式20毫米舰炮相比,后者的主炮口径长度为口径的49倍,所以“沙恩霍斯特”级的主炮威力比袖珍战列舰的大得多(发射的是更重并拥有更坚固被帽和风帽的新型穿甲弹,尽管装药量由7.8公斤减为6.6公斤,但穿甲能力明显提高),实际上不逊色于305毫米舰炮。射速也很快,每门炮每分钟可发射3.5发,与它设计时瞄准的主要对手——法国战列巡洋舰“敦刻尔克”级相比(8门330毫米主炮,每门炮每分钟射速1.5至2发),“沙恩霍斯特”级的主炮每分钟可投射9.9吨弹丸,比“敦刻尔克”级多出1吨左右。而且,“沙恩霍斯特”级的主炮以射击精度高闻名于世,历史上水面舰只火炮的最远命中纪录,就是“沙恩霍斯特”号创造的:在24175米外命中英国航空母舰“光荣”号(英国的“厌战”号命中意大利战列舰是24140米,为战列舰火炮最远命中记录),并在随后的24175米至23450米距离间,“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两舰连续命中目标5次以上,这证明不是靠运气,也证明了一些人说高速轻弹在远距离上打不准是胡说。至于“格奈森瑙”号的主炮射击精度,还在“沙恩霍斯特”号之上,连续多年位居德国海军第一!所以,“沙恩霍斯特”级保留280毫米主炮,足可发挥射击精度高的传统优势。“沙恩霍斯特”级的设计初衷就不是决战舰,而是一种“打了就跑”的海上袭击舰,遵循的是“打赢跑不过的对手,跑赢打不过的对手”这一原则,以30节的高航速驰骋大洋,躲开那些航速只有24节的英国厚装甲老式战列舰,专门欺负巡洋舰以下舰只和商船。

由于舰炮对付商船效率偏低,所以“沙恩霍斯特”级加装了2座三联装的533毫米鱼雷发射器(6管)。当然还有先进的雷达设备,以后再一一叙述。

在德国造船工人的努力下,“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的改装仅仅3个月就完成了。两舰有大半年的时间训练并形成战斗力,如今一同开来地中海。这里的海况比大西洋好些,正好发挥袭击舰的优势。

德国海军3艘“德意志”级袖珍战列舰,其中2艘“德意志”号和“舍尔”号配置在波罗的海,对付苏联海军;只有“施佩”号调来地中海,某种程度也是弥补“沙恩霍斯特”级火力的不足。至于“布吕歇尔”号(Blucher)重型巡洋舰,属于“希佩尔”级(Admiral Hipper)。1935年英德海军协定签订后,德国被容许合法摆脱《凡尔赛和约》建造大型舰只。德国就捉住这个机会决定建造大型远洋巡洋舰。德国人参考了其它国家在巡洋舰使用情况并结合自己的想法和思路,认为巡洋舰应该使用在破交战,因此要求“希佩尔”级重型巡洋舰具有大型化、远航力高、火力强、防御性好等特点。为此要求“希佩尔”级重巡洋舰控制在标准排水量1.2万吨以内(但实际上建成时达到1.5万吨)。主炮方面安装了4座双联装203毫米舰炮(8门),该炮火力强,射程远,射速高(历史上1941年在与英国战列舰对射方面,显示该炮的巨大威力)。另外为了对付空中威胁,“希佩尔”级安装了6座双联装105毫米高射炮(12门),另有4座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12管)。该级舰标准排水量14247吨,满载排水量18500吨,最高航速达33节,最大续航力6800海里。这级舰最著名的就是号称“不死鸟”、极具传奇色彩的“欧根亲王”号(Prinz Eugen)。与“欧根亲王”号相比,历史上的“布吕歇尔”号则十分倒霉,首次出征挪威就被岸防工事发射的鱼雷击沉。穿越者为了避免历史的不幸,专门下令将“布吕歇尔”号调来地中海。该级舰另已建成服役的2艘“希佩尔”号和“欧根亲王”号(建成时间均比历史提前)则属于北海舰队。

3艘“柯尼斯堡”级轻型巡洋舰是按照《凡尔赛和约》的条款建造的。根据条款的要求,德国军舰在除了用于训练及海岸防御外,不做其它用途,替代舰必须在军舰其下水时间后20年才可动工建造。因此德国有4艘巡洋舰的建造空间,为此德国决定先建造3艘6000吨级的巡洋舰,口径不超过150毫米。1926年3月首艘巡洋舰正式动工建造,1927年3月首舰下水,取名为“柯尼斯堡”号(Konigsberg),因此3艘巡洋舰定为“柯尼斯堡”级轻型巡洋舰,另2艘为“科隆”号和“卡尔斯鲁厄”号,于1929年前全部建成。该级舰标准排水量6756吨,满载排水量8260吨,主要火力为3座双联装150毫米主炮(6门),和4座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12管),以及3座双联装88毫米高射炮(6门)。最高航速32节,最大续航力3100海里。该级舰战前唯一的改进就是换了新式防空武器。

德国海军无论是“沙恩霍斯特”级战列巡洋舰、袖珍战列舰和重型巡洋舰,都是为远洋破交战来设计的袭击舰,历史上也确实如此,并取得了不错的战果。不过,当时它们对付的只有英国海军,在辽阔的大西洋上还有缝隙可钻。但如今美国一开始就参战,其庞大的海军力量密布大西洋,德国袭击舰再去搞破交,恐怕就有去无回了(“施佩”号的悲剧可不能重演)。所以,德国元首战前就将它们调来地中海,先夺取地中海的控制权再说。这支舰队到地中海后,加入了意大利海军唯一的一艘航空母舰“加里波第”号,组成一支实力强大的舰队,封锁突尼斯海峡,将英法在地中海的海军力量分隔为两半,以便各个击破。

德国元首和意大利领袖经多次磋商,一致认为,要迅速夺取地中海的控制权,就要对英法在地中海的五大军事基地——直布罗陀、亚历山大、马耳他、土伦和奥兰——同时动手,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摧毁这五处的英法海空军力量,瘫痪其作战能力。而最重要的,就是夺取马耳他,这是中心任务,主要作战计划都要围绕它来制订。

在两大独裁巨头的授意下,两国的三军参谋部密锣紧鼓地制订了通盘作战计划,动用了一大批绝密武器,如今一一实施:

1939年8月29日晚7时30分,意大利海军“维罗索”号大型运输潜艇(排水量达1000吨)秘密由塔兰托军港出发出发,向东南方向驶去。在未来的3天内,它将走过1500公里的距离,或者……提前结束旅程!

9月2日凌晨4时许,这艘潜艇来到埃及的第一大港亚历山大附近的海面上。

作为埃及最重要的港口,亚历山大建港已有两千余年的历史,人们很难统计出在这期间港口有多少次停泊过如此之多大大小小、外形各异的船只,从高处看去,它们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成排成行的停泊在各自的码头旁。如今,停泊在这里的英国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的20多艘大型军舰已经整装待发,等黎明到来就要升火出发。此时,距离英国对德国宣战已经过了8小时。

此刻港口的外海上,月黑云低,伸手不见五指,能见度很低,正是天助人也。“维罗索”号大型运输潜艇在这里释放出了10只“猪”……

10只“猪”被命名为“小猪1号”、“小猪2号”……每只“猪”上有2名操作人员。9月份的海水,仍然寒意逼人,这对操作人员的体力消耗十分大。作为此次袭击的带队指挥,康西卡奥海军上尉驾驶着“小猪1号”航行在最前面。由于能见度很低,无法分辨岸上情况,上尉只有根据指南针指示的方位,向港湾驶去。

上尉清楚,尽管操作‘小猪’的都是千挑万选的猛汉,但是10公里的距离对于人来说还是过于艰难,连自己都没有信心完成。到了3公里处,由于寒冷海水的影响,同伴的情况变得有些不好,脸色发青,但是仍然在坚持。

远处,就是驻扎在港口的英国地中海舰队!

最后1公里的路程并不好走,船体破裂,人员极度疲劳,有7只“小猪”先后掉队。上尉没时间悲哀,如果完不成任务,自己也会变成一只‘死猪’。

英军在港口的戒备相当严密,港湾入口处设有防雷网,网上还挂着很多爆炸物,一旦撞上就会炸得粉身碎骨,不要说鱼雷快艇,就连“小猪”这样的袖珍潜艇都没有空子可钻,而且不时有巡逻艇在港湾入口处巡弋,一有可疑情况就不分青红皂白投下深水炸弹。“刷——”一道雪白的光亮划破黑暗夜空——英军设在防波堤上的探照灯来回搜寻,上尉赶紧向后面的“小猪”摆手示意,一齐驶向防波堤下的死角。

看着戒备森严的入口处,上尉心凉了半截,怎么才能进入港内?他怎么也想不出一个周密而又安全的渗透潜入方案。

苍天不负有心人,就在上尉苦思冥想之际,否极泰来,好运降临到了他的头上——1艘英军驱逐舰出海归来,用灯光信号表明身份后,港湾入口的防潜网慢慢打开,放驱逐舰进港——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上尉赶紧挥手招呼身后的3只“小猪”,迅速尾随在驱逐舰后面,顺利通过了戒备森严的警戒圈!

进入港湾后,由于天色黑暗,根本无法辨别停泊的军舰,3只“小猪”只能根据平时的训练,分别向看上去个头最大的3艘军舰驶去,上尉选中的是“马来亚”号战列舰,马利海军中尉选择的是“巴勒姆”号战列舰,孔蒂海军军士选中的目标则是万吨级的航空母舰“竞技神”号。

目标一定,3只“小猪”各自开始行动,港内由于不时有军舰驶过,军舰航行所产生的尾流将轻巧的“小猪”冲得左右摇晃,要花费很大的气力才能稳住,3组突击队员不愧是经过长期针对性训练,最终克服了种种困难,隐蔽地接近了各自目标,并在舰船中心龙骨位置附近将定时炸弹卸下,可是经过那么长时间的操艇,体力消耗极大,几乎都到了精疲力尽的地步,再也没有一丝力气将炸弹固定在船体上,只能一卸了之,任其沉在舰船下方的海底(好在港口水深只有13米,海底距离船底不过只有几米,不至于影响爆炸的威力),然后在定时器上调好引爆时间,驾驶着半截雷体向港口外撤去。

尽管康西卡奥等人放置炸弹的行动是在水下,应该是十分隐蔽的,但是水面上总会有些异样动静,因此引起了在港内巡逻的英军注意。当上尉和比安奇军士刚刚浮出水面,正想喘口气休息片刻再撤离,一束刺眼的光柱便牢牢照住了两人,随着一阵“突突突突”的引擎声,英军巡逻艇已经到了跟前,2人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就被俘虏了。其他4名突击队员也相继被俘,可见英军在港口的警备还是很严密,可惜还是功亏一篑,意大利海军已经把炸弹放置好了!6名被俘的突击队员根据事先的约定,一律以沉默来对付英军的审讯,直到爆炸前10分钟才告诉英军。这样英军连撤出军舰人员的时间都非常紧张,更别说寻找、排除爆炸物了!

随着三声轰隆的巨响,3艘舰船的底部都被炸出一大洞,如此严重的损伤,一般情况下是难逃倾覆沉没的命运,好在港口的水深较浅,3艘舰船进水下沉后数米就座沉海底,这才逃过了覆灭的厄运。但是尽管有地理之利,3艘舰船还是遭到了重创,“马来亚”号和“巴勒姆”号战列舰半年内都无法出海作战,至于万吨级的轻型航空母舰“竞技神”号,由于装甲太薄,被炸出一个长达30米的大洞,已经无法修复彻底报废了!(这也好,避免了历史上该舰在印度洋被日本海军击沉的悲惨命运。)

意大利“小猪”袭击亚历山大港,重创了英军的2艘战列舰,摧毁1艘轻型航空母舰,严重削弱了英军地中海舰队的实力。遭到的沉重打击严重影响了英国舰队的士气和战斗力,以至于英国首相丘吉尔哀叹:“地中海东部战局进入了泥潭!”

而此次袭击,意大利海军仅仅出动10艘“小猪”,代价微不足道,的确是一次代价小、战果大的成功袭击!

意大利海军的“小猪”,就是著名的“人操鱼雷”,其前身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意大利海军制造的小型人操爆破器“蚂蟥”(意大利语:miatta)。它是由蛙人身背呼吸器,穿戴潜水服和脚蹼,操纵“蚂蟥”隐蔽接近敌方舰艇,用吸盘将定时炸弹贴附于敌舰底部(象蚂蟥一样),战绩是在奥匈帝国的普拉港,一举击沉了1艘“联合力量”级战列舰(这可是世界上首次安装三联装主炮炮塔的先进战列舰!)。

二战前,意大利海军着意对“蚂蟥”进行了一系列的改进,改成带自动推进的航行载体,用压缩空气发动机为动力,类似白头鱼雷。它由潜艇运到预定水域,再放入水中,由两个蛙人跨骑式操纵航行。其头部是一个定时炸弹,可从航行载体上卸下来。隐蔽接近敌方舰艇后,由蛙人将之卸下,吸附在或系在敌舰底部,然后再操纵航行载体撤出战斗。由于该航行载体胖得象猪,故军方就叫它“猪”(意大利语:maiale)。

意大利海军用“猪”为主要设备,专门组建了一支特种部队——快艇第10支队,参加了地中海对盟军的海战。

“猪”是一种有效的海上偷袭武器(历史上成功率达52%),如今意大利海军利用“猪”对直布罗陀、土伦和奥兰军港同时展开袭击。在土伦和奥兰和袭击部分成功了,击沉了法国海军2艘老式战列舰;但对直布罗陀的袭击则以失败而告终。

但是,英法的军舰仍然被困在港口内无法动弹。出港的军舰被莫名其妙地炸毁,开始怀疑是德国或意大利海军出动潜艇偷袭,于是安排了大批猎潜舰只去捕杀潜艇,却毫无效果,猎潜舰却有多艘又被炸沉;又怀疑是敌人布下的水雷,出动扫雷舰也无收获,几艘扫雷舰也被炸沉;随后怀疑是德国海军动用了新式的磁性水雷,于是对军舰作消磁处理,但仍无济于事。几天下来,英法海军在港口的出海口被炸沉10多艘驱逐舰、扫雷舰和猎潜舰,还有一些大型船只,如一艘军火运输船(排水量10893吨)、一艘运输船(排水量2444吨)、一艘油轮(排水量8000吨),水兵和水手们惶惶不可终日,以至于拒绝出海执行任务!

这次德国海军使用的秘密武器,就是水压水雷。

水雷具有隐蔽性好、不易发现、造价低廉、使用方便、爆破威力大、扫雷费用高等优点,受水下杂波、暗流等因素的影响,海上水雷探测和扫除的难度极大,一般扫雷工具对布设在大水深下的水雷基本无能为力;由于易布难扫,排除困难,水雷成了战争中经常使用的重要武器。历史上的1945年,美国用水雷封锁日本本土,重创日本舰船670艘,使其工业产值减少2/3,数百万人挨饿,史称“饥饿战役”。1950年,朝鲜人民军在元山沿岸布放了3500多枚水雷,美国由250多艘舰艇组成的登陆编队及5万多名官兵被阻隔在登陆场外达8天之久,以致美国远东海军司令惊呼:“美国海军在元山水域失去了制海权!”而海军舰队战斗群舰艇数量多,吨位大,触雷概率要比单艘、小吨位舰艇高得多;所以,水雷在反舰队作战行动中不可或缺,可以说是一大克星。

德国海军水雷的种类较多,有锚雷、沉底雷、舰布水雷、非触发水雷等。加上水压水雷和次声水雷等希特勒的秘密武器,水雷可以排列出几十种。

在各种非触发引信水雷中,磁性水雷是最早诞生的一种。它可感应用一定距离内通过的舰船所形成的磁场。世界上最早的磁性水雷是由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首先研制成功的。1939年9月,德国在英国泰晤士河口到哈姆贝尔附近的海域布设了磁性沉底水雷。英国使用已往对触发性锚雷的扫雷具进行了扫雷,但一无所获。而当英国军舰进入扫过雷的海域时,却先后有17艘军舰被水雷炸沉。后来一架德国布雷飞机把磁性沉底水雷误抛在距离岸不远的浅滩。才使英国得到了2颗磁性水雷,经解剖研制发现了其中奥秘,对军舰进行消磁处理就可对付磁性水雷。

而这次德国海军对英法海军在地中海军港使用的,是最新式的水压水雷。根据流体力学原理,液体在流速的地主压力小,流速小的地方压力大,静止液体比流动液体压力大。据此,德国海军少校弗蒂首先设计制造出世界上第一种水压水雷 “蚝雷”。蚝雷顶部的水压感受器可以感受到舰船航行时所产生的水压变化,以引爆水雷。由于世界各国至今也难以制造出能够模拟舰船航行时所产生的水压变化的扫雷具,所以水压水雷是一种很难扫除的水雷。

在穿越者德国元首的指令下,德国海军成立了以海军少校弗蒂为核心的科研小组,率先在战前研制出水压水雷,战争前夕由隐蔽性极好的通气管潜艇秘密布撒在英法的军港出海口附近,果然给英法海军造成极大的震慑,水兵们也极为恐惧,战斗意志薄弱的法国水兵趁机“罢工”,窝在港口寻欢作乐,英国海军则无可奈何,大批军舰被困在港口。

这样,德国和意大利海军通过“猪”和水压水雷等秘密武器,重创并将英法海军“封印”在军港内,无法出海作战。德国和意大利的海军舰队就可夺取地中海的制海权,无所顾忌地集中力量夺取马耳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