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情爱 正文 第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


第十章


中秋节一过,就进入用煤的旺季,紧跟着就是煤炭价格不断地上涨。为了淘汰落后的煤炭生产方式或现状,提升煤矿的档次,实现机械化采煤,富源煤矿老板唐金发去年就专门吩咐秘书乔智科,在全国聘请了多位知名专家进行了可行性的论证,并在今年的元月份完成了对富源煤矿进行技术改造的完整方案,对外发布了技术改造设备的采购招标公告。今年三月份富源煤矿进行了所需设备在国内公开招标的活动,制定的各项措施都已经落实,只等汾阴市工商银行贷款到位后,就可以进行有关机械设备的安装。但汾阴市工商银行项目评估组一行人在富源煤矿考察完毕离开黎川县后,原来说好的孟清源三两天回话,就开始着手办理贷款事宜,可现在都三天过去了,孟清源还没有传回音讯。唐金发感到很着急,本来昨天早上乔智科给他请了一天假,说回去转转看看父母,中午他还打了个电话问乔智科什么时候回煤矿,乔智科回话说晚上就回来。可是现在都第二天早上十点多了还不见乔智科来,打电话还关着手机,唐金发索性开车和李秀莲到乔智科家去一趟,看看他家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是什么原因导致乔智科不能及时赶回煤矿上班。

唐金发是黎川县黎川镇梁山村人,祖上以生豆芽为生,因为生意好,经常雇长短工,土改时,被划分为富农成份,属于不准乱说乱动的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文化大革命期间,唐金发的爷爷和父亲都还在村里扫巷道进行改造过。那几年,唐金发在学校里经常被同学们骂为富农狗崽子。尽管唐金发学习很好,但升学参军根本就没有他的份,所以一直都郁郁不得志。改革开放初期,唐金发承包了村里的电,成了名副其实的电工,当然,每个月底都要挨家挨户的收电费。那个时候,村里人虽然吃喝不成问题,可手上缺的就是零花钱,电费虽然不多,有时候还真拿不出手,给电工唐金发说好话,就成了一种没办法的有效途径。这样的好话唐金发听多了,还真成了一种享受,多年了,唐金发一家在村里老是低着头走路,夹着尾巴做人,如今这好话说到心里真是美滋滋地。时候长了,唐金发的胆子也大了,原来因为成分高和家里贫寒的原因,唐金发娶了个又黑又丑的女人,心里很不是滋味,现在手里有了一点点小权力,他想好好的利用一下。

他看上了村里最有名的一家贫户女人,这个女人长着白净的皮肤,鹅黄的瓜子脸,走起路来一摇一摆地扭着水蛇腰,水灵灵的样子想得唐金发牙根直痒痒。在唐金发看来,水蛇腰简直就是七仙女下凡,他每次到水蛇腰家去收电费,水蛇腰老是给他甜甜地叫着哥哥,柔柔地说着好话,弄得他很不好意思,电费总是拖着收不上来。

有一年冬天,又到了月底收电费时,唐金发看着水蛇腰的家里只有水蛇腰一个人,就对水蛇腰说:“哎,好妹妹哩,你家里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你男人呢?”

水蛇腰一边给他往茶缸子里倒热水,一边笑着对他说:“你还不知道?后半年地里头没有活,我那死鬼都跑出去好几天了,也不知道是跑到哪个村里的伙计家打麻将,赌博去了。”

唐金发心里马上就生了邪念,猛然大着胆子站在水蛇腰的背后淫邪地说道:“哎,我的好妹妹,我看着你真好看。”

水蛇腰接过他的话头说道:“好看顶个屁用!我那死鬼不会挣钱,家里穷的叮当响,你看我们家每个月连电费都交不起,每回收电费还不是要给你老哥说好话?”

唐金发色迷迷地看着水蛇腰说:“好妹子,只要你和哥哥好一回,以前的电费我给你免了,以后的电费我也不收了,行吗?”唐金发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好像有一只兔子在心里胡乱蹦跳,又好像有一只猫爪子在不停地抓挠着。

水蛇腰扭过头忘情地望着唐金发,轻轻地对他说:“哥,你说的是真的?不会耍我吧。”

“妹妹!你还不知道哥哥是什么样的人?我什么时候给人说过假话!你不相信谁,还不相信哥哥我?我绝对说话算数!”唐金发拍着胸膛发誓地对水蛇腰说道。

“那好,你把门关住,上炕先把衣服脱了等着我,我到梢门外看看有没有人。”说完这句话,水蛇腰就出了屋子,顺手把门就带上了。

唐金发心花怒放,一下子跳到炕上,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脱了,浑身油光地拉了一床被子,盖在了身上,心急火燎地等着水蛇腰回来。

过了几分钟,水蛇腰一把推开门,几步跨到炕沿边,把胡乱扔在炕上唐金发的所有衣服都抱在怀里,反手走到屋子外边,把门从外边一锁,一路吼叫着说:“唐金发要糟蹋我哩!唐金发要糟蹋我哩!”跑到了大队书记家里哭诉着告状去了。

顷刻间,唐金发要糟蹋水蛇腰的新闻像风一样刮遍了全村,人们好奇地都涌到了水蛇腰的家,屋子里的门虽然锁着,但是窗户上糊着的毛边纸,早已被看笑话的乡亲们撕扯光了,人们看到抱着头的唐金发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浑身哆嗦着,并且哎呀哎呀地乱叫着,外面的人们看着这样的西洋景哈哈哈地阵阵轰然大笑起来。

不一会,大队书记带着村里治保股的人和水蛇腰就来了,他们让水蛇腰把门打开,让唐金发把衣服穿好一同到大队部去,同时,还叫人通知了水蛇腰的穷男人和唐金发的丑老婆。这件事情的结果是唐金发在村里做了深刻地检查,给水蛇腰和她的穷男人道了歉,赔了人家几百块钱的精神损害费算了事。唐金发的丑老婆,也因为这件事情和他离了婚,唐金发感到那个时候简直是倒霉透顶了,真是赔了夫人又赔钱,丢人败兴到家了。

和水蛇腰的麻糊风波过后,唐金发感到自己在村里实在停不下去了,就一个人跑到黎川县城重操祖传的手艺,生起了豆芽卖起了菜,他叫人给自己租用的豆芽作坊门上做了一幅木刻对联,上联是:长长长长长长长,下联是:长长长长长长长,横批:越长越长。做好后,他把这副对联挂在了门上,买豆芽的人看了后都感到非常稀奇,慢慢就传开了,大家都叫他“豆芽掌柜”,唐金发的豆芽生意从此后是越做越红火,他的名气也是越来越大了。几年以后,唐金发凭着自己可怕的吃苦精神和灵活的经营头脑,捞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同时按照自己的想法娶到了一位比自己小好几岁的“豆芽西施”。

也许是在外面待的时间长了,看到的东西多了,唐金发有点不满足在黎川县城做豆芽生意的小打小闹了,正好那个时候黎川县委县政府为了发展县域经济,加强物资流通,把黎川县建成商品批发流散基地,决定在县城的东边兴建花果山批发市场。唐金发知道这个消息后,通过自己的百般努力,疏通了上上下下的关系,揽到了在市场盖房子的建筑工程。唐金发把活揽到手后从社会上聘请了几位农村的建筑土专家,到梁山村里领了一帮子农民工,就开始干开了,他所揽到的活是在市场里盖小门面房,门面房都是平房结构,不需要多高的技术,所以,工程进展一直都很顺利。但令唐金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黎川县委县政府在决定建市场的时候,就没有筹措到多少资金,县委县政府本想指望通过边建边卖的模式慢慢发展,哪知道老百姓根本就不看好花果山批发市场能够产生多好的经济效益,所以门面房建成后并没有卖出多少,这下唐金发不仅把自己捞到的第一桶金全倒进了新建的市场工程上,还欠了农民工十几万的工钱。平时不给工钱还好说,可等到快过年的时候,梁山村跟着唐金发干活的乡亲们就眼巴巴地指望着这几个钱过年,一群人整天坐在唐金发新娶老婆的豆芽作坊里就是不走,那真是要账的都淤了门。

唐金发只好每天跟在市场管委会潘建成主任的屁股后面,好话说尽地往回要账,而且不停地给潘主任哭诉着自己的难处,弄得潘主任实在没了办法,只好对他说:“金发,你也知道现在市场上的门面房确实卖不了,管委会账上是一分钱都没有。眼看着就要过年了,你也急等着用钱,老哥也不值当日哄你,你想要钱我真是拿不出。你看是这样,要不把市场里的门面房便宜一点顶给你,位置由你挑选。你出去也卖卖,卖了不就是钱?这样的话,咱们的问题都解决了,你看好不好?”

面对着趾高气扬的市场管委会主任潘建成,唐金发还能说个啥?他只好哭丧着脸趴在桌子上和潘主任签订了一份购买五十间门面房的购房合同,终于把市场管委会欠他工程款四十多万元的账给抹掉了。账是清完了,钱可没有要回来一分钱,唐金发也知道房子是马上卖不了,就这还不知道将来是个啥样子,没有钱他是过不去这个年的。但是面对不讲理的潘主任,讲理也是不管用的,毕竟这是要拿钱说话的,难道为了要钱你还能把潘主任给杀了?

就在唐金发拿着购房合同和五十间门面房的一大串钥匙回到豆芽作坊时,等着不走的梁山村人站起来齐声对他说道:“金发,把钱要回来了?今天能不能把工资清了,都腊月二十了,大伙还等着拿钱回家过年里呢。”

“今天没有要下钱,管委会潘主任说,过几天就把钱给清了,到时候大家就能拿上钱回家过年了。”唐金发笑着给等着拿钱的同村人撒着烟,陪着笑。

“哎呀,金发,我说你是哄鬼哩吧?谁不知道市场管委会没有钱,年前还能把钱清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大家都是一个村里的,你总不能让大伙不拿一分钱回家喝西北风去吧。不行,今天拿不上钱,我们都不回去,干脆就住在你家过年算毬了!”梁山村一个在同来的工人中间威信比较高的唐二蛋高声地嚷叫开了。

这时,同来的一群人跟着也七嘴八舌头地乱吼叫开了,已经有人动手把豆芽作坊里的黑白电视机往出搬了,还有人往外搬做豆腐用的磨浆机了,更有甚者,在墙上开始拆电线下灯泡了。屋子里乱哄哄的吵成了一大片,唐金发的大儿子被这种阵势吓得在床上尿了一褥子,“豆芽西施”也呜呜地捏着鼻子抹着眼泪哭开了。唐金发看看情形不对,一怒之下几步走到窗台边,抓起窗台上放着的一瓶“敌敌畏”往嘴里一塞,咕噜噜地就喝下去了,唐金发就马上摇摇晃晃地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满嘴往外冒着白沫,四肢抽搐着不省人事了。

逼债的梁山村人见唐金发喝了“敌敌畏”,顿时吓得鸦雀无声。片刻之后,手里拿着东西一群人才回过神来,马上在唐金发老婆孩子的哭喊声中,手忙脚乱地把他往黎川县人民医院里送。唐金发老婆左手抱着二小子,右手拉着大儿子跟在后面跑到了黎川县人民医院的急救室,医生听着这群农民们着急的解释,赶快把唐金发送到了手术室实施了吸氧、催吐、洗胃、导泻、输液、血液净化等抢救措施,总算把他从死神的手里拽了回来。

要账的梁山村人见事情弄成了这个样子,哪里还敢提要工资的事情,大伙东拼西凑地集资了几千块钱,恓惶地把钱交到了唐金发漂亮老婆的手里,愧疚地一个个都回梁山村去了。其实,善良的梁山村人被唐金发两口子美美耍了一回,唐金发老婆见自己的男人实在要不回钱,提早就给唐金发出了个实在没有办法的主意。这个漂亮的女人找了一个“敌敌畏”空瓶子,在锅里煮了洗,洗了煮,不知消过了多少回毒,在梁山村人来要账之前,早已经把甜甜的红糖水灌进了“敌敌畏”瓶子里,放在了肮脏的窗台上。等实在没招了,就好好地演一把喝农药自杀的好戏,尽管唐金发喝了甜甜的红糖水,但抢救过程中他还是吃尽了苦头,不过这幕闹剧还真帮他渡过了一次难关。

第二年,黎川县委县政府为了打开这个刚建设好的批发市场,由书记县长亲自带队到温州进行了一次成功的招商之旅。花果山批发市场顿时红火了起来,门面房的价格也翻了好几倍,唐金发的几十万工程款抵顶的五十间门面房也立马升值了几百万。不过,唐金发心里念念不忘花果山批发市场管委会潘建成主任,总想抽时间找个空好好感谢一下逼他喝“敌敌畏”农药的这个坏怂。

有一次,唐金发知道当天管委会发工资,就主动找到潘建成说:“敬爱的潘主任,你看,要不是你当年顶给我几十间门面房,我唐金发今天也到不了这个程度,今天我要好好请请你,表表我的一片心意。”

潘建成见他说得真切,就跟着唐金发,来到当时花果山批发市场最好的饭店“张果老驴肉店”。唐金发点了一桌子好菜,又要了两瓶十年陈酿“茅台酒”,两个人喝得是不见太阳,遮住了月亮。喝酒中间,唐金发给潘建成说尽了感谢话,说一定要好好报答潘主任当年的亲切关怀,一番话说得潘建成有了创造英雄的自豪感,等两个人喝得晕晕乎乎感觉差不多的时候,唐金发给潘建成说:“潘主任,你先喝着,叫我去一下洗手间,再给咱们到下面服务台拿几盒好烟。”

“哎呀,金发,你真是个有心人。你去,你去,你只管去。没事,今天咱们这酒喝得真是痛快。”潘建成目送唐金发出了包间门,又低头张开大嘴继续吃开了。

想不到,唐金发下到吧台,从服务员手里拿了一条价值二百多元的芙蓉王香烟扬长而去,再也没有上到二楼他们所在的包间。潘建成在上面是左等不来唐金发从洗手间出来,右等不来唐金发从吧台拿来的好烟,时间长了问了服务员后才知道唐金发溜了,只好掏出自己当天发的全部工资结了帐。事后越想越生气,总想找个机会教训一下唐金发,但是唐金发很快就把门面房彻底卖光,拿着钱去开煤矿去了,再后来,唐金发凭着富源煤矿是黎川县的利税大户,成了黎川县人大常委,势力是越来越大,潘建成看看自己实在惹不起唐金发,只好忍气吞声算了。

现在说起唐金发的传奇经历,黎川县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是交口称赞,社会上也有很多关于他的著名的笑话传闻。这些笑话有些经过证实是真的,有的是因为唐金发个人风趣幽默,爱开玩笑的性格,朋友们附会于他的。比如说他在梁山村当年务农时,有一回,他骑着自行车带着老母亲去赶集,骑着骑着就碰见了一个陡坡。他老母亲在自行车后面对他说:“好我娃哩,你上坡骑着自行车带我累的不行,我还是下来走到坡上再坐吧。”唐金发听完他母亲的话,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气喘吁吁地对他母亲说:“妈,你甭管。你一个人才有多重,我上一回赶集,带着咱家二百多斤老母猪,在这陡坡上都骑上去了,你还能比老母猪重?后来,经唐金发证实,这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但不管怎样说,这些笑话都能反映出唐金发倔强的个人性格和精明豪爽的个人魅力。

当唐金发从十里堡村乔智科家出来,才知道乔智科是因为离婚被两个大舅子打了一顿。他急忙赶到了黎川县人民医院,在医生办公室了解到自己的秘书没有事,只是伤了一点皮肉,脸上也看不出什么,就安慰乔智科说:“小乔,你先养伤,好了赶快到矿上上班,好多事情还等着你回去帮我处理呢。”

李秀莲眯着嘴开玩笑的对乔智科说道:“乔秘书,想不到你还是个行伍出身呀!”

听了李秀莲的俏皮话,乔智科的脸马上就红了一大片,他按下不好意思的脑袋,对唐金发说道:“唐总,我的这点子伤不要紧,矿上的技改资金还得我亲自到汾阴市跑一趟,事情不能再耽误了,我这就马上办出院手续。我没事,不需要住院养伤。”乔智科不好意思地面对着李秀莲和自己的老板唐金发低声地回答道。

听完乔智科的话,唐金发很感动,他振振有词地对自己的铁杆秘书说道:“小乔,要是这样那咱就回。你这顿打不能白挨,我的人就这么好欺负吗?你看着,看老子怎么收拾这两个不讲理的王八蛋。”

很快,跟在唐金发身后的李秀莲就替乔智科就办完了出院手续,随后,乔智科就跟着唐金发和李秀莲回到了富源煤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