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情爱 正文 第九章

yp89yp89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size][/URL] 第九章 乔智科和儿子先在县城超市旁边的肯德基快餐店饱餐了一顿,在超市里挑选好了玩具后,父子俩又到市中心的人民广场逛了一圈,乔智科发现自己对儿子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不舍之情。自从他到富源煤矿给唐金发当了私人秘书后,就整天在外忙忙碌碌,撑命地为老板服务,力图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


第九章


乔智科和儿子先在县城超市旁边的肯德基快餐店饱餐了一顿,在超市里挑选好了玩具后,父子俩又到市中心的人民广场逛了一圈,乔智科发现自己对儿子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不舍之情。自从他到富源煤矿给唐金发当了私人秘书后,就整天在外忙忙碌碌,撑命地为老板服务,力图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很少有时间和儿子在一起,天伦之乐他是好久都没有享受过的了。今年正月十五过后,倒霉的赵丽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他在外面乱搞小姐的事情,就和他闹了好几天别扭,正月二十中午,憋不住的两个人为此大吵了一架,赵丽娟就赌气带着儿子回了娘家。几个月了,自己没有见上儿子一面,他认为这是赵丽娟故意给他出难题,想让自己求着她见儿子,对于他来说,让自己主动认错那是永远办不到的。现在儿子就在自己的身边,思前想后,乔智科决定让儿子到县城里的幼儿园接受良好的学前教育,自己掏钱雇个年龄大一点的保姆照顾儿子生活。这样想着,就掏出手机,本来他是计划和父亲乔天才谈一下自己的想法,想不到倒霉的赵丽娟从娘家还跑回了十里堡村。乔智科神经兮兮地认为,这是赵丽娟回家跟他抢儿子来了,于是,他当下就决定先把儿子放在同学赵怀义家里,自己马上想办法给儿子联系入园的事情。

赵怀义和乔智科是一对要好的朋友,初中阶段两个人一直都在高川乡中学一个年级,高中阶段两个人还在一个班念了三年书。赵怀义结婚后,就不甘寂寞地领着媳妇景腊梅跑到县城开了一家小小的饺子馆,由于经营不善,赊欠的帐收不回来,几年功夫就赔了钱倒了灶。赔钱后的赵怀义实在不想回疙瘩村务农种庄稼,就带着老婆孩子在县城租了个小院住下,寻找机会以图东山再起。有一次,闲得没事干的赵怀义回疙瘩村的时候,无意中听老师赵向礼说乔智科给富源煤矿老板唐金发当了私人秘书,于是,赵怀义就跑到富源煤矿找到了乔智科,乔智科因为自己和赵丽娟之间的事情,曾经得到过赵怀义不遗余力地穿针引线,心怀感激的乔智科扶帮着赵怀义往外贩开了煤炭。那几年,市场经济增长很快,相关企业对煤炭的需求量也很大,尤其是到了用煤紧张时候,很多厂家都在托人找关系走门路想要煤。富源煤矿的煤是年老无烟煤,这种煤的碳含量高,挥发分产率低,密度大,硬度高,燃点高,是一种优质煤,所以一般用煤单位如果没有关系,还真是难以购买到。赵怀义因为有乔智科的这层关系,经常能够十分容易批到拉煤的条子。经过多年的发展和积累,赵怀义在乔智科的帮助下挣了不少钱,他在县城买了房子安了家,两个人的关系变得也越来越深厚了。

离开广场后,乔智科把车开到了赵怀义的家门口,见赵怀义的车也放在外面,估计这个时候赵怀义肯定在家。乔智科把车停好,锁了车门,抱着儿子踢开赵怀义家的大铁门就闯进了院子里。赵怀义从卧室的窗户玻璃里看见乔智科进了门,就赶忙踢了一双棉拖鞋跑了出来,他满脸笑容地从乔智科的怀里接过乔锦琳,陪着笑脸地说道:“智科,你真是稀客呀!今天怎么有闲工夫看我来了?”

“什么稀客呀!怎么能说我是有闲工夫?你这破地方我来的还是少?今天我是和娃特意来看看你们两口子的!”乔智科一边往屋里走,一边对身后跟着的赵怀义调侃着说道。

“那好,我叫我媳妇给咱们炒上几个好菜,最近我刚刚弄了几瓶茅台酒厂的内部供应酒,咱们弟兄们好长时间没有见了,今天一定要好好坐坐喝两盅。”赵怀义在乔智科的后边一边撵着建议着,一边大声朝屋子里喊道:“腊梅!智科过来了,你还屋里干啥呢?”

说话间,乔智科和赵怀义就进了屋子。景腊梅睡眼惺忪地双手揉着眼睛打着哈欠从里屋走了出来,午睡还未醒的她赶紧把客厅里饮水机开关打开,忙着在茶几下面把龙井茶叶找出来,等水开了后泡了两杯茶,放在已经坐在茶几后面长条皮沙发上的乔智科和赵怀义的面前。

赵怀义对景腊梅说:“腊梅,你没事领着琳琳到外面买点菜,晚上我和智科在家里好好喝两盅。”

景腊梅抱起站在地上的乔锦琳,亲昵地对孩子说:“琳琳走,跟干妈到街上买菜去,干妈给你买个好吃的。”以前乔智科带着儿子乔锦琳经常来赵怀义家,孩子和赵怀义两口子都很熟悉。赵怀义生了两个女儿,索性就把乔锦琳认成了自己的干儿子,两口子对乔锦琳很是疼爱。

乔智科看着景腊梅提着塑料菜篮子和儿子乔锦琳出了门,就和赵怀义有事没事的闲谝起来了。

就在乔智科和赵怀义闲谝的时候。赵丽娟已经哭着回到了娘家疙瘩村,赵福军兄弟赵红军也刚从县水利局回到家,愤怒的兄弟俩和赵丽娟、温秀芳、金飞燕几个人开车在县城里满世界找乔智科父子俩,他们找遍了县城的角角落落,都没有发现乔智科父子俩的行踪。赵丽娟在车里不断地唉声叹气,不停地诉说着自己的命是如何的苦,乔智科是如何欺负自己的,妹妹恓惶的哭诉声惹得赵福军兄弟俩火气越来越大,只想找到乔智科美美地揍一顿,方能消解心头之恨,他们想,你看看,现在乔智科这坏怂把自己的妹妹欺负成啥样子了?娘家哥再不出手管,别人会怎么看待他们兄弟俩?简直就是丢人打家伙,败兴到家了。

“姨,你说找不见着乔智科这坏怂怎么办?”赵红军伸出长长的脖子问坐在前面因喝酒满脸通红的温秀芳。

“还能怎么办!还不是你哥俩不争气,撑不起门面,让人家胡乱欺负哩!”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温秀芳生气地扭过头对坐在后面的赵红军说道。

赵福军一边开着车,一边咬牙切齿地吼叫道:“羞先人哩!等找到乔智科这坏怂,我非把这狗日的腿打坏不行!”

“唉!我今天就看看你弟兄俩的能耐,看是英雄还是狗熊!”说完,温秀芳又对坐在赵红军旁边低头抽泣的赵丽娟说道:“娟娟,你哭得干啥呀?光知道个哭!现在大家不都是在给你找孩子吗!乔智科在县城还有什么朋友?一般没事的时候都肯到什么人家里闲坐?”

听了小姨的话,赵丽娟猛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朝开着车的大哥赵福军说:“哥!走!咱们到赵怀义家里看看,以前乔智科有空的时候,肯到他那里去。”

满嘴酒气的赵福军开着车,不一会就找到了赵怀义在县城里的家。几个人下了车,悄悄推开虚掩着的门,几步就跑到了赵怀义的客厅门前。赵红军在门前稍微听了一下,对身后的赵福军说:“哥!乔智科这坏怂在呢!”然后就一把拉开客厅的门,几个人前后推挤着就涌进了客厅。

正在和赵怀义说话的乔智科抬起头一看顿时愣住了,但他马上就低下了刚才还滔滔不绝的脑袋。赵怀义见他们怒气冲冲进了客厅,惊讶地一下子站起来,招呼着赵红军说:“红军哥,你们怎么也来了?来,快坐,快坐。”一边离开茶几后面的沙发,在饮水机下面的柜子里翻着找一次性纸茶杯,准备给面带凶气的赵福军和赵红军兄弟两个倒水。

“赵怀义,今天不管你的事。你也不要忙,我们都不喝。”赵红军一步扑到坐在沙发上,低着头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的乔智科跟前,一把抓住乔智科的衬衫领子,推搡着把乔智科从茶几后面拉到了客厅的中间,紧接着就抡起巴掌狠狠地煽在了乔智科的脸上,瞬间,乔智科的脸上就出现了血红的五个指印,一股鲜血从乔智科已经肿胀的嘴角流了出来。

“哎呀,哥!哥!你这是干啥哩?有话好好嘛,打架干啥呢?”赵怀义急忙放下手中的纸杯子,走到赵红军和乔智科的面前,拉住赵红军的手,紧张地劝解着赵红军。

赵怀义的话刚说完,赵福军一脚就狠狠地蹬在了乔智科的屁股蛋子上,抬起手一拳头就把乔智科捶倒在地上了,赵红军走到倒在地上的乔智科跟前,用脚一边在乔智科的身上乱踢乱踩,一边嘴上骂骂咧咧地叫喊道:“乔智科!我日你先人!我叫你欺负我妹妹,叫你欺负我妹妹,看我今天不把你血给放了!”赵福军也上来在乔智科的屁股蛋子上一阵使劲地乱踏。

温秀芳和金飞燕在旁边站着看笑话,嘴边流露出不屑一顾地嘲笑,她们非但不上前拉住赵福军兄弟俩,来阻止这两个凶神恶煞对乔智科的胡打乱骂,还在一边幸灾乐祸地看着滚在地上的乔智科像猪狗一样痛苦地嚎叫着救命。

见没有人上前劝架,看着在地上抱着肚子,疼得乱滚的丈夫乔智科难受得样子,赵丽娟一边拉扯着正在踢打乔智科的两个哥哥,一边说:“哥!哥!算了,一个劲打他干什么?问问他,娃在哪呢?”

赵怀义看着自己实在没有办法阻挡这兄弟俩的粗暴行为,就急忙跑到卧室抓起电话拨了110报警电话。拨完电话后,出了卧室的赵怀义继续上前使劲地拉住赵福军兄弟俩,极力阻挡这两个同族兄弟的踢打行为,大声对赵丽娟嚷道:“娟娟!你快拉住你哥,不要叫他们再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娃?娃你嫂子引出去买菜去了,一会就回来了,你们这是咋了?哎呀,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不能说,打架算怎么一回事情?”

就在赵怀义和赵丽娟使劲抱住赵福军兄弟两个的时候,外面警笛大作,五六个警察进了客厅,几下就推开胶着在一起的几个人,一边厉声地制止道:“都住手!干什么呢!还有没有王法了?敢在警察面前打人,停住!都停住!干啥哩!”

被迫停住踢打乔智科的赵福军兄弟俩,怔怔地看着赶来的警察们,大口地喘着气,指着已经被赵怀义扶起来站着的,浑身衣服撕扯的不像了样子,一脸污渍的乔智科,异口同声恨恨地说:“你们问这坏怂!问他这是干啥哩!”

“干什么哩!我问他干什么!我问你俩哩!有什么事不会坐下来好好说,把人打成这样子,算怎么回事?都走!都到派出所里去,把事情说说清楚。”警察中间一个肩扛三级警督警衔,领导模样的人厉声吼叫道。

几个人出了门一起上了公安局的面包车,来到了黎川县公安局黎川镇派出所,派出所在县城的中心,院子里美化得很好,在东面的墙上用红色的黑体字写着“巩固共产党的执政地位;维护国家长治久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的几行标语。

三级警督,派出所长崔华把赵福军一行人叫到办公室,指着赵福军问道:“看你满嘴酒气的样子,成什么体统!你叫什么名字!”

“赵福军。”

“把你的基本情况交代一下。”

“什么叫基本情况?”

“你连基本情况都不知道?还在那儿和人打架!基本情况就是你的出生年月日,哪里人?籍贯是哪里?真是的!”

“我叫赵福军,男,1968年5月20日出生,汉族,本县高川乡疙瘩村人。”

“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为什么酒后行凶打人?”崔华一脸严肃地问道。

“乔智科那坏怂把我妹妹的孩子偷走了!”赵福军气呼呼地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偷孩子?你不要急,把话说清楚!”崔所长惊讶地对赵福军说道。

“乔智科这坏怂和我妹妹闹离婚,起诉到了咱法院,今天早上把孩子从我们家偷走了!”赵红军听完崔所长的话,补充他哥赵福军酒后不完整的话。

“哈呀!想不到你们还是伤者的大舅子?两家有话为什么不能好好说?为什么要打架?你妹妹和人家还没有离婚,现在还是合法夫妻嘛。孩子是他们两个的孩子,作为父母都有监护抚养的权利,即使离了婚,也轮不着你们用武力来野蛮解决这件事情,国家制定法律是干什么的?都像你们这样,社会还不都乱了套!”崔所长耐心地给这两个法盲上着法律课,一边回头对赵丽娟说道:“你也是不冷静,竟然把一件小事酿成了一件治安案件。”

“啊?你们也是!站在边上也不阻挡他们两个的不法行为!像什么话!”崔所长又扭过头对温秀芳和金飞燕斥责道。

“现在伤者已被送往县人民医院进行治疗了,你们要好好地配合公安机关把问题搞清楚,等伤者的伤情鉴定出来后,再说具体处理意见。你们几个到外面配合办案人员把材料搞完,这几天都不要出去远走,要保证随叫随到,赵福军兄弟俩今天不要走了,等候处理意见。”派出所长崔华对赵福军几个人说完,把办案民警叫进来嘱咐了几句,然后又对赵福军一行人说:“你们都跟着我们的民警到隔壁办公室做笔录。”

出了所长办公室,赵丽娟就看见赵怀义的妻子景腊梅把儿子乔锦琳送过来了,她一把从景腊梅的怀里把儿子抢过来,深深地抱在怀里蹲在地上,不停地在儿子的脸上亲吻着,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乔锦琳伸出小手替赵丽娟在脸上擦着泪水,嘴里安慰着说道:“妈妈,你不哭,你看我干妈都不哭。”听了儿子稚嫩的话语,赵丽娟愈加觉得内心如刀绞一般顿时失声而泣。

现在赵怀义两口子终于知道了乔智科要和赵丽娟离婚的事情,他们柔声细语地安慰着只顾哭得赵丽娟,等民警给温秀芳和金飞燕做完问话笔录后,真诚地两口子非要把温秀芳、金飞燕和赵丽娟三个人硬拉到派出所边上的饭店里吃一顿饭。

就在他们几个人在饭店里吃饭的同时,黎川镇派出所办案民警从县医院给乔智科搞完了问话笔录,很快把要拘留赵福军兄弟俩的手续紧急报送到了黎川县公安局法制科,值班的法制科长立即审查了所有的问话笔录和呈报的法律文书,迅速签字后,就马上到公安局办公大楼的四楼找到值班副局长李向阳签发了拘留证。

半个小时后,赵福军兄弟两个就被办案民警送到了位于黎川县城东关的拘留所里。得知处理结果的温秀芳惊讶地张开满都是饭菜的嘴巴,长时间地说不出话来。她慌里慌张地掏出手机,急急忙忙给自己的男人梁俊喜拨通电话,要他赶紧来派出所一趟。但是,正忙着在水利局会议室里开会的梁局长实在没有时间过来,没有心思再吃饭的几个人打的来到赵怀义的家门口,温秀芳让赵怀义把停在门口赵福军的白马王子开着,朝位于宝禅寺旁边的黎川县水利局赶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