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质 疑 史 里 芬 计 划

质 疑 史 里 芬 计 划


史里芬计划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场的总格局,凡一战书籍都要谈及这个伟大的计划,是大胆和严谨的产物,有崇拜者也有对计划持批评意见的人,一战的德国英雄鲁登道夫就把史里芬视为哪个时代伟大的军人,二战德国受此计划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甚至有学者认为黄色计划基本框架没有脱离史里芬计划,还是用强大的右翼。“史里芬计划”不仅主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场总格局,而且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欧洲各国战争计划制定的参照物。但是批评者莫过于利德尔-哈特,他的研究结果是“德国总参谋部大批训练有素的军官花了十多年功夫才详细制订出来的施里芬计划,从后勤的角度看竟然是行不通的!”, 都是有名的人物看法截然不同,看了前线这么多书,谈下自己的观点。


一、小毛奇对史里芬计划的影响


历史上的史里芬计划并没有实现其目的,当时具体实施者德国总参谋长小毛奇对史里芬计划进行了很大的修改,小毛奇对史里芬计划主要贡献就是削弱右翼,史里芬在临死不断叮嘱“加强右翼”的传说,使这一神话破灭的小毛奇在战后备受责难,开始是军人、一些团体,后来是史学家的进入,焦点也就是在西线的右翼上了。


右翼为什么这么重要,这个同法军有关系,普法战争后,法国人就在德法两国边界开始修筑堡垒,规模也颇大,从瑞士的阿尔卑斯山到凡尔登,凡尔登北面是著名的阿登森林和比利时,工程涵盖了整个法德边界,史里芬鉴于这种情况,制定了一个针对性的计划,这个计划的核心是不能正面攻击法国的堡垒防御体系,史里芬判断“几乎是坚不可摧的”,迂回,通过比利时和荷兰东南部,对法国防御体系实施深远的侧翼大迂回。德国军队组成强大的右翼扇面,像一把长柄大镰刀那样向巴黎以西和以南横扫,包围法国各集团军,希望由此把法军压迫到德法边界和法瑞边界,进而消灭之,避实就虚是其计划的核心,即便是法军从防守严密的堡垒地区向从北而来的德军迎战,这种野战也是能够接受的.


史里芬是个倔老头,一生都研究坎尼战役,这个计划也充分体现研究成果,他考虑了两翼包抄不现实,没有足够的兵力,由此是用强大的右翼,在1906年即他退休之年完成的那份计划中,分配八分之七的兵力以六周时间击溃法国,而以八分之一兵力守卫东部国境抗击俄国,西线兵力配置也是高达7:1,右边很强大,法军最可能攻击的地方,兵力最弱,这个部署确实大胆,来犯之敌不管是东西,全不放在眼里,但是他也充分的算计了,他之选择法国作为打击的第一个敌人,是由于俄国有广无穷尽的回旋余地,只要不断后撤,让德国人象拿破仑那样陷入一个漫无止境的战役,就可使德国的速战速决之计不能得逞。何况法国近在咫尺,动员起来又较为迅速。德国和法国都只需两周时间就可动员完毕,在第十五天就可发动大规模的攻势。而俄国,按德国的算术,它四面八方相距甚远,军队众多,铁道简陋,得要六周时间才能发动大规模的攻势,但到那时法国大概已被打败了。 德军通过多次的演练,它将德意志民族思辩的天赋、大胆严谨的精神,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充分展现在世界面前.


实际上先法后俄的德国算术没有错,沙俄在战争爆发后,其总参谋部曾为了一个节日没有人上班达七天,而英法尽管有相关准确的情报,但是没有人相信德军会这样做,他们不相信德军会冒如此风险,法军在其顽强却又固执的统帅霞飞将军的指挥下,一味地猛攻阿尔萨斯和洛林地区,这点说史里芬是哪个时代伟大的军人不为过,他的对手要么做不到要么不能理解。

史里芬计划在开战时有一段美好的时光。


拿破仑说过“在战役展开期间所犯的错误,是无法校正的错误”,这句话用于小毛奇身上再好不过,他把史里芬计划布置成了一个“大炮还未响就注定了失败”,主要有几个方面的败笔:


1、 兵力的配置


史里芬计划右翼与左翼在内部兵力配置上是要形成7:1,保持强大的右翼是兵力配置的主要特点,通过强大的右翼来实现轴的转动,拉动整个扇面的朝法军的后方扑去,小毛奇改为3:1,左翼得到了加强,这样做是能够形成攻守平衡格局,但是负作用也出来了,左翼的加强的兵力计划中就不是用于攻的,实践下来也没有攻上,而右翼打击兵团的削弱造成右翼推动力量不足,这一兵力部署造成从左到右都在推,形成的是历史上的大斜面,和史里芬计划迂回包围这显然是效果差得太远,这样的兵力部署自然容易形成对峙的局面,实际也是这样演变了。


.2、 实施的过程中的错误


当法军急于收复普法战争的失地,但被严阵以待的德军击败,伤亡惨重,德国军队的胜利带来的是左翼要求进攻的呼声,小毛奇同意了,由此德军对败退到原防线堡垒地带的法军展开攻击,结果最先丧失进攻能力的集团就是这个方向的德军第六集团军,而原先从这个方向应调8个师去加强右翼也毫无结果的耗在这个方向上了。


如果说小毛奇在配置兵力上有别的顾虑,而在这个问题上就难辞其疚了,道理很简单,史里芬计划的核心是什么,即便是左翼能够突破,从全局来看,也容易造成整个战线的平推,迂回的困难就更大,其次长达这么多年的论证,论证的核心不就是左翼的法军防线难以突破嘛,法军主动出击的失败不意味着在坚固阵地下的防御也失败,而最让人困惑的是这样做,作为一个军队统帅又是如何理解自己的战略思路的呢?,局部的胜利就放弃其全局本应努力追逐的战略态势,从事战略的人应该对态势负责,具体的战役是要符合有利的战略态势,哪怕是局部失败,如果需要,这点实在让人不懂,把影子当实际。


而东线尽管有规划,但当遇到东普鲁士统率德国第八集团军的马克斯•冯•普里特维茨将军的告急,小毛奇又从西线的右翼调兵,连后期就任东线参谋长的鲁登道夫都认为没有必要,对东线也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这个调兵被认为是导致马恩河失败的重要因数,让法军在这一线形成了局部的优势,并且一、二集团军形成了30里的空隙,奇怪的是小毛奇对普里特维茨将军是很有成见的,这人是德皇宠臣,靠擅讲故事和淫秽闲谈而取得德皇的信任,为帅者既然知道自己将领的秉性,也采取了撤职的措施,东线本身就是一个弱势,就是计划中要承担某种压力的群体,而这种压力并没有达到东线的德军招到重大打击的时候,这种分兵在没有重大实际损失的情况下,不能不说实在是太轻率了。


个人认为小毛奇不是对史里芬计划不理解,更多的可能是一种压力,其内心总想四平八稳,达到攻守的平衡,那边压力大,就把砝码投向哪边,从骨子里就没有史里芬想出奇制胜的心里,对史里芬计划不断的改,直到改到某种担心或风险被降低,但是其本人可能没有意识到把史里芬计划所要承担的风险都降低了,那么自然其功效也就发挥不出来了,却又指望能达到史里芬计划的战略效果,鱼和熊掌都想兼得,做的是形式上的史里芬计划,骨子里却没有史里芬计划的风险精神,结果成了一个内容与形式之间严重脱离的产物,不仅给他也给德国带来了很多酸楚。


二、对史里芬计划的疑问


如果没有小毛奇的因素,史里芬计划能否如期的进行呢?,这个也颇值得推敲。


1、 政治因素


军事是政治的延续,一战的德国首相所起的作用是很微小的,基本上丧失了一种判断力,不客气的说,军事是政治的延续,被德国人搞反了,军事上需要攻打比利时,于是政治上也就妥协了,巴尔干的哪点风波,非要得罪俄国,一战德国该得罪的都得罪了,一个三国同盟,中途还叛变一个,另一个被沙俄一次次的打趴下,不拉一把,站不起来,开战了蒂尔皮茨海军上将和毛奇被拉入写宣战书的行列中,让人不可思议。而俾斯麦,奥地利战败了,俾斯麦不惜以辞职相威胁,以一人之力宽恕了奥地利,政治家的品质应该具有适可而止,懂得妥协和进取的时机,到一战是军人们想办什么就办什么,结果是形成一个相当糟糕的战略态势,即便是获胜了,一战、二战已经让许多国家沦为二流国家,而史里芬计划的终点何尝又不是如此呢?,陆地打胜了,还有海上在等着他们,他们迥迥逼人的态势还会吸引大洋另一边的美国,没有政治智慧,再出色的军事行动在哪个年代很难得呈,毕竟是总体战,一两个战役解决不了问题,同普法战争有了质的变化,史里芬计划最终还是悲剧。


2、 对战争形式的判断


未来战争是以什么形式面貌出现史里芬是估量不足的,实际上是双方都没有料到堑壕战的出现,有学者说一战相比于军事技术的进步,军事战术却停滞不前,甚至低于拿破仑战争时的水平,各国都强调人力、火力,是一场打败了敌人也流干了自己血的战争,一天伤亡几万人,一个战役几十万人的代价,确难以越雷池一步,其根本是在战争中,没有军事家能够适应这种技术进步,有些人甚至表现拙劣,列阵面对机枪,战术体现还在拿破仑时代,采取一种直线式的对抗,军事技术不是更好的为战术服务,而是被量化成一种力量的数据,是根据这种数据来体现战争的,100万人打不下来,就300万人,把战争视为一种简单的力量对抗,不停的把炮弹倾泻在对方的阵地上,直到消灭所有的人,一战大体就是这样崇尚力量中进行的,而这种力量何时真实过,二战双方的飞机、坦克数量这些现代技术的产物数量都差不多,而闪电战的威力让法国几个星期就满地找牙,同样二战海战的航母同样让战列舰无用武之地,毕竟拥有更大的杀伤力与机动性,军事对抗的形式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这种对抗如果不能准确的预测,重者亡国,轻者也是损失惨重,每一个阶段都有每一个阶段对抗的焦点.


而一战连有什么武器就打什么仗的概念都没有,并没有根据军事技术的提升而提升,一战面对堑壕这种形式的交战,机枪被号称战场之王,士兵被打得跟兔子式的,出现战壕是本能,堑壕战主宰着西线,就当时的军事技术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也就是说即便是法军离开堡垒,战场一出现胶着,堑壕的形式就必然会产生,而且防守会随着胶着的时间越来越坚固严密,这种概率在当时的战争中出现会有多高,如此高的概率使史里芬计划要如期的进行太难了。而另一方面,按照史里芬计划由北向南,巴黎显然是要占领的,在法国的防务中,巴黎长期以来起着战略作用。所有主要铁路线都集中和通过这一政治文化中心,它由十四座内层炮台和二十五座外层炮台环绕保护着,这些炮台有什么作用,在凡尔登战役中,被德军无意巡逻攻占的杜奥蒙炮台,它却经受过十二万发德国炮弹,就是堑壕都很难攻了,更何况这些炮台,凭什么史里芬计划六周能把法国扫了。


3、轴线转动的问题


宽大正面的迂回,这个迂回能不能如意,这个本身就很困难,用一棵木棍就能支撑一个钢条,只需选择一个点,如果法军在这个轴线上任何一个点上支撑住了德军的攻势,这个轴线转动就困难了,如果是集中兵力击穿了轴上中间的任何一个点,就会把整个德军分成两断,毕竟这个迂回是几百公里,而且越靠右的兵力越强大,而离后方也越远,有被切断之危险,所以在某个点被顶住的情况下,右翼还要继续转动,向纵深发展就不大可能,它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除非在转动的过程中遇到的抵抗各方都平均,任何一个方向都有优势,而德军不具备。这个看看开局的情况。


1、 比利时


史里芬计划是要分割英国同欧洲大陆的联系,这个构想首先就失败了,史里芬计划中没有考虑比利时的因素,认为顺利的就过了,而实际是抵抗激烈,在列日被攻克后,还要分一部分兵征服别的地区和对残余的比军形成监视,比军的抵抗也加快了英法两军朝这个方向进军的步伐,造成这个局面,史里芬计划的魅力就失去了一半了,接下来就是近350万的队伍所进行的边境之战,这个迂回首先就存在问题了,尽管也把英法击溃了,但也被英法沾住了,前面的道路也就意味着枪炮开路,英国的官方对此事是这样记录的,“列日是丢失了,但由于推迟了德国的进军,它对比利时的协约国的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2) 是这个轴线也遇到很多问题


在边境之战中德军进展还是顺利,但随着向前的推进,逐步遇到凡尔登这样的堡垒地区,统帅德国第六集团军鲁普雷希特皇子9月8日通知德国最高统帅部,他的军队不能再前进了,原因是遇到了土尔和厄比纳尔法国炮台的威力强大的大炮,第五集团军的德国皇储,遇到了从凡尔登炮台发射的势不可挡的炮火,迫使威廉皇子的第五集团军停止前进。其他两个德国集团军,即维滕贝格公爵统率的第四集团军和马克斯•冯•豪森将军统率的第三集团军,在圣贡沼泽地带遭到德朗格尔•德卡里将军和费迪南•福煦将军部队的强有力的阻击也无法逾越对方的防线。这样就是西线还剩第一、第二集团军,这个轴怎么转,不是一点遇到阻力而是多点。


实际上史里芬计划英法是很清楚的,开始不相信,但在事实面前,他们要迅速行动也是力所当然的,法军的想法也是颇有逻辑的,霞飞就认为如果他们这样做,就拦腰斩断,实际也这么做,组织与攻击能力实在太差,未实现,但是就算史里芬计划兵力没有修改,右翼兵力雄厚,但法军守一个点,让这个轴不转动,谁也不能说其没有这个能力,更何况双方的兵力相差没有这么大,由此史里芬计划又如何实施,这是史里芬计划大胆之处也是难以实施的地方,机动性无法实现不让法军实现集结的可能,法军总是能找到让其不转动的时间与地点,这是德军难以不让法军做到的。


4、 计划本身的局限性-目标过大


计划本身就是期望的事物,是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的一种概率,六个星期的时间性,可以估计但不能没有弹性,不能实现的时候,有2号3号方案,而史里芬计划就是孤注一掷的计划,这也造成了马恩河战役后,德军的高层开始争论了,战前迷信,战中迷茫,战后沮丧,确实有点讽刺。面对这种情况如何指导战争,东线还是西线一直在摇摆,法尔肯海因与兴登堡、鲁登道夫各执一端。


德国总参谋部在普法战争结束后不久,就在考虑未来的欧洲大战了,也存在对未来战争不同的看法,老毛奇已预见:德国可能在未来不得不在东西两条战线上作战。他的计划是在未来的两线作战时,对法国先取守势,快速击败俄国后,再反攻法国。老毛奇的计划只是一种防御攻势战略,只想迅速挫败对手,获得有利的和平,目标有限而无追求总体性胜利的野心。瓦德西接任参谋总长后仍遵循老毛奇观点,在1887年,瓦德西曾主张西面暂取守势,对俄国发动预防性战争,但受到俾斯麦的制止。


到了史里芬,计划就是全面的胜利,这是这个计划的出发点,对战争的定位,对英法俄,不错是有这么多的对手,但是其目标何其的伟大,威廉二世高度的重视确实也符合其性格,如果是俾斯麦呢?,哪个时代的先知,会不会就不存在任何实施的可能,就像法国的12号方案,谁知道,史里芬是一个军人,对于军人来讲,不惜一切代价打败敌人是军人的目标与荣誉,全面的胜利肯定是其追逐的目标,而政治家的品质应该具有适可而止,懂得妥协和进取的时机,“战争太重要了,以至不能让将军们来控制”,这是两者的不同.


实际上老毛奇的方案应该更实际点,马恩河战役后,德国能确实实施老毛奇的方案,机会是存在的,一则奥匈帝国所受的打击会小点,二则能争取到沙俄早一点退出战争,及早的结束两面作战的局面,但是史里芬的阴影不可能找不到军队的支持者,到了二战都是如此,可想而知,二战能够实施其计划,但是一个事实是二战的西线开始时并没有东线,仅凭这一点来讲,在当初德国的能力下,这个目标确实定的高不可攀,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出差错,自己能够控制,但是对手不是部下,战争就是充满变数的事物,严谨演变成死板,德国人固有的执着,有了这个旗子,…,有时不禁这样想,没有会不会更好一点。


史里芬计划是大师的作品,臭贫一通,欢迎拍砖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