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 第一章 石破天惊 十一 糊涂鬼

无名之志 收藏 23 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size][/URL] “昨天,崔宁华部与黄文虎部报告,他们在圌山炮台打得不错,不声不响伏击了两个中队的鬼子,又利用炮台剩下的唯一一门炮,击伤了一艘敌舰,迫使敌舰后撤,又派人潜伏,将这两艘敌舰,炸得动弹不得,让敌舰前也不得后也不得,很有战术,战果也不小,他们甚至还要去摸营,让那两艘敌舰成为鬼舰,哈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


“昨天,崔宁华部与黄文虎部报告,他们在圌山炮台打得不错,不声不响伏击了两个中队的鬼子,又利用炮台剩下的唯一一门炮,击伤了一艘敌舰,迫使敌舰后撤,又派人潜伏,将这两艘敌舰,炸得动弹不得,让敌舰前也不得后也不得,很有战术,战果也不小,他们甚至还要去摸营,让那两艘敌舰成为鬼舰,哈哈,好想法啊,不过,我想还是暂时不动这两艘敌舰为好,让敌人摸不着头脑,不敢轻举妄动为好。”

听得解文胜点点头说:“这是个上策。”

“这次,两个团协同作战能力不错,看来我们当初训练起到了效果,旅长,你当初的预见现在都得到验证了,如果不是当初狠抓协同作战的训练,也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效果,战术的执行也不会这样,能贯彻到营连一级。”

张宁抽上一口烟,一边在地图上标着敌我双方的态势,一边说着。

“是啊,当初训练时,那帮小子的牢骚怪话没少说。你不也是一样听了许多,唱完红脸唱黑脸。这次初战告捷,也说明我们的营连一级也可以独当一面了。这次阮长江、阮长山和凌鹏立了大功了,得表彰一下,噢,对了,还有那个圌山炮台的少尉参谋赵破虏,赵破虏这个名字好啊,破虏就是要把小鬼子都破了。”

“旅长也知道阮长江、阮长山和凌鹏啊。”

“他妈的,丁平和黄文虎那点花花肠子,你老张都不说破,我给他们点破了,他们还不到我这里闹翻天了。”

“哈哈,旅长也耍滑头啊。”

“哈哈,给他们留点种吧,当初岳老大要人时,你看看他们那个德行,简直就象要他们的命一样。”

“旅长比喻得一点都不为过,那段日子,他们几个天天哭着个脸到我这儿来,软磨硬泡,一来就是大半天,把我的耳朵都听出老茧来了。”

“哈哈,想想他们当初的急样也蛮好笑的,不说这些了,不说这些了,南京那边的情况怎样了?”

“8日,鬼子第6、第9、第16、第114等师团共20余万人对南京发动进攻,9日突破南京外围防线,今天,据前沿观察报告,除了中华门外的雨花台方向和紫金山一带抵抗强烈外,别的地方基本上是一触即溃,看来南京的抵抗并不是十分强烈,南京的防守也只是象征性的,我们的策略也要随之变化了。”

解文胜的脸色凝重了起来,来回踱着步。

“看来南京的形势已定,不可能形成象凇沪会战那样的防守战役了,失守也是这几天的事了。我们现在要想的是鬼子下一步该怎样走,我们该怎样的应对,才能打乱鬼子的战略意图,让蒋公喘口气,让我们有更多的空间和空间,好好的休整,更好的备战,打小日本。”

“旅长,你看,我已经在地图上标出了鬼子在华南与华北的进攻态势。”张宁指着地图说,“一旦,鬼子攻占南京,势必挟攻占我首都之勇,继续长驱直入,进犯武汉,从而将矛头直指重庆,迫使蒋公要么继续迁都,要么彻底缴械,这两点对我们中国的抗日都是不利的,也是我们要努力避免的。在华北方面,当鬼子攻占南京后,华北方面的鬼子势必加快进攻步伐,向西南加速挺进,与攻占南京的鬼子连成一片,同时包围武汉,让武汉成为第二个南京,如果鬼子的意图得逞,势必造成我国人民失去抗日战争的信心,这对我们的民族来说都是致命的。我想蒋公也会看到,从他最近的讲话来看,他也不想做亡国之君,所以,我认为在这两个方向势必有两次大的战役。”

解文胜听得连连点头,抬头看着张宁说:“老张,依你看,是那个方向的战役最先打响。”

“旅长,我想鬼子最想先打的是武汉战役,这样可以直接攻取内地,迫使蒋公彻底失去信心,加速完成占领我中华的狼子野心。而我们最想打的,是在华北徐蚌一带,因为这样,我们才可以有先发之机,彻底的打乱鬼子迅速亡华的战略意图,同时打消鬼子连续进攻的势头,粉碎鬼子不可战胜之说。”

“老张啊,这两天我在想是不是把谢文广和蔡伟他们撤回来,南京失守在即,骑兵出击要奇要快,而攻击正在攻城的鬼子,效果不大,与当初的想法相背离。唉,他妈的,怪谁呢?主要是南京的守军不争气啊,让我们的战略意图落空了。我们现在主要战略意图就是不要过早的暴露,其次是将炮台守的时间长一点,给南京争取多一点撤出来的时间。我想一旦南京被鬼子攻下,鬼子势必要有一段修整与集结的时间,以便发动下一次战役,而这时就是我们出击最佳时间。”

“对,收回的拳头打人才更有力。我们一定要打乱鬼子直接进攻武汉的意图,迫使鬼子进行徐蚌会战,给蒋公争取时间,集结兵力,调整对日作战的方针,别整天还想着攘外必先安内,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些?”

“哈哈,老张,蒋公的那点小心思被你全猜着了,是啊,现在是民族的利益大于一切,那点党派的小九九是应该放在一旁了。老张,我想一旦鬼子攻占了南京,镇江必会成为鬼子兵力与战备物资的集结与运输的中转站,在恰当的时机,来他一家伙,就可以延长鬼子战略准备时间,二则,咱们也好大捞一票,说不定,咱们又可以有一支骑兵和重装部队了。”

“旅长,完全有可能,如果这一战打好了,咱们的队伍可能要壮大一倍,旅长到时候只怕要改改称呼了,这样一来,我们抗日的底气也更足了。”

“老张,你也开我玩笑,称呼不称呼的无所谓,关键是要把抗日的烽火点燃,形成燎原之势,烤也要把小鬼子烤死。老张,你看就这样吧,我们就把谢文广和蔡伟撤回,留岳老大一部,监视鬼子,同时,要加强周边地区的情报工作,特别是镇江鬼子集结的情况,以便获取最佳出击时间。”

“好,我这就去命令部队回撤。”

张宁正准备布置任务,吕春夹着电报走进来。

“报告。”

“什么事。”

“黄文虎和崔宁华部来电,下午15:30分,鬼子飞机对圌山炮台实施了飞行侦察,估计鬼子有大举进攻炮台的意图,他们向旅部请示,下一步该如何处理。”

“让他们注意隐蔽,小心鬼子飞机的轰炸,同时,让郭得胜与丁平部严密丹阳方面来敌,如果炮台被炸,让他们回撤到焦山,协助焦山炮台进行第二次江面防御。”

“是,旅长。”

“对了,吕参谋发报,命令谢文广部与蔡伟部回撤,命令岳队长严密监视南京日军动态,及时汇报,不得轻易出击,命令丁平与郭得胜部注意隐蔽,监视鬼子动态,不可轻易暴露目标。快去吧。”

“是,参谋长。”

不一会儿,吕春回来报告:“报告,各部已到命令,谢文广部与蔡伟部已开始回撤,岳队长也开始回撤到汤山一代隐蔽监视,丁平与郭得胜部也接到命令,不过他们问,八日他们放过的两个中队的鬼子怎么办,是否让他们蒸发掉。”

“他妈的,这帮兔崽子,那点鬼子也成了他们眼里的肉了,真他妈的,脑袋瓜就不能想大一点。”解文胜笑骂着,“老张,你看看,你看看,这帮小子。”

“旅长,这也是他们杀鬼子的信心,我看就让他们把鬼子蒸发掉,也搞得神秘一点,给鬼子造成心理恐惧,同时,让崔宁华与黄文虎他们也彻底打扫战场,让鬼子查不出这一大队鬼子是怎样消失的,把镇江也当成鬼子的地狱,旅长,你看呢?”

“好,吕参谋,就这样发报,告诉他们要干净利索,一定要给鬼子造成巨大的恐惧心理。”

“是。”


鬼冢冥竹带着鬼谷猪人中队与大队直属队由金坛直插镇江,沿途的抵抗几乎是零,他心中的恐惧又被日本人特有的狂妄心理所取代,特别是快到镇江时,他收到了麻生牛畜和小山忘八的电报,更是让他喜出望外,他立刻回电。

麻生君并小山君:

悉闻你二人所部已抵近圌山关炮台,甚感欣慰,你二人所部能从我部神秘失败中走出来,充分体现了我大日本军人的武士道精神,也为我部做出了表率,你二人所部迅速攻占炮台,并向帝国海军发出信号后,迅速向我靠拢,合围镇江。

大队长:鬼冢冥竹

下午三时许,鬼冢冥竹率部出现在镇江以南,切断了镇江通往南京的道路,他看了看手表,命令部队原地休整,等待麻生与小山,并向猪三多二联队长发报,告诉联队长,本大队冲破重重阻力,到达指定位置,麻生与小山已发动攻击,攻占炮台后,合围镇江,所部将在下午五时许进攻镇江。很快得到了联队长的首肯。这样过了一个小时,鬼冢给麻生和小山发了电报,可过了半天都没有回音,鬼冢连续发了几次电报,还是石沉大海。这一夜鬼冢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他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黑洞洞的黑夜,魂好象都被黑夜吞吃了。第二天,他向猪三联队长的报请示,恐惧之情流与言表,得到了猪三联队长的训斥,让他固守待援。这一天,鬼冢就象没魂一样,茶饭不思,两眼空洞洞看着前方。这样又过了一天,鬼冢也不知道自己是吃早饭,还是中饭,也不知道是怎样吃的,只是机械地将嘴张开,将饭送进嘴里,然后将饭菜咽下,也不知道是什么味儿,就在他想知道自己吃得是什么时,报务员送一份电报。上面写道:

鬼冢冥竹,你部在镇江的行动,让我大日本皇军颜面丢尽,让谷寿夫将军大为生气,认为你不配做他的部下,命你自杀以谢天皇。联队长猪三多二。

刹那间,鬼冢冥竹感到一种解脱,一扫刚才没魂的样子。他高兴地拿起军刀向外走,来到山坡上的小树林跪下,解下军装,将军刀插在肚子上,将肚皮切开,他看到了自己的肠子慢慢的流出,红红的血,白花花的肠子,他一点都不感到恐惧,而是一想到小泉立二神秘的失踪,一去不返的麻生牛畜和小山忘八,一点迹象都没有就消失了,连尸骨都找不到,这种恐惧比死亡还可怕,因为死亡可以看到,而那些却始终看不到,还有什么比看不到更可怕的呢?他感到只要还活在这片异国的土地,这种恐惧就随时随地要吞噬他,让他变成没魂的人,这究竟是一片什么样的土地呢?这种恐惧的思维让他加速了自己的动作,狠狠的一拉,整个肚子都切开了,所有的内脏和血痛痛快快流了出来,他也感到前所未有的痛痛快快流遍他的全身,他听到了自己的笑声,一种从巨大恐惧逃出的喜悦,一脸幸福的样子跪着爬在地上,就象是向这片土地谢罪一样。但他到死都没有明白这片伟大的土地从来就不会屈服于任何一个异族的,更何况他那个小小弹丸的小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