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情爱 正文 第八章

yp89yp89 收藏 0 1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size][/URL] 第八章 黎川大酒店原是黎川县人民政府的招待所。前年,黎川县人民政府对这个长期以来,一直按照传统公有体制模式进行运转,服务质量和服务水平不能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资本严重不足,高负债经营的,自收自支经营型事业单位进行了彻底改制。改制的结果是原黎川县招待所变成了民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


第八章


黎川大酒店原是黎川县人民政府的招待所。前年,黎川县人民政府对这个长期以来,一直按照传统公有体制模式进行运转,服务质量和服务水平不能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资本严重不足,高负债经营的,自收自支经营型事业单位进行了彻底改制。改制的结果是原黎川县招待所变成了民营股份制企业,原来的旧房全部予以拆除,重新进行规划,新的经营者按照五星级的标准,在原址上投资人民币2亿元,建成占地150余亩,营业面积近6万平方米、堪称目前黎川县境内,一艘规模最大、档次最高、设施最豪华、项目最齐全的“酒店业航空母舰”。

汪玲玲每次来黎川县谈业务或者专门看望乔智科,都住在黎川大酒店。她对这里有着深厚的个人情感,汪玲玲的父母早年都在黎川县招待所上班,她父亲当时是招待所的所长,母亲是服务员,几年前,汪玲玲父亲去世后,母亲就去了省城哥哥家养老去了。现在她在黎川县已经没有了亲人,有的只是对情人,哦,不,是恋人乔智科强烈地牵挂。自从他们在泰山瞻鲁台发生突破人生防线的事件后,汪玲玲觉得,如果不是乔智科贫困的家境,乔智科绝对会考上大学进行深造的。在黎川县中学时,汪玲玲对乔智科的出众才华是很佩服的,可以说,汪玲玲也是乔智科的暗恋者,只是因为乔智科的落榜,才和他失去了联系,否则他们一定会成为一对绝配夫妻的。这样想的时候,汪玲玲感到了无比的懊丧和孤独,懊丧的是自己婚姻的不幸,孤独的是留学在外的丈夫长期不归,使她至今没有生育,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这种懊丧和孤独会在汪玲玲心中发生强烈地震撼,震撼得结果,使汪玲玲像七八月的猫叫春一样,常常彻夜难眠,最终演绎成对远在海外留学丈夫的怨恨,和对近在黎川县乔智科的无限思念。

在和乔智科暗度陈仓的来往了一段后,汪玲玲感觉到这样的长期地下夫妻生活也不是个办法,需要彻底解决他们之间的所有问题。汪玲玲知道,她自己和海外留学丈夫的婚姻是名存实亡,她和乔智科要想走到一起,关键的拦路虎是赵丽娟,在经过艰苦卓绝的痛定思痛后,两个人沙盘推演了好几次这场离婚案件的最终结果,乔智科才终于下定决心要和赵丽娟分手。今天早上,汪玲玲从乔智科的口中得知,黎川县人民法院已经受理了他们的离婚案件,估计法庭把案件有关手续都送到了赵丽娟的手上,听到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汪玲玲勃然感到从未有过的舒畅,激动的她急忙向旅行社老总请了假,来不及告诉乔智科她要来黎川县看他,就坐着汾阴市发往黎川县的豪华班车,异常兴奋地住进了黎川大酒店,她决定要给心爱的乔智科一个惊喜。

大概是晚上那顿羊汤的作用吧,乔智科从和李秀莲折腾的疲倦中,又基本恢复了以往的正常状态,现在他坐着出租车来到了黎川大酒店,等走出电梯跨进汪玲玲所住得楼层一刹那,也许是着急得过于激动,也许是中午酒喝得头晕还没有清醒,乔智科抬腿的时候,脚尖碰到了红地毯边的楞楞上,呼哧一个马趴跌倒在地,他看到地平线上满眼都是浓浓的红色,脑海里马上就想起中午在阳光海岸洗浴中心的房间里,被自己撕烂的,撂得满地都是李秀莲的那堆红色睡衣碎片。红色的眩晕使乔智科的下身又一次感到了阵阵的骚热,裤子门口已经撑起了一把牛仔小雨伞,他爬起来,几步就走到汪玲玲的房间前,让自己稍稍镇静了一下,然后深情地按响了叮咚的门铃声。

门开了,刚洗过澡的汪玲玲头上绕着一条白色毛巾,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绣着怒放的牡丹花的粉红色睡衣,勾人的眼神在乔智科的脸上飘来飘去,肥大的睡衣包不住汪玲玲姣好的身材。乔智科睁着铜铃一般大小的眼睛,盯着展露在自己眼前的雪白胸肤和深深的乳沟,肤上和沟里散发着诱人的清香。乔智科太熟悉、太喜欢这种味道了,他进了门把房间门上所有的锁都锁好,确定十分安全之后,猛地回过身,一把将汪玲玲面朝自己挟在腋下,汪玲玲两条修长的胳膊吊在乔智科粗粗的脖子上,乔智科把汪玲玲往床上一扔,不顾一切地往那粉红色睡衣上一扑,两张嘴就不由自主地咬在了一起,顿时房间里到处都弥漫着狗喝水时发出的阵阵声响。例行的序曲过后,乔智科和汪玲玲哆嗦着,口里不停地喘着肺气肿病人才有的嘶嘶啦啦的呻吟声,相拥着躺到床上尽情地干着他们所谓的具有历史意义的爽快事。

激情过后的两个人,呢喃的细语缠缠绵绵,短暂的疯狂掩饰了曾经的理智。乔智科和汪玲玲在肆无忌惮地谈论着他们的美好未来,当他们谈到孩子时,乔智科猛然间想到了自己亲爱的儿子乔锦琳。是呀,儿子是自己的亲骨血,不想那是假的,多半年不见,乔智科对儿子突然有了一种依恋的感觉,这也许就是人间父子之情在作怪吧。

第二天早上,乔智科送走恋恋不舍的汪玲玲后,给老板唐金发请了一天假,想回家看看父母和儿子。说实话,他有好长时间没有回十里堡村了,他讨厌十里堡村,在他的心里,十里堡村早已成为了穷山恶水的鬼地方,但十里堡村的山水毕竟养育了他,更何况自己的老人还生活在那儿,所以在他的嘴里,对十里堡村和乡亲们多少留了一点应有的口德。他从矿上借了一辆丰田的士头小工具车,在超市买了一堆营养品和必须的生活用品,一路加大油门朝十里堡飞奔。

乔天才早上从疙瘩村吃完饭,前脚刚把孙子从疙瘩村领回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后脚就跟着回到了十里堡村。他对儿子要离婚一事,没有提前和他商量,致使他到了疙瘩村后遭受到的十分难堪而窝了一肚子火。

“死小子!你为什么要和媳妇离婚?娟娟哪一点对不起你了?”乔天才愤愤不平地质问着儿子。当然,为了孙子幼小的内心不受到任何伤害,乔天才问乔智科这话的时候,把孙子打发到了院子里玩耍去了。

乔智科坐在堂屋中靠墙放着的小竹椅上,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他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掏出来一根递给父亲,自己嘴上也叼了一根,屋子里顿时就烟雾弥漫起来。

“好娃哩!你好好想想!原来咱们家寒,人家娟娟都没有嫌弃你,和你结了婚。自从嫁到咱家后,那是兢兢业业,忙里忙外,一句苦累的话都没有说过。你小子现在才过了几天好日子,就真要当陈世美呀!人家陈世美是当了状元才不要老婆了,你现在干的那是个什么狗屁工作!就变得这样没良心了?”乔天才第一次这样严厉地教训着儿子,虽然农村流传有一句 “好老子不管三十的儿”的俗话,可自己的儿子现在干出这样的丢人事,连乔天才自己都实在看不过眼,更不要说别人了,因此,乔天才试图利用父亲身份才具有的威严,极力阻止儿子要往下进行的离婚官司。

乔智科明白父亲严厉指责自己的用意,其实,他内心也不好受,他觉得自己现在和赵丽娟在一起生活,已经没有了初恋时的那种浪漫,他想,没有了浪漫的婚姻,还要它干什么!父亲老了,思想观念陈旧自己可以理解,但父亲永远不会明白他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他觉得现在只有汪玲玲可以理解和支持他,他和她在一起永远都感觉到美好,他实在不想听父亲对自己的唠唠叨叨,就站起来说:“爸,你不要管我和娟娟离婚的事情,给你说了你也不懂,我们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你放心吧。”

“你这娃,我是你爸!我怎么能眼看着你走到悬崖边边上而不管呢?你们俩要是离婚了,我孙子咋办呀?不成了没妈的孩子了?真要是那样的话,你能对得起贤惠的媳妇吗?就是我自己都觉着在十里堡村人前,不能腆着脸走过来走过去了。智科,好娃哩!无论如何,咱都不能做负心人,这样不好!咳……”乔天才叹着气对自己的儿子嘱咐道。

对于父亲的后半句话,乔智科根本就没有听到耳朵里去,他走出堂屋,蹲在屋檐下的台阶上满脸笑容地对儿子乔锦琳招着手,语带怜爱地说道:“琳琳,来,好儿子,快过来,叫爸爸抱抱你,快过来。”

在院子里正玩得高兴的乔锦琳见爸爸叫自己,就一路小跑跳上了砖砌的台阶,一头扑进乔智科的怀里,乔智科一把将儿子揽在怀里,望着儿子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细长的双手在儿子的头上亲切地摩挲着。

“走,琳琳,跟爸到县城里逛逛,爸爸给你买个好玩具。”乔智科对儿子乔锦琳轻轻地说道。

“能行!爸,你给我买个冲锋枪和高高大大的奥特曼,幼儿园里,人家小朋友都有,我也要。”乔锦琳努着小嘴给他爸提着要求。

“智科,你是这,几个月了你也没有见着娃。你把娃带到县里逛逛,罢了把孩子送回来。过几天,你回来托个人相跟着一起到疙瘩村去,给你媳妇和你丈人家陪个情道个歉说说宽心的话,再把娟娟也接回来,娃一直跟着他妈在疙瘩村上学,这样也不是个办法。智科,你说呢?”乔天才给抱着孩子就要出门的乔智科特意吩咐道。

“知道了,爸你回去吧。”门外边,乔智科一边扭头给把自己送出门的老父亲应承着,一边把车门哐地一声重重地拉住了,开着车就和儿子乔锦琳离开了十里堡。

乔天才回身进了院子。地里的农活还很多。中秋过后,收秋种麦就开始了,果园里的苹果,地里的大葱该管该收都是活。以前儿媳妇在的时候,都是儿媳妇当家料理,现在儿子要和人家离婚,人家在娘家心里也不美,实在是不敢指望儿媳妇替自己分忧了,乔天才一想到这件不痛快的事情,就摇着头叹着气。二小子学校毕业后在大小子的帮助下已在县里煤炭工业局上班了,三小子在黎川县中学刚上高三,明年就要参加高考了。前几天三小子打电话说学校学习紧张,就不能回来帮着干活了,让他两口子注意身体。两个儿子也像他哥一样很孝顺,从小就知道家里不容易,一放学回来就帮着自己忙里忙外,空闲了就赶紧坐下来读书学习。乔天才很欣赏儿子们的学习劲头,望子成龙的愿望天下做父母的都有,只是对乔天才来说,这种愿望更加强烈罢了。

“爸,就您一个人在屋里呀?”一句熟悉的问候从身后传来,乔天才回头一看,哎呀,儿媳妇赵丽娟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脸上带着以往的熟悉笑容,甜甜地问着自己。

“哈呀!是娟娟呀,你可回来了,快进屋。”乔天才忙着把好几个月都不在家的儿媳妇往堂屋里让,同时,他心里想,还是亲家知书达理,这么快就把女儿从疙瘩村劝回了十里堡。

“爸,我妈呢?琳琳呢?”赵丽娟一边往屋里走,一边急切地问着公公乔天才。

“你妈到地里照看果树去了,一会就回来了。你是从疙瘩村走着回来的?走了一路,乏地渴地,你坐着先歇歇,等你妈回来马上就给咱做饭。”乔天才一边提着暖水瓶给儿媳妇倒着水,一边亲切地说。

赵丽娟是从疙瘩村走着回十里堡的,早上她在梁山村小姨家收拾完毕,回到娘家看儿子的时候,才知道儿子刚刚被公公乔天才接到十里堡去了,娘家妈温秀莲告诉她,她公公乔天才并不清楚乔智科和她离婚的事情,还是她公公早上来疙瘩村看孙子的时候,才知道了他们之间不应该发生的离婚案件。当母亲把公公乔天才痛哭流涕地和父亲赵向礼一席推心置腹地谈话告诉给她时,赵丽娟就马上感觉到自己的公公婆婆是公道的,她嫁给乔智科十年了,十年来,她起早贪黑,忙里忙外,孝顺公婆,体贴两个小叔子,获得了十里堡村乡亲们的一致好评,年年被十里堡村民委员会评为“好媳妇”。由于公公婆婆没有女儿,自己又是乔家头一个进门媳妇,公婆一直把自己当女儿看待,要不是丈夫乔智科在外面拈花惹草,一家人在一起和和睦睦的光景,不知道能馋煞十里堡村多少人?

听完母亲的话,赵丽娟想,乔智科和自己离婚,公公婆婆又没有什么错,更何况现在又是农活最忙的时候,公公把儿子乔锦琳接走,其用意很明显,就是希望自己赶紧回到十里堡。她想着也是,自己这么长久地滞留在疙瘩村娘家也不是个办法,本来乔智科向她提出离婚后,她就觉得自己永远都没有脸进十里堡村的家门了,现在公公亲自找上门来,儿子也跟着爷爷回十里堡了,自己要再不回去实在是说不过去了。于是赵丽娟帮着娘家妈收拾完锅头上的活计,就急急忙忙走着就回到十里堡了。

“爸,您先歇着,时间也不早了,我妈从地里也快回来了,我就不上地里干活了,我给咱们做晚饭,娃呢?”赵丽娟站起来一边挽着袄袖子往厨房里走,一边关心地问着公公儿子乔锦琳的去向。

“哈呀!刚才没有给你说,智科早上也回来了,他开车把娃接着到县城里买耍的去了,罢了就和娃一起回来了。”乔天才给儿媳妇打消顾虑地说道。

“是吗?爸,是您把娃接回来给智科打电话了?”赵丽娟在厨房里轻轻地向堂屋里坐着的乔天才问道。

“不是,智科不知道我和娃今天回来,是他自己一早回来碰见娃的。”乔天才坐在堂屋里竹制的圈椅上一边抽着烟,一边回答着儿媳妇的问话。

就在两个人说着话的时候,乔天才的老婆吴凤英从地里回来了,她进了堂屋见乔天才悠闲自在地坐在圈椅里抽着烟,就窝着一肚子的火骂道:“你这个死人!人家在地里忙活了一天,你也不说给我把饭做上,想把我饿死呀?你早上不是看孙子去了,把娃接回来了没有?”

乔天才看着老伴进来在门后面的洗脸盆架子上洗着手,呵呵地笑着,吴凤英见老伴没有从圈椅里起来的意思,饿得前胸贴后脊背的她顿时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的怒火,就准备再次张口痛骂乔天才了,乔天才得意地摇着手制止住将要开口的吴凤英,自豪地说道:“我把孙子和儿媳妇都给你接回来了!智科和娃到县里买玩具去了,娟娟不是正在厨房给你做饭哩吗?”

吴凤英一听见儿子、儿媳都回来了,就立刻放下手中的毛巾走进厨房,喜上眉梢地对正忙活着的儿媳妇说:“哈呀!我的好娟娟,妈可把你盼回来了。你和智科好了,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是这,你刚回来,先歇歇,叫我给咱做饭。”

“妈,我还没有见智科和娃呢。您刚上地回来,劳累了一天,您歇着,我给咱做饭。”赵丽娟看着婆婆进了厨房,急忙挡住不让婆婆进厨房。可心顺气畅的吴凤英哪里听得进去,以前从地里干完活回来,都是婆媳两个人在厨房里忙活,现在她怎么能放过和儿媳妇边做饭边唠家常的机会,于是吴凤英挽起袄袖,婆媳两个就在厨房里忙开了。

就在婆媳两个人在厨房里忙着的时候,放在堂屋桌上的电话响了。乔天才从圈椅里站起来走到桌子旁边一看,见电话上显示得是儿子乔智科的手机号码,心里想,这下好了,儿子、儿媳和孙子都回来了,这可是他们夫妻俩一次难得的和好机会,就急忙抓起电话不容反驳地对儿子说道:“智科!不要在外面逛了,你赶紧和娃回来吃饭,娟娟也回来了。”

“爸,我和娃不回来了,娟娟老停在疙瘩村娘家好了,我都和她要离婚了,她还有脸回来干什么!爸,我计划让娃在县城里上幼儿园,省得娃娃老停在疙瘩村没人管!”乔智科恨恨地在电话里说完,然后把手机一挂。

脸色铁青的乔天才听完儿子不知轻重的话,无论怎么再拨打儿子乔智科的手机,电话里传出来的永远都是关机状态的提示音。

“这怂娃坏扎啦!我一定要好好地收拾收拾这混账东西,简直太不像话了!”乔天才气得在堂屋里不停地来回走着,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地大口大口抽着烟。

吴凤英从厨房里跑出来问乔天才怎么一回事情,乔天才才把儿子要和儿媳离婚的事情告诉给了老伴,并且把乔智科在电话里的意思也说了一遍,吴凤英一听完乔天才的话,心里是一阵阵地难受,眼里马上就流出了痛惜的泪水。

就在两个老人在堂屋里相对哭泣的时候,他们听见厨房里噗通一声,急忙跑进去一看,儿媳赵丽娟已经口吐白沫昏倒在地,不省人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