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阁英雄传之童氏双刀 正文 第三章之童秀杀人

铉铁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size][/URL] 童秀觉得这个冬天也是非常的幸福的,因为童秀的怀里躺着宛如冬眠的猫一样的温存的月亮,月亮现在非常的依赖童秀,女孩子的初恋,是不是都这样,月亮憧憬的说,“女人长大了终是要追求自己的幸福,有自己的男人和家庭。” 童秀还没想到这么远,只是很喜欢拉着月亮的纤纤素手,闻月亮的幽幽体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


童秀觉得这个冬天也是非常的幸福的,因为童秀的怀里躺着宛如冬眠的猫一样的温存的月亮,月亮现在非常的依赖童秀,女孩子的初恋,是不是都这样,月亮憧憬的说,“女人长大了终是要追求自己的幸福,有自己的男人和家庭。”

童秀还没想到这么远,只是很喜欢拉着月亮的纤纤素手,闻月亮的幽幽体香。“那我们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住下来吧。”童秀为什么要这样说,因为月亮故意私下问了父亲,自己将来嫁个什么样的夫婿,父亲说,至少也得大门大户人家才匹配,这叫门当户对。于是童秀私下里就盘算着带月亮去哪里度过快乐的余生呢?这个单纯的家伙,自己养活自己都是个问题,现在居然还要考虑将来的二人世界是怎么样去过,这实在是不自量力。可是童秀是不安分也不服输的人,有了想走的念头,童秀就开始煞有其事的琢磨起这事来。

“我离开这里,唯一担忧的是我家的世仇,赵二不知道哪一天就会找个籍口来威胁我父亲。”月亮说,女人想的真是周到而又细腻。月亮还不算是个女人,这个女孩也有如此周密的想法了。看来这仇恨真是植入心间了。

“那简单,我去斩了赵二。”童秀冲动的说,在月亮面前,自己说话就该像个男人一样的果敢。

“你现在的刀技,可以胜过赵二了?”

“试试就知道了。”童秀淡定的说,其实童秀心里是虚的,自己年纪尚轻,最多就靠着出其不意然后快刀快斩,才有可能袭击赵二成功。

李赵二家的矛盾的激化原来只需要一件芝麻大点的小事。从童秀的角度看来,这基本上是没事找出来的事。都说柴米不赶年,所以年关来了之前备的货是要尽快处理掉才比较保险。两家都在街面上贩卖些小东西,平日里都是刻意远远的不照面,所以也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相安无事。可是这次,李三无意中和一个从赵二这里砍了价又没买的熟人做成了一笔小生意。而且,李三在集市散了以后没有在街面上出现,也没有回家,李三去找熟人吃酒去了。

赵二提着长棍怒气冲冲的在李三家门前转了几圈,才在侧门口见到了月亮。月亮是刚欣赏完童秀的双刀,准备出门张望一下父亲回来了没有。

看着赵二气急败坏的眼神,月亮除了大叫一声,也只能往门里退。

赵二的长棍直捣过去,要不是童秀的双刀及时架住长棍,月亮必死无疑。因为就算童秀的双刀架住了赵二的长棍,童秀的虎口还是被震的绞心的痛。

“你连一个女孩也不放过,你得了失心疯?这么丧心病狂。”童秀说。

“关你什么鸟事,你个讨饭吃的东西。”赵二说的怒气冲冲之中,略带一些蔑视。

这可伤了童秀的自尊,童秀在以后的这几天里,一直在意着这句话,这个阴影就埋在心底化生成了一股仇恨。当然,童秀没说出来,童秀这几天正琢磨着哪天让这赵二永远闭嘴说不出话来。

————

月高悬,风清寒,树影疏,人寂寥。这个人就是童秀。说做就做,童秀在赵二家的院墙上已经坐了三个夜晚了,这三个夜晚一直在观察地形,给自己找好退路,这就是在汪汪家得来的经验。成功的行动是要依靠充分的保障来做准备的。

机会来了,赵二今晚吃了很多酒,走路有点晃,没有回厢房,而是靠在院子的石几上打酒嗝。

童秀数到第五个酒嗝的时候,禁不住咳了下,这嗓子里的痰也会凑这种热闹。声音不大,却足以让赵二醒过来。

赵家长棍在手,赵二推门而出。

童秀依旧在树影里坐在院墙上等机会。

张望了一会,赵二骂骂咧咧的放弃了棍子,掏出裤裆里的一线尿了。

这可是绝佳的机会。童秀是从院墙上侧扑下来的,刀劈下去的时候,赵二正好回身仰面看究竟。有血从赵二的项上颈部溢出来,赵二裤子还没提起来,整个人睁着眼,就这样仰面向后仆倒。这大概就叫撒泡尿的功夫,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逝了。

————

“我可能杀了赵二,至少他这辈子不会来这里找你家麻烦了吧。”童秀兴奋的说。

“啊?我就是随口一说,你就真出手了?你受伤了吗?我看看。”月亮慌了神。

“淡定,我做这事还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所以你只记得和从前一样的生活,和从前一样的去逛街去铺子里买东西就可以了。”童秀依旧有三分兴奋,不过,理智过来的自己还是有了些后怕,毕竟一条人命在手,自己成了个杀手,杀手和护院可是两个极端,护院是保护人的,杀手却是要人命的。管不了这些了,还是先伪装好自己再说吧。

————

整个新年赵家都是笼罩在悲悯中,压抑的李家今年也单调的草草的过了个没有热闹气氛的新年。李三说,“赵家怀疑是我李家所为,可是我李家就算去讨债,也是光明正大的去。”

李三随后的一天特意来找童秀,“你用双刀,你的刀技也许还比不上你哥哥,可是用刀去砍人你可以做到吗?”

“就算没有刀又怎么样,刀在我在,刀不在我依旧在。”童秀假装莫名其妙。

“哎,这里可能不需要你护院了。我怕赵家找来讨教你的双刀。”

“那就来吧,我双刀一直只是划落树叶,一直就想着划落一个人的脑袋。”童秀说。

“那就别在这里尝试了。你还是去找你哥哥吧。这里可是偏野芜地,埋没了你的才华。”

————

童秀是聪明的人,这就是驱逐自己了。“你跟我走吗?”童秀有些深思熟虑的问月亮。

“嗯,随时都可以。”月亮连一秒钟的思索也没有,脱口而出。

“你跟着我,可能就失去了这种安宁和幸福。”童秀告诫说。

“我跟着你,我看着你,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月亮痴痴的说。

“我们先去荆州城。”童秀点头。

————

童秀回到荆州城里的时候,童优一点也不意外。倒是月亮来荆州城的时候,童优有点不解。童秀拉着月亮的手,肩并着肩出现的时候,着实让童优诧异了。

“你们这是?”童优问。

“我们私奔来的。我们要一起闯江湖了。”童秀说。

童优一口热水,喷了一地。“你说什么?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我愿意的,我和他一起闯江湖。”月亮说。

“你们知道什么是江湖吗?”童优问。

俩人互相看了下,摇头。

“简单一点来说,最小的江湖至少就是李家和赵家那样的世仇不共戴天,恩怨难泯灭。你们能承担得起这份责任吗?”童优问。

“能,我们就是彻底让赵家无法提及从前的恩怨。因为我已经杀了赵二。”童秀说。

“你?你都能出手杀人了?你知道一个护院最大的忌讳就是杀人吗?你这家伙,你怎么对得起父亲。”童优踱着步,一面指着弟弟,一面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所以我们到这里来找你了。”童秀说。

童优傻了眼。童优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找汪汪。

汪汪现在对童优很客气,因为赈灾之举,让汪汪很开心,现在荆州城里都知道了汪大善人。从人见人怕的恶人到人见人爱的善人,之间就一念的差别。所以这个新年对汪汪来说,也是得意的很。

“死了没有?”汪汪问。

“死了吗?”童优问。

“应该死了吧。”童秀点头,“我的刀砍中了他的颈部,那一刀之后,他就仰面倒下了。”

“死了就不好办了。”汪汪皱了下眉头,“不过你是我家的护院,如果他是来我家闹事,被砍了,这就好说了。”

童优除了恨的牙痒痒,已经无计可施。

“你的意思是说,赵二来你家闹事,被砍了之后,死在回家的路上,我就没事了?”童秀说。

“我为什么要帮你?”汪汪突然问。

童秀傻傻的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他为什么要帮我?我为什么要找他帮忙?我自己犯的事,我自己了断。“月亮,你敢陪我闯天涯吗?”童秀信誓旦旦的问。

“我陪你,生死一起,不离不弃。”月亮说。

“别人也许笑话我们幼稚,可我是认真的。”童秀说。

“从幼稚到成熟都有一个过程,我陪你成熟。哪怕潦倒今生。”月亮说。

童优送了很多盘缠过来,“我把今后两年卖给了汪汪,这两年里,你们有什么困难尽管回来找我,记住,流亡天涯,是为了长大,我们跟着父亲从长安一路逃亡到渝州,我们就比同龄人长大了很多。希望我再次见到你们的时候,稳重不带轻浮,狂狷不带自负。”

“知道了,哥。”

“做好人很难,但是你们不能学坏,再做这种伤天理的坏事,就不要来这里找我。我也不会认你们。”童优最后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