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五章 耻辱的九一八 第十四节 责任

我爱奇奇 收藏 11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754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日军的那一声炮响将睡梦之中的东北军参谋长荣臻和辽宁省主席臧式毅惊醒,两人穿着睡衣飞快地来到窗户边上,向远处张望,只见北大营方向不断的腾起阵阵火光,还伴随着火炮发射时的巨响,炮弹在空中飞行时发生的尖啸,以及落地时爆炸发生的巨响。

臧式毅的心里一阵乱麻:这是怎么回事?是谁在打炮?北大营出什么事了?

荣臻到底是军人出身,看着这大炮的响动,就明白了:这是日本人的炮,能整出这么大动响的肯定是非常大口径的巨炮,东北军的队伍里,可没有这么大的炮,在东北的土地上能有这么大口径炮的就只有日军了。妈的,这小日本到底是动手了。

两人都赶紧拨通电话,然后通过电话向值班室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值班室也是丈二的金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两人立刻大发雷霆,在电话里纷纷责骂值班室的人员,要求他们立刻去查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值班员去查证的时候,两人现在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听着窗外炮声隆隆,看着不断腾起的火光,两人即感觉到事情不那么简单,可是,自己再不明确发生了什么情况的条件下,不能随便作出判断,下达命令,因此,两人现在即不知道情况,也不知该如何应对,毕竟,张学L此时不在沈阳,这军政大事不是他们两个能做主的。

荣臻正在焦急等待的时候,突然间,他的电话响了,荣臻立刻飞奔过去,抓起电话,大声地问道:“我是荣臻,什么情况?”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声音说道:“报告荣参谋长,我是北大营第七旅参谋长赵镇藩,我部现在遭到日军的攻击,请参谋长示下,我部该如何处置?”

荣臻一听:果然和自己猜测的没错,日本人动手了。怎么办?这必须要尽快报告张学L,让他做出决定。电话里面还不时地传来炮弹爆炸的声音,这更让荣臻心烦意乱。

荣臻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先不要轻举妄动,我去请示少帅。”

荣臻立刻挂断电话,然后直接向远在北平的张学L休养的协和医院里拨通了电话,听着电话里面那“叮铃铃”的响声,荣臻的心里焦急万分的不断催促着,“快点、快点!”

终于,电话接通了,一个睡意朦胧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是协和医院,请问您有什么事?”

荣臻立刻吼叫起来:“我是荣臻,快请少帅接电话。”

那个声音立刻清醒了不少,回答道:“报告荣参谋长,少帅此时不在医院。”

荣臻都快要冒出火来了,大声的喊叫:“快去找,老子现在有十万火急的事情,日军现在大举进攻北大营,老子要请示少帅怎么办,找不到少帅,老子就枪毙了你。”

那个人也不紧不慢的回答:“对不起,荣参谋长,卑职实在是无法找到少帅,他此时正在陪英国大使一起看京剧呢。他们那里距离此地还很远,也没有电话,实在是联系不上啊。不过,请参谋长放心,我会立刻向上级报告。”

荣臻立刻呆在了那里:怎么上天就这么刻薄呢?这个节骨眼儿上,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呢?荣臻一屁股在坐在了椅子上,拿着电话不知道该放下,还是不该放下。

听见这边没有回音,值班室的人在电话里不停的:“喂!喂!荣参谋长!你还在吗?”

荣臻此刻仿佛无法听见外界的一切声音,在他的内心里只有一句话反复出现:怎么办?怎么办?对于值班人员的询问实在是无法回答他。

荣臻最后呆呆的说了一句:“那你赶紧去找你的上级,让他赶紧去找少帅,此事十万火急,务必尽快请示少帅,请他下达命令。”

说完,荣臻慢慢的放下电话,双手抱住脑袋,绞尽脑汁的思考着如何应对日军的进攻。

不一会儿,荣臻的电话又响了,荣臻条件反射似的抓起电话,希望那边传来的是张学来的声音,可是。荣臻又失望了,电话里面还是北大营第7旅赵镇藩打来的电话,声音很是焦急:“荣参谋长,日军进攻的很猛烈,你看怎么办啊?我们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啊?弟兄们已经死伤了不少人了。”

赵镇藩的话又让荣臻左右为难: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少帅以前也说过,要忍耐,不要轻易与日军发生冲突,遇到日军挑衅,要尽量忍让,可是,今天日军的进攻,是挑衅还是全面的军事进攻呢?要是挑衅,自然可以不用管它,可要是全面的军事进攻呢?如果不去管它,不反击,则沈阳城可能就保不住了,整个东北地区也可能会沦落敌手,毕竟,这日本人可是对东北地区图谋已久啊。怎么办?打还是不打?

荣臻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在打与不打之间做着平衡,到底哪个自己担负的责任小一点呢?

赵镇藩还在不断的催促着,声音都已经变了调了:“参谋长,你快下命令啊,再不打,咱们的军营就完了。”

荣臻还在思考着:如果打,反击日军,那万一只是日军在挑衅,自己可就给了日本人开战的口实了,到时候,爆发全面战争,自己的责任可就大了,别说日本人不会放过自己,就少帅也不会放过自己的。如果不打,一是有少帅的忍让命令在先,不管日军是不是挑衅,那都可以说得过去,日后和日方交涉起来,道理也站在我们这一边,国际社会也会同情我们,再说了,明天少帅就可以得到消息,到时候,打与不打,全在少帅做主了,和自己就没关系了,再说了,日军在东北地区只有区区1万余人,而东北军有几十万,只要最后打起来,就凭人多这一点,也完全可以打败日军的。

想到这里,荣臻最终做出了一个令他自己和全中国人民感到耻辱的决定:不抵抗!当然,他也知道不抵抗的代价是什么,这万一要是日军在发动全面进攻,最终占领了整个东北地区,那自己就成了民族的罪人了,遗臭万年不说,弄不好,上面会把他作为替罪羊,交给全国人民审判。

荣臻手不停的哆嗦着,几乎拿不住电话的手柄了,最终,他含着眼泪下达命令道:“不抵抗,即使勒令缴械,占领营房,均可听其自便。”

电话那边的赵镇藩听到这个命令之后,几乎失声哭出来了:“参谋长!”

荣臻立刻打断他的话说:“执行命令!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到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

赵镇藩带着哭音回答道:“是。”

荣臻最后还强调说:“这是命令,如不照办,出了问题,由你负责。”

在荣臻为日军发动进攻的消息感到不知所措的时候,辽宁省主席臧式毅也得到了日军进攻北大营的消息,他立刻打电话到日本驻沈阳总领事馆,电话在等待了好半天之后,终于被接通了,臧式毅对着日本领事说:“你们的军队正在对我们的北大营发动攻击,请你们立刻命令他们停止进攻,并向我方赔礼道歉,保证此类事件再不会发生。”

听着臧式毅的外交辞令,日本领事几乎都快笑出声了:这个蠢笨的支那人,怎么会提出如此愚蠢的要求,我军都已经发动进攻了,他居然会提出要求我军停止进攻的消息,真是太可笑了。虽然,日本领事肚子都快笑疼了,但,依然在声音上保持着一贯的冰冷的口气,说道:“军人行动,领事无权处理。”

臧式毅一听日本人这狡猾的解释和推辞,知道此事已经无望了,日本人是铁了心要发动军事进攻了。臧式毅在心里怒骂对方:王八蛋,小日本鬼子,**你祖宗。

挂下电话,臧式毅的内心感到一阵的冰凉,他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此刻周围的环境已经跟他毫不相干,整个世界只有他自己,他如同一座木雕一般,仿佛在那一刻,一下子就老去十年,他的脑袋里不断地回响着日本领事的话语,自己的内心也不断地重复着:完了、完了,这下子东北算是全玩了。

臧式毅低下自己的脑袋,然后用双手使劲揉搓着自己的头发,强烈的痛楚让臧式毅暂时清醒了不少:这小日本的回话,看样子要么是早就知道关东军要发动进攻,要么就是沆瀣一气,给关东军打掩护,这帮小子日本鬼子,都他妈的不是东西,嘴里说一套,行动上做一套,完全都是些无赖和强盗,自己和他们说理,那简直是找强盗要自己被抢的钱,妈的,看来,这沈阳是不能再呆下去了,小日本这次是铁了心要占领沈阳和东北,自己手里又没有一兵一卒,还是趁早跑了吧,免得被日本人捉了去,丢人现眼啊。

臧式毅打定主意要逃跑,而那边,在荣臻的命令下达后,北大营的东北军更加不敢抵抗日军的侵略,因此,日军在北大营里面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遇到东北军军人,不由分说,统统杀死,东北军的很多士兵都被杀死在自己的营房里面,而剩下的部队则被日军驱赶着向着北大营的东南方向逃去。

11点半,日军已占领了北大营西北角,赵镇藩再次向荣臻请示:“参谋长,下命令让弟兄们还击吧。这么打下去,弟兄们实在是不能接受啊。”

荣臻也知道,自己命令太过让军队难堪,如果,不让部队撤退,接下来则很可能出现部队与日军进行激烈交火,或者部队被日军彻底打散,这两种情况,荣臻都无法接受,否则,自己要么是面对着违抗张学L命令的境地,要么面对着张学L精锐部队不复存在的局面,于是,荣臻在无奈之下,只得再次命令道:“遵中央电令,不准抵抗,可向东移动”。这算是荣臻给部队开了一个口子,准许部队开始撤离,不在停留在原地白白遭受日军的屠杀。

看到抵抗无望,而自己又被荣臻的死令压制得无法采取任何一点措施,于是,赵镇藩忍痛之下,命令部队开始向东撤退,而丝毫不顾正在和日军交火的王铁汉,当命令下达后,剩下的部队很快就集结起来,撤离了北大营,而他们也不知道,在他们刚刚撤离之后,张宏的部队就赶到了北大营,配合王铁汉,消灭了进攻北大营的日军,颇为讽刺的是,此时,第7旅的大部队已经撤到了“安全”的地带,彻底放弃了他们作为一名中国军人所应尽的义务和责任,彻底放弃了生他养他的东北父老乡亲,也彻底放弃了一个中国人的尊严,他们毫不犹豫地将东北富饶的土地和勤劳的人民留给了日本侵略者,让他们从此陷入了长达十四年的水深火热之中。

终于,正在北平前门外中和戏院看戏的张学L闻讯立刻赶回养病的协和医院,接通荣臻电话后,依旧指示道:“尊重国联和平宗旨,避免冲突。”,这一命令的下达,彻底放弃了东北军对日军的抵抗。

而荣臻得到张学L的指示后,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了下来:自己在这里上下周旋,总算是没有担上任何责任,这最后,还是以不抵抗的政策来应对日军的进攻,看样子这沈阳是保不住了,自己还想点办法赶紧逃出去吧。

荣臻最后化妆成老百姓成功的逃出了沈阳。

可是,此时,李琮已经不管不顾的发动了对日军的反击,而荣臻和张学良在这混乱的局势中,谁也不知道李琮的所作所为,还以为部队按照指示撤退了,于是,开始加紧制定如何应付日军后续行动的计划。于是,东北军当局一面和日军继续交涉,一面继续压制部队的抵抗情绪,最终,将东北的大好河山拱手让与日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