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一(风云卷南天) 第八十一章:女战俘的新名单

王大三 收藏 5 6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753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谭莉一把打掉里子的手,脸色难看的说:“里子姐姐要是再这样动手动脚的,那我可就不敢再来了啊。”


“好的,好的,谭老板别生气嘛,我是觉得和大大爷您咱们有先天的缘分,一定能成为好朋友的,你们中国人不是说一回生二回熟吗。”

松下里子动抽屉里取出了高级香烟递给谭莉,谭莉摆手表示不会。

她无意中看到松下的抽屉里有份上面盖着“绝密”字样的电报封。


谭莉故做大惊失色的样子:“哎呀,里子姐姐你不会是你们日本特高课的特工吧,我都看见你抽屉里还有绝密文件了。”

“哦,呵呵。看你慌的。特高课的人也不是逮着人抓谁的,他们是对付间谍的罢了。再说,我哪儿有资格做特工啊,那是平田所长送来给我做登记用的电报,是军部发给他的。内容是通知我们这里,最近还要送一批新的女战俘过来,电报上是她们的名单,平田先生要我先登记记录下来。”


松下里子说着,甚至大大咧咧的把电报拿了出来递给了谭莉。

“和谭老板不见外,你看就是了,也没什么好保密的,都是军部的那些家伙小题大做罢了。”


“是吗?那谢谢里子姐姐了,既然姐姐要帮我,那我就先看看名单,也好挑个新鲜的。”

谭莉装着随意浏览,实际上凭借着自己搞密码出身的超强记忆力,一边看着电报一边把电报把内容全印进了自己的脑子里。

电报上的确是由特务机关长土肥原签发的。上面显示将在四月十号从思茅运送一批女战俘到三合来,运送工具还是飞机。女战俘共计十一人,名单如下:


国军第二军第五师野战医院的女军医陶萍,27岁,已婚,服役四年;国军第二军第五师野战医院护士万晓玲,23岁,未婚,服役两年;同医院护士张蔓,23岁,未婚,22岁,服役一年半。

国军一四六师通讯站中尉参谋朱丽珍,25岁,未婚,服役三年,通讯站少尉贾青青,上士胡琳都是22岁,服役都是一年,还有一四六师的副官吴梅,23岁,中尉军衔。


电文里还特意强调贾青青和吴梅两人要加强调养,不宜短期内“工作”。

谭莉凭着女人的敏感经验猜测,这两人被俘后一定遇到了什么不幸的事情,所以电报里才做了如此的提醒。

后来事后证实,果然贾青青少尉和吴梅副官由于姿色出众,被俘后很快遭受到了鬼子多次的轮奸,以至于鬼子不得不对她们俩做“缓和”的处理。


名单上接来是两名国军在上海潜伏被俘的军统女特工崔美玲和赵连玉,都是24岁,也都是已经服役两年的少尉军官。

令谭莉吃惊的最后两名都是新四军的女军人。

新四军皖西武工队的卫生员顾萌,21岁,未婚,新四军苏中独立旅野战医院的护士李君玲,22岁,未婚。


谭莉的心里一凉,身上都透出了凉气。

因为电报上也同样要求对这两人也要先进行特别调养。


这是一份很重要的情报,自己必须赶紧返回安理的特委去汇报。鬼子连续的向特种所输送女战俘,等于是在羞辱着中国的军队。并且的确有动我摇军心的成分,试想连在军中服役的姐妹都保护不了,又如何谈起战胜日本军队那?

这个形势不改观,的确是让人气愤难平。


于是谭莉和松下里子又闲扯了几句,见今天想进到后面的所谓第二、三区域去毫无指望,要达到的目的也基本达到了,就起身告辞了。

里子把他们一行送出“娱乐大世界”的门,还不住的追着:“谭老板,你可一定要再来啊,你要相信我,我包你下次肯定会如愿的!”


谭莉又坐着黄包车,原路返回到了沿湖街的药材铺的那所院子门前,正好遇上急的冒火的刘忠带着战士赶出门来要去“三合娱乐大世界”接应他们去。

看到谭莉等已经安全的返回,刘忠还是火冒三丈。

“我说谭教导员,虽然你是特委的领导,但也不能目无组织纪律吧?你这样擅自行动,出了问题我怎么向特委和张司令、周政委他们交代啊!还有,廖天亮你这个狗娘养的,她谭莉一个姑娘家不懂事也就算了,你是老战士了怎么也这么不懂事那!”


看着刘忠冒着火,廖天亮土副委屈的样子,谭莉回避着锋芒的说:“刘副司令,我知道我做的不好,事先没向您汇报请示,这我先向您检讨。不过,这次弄清了特种所的很多情况,很有价值。我们了解到最近鬼子又要向三合的特种所输送女战俘了,并且还有我们新四军的两名女同志那。”

谭莉巧妙的一打岔,就把刘忠的情绪给成功的岔了开去。


他说:“哦,是吗。那咱们先进屋谈去。娘的小鬼子,抓我们的人还真勤快啊。再这么下去可不行,再这么下去我们部队里的姑娘要让他们给抓完了,这次无论无何也要拦截住他们,不能让他们把姑娘们再送到三合来了。”


刘忠说的自然是夸张了点。

据统计,整个国民党军队在抗战时期军队里拥有一万二千多名女战士和女军官;八路军和新四军方面有六千八百多名女军人。真正在战斗中被俘的也只是极少极少的一小部分。

况且现在鬼子打胜仗的时候是越来越少了,因此捕获到女战俘是机会也就跟着越来越少了。


总的来说,刘忠他们这次的三合之行还是收获颇丰的,不仅刘忠自己查看清了三合简易机场的布防情况,谭莉还闯入虎穴意外的获得了新的女战俘入营人数名单和时间。两件事情几乎是相辅相成的。


一分区政委周洁建议把情况再向特委汇报的同时,发给国民党第九集团军情报处长许轶初一份,张唯三表示赞成。


其实国民党军统的情报网也是神通广大的,戴笠在广西的站点已经获得了和谭莉侦察出来的情况一样的情报并且也做了上报。

这次,轮到戴笠着急了,因为国军被捕获的女军人远多于八路军和新四军,他要是再不赶紧组织有效的营救,军政部肯定会在老蒋面前说他无能的。


戴笠亲自飞到了靠三合最近的唐生智的四关山基地。

司令唐生智率军统驻第九军的督察室主任沈一鹏上校以及第九军情报处处长许轶初在机场迎接了他。

许轶初一身国军夹克式戎装装束,头戴着美式船型军帽,头发上半部分是直梳的,下半部分显然是烫过的略显卷曲,但十分的自然洒丽。

同样一身戎装的沈一鹏当然是必恭必敬,他知道戴笠来了,那一定有重大的任务布置。


戴笠和她握手的时候非常亲切,这倒不是他对许轶初还怀有什么不轨之心,他不过是在想一个女孩子能力这么大,一定是天赋所在。这次不出动这位第九军的超强军花恐怕很难完成本次的营救任务。

戴笠最近不仅和几个军统的女军官一直鬼混,还霸占了上海的电影明星蝴蝶,另外还在贵州的熄峰集中营利用职权糟蹋了我军被捕的地下工作者张露萍,因此他并不想浪费时间再去纠缠不好缠的许轶初了。


当时驻第九军的督察室主任沈一鹏曾经给戴笠递交了一份对许轶初的调查报告,认为许轶初有可能是中共的人。但并没能举出十足的证据。

好在沈一鹏的报告并没能引起戴笠的重视,他认为许轶初能为党国效如此之大的力,几乎不大可能是“那边”的,一定是沈一鹏嫉妒许轶初的能力,而进行的倾轧。


把戴笠接到军部后,一番免不了的寒暄之后,他一刻没敢多耽搁,就连午餐后照常的午睡惯例都免除了,饭后接着就召开了协调会,会上明确提出了要调许轶初出任营救总指挥。

遗憾的是唐生智上将并不赞赏是把自己的得力干将放出去在戴笠的指挥棒下由他指使,再说他不希望许轶初去冒险,毕竟几个女战俘是否死活无碍于战争的大局。所以他以许轶初没经验为由,提议由他从没喜欢过的督察室主任沈一鹏上校任营救女战俘行动的总指挥,情报处长许轶初只能以顾问的形式参与。


戴笠心里骂道:这个唐老倌儿可真小气。

但他也不能和唐生智拧着来,毕竟他是第九战区的最高司令长官,军衔和权利也远比自己高。

无奈之下他只能答应了唐生智的提议,但还是向他争取到了许轶初可以回到三合前线视察指导的权利。

并且唐生智也答应再给景德的王金虎部派遣一个营的兵力,用于配合参加戴笠定名为“归雁行动”的这次营救任务。

这样一来,景德的守备团长陈占彪就真正的可以组建成起自己一个整编团的兵力了。


当然,为了防止许轶初顾而不问,戴笠特别授权她为自己的特派专员,对营救行动进行督导。而沈一鹏则将带着他的特别工作站潜去三合,寻找隐蔽工作地点。

三合城一直没有一个完整的工作站,以至于许多情报工作都靠着许轶处的情报网在提供。戴笠是个除了老蒋,不肯受制于他人的性格,因此在三合建立新的工作站便成了和“归雁行动”相关联的当务之急了。


本来戴笠想让许轶初的三合情报网和自己的军统共享,但许轶初没答应。因为她知道军统是一贯干着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勾当的,和他们共享情报网对贺倩她们来说危险性太大了。


会后戴笠找了沈一鹏私谈,要他自己要有主见,不要什么都听许轶初的。

沈一鹏再次提出自己对许轶初身份的怀疑。

戴笠告诉他:“上此你的调查报告我看,为此我们也调查过许轶初了,她自始至终都在国军的部队服役,从来没去延安或者其他的共军管辖区里进行过活动,没有证据不要乱猜疑,弄不好唐老倌会在委员长面前说我们排斥异己的。”


戴笠叮嘱沈一鹏:“好好的做好这次归雁行动,别让我和你叔叔失望。”

沈一鹏的叔叔沈醉是军统云南站的站长,有关许轶初可能是八路军情报人员的信息就是由沈醉提供的。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