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情爱 正文 第五章

yp89yp89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size][/URL] 第五章 乔天才对大儿子乔智科这么长时间,不把儿媳妇赵丽娟从疙瘩村娘家叫回来非常生气,他和老伴吴凤英都喜欢孙子乔锦琳,虽然自己身边还有两个儿子乔智宏和乔智忠,但是锦琳是另一辈人,又是长孙,老两口视为掌上明珠就不足为奇了。现在因为儿子和儿媳两口子闹矛盾,孙子被儿媳妇带到娘家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


第五章


乔天才对大儿子乔智科这么长时间,不把儿媳妇赵丽娟从疙瘩村娘家叫回来非常生气,他和老伴吴凤英都喜欢孙子乔锦琳,虽然自己身边还有两个儿子乔智宏和乔智忠,但是锦琳是另一辈人,又是长孙,老两口视为掌上明珠就不足为奇了。现在因为儿子和儿媳两口子闹矛盾,孙子被儿媳妇带到娘家好几个月了,想念的程度就可想而知了。人常说知子莫如父,整体来说,乔天才对儿子乔智科目前的进步还是比较满意的,至于儿子儿媳闹矛盾的原因,他和老伴尽管有所耳闻,但对这种事情,做老子的又不好多问,只是经常在儿子智科的耳边唠叨几句,但每次自己对儿子说那些“不好听话”时,儿子总是支支吾吾,闪烁其词。也怨自己对儿子亏欠太多了,总感到对不起儿子,时间长了,乔天才也就难为情地地不愿多说了。

十里堡村是个大村子,地处吕梁山深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曾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经常活动的区域,村里也出了几位早期的革命者,是名副其实的革命老区。解放后,因为交通不便等客观条件限制,经济一直没有搞上去,老百姓的生活依然很苦。乔智科当年参加高考前夕,得了一场大病,耽误了学业,考试时没有发挥好,以几分之差名落孙山。乔天才知道自己的大儿子脑子很聪明,原本想让他复习一年再次参加高考,但是因为乔智科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马上初中毕业要参加中考,一个刚刚上初一,家里的经济条件实在是不允许,所以只好让儿子乔智科回家务了农。现在自己的年岁大了,家里全凭儿子智科在外挣钱支撑,儿媳妇赵丽娟对自己老两口十分地孝顺,对自己的两个小儿子也很体贴,本来和睦完美的一个家庭,就因为大儿子乔智科的生活不检点,媳妇回了娘家,孙子也被带走了,使热闹的家庭一下子变得冷清了许多。

没办法,自己岁数大了,精力不济,也管不了那么多。本来八月十五前就想去看看孙子,因为老伴的肺气肿病又犯了,儿子们都不在身边,还得自己照顾,就没有去疙瘩村。现在老伴的病有所好转,昨天晚上老伴吴凤英做了孙子爱吃的椒叶煎饼,他又在村里的门市部买了一些礼品,准备去疙瘩村看看亲家和孙子,说实在话,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孙子,心都快想疯了。

乔天才骑着一辆飞鸽牌加重自行车,已经从十里堡村走在了“新闻联播主持人”马翠花所指的那条通往疙瘩村的水泥路上了,路上他碰到了好多疙瘩村的老熟人,这些熟人见了他,都热情地打着招呼,脸上还挂着许多莫名奇妙的微笑,使他感到了些许的不快:“唉!自己的儿子不争气,长期不把儿媳妇叫回十里堡,你看看疙瘩村人都笑话死我了,儿媳和孙子都是乔家的人,老这么在疙瘩村呆着终究不是个办法,乡亲们会认为老乔家养活不了或者亏欠了他们娘俩,不行,今天我非把儿媳妇叫回十里堡村不可。”乔天才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这样着急地想着。

季节虽然已经过了仲秋,早上的太阳还是那样的咄咄逼人,骑着自行车的乔天才感到浑身燥热,脸上有了微微的汗意。临到疙瘩村的东头,也就是快到老槐树下的时候,有个一百多米长长的陡坡,乔天才下了自行车,慢慢地费劲推着自行车往坡上走,快到坡脑时,乔天才听见了一群婆姨在老槐树下叽叽喳喳地议论着什么,而且气氛很热烈。

“这群闲得没事干的懒婆娘!又在背后嚼人家的什么舌头?”乔天才心里骂了一句,不由得住了脚,竖起耳朵仔细听了起来。

“哎呀呀!你看看,我说的怎么样?我说娟娟和乔智科过不长久吧!当初我还劝过娟娟他爸,他爸还听不进去,说什么两个人是同班同学,相互很了解,结了婚一定会过得很好的,怎么样?看看现在我说的话应验了吧?”乔天才听出来这是马翠花的声音。

马翠花的娘家也是十里堡村的,她父亲和乔天才是远房表兄弟,论辈分马翠花还应该管乔天才叫表叔,不过亲属关系早已经远得很远了,两家多年相互之间也不大走动,其实,也就和二下旁人没有什么两样。乔智科和赵丽娟谈对象之前,十里堡的老书记乔绍炎曾经想把马翠花的妹妹马翠兰介绍给乔智科当媳妇,马翠花的母亲席冉冉一听,就打心眼里满意。乔智科是高川乡有名的才子,人长得帅气又精干,马翠兰也是一脸的清秀,席冉冉想二女子和乔智科要是能成,那简直就是绝配呀。但是,席冉冉在十里堡村是有名的泼妇“母老虎”,更是十里堡村著名的“新闻联播主持人”,碍于“母老虎”的威名,一辈子老实巴交的乔天才夫妻俩实在是不敢答应这门婚事,只好对老书记乔绍彦说儿子乔智科已经在外面谈好了对象,这才躲过席冉冉一再地追问。后来,乔智科和赵丽娟一进入谈婚论嫁,席冉冉就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于是,整个马家就对乔家形成了一种偏见,那就是乔天才一家都是狗眼看人低,因此,马翠花看乔智科的笑话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这个骚婆娘!你说我家智科和丽娟的长长短短干什么?不知好歹的羞耻烂脏女人!”不知其里原由的乔天才在心里愤愤地骂道。

“是呀,你看看乔智科的那个怂样子!原来家里穷得叮当响,哪个女人跟了他都倒了八辈子霉了。娟娟是要人样有人样,要品行有品行,那在咱们十里八村也是人尖尖哩。娟娟不嫌弃他,顶着全家人的压力嫁给了乔智科这坏东西,那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他还不知足?这才几年呀,这坏怂就想当陈世美啦?真是天理不容的坏骨头!”另一个婆姨附和着马翠花恨恨地说道。

“智科和丽娟他们怎么了?不就是闹了一点意见吗?至于这群不要脸的婆姨们在这里说三道四吗?”乔天才不由自主地琢磨道。

“……,你瞅瞅!社会变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知道咋想的?一会儿甜得像掉进了蜜罐子,好的要死,一会儿吵闹得像跳进了茅厕里,臭得不能闻。唉!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这时另外一个女人也参与到马翠花发起的新闻评论里来了。

“不行!我得上去和她们理论理论,真是一群吃闲饭管闲事的混蛋!怎么都成了这个样子,难道说就没有一点王法了?”乔天才急忙推着车子,几步就走了上来。

就在乔天才刚要走上坡脑的瞬间,马翠花说出来了一个他从来不知道的致命消息。马翠花拍着双手愤愤不平地说道:“我看都是钱烧得!乔智科有了几个糟钱就不知道自己姓啥叫啥了!他向法院起诉娟娟要离婚,简直就是丧了良心的狗东西!”

乔天才顿时感到了浑身不自然,儿子乔智科什么时候到法院起诉要和儿媳离婚的,他和老伴完全蒙在鼓里,一点儿都不知情。要知道这样,他自己今天就不应该来疙瘩村看孙子,这不是自取其辱吗?可是自己已经完全暴露在老槐树下这群婆姨们的面前了,这么多的民间评论家都在盯着自己看,现在真是进退两难呀,乔天才恨不得马上找一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哈呀!这不是天才叔吗?今天怎么有功夫来疙瘩村看孙子呀?”马翠花一看见乔天才从坡下出现在老槐树下,马上就停止了对乔智科肆无忌惮的人身攻击,她笑呵呵地站起来对乔天才说道。

“哦,噢、噢、噢……”乔天才对这个烂女人的一腔怒火,因为儿子所做的“没良心的事情”自己感到羞愧而在顷刻间被扑灭了,他已经没有任何充分的理由指责这个女人什么了。

现在老槐树下静悄悄的,这群爱嚼舌头的婆姨们都闭了嘴一言不发,大家齐刷刷地扭过头稀奇地看着乔天才。无地自容的乔天才,难堪地很快通过了老槐树,朝亲家赵向礼家快快走去,马翠花对着乔天才的背影热情地大声喊道:“哎!天才叔,一会路过到家里来吃饭呀。”说完这句话,紧跟着又传来马翠花低低一句:“假惺惺的,装什么一本正经。”的奚落声。

乔天才快走到亲家门前时,就看见亲家母温秀莲正在门口拾掇着什么,自己正准备远远地打个招呼时,温秀莲低着头仿佛没有看见他一样,扭身进了家门,随后乔天才就听见了一阵恨恨地“哐啷”摔门声。

乔天才的心像被谁重重地揪了一下,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尴尬。以前自己来到疙瘩村亲家的家里,总是看见亲家母暖暖的笑意和受到热情的招待。现在,一切都已经随着刚才马翠花所说的离婚起诉,消失得干干净净。不过既然来了,自己绝不能退回去,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子还在亲家家嘛。

乔天才推着自行车,进了大门转过那个儒雅的照壁,在青砖铺就的小径上,用脚把自行车后支撑架子撑起来放稳,把自行车后面拴着的和手把上挂着的礼品全都卸下来,两只手费劲地把这些沉重的东西抄起来,就准备往亲家居住的正中间的房子里走去。

这时候,赵向礼已经掀起了青色竹帘跑了出来,他一边帮乔天才拿东西,一边叹着气对亲家说:“哈呀,好长时间没有见你了,你来就来嘛,还拿这么多东西干啥?”

“唉,好我的亲家哩,我那不争气的东西和娟娟离婚的事情,我是刚进疙瘩村才听旁人说的,这死小子把我和他妈瞒得死死的,我们老两口一点儿都不知道。我今天来,一方面是向你和亲家母赔罪来了,另一个方面是来瞧瞧娟娟和孙子,看看他们什么时候能回十里堡呀。”乔天才一边尾随着赵向礼往屋里走,一边叹着气说道。等说出这句歉意的话时,乔天才鼻子一酸,委屈的泪水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进门落座后,赵向礼已经看见乔天才脸上挂着的泪水了,心里也是一阵阵地酸楚,跟着也流出了眼泪。他知道乔天才的为人,那在十里八乡都是金子换不来的好名声,自己当初经过那么长时间的考虑,同意把心爱的女儿赵丽娟嫁给乔智科,除了他所知道得的乔智科的勤奋和努力外,还看中的是乔智科父亲乔天才的忠厚为人。世事都在不断地变化中,年轻人现在都在想什么,他教了一辈子的书,培养了那么多的学生,现在也是分析不透了。

现在这对可怜的老人,面对面地流着泪,尴尬地互相低着头不知道怎样安慰对方。亲家母在屋子里已经知道了亲家乔天才的来意,她歉疚地给乔天才泡了一杯茶水,又特意从糖罐里挖了满满一勺白糖放在了茶缸子里,轻轻地放在了乔天才面前的茶几上,面带歉意地说道:“亲家,走了一路,身上肯定是乏累了,你先喝口水歇歇,我给咱做饭。”

“亲家母,你不要忙活了,我坐一会就走呀。娟娟对我们一家子那真是好呀,尤其是对我们老两口很孝顺,这样的儿媳妇,那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只怪我自己养了个不安分的儿子,这个混小子做错了事情,是我没有教育好,我恳请你们原谅他。回去后,我一定好好收拾这个不争气的死小子,我一定要他撤了诉状,登门给你们和娟娟赔礼道歉,只要亲家和亲家母愿意,咱们还是一家人嘛。”乔天才说完这些话,已经是满脸的老泪纵横,他双手颤抖地捂着脸朝赵向礼夫妻俩乞求道。

赵向礼走到茶几前,伸出双手拉住乔天才不停地摇呀摇,感激地说道:“亲家,你能有这样的胸怀我就放心了,听了你说出这样的话,我就知道娟娟在你们家是不会受委屈的,我们老夫妻俩和你们一样,也愿意看着娃娃们一辈子好呀。”

乔天才听着亲家赵向礼说出这样掏心窝子的话,感动地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只是不停地点着头,哼哼着不出声,他知道德高望重的亲家和他心里想的都是一样的。

就在这个时候,满脸稚气的乔锦琳背着书包掀开竹帘进来了,见乔天才坐在沙发上,孩子紧跑了几步一头扑在了乔天才的怀里,嘴里爷爷爷爷地叫个不停。听着孙子呢喃的童声,乔天才一改刚才的满脸悲伤,咧开嘴笑呵呵地对孙子说道:“琳琳,快看,看你奶奶给你做下什么好吃的了。”说完,乔天才走到墙角自己带来的那堆礼物面前,麻利地解开一个馍布袋,从里面拿出来用塑料纸袋装着的椒叶煎饼,立刻摊在了茶几上。温秀莲也笑嘻嘻地从厨房里端出来一碗油泼辣子蒜汁水放在了外甥面前,乔锦琳连手都没有洗,急忙抓起一张煎饼,在蒜汁水的碗里面猛地一蘸,就把煎饼塞进了嘴里。孩子天真的狼吞虎咽,顿时逗得屋子里的三个老人都笑了起来。

乔天才问温秀莲道:“那几个孩子呢?快把娃娃叫来一起吃。”

温秀莲目光不离吃着煎饼的外甥,对乔天才说道:“他们都去县城走亲戚去了,回来再尝亲家母的手艺。你们老哥俩先说说话,我再炒几个菜,饭马上就好了。”说完,就又走进了厨房忙活开了。

秋日的阳光穿过明亮的玻璃窗户,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远处,树上的秋蝉,一声声畅快地歌唱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