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途岛美军飞机的英雄-无畏轰炸机

太平洋舰队的矛锋


在“无畏”刚刚服役那会,美国海军中没有几个人会把这些平顶船上的小风筝看作什么“矛锋”。


在绝大多数美国人眼中,这些外形简单到简直就是“澡盆上搭个门板”的航空母舰根本就是些用来伺候战列舰的“小兄弟”,他们海军的中心就是三艘“马里兰”级战列舰和舰上的 16 英寸巨炮(当然,美国还有许多其他级别的战列舰)。这样的见解并不仅存于平民百姓之中,海军中的高级将领也大多是战列舰队死心塌地的支持者。他们认为,面对着战列舰的坚盔厚甲,俯冲轰炸机上那些只能依靠重力自由下落的炸弹根本无能为力,他们所能做的仅仅是削弱对手的中轻型舰艇部队,并尽可能的给对手的重型舰队造成损害,真正决定胜负的,还是威武雄壮的战列舰队。


但这并不意味着航空母舰和舰载机就完全得不到重视。身躯庞大的航空母舰和呼啸着临空而过的机群至少是百姓眼中一出不错的烟火表演,好莱坞就曾于 1938 年投资拍摄了一部名为《俯冲轰炸机》的电影;而对于将军们来说,航空母舰和舰载机也决不是可有可无的小把戏:在 1922 年华盛顿海军军备限制条约封闭了他们建造战列舰的大门之后,航空母舰就成了提高海军攻击力的唯一途径。战列舰作战的一条重要原则是必须尽可能早、尽可能准确的了解对方的方位、航向等情报,而航空母舰的舰载机联队则刚好为战列舰队提供了极其广大的搜索区域,航空母舰的这一点功能是从早期的水上飞机母舰那里承袭而来,也是战列舰舰长们最喜欢航母的地方;何况,舰载飞机对中小型舰艇的打击力也绝对不是能够忽略不计的,即便是面对对方的主力舰队,航空母舰的存在也可以在对敌方舰队进行先期打击的同时,保护己方舰队免遭对手的同等威胁。


在美军的航母舰载机联队中,俯冲轰炸机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从前面的叙述中,我们可以看出美国海军的俯冲轰炸机同时扮演着两类角色:侦察机和轰炸机。SBD 的名称正是由此而来(Scout Bomber Dauglass)。


30 年代末 40 年代初,美军舰载机联队下辖有四个中队:战斗机中队、鱼雷机中队、轰炸机中队和侦察机中队,在这四个中队中,轰炸机和侦察机中队完全装备了各型以 SB(侦察轰炸机)作为编号开头的俯冲轰炸机,而独立于各中队之外联队长指挥小队也通常配备这些飞机。以 1941 年 12 月 7 日时的“企业”号航空联队为例,该联队此时辖有第 6 战斗机中队、第 6 鱼雷机中队、第 6 轰炸机中队和第 6 侦察机中队,所有的四个中队各配备 18 架相应型号的飞机,其中的轰炸机中队和侦察机中队就各装备了 18 架 SBD-3,此外,联队长霍华德.扬中校还直辖有一个小队的三架 SBD,以担当空中指挥任务。这样,在舰上所载的全部 75 架舰载机里,“无畏”就占了其中的二分之一强,占攻击机数量的比重更是超过了三分之二!可谓是“企业”号名副其实的进攻主力。当时美军其他几艘航母上的舰载机配备也是大致如此。




珊瑚海大海战前夕,“企业”号甲板上的 VS-6 SBD 机群。舰载侦察中队需要保持戒备,随时出动执行侦察任务


当然,造成这种情况的并非美国海军对俯冲轰炸机情有独钟,而是因为“无畏”扮演了轰炸机和侦察机的双重角色:这一点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因为这占舰载机总数一半的“无畏”机群是分布在轰炸机和侦察机两个中队中的。与同期日军航母上战斗机、轰炸机、鱼雷机各 24 架的编成方式比较,我们就能够看出美军对战场侦察的重视,而后来中途岛之战的戏剧性结果也正是归因于此。在执行侦察任务时,侦察机中队的“无畏”通常编成若干个双机编队,各负责搜索一定扇面上的区域。至于搜索距离的远近和扇区的大小,则视具体情况而定。在侦察机中队中,“无畏”机超过 1,000 千米的航程为航母特混舰队提供了近 500 千米的搜索范围,这一搜索距离使得舰队在作战中遭到对手突袭的危险大大减少。与此相对,当时日军航母的舰载机只承担进攻任务,机动部队的搜索工作完全由战列舰、巡洋舰上的水上侦察机负责,他们对战场情报的掌控能力比美军舰队差了许多。


对于 SBD 来说,为舰队提供侦察毕竟只是众多职能之一,她们真正的任务还在于通过不可阻挡的俯冲,让机腹下携带的炸弹变成敌舰甲板上的烈焰。




绝佳的镜头,1944 年 10 月一架 SBD 从“企业”号起飞的瞬间,后座机枪手拍摄了这张照片


二战爆发之初,世界各国的海军中没有多少人认为俯冲轰炸机可以消灭战列舰,但是在美日两国的军事家眼里,它们却是航空母舰的克星。为了尽可能地增加航母舰载机的数量以期在会战中占得先机,战争中的美日两国航母几乎全部采用了开放式机库设计。这样做可以减少飞行甲板支撑结构过分占据机库空间,获得较大的载机数量(二战中美日航母的载机数量比采用封闭式机库的英国航母普遍要多出一倍),但副作用也很明显:母舰的飞行甲板只能是薄薄的一层铁皮,凌空而下的炸弹可以轻易穿入母舰内部造成严重的伤害。毫无疑问,这样的航空母舰必定是俯冲轰炸机极好的饵料。虽然对航母舰体中上部结构的破坏很难直接将其击沉,但是遭受此类攻击的航母必定会丧失战斗力,若能抢先发动攻击并命中对手,那么战役的结局也就不难预料了。更重要的是,战斗中的航母总是满载着危险的燃料和弹药,若能在它们变成致命的打击力之前就把它们的摧毁力释放出来,那么被命中的航母则难免没顶之灾,实际上,在战争中被舰载机击沉的航母无不毁于此,中途岛战役中在“无畏”的攻击下因弹药殉爆而战沉的四艘日本航母更是带走了日本帝国海军航空兵几乎所有的精华!


在情况允许的时候,轰炸机和侦察机两个中队通常会和鱼雷机中队一齐出动,集中力量发动攻击,但如果有必要,两个中队也会留下一个充当后备,这种配置方式给美军航母特混舰队的作战组织带来了较大的灵活性。这一优点在决定性的中途岛海战中表现的相当明显。


战役之初,美军只在预定的位置上发现了 2 艘日军航母。这一情报缺陷给美军战场总指挥弗莱彻中将的决策带来了很大麻烦:情报显示,日军有 4-5 艘母舰参加此次会战,那些尚未被发现的对手可能会对美军造成致命威胁!最终,美军保留了“约克城”号的第 5 侦察机中队用作后备,其他部分全力出击。结果,派出去的攻击机群炸沉了 4 艘日军航母中的 3 艘(“约克城”号的第 3 轰炸机中队炸沉了“苍龙”号),从而一举扭转了太平洋上的战局。




1942 年 7 月 10 日,中途岛海战中的“企业”号出动 VB-6 寻找日军航母


在这一关键的决策中,SBD 的双中队编制发挥了重大的作用:若美军航母上的俯冲轰炸机全部编入一个中队,那么此时美军“约克城”号只有两种选择:出击或留下来。在其他两艘母舰已经全力出击的情况下,前者的风险过大,显然不可接受;若采取后者,则日军的“苍龙”号航母就不会在美军的首次进攻中被消灭,以当时日军舰载航空兵的战斗力,若能留下 2 艘航母,那么他们完全可能扳平前面的失分,中途岛战役的结局也将会变得难以预料。


不仅是双中队的编制给美军带来了不可忽视的作战弹性,“无畏”机侦察和轰炸的双重职能也使美国海军的航母特混舰队受益匪浅。在 1942 年 10 月的圣克鲁兹海战中,哈尔西还创造了让武装侦察机在侦察途中临机进行攻击的战法,并用此法重创了日军航母“瑞凤”号。


执行轰炸任务的 SBD 中队通常会编成 3 个小队,各 6 架飞机,每个小队再进一步分为 2 个三机编队,组成双层“人”字队形飞向目标。一旦遭到敌方战斗机的拦截,各小队的 6 架飞机可以在小队长的指挥下集中火力反击,以增强自卫能力。一旦找到目标,全中队的“无畏”即迅速编成一路纵队,鱼贯而下,把炸弹丢在敌舰上。不过,由于常见的机械故障和接敌途中的战损等原因,某个小队中出现双机编队的情况也很常见。




三机编队是 SBD 机群的基本编队单位


凭借着较大的航程,舰载机无疑是二战前和战争中列强海军里攻击距离最远的武器,而在美国海军的阵容中,SBD 又凭借着其有效的攻击方式和多样的功能,成为了舰载机打击力量的核心。无论人们是否这么认为,“无畏”都是当时美国海军当之无愧的“矛锋”。


Slow But Deadly


算起来,“无畏”的飞行性能在当时美日两军的武器库中并不算突出。与她的对手,日军 99 式舰载俯冲轰炸机(也就是所谓的“99 舰爆”)相比,SBD 的速度比 99 式要慢上一大截:SBD-3 的最大速度只有 407 千米/小时,而 99 式则达到了 428 千米/小时,这个区别也许并不显眼,但糟糕的是若论巡航速度,二者之间的差别则达到了 50 千米/小时。在以“先下手为强”为第一要诀的航母决战中,这样的性能差异绝对是不容忽视的。毫无疑问,当初海尼曼和诺斯罗普为了避免设计风险而采取的低翼载设计在这里也妨碍了飞机的性能。也正因为如此,“无畏”在崭露头角之前,一直被美国国内的民众和政客们视为过时的机种。




D3A 99 舰爆


SBD 和其他美军舰载机(主要是 TBD 鱼雷机)速度不足的缺陷在“速度就是生命”的战争中让美国人吃了不少苦头。在 1942 年 5 月 7 日、8 日两天的珊瑚海海战中,美军本来已经抢在日军舰队之前发现了对手的踪迹,但是当由“无畏”式俯冲轰炸机、“破坏者”式鱼雷机和“野猫”式战斗机组成的攻击机群火急火燎地赶到日军舰队上空时,日军的攻击机群也已经飞走了——也就是刚刚飞走,但这已经足够了。结果,当美军的攻击机在北边和日军的战斗机、高射炮打成一团的时候,日本机群也在南边痛殴了美军的航空母舰,击沉了 4 万吨级的航空母舰“列克星敦”号,炸伤了“约克城”号。假如 SBD 他们的巡航时速能够再快上几十千米,赶上日军飞机的水平,那么他们完全可能赶在日军航母放出攻击机群之前展开进攻,若如此,日军在此次战役中根本不会有还手的机会,这场让日本人占了战术上风的战役很可能就会转而以美军的全胜而告终,后来的太平洋战争史也许就会因此而改写。可惜,历史不能假如,飞机速度的不足给美国人留下的遗憾只能铭刻在史书中。


但是,速度不足的缺陷并不能抹煞“无畏”在太平洋上的光辉。得益于俯冲轰炸机的先天优势,再加上“无畏”自身的卓越性能,这种被认为已经过时的飞机却成了太平洋战争前期最受飞行员欢迎、最成功、也是最具威名的攻击机。


和 99 舰爆相比,“无畏”最显著的优势在于飞机的攻击力。SBD 的典型武器配置是在机身下方携带一枚 1,000 磅炸弹(约合 454 千克),如果需要,两侧机翼下还可以各挂载一枚 100 磅(45 千克)炸弹;而 99 舰爆在出击时一般只在机腹下挂载一枚 250 千克炸弹,外加翼下的 2 枚 60 千克炸弹:SBD 的威力比对手要高出将近一倍!




SBD 的典型武器配置:机身下方携带一枚 1,000 磅炸弹,两侧机翼下还可以各挂载一枚 100 磅炸弹


这样的差异直接表现在了双方航母所受到的损伤上:日军“翔鹤”号大型航空母舰在珊瑚海战役中被 SBD 命中了三枚 1,000 磅炸弹,不得不躲进老家去进行几个月的大修,因而错过了关键的中途岛战役,至于那些日军的轻型航母,则通常只要被命中一弹就会失去战斗力;而在圣克鲁兹海战中,同样被日军轰炸机命中 3 颗炸弹的美军航母“企业”号甚至没有退出战场,还在继续收放飞机!要想击沉一艘美军的航空母舰,日军需要命中“4 枚炸弹、两条鱼雷,外加两架挂着炸弹的飞机”才行——这正是日军攻击机在在圣克鲁兹海战中对美军“大黄蜂”号航母造成的打击,而且,这艘航母最后还是被日军驱逐舰用鱼雷击沉的。“无畏”的威力着实强大。正是由于这种能够“一击制敌”的巨大战斗力,“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几乎包揽了 1942 年美军在海战中的所有主要战果。


除了具有卓越的攻击力,SBD 采用的蜂窝结构机翼和强有力的机身结构也赋予她坚固的身躯。对于必须迎敌方炮火而下的俯冲轰炸机来说,这也是一项不可忽视的性能指标。在这一点上,“无畏”要远远超出自己的日本同行。1942 年的历次海空大战同样证明了这一点。


中途岛海战中,从岛上起飞的海军陆战队所属 SBD-2 俯冲轰炸机曾在发动进攻时遭到日军高射炮火和战斗机的双重夹击,所有的飞机都是弹痕累累,但是那些侥幸未被击中要害的轰炸机(共 8 架,占参战飞机总数的一半)却都能够拖着伤残之躯返回基地,最夸张的是丹尼尔.小埃弗森中尉的座机,居然带着 259 个弹孔和再也放不下的起落架回到基地并成功迫降!这绝不是偶然的情况,在此前此后的战斗中,人们经常可以看见带着筛子般机翼的 SBD 在航母飞行甲板或者机场跑道上降落。对于那些“挨几下就要断掉半边翅膀”的日军俯冲轰炸机而言,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出击归来的 SBD,由于燃油耗尽,不得已迫降在己方军舰旁


不要小看这优势,正是由于飞机的结构强度不高,许多技术优秀的日军轰炸机飞行员都在未及投弹之时就被远远的击落海中,未能发挥丝毫作用还搭上一条性命;而美军的飞行员们则总是能够强行穿越日舰的火网,投下炸弹后返回基地,这无形中又增加了美军舰载航空兵的实际战斗力,大批经过实战考验的飞行员也因此得以返回,把宝贵的经验传授给新手们。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美军优良的高炮火控技术固然是一个重要原因,但飞机本身坚固程度的差异恐怕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坚固的 SBD 往往能拖着伤残之躯返回基地


最后,“无畏”的自卫火力也要强于日军的攻击机,这使得美军的轰炸机在日军的防空战斗机面前有了更多的“发言权”。对于日本的战斗机飞行员来说,美军的攻击机绝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儿,在 1942 年的战斗记录中,美军轰炸机击落日军战斗机的事情时有发生,而在美军战斗机面前,日军攻击机几乎只有等死的份。


由于这些性能特征,SBD 被爱开玩笑的美军士兵解释成了“缓慢却致命”(Slow But Deadly)。对于“无畏”来说,没有什么评价能比这个更准确的了。


勇者无畏


虽然早早就被人们归入“过时”之列。但“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在太平洋战争最关键的 1942 年里还是成了美国海军的救星。


在“无畏”担纲的数次关键性战役中,这种原本不太受将军们欢迎的俯冲轰炸机通过自己的表现证明,自己没有辜负自己的名字;而那些名叫“无畏”的轰炸机在炮火中一往无前的景象更是给那些亲身经历了这些战斗的日军水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恐惧!在 1942 年的历次航母会战中,“无畏”取得的战果比其他所有飞机加起来都要多得多,尤其是在 6 月的中途岛战役中,从美国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无畏”通过恰逢时机的一轮俯冲,几乎把日本海军航空兵的精华一扫而空,给日本海军留下了永远无法弥补的巨创。


从 1944 年开始,饱经战火的“无畏”开始逐渐让位给了更先进的 SB2C“地狱俯冲者”式俯冲轰炸机,并在当年 6 月的马里亚纳海战之后最终告别了美军快速航空母舰部队。但是“无畏”的功勋却不是这些技术因素所能抹煞的。有人如此评价“无畏”和她的晚辈:“毫无疑问,当‘地域俯冲者’(“无畏”的后继机种,1943 年起逐步成为美军舰载轰炸机的主力)出现在战场上时,最重要、最关键的几次航母会战已经由‘无畏’和她的伙伴们打赢了。1943 年以后,决定性的战斗已寥寥无几,我们所要做的只是把那些还不肯认输的敌人赶回老家去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