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一(风云卷南天) 第八十章:日本老鸨吐真情

王大三 收藏 2 3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753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谭莉胆大是她的个性,心细确是她的天性了。

她从松下里子的话里听出了隐藏不露的来路。


她把台子上的那堆法币推到了老鸨松下里子的眼前,这让贪财的中年女人不禁眼睛冒出了丝丝光彩。

虽然日军在侵略中国后不承认法币为流通币,但始终阻挡不住法币在市场上的大量流通,后来也就变成公开使用了,日军对此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到后来连占领军的津贴也甚至自嘲般的发放起了法币。


“里子小姐,这些钱本少爷不是用来找姑娘的,是给您的。”

“哎呀,这位老板,这怎么好意思那,莫非您….您是看上了……我?”

里子故做羞态的一拿捏,用手遮住了半张老脸。

也正亏了世上还有脸皮这么厚的女人。


这一下别说是廖天亮和那个化了装的警卫战士了,连一样为女性的谭莉都恶心的差点当场吐了出来。

谭莉忍住说:“里子老姐姐误会了,我是来找高档姑娘的,我知道你这里有好货色藏着那,外界都是这么传说的,所以我这次特意过来就是想和老姐姐交个朋友,行个方便与我,至于价钱上嘛我绝不会亏待了姐姐的。”

谭莉拍了一下腰包暗示着。


“呵呵,今天还真遇见识货的人了。但是在这里不大方便,不知道这位谭老板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松下里子一指她柜台后的一扇边门,那里好象是个隐秘的房间。


“那当然好。”

谭莉见来了机会就走进了柜台,廖天亮怕有闪失,也想跟进去,却被松下里子挡住了。

她叫来了刚才引领的那个日本艺伎。

“大岛姑娘,请领谭老板的两位跟班对面开个包间喝茶休息,好点心上着伺候,费用记我帐上。”


谭莉欠着身对廖天亮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没有问题。

廖天亮就找个正对着这截柜台的包间,让迎宾艺伎大岛圭子把门开着,以便他能及时观察对面的动静。


柜台后的边门里的确是个不大不小的房间,看上去象来是松下里子的帐房。

一堆堆的帐本、记录册,名单表在写字台上码放的井井有条,帐房里光线不大好,桌上的那盏台灯一直开着的。

茶几上的果盘里还有几个柑橘和几个苹果,云南出好柑橘,但上好柑橘却仅是在思茅地区出产。

松下让大岛圭子给自己在柜台上带着班,自己专门接待谭莉这个“阔少爷”。进了屋她先给“阔少爷”倒上了茶水,又殷勤的递上了一只柑橘。


“哦,是思茅产的相思柑吧?”

谭莉大大方方的接了过来。她在思茅的侗之呆了那么长时间,对这种柑橘非常熟悉。

“呦,谭老板真不愧是走南闯北的人了,一眼就能把产地看出来。没错,这是思茅飞来的那帮子军官给我带过来的。”

里子随意的说道。

谭莉想到这很能说明问题,其实思茅的日本也有慰安所,根本没必要专程来三合找乐子的,并且日军的军纪管理的也很严格,飞到三合来没有上级的批准是不可能的。既然这些军官专门来三合,那一定就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也就是说一定是奔着什么特定的目标来的。


“呵呵,看上去日本老姐姐的生意还真好啊,连思茅的太君都到三合你这儿来找姑娘了,真是不简单。不过你这儿的姑娘我观察了一下都很一般嘛,不至于那么吸引太君们吧,况且还隔着千山万水的。”

谭莉的话也显得很随意,她的目的是让松下里子自己把该说的话能说出来。


“哎呀,谭老板,你不知道啊,你说的没错,我这里的确是有好货,但那不是谁都能见到和得到的。要说还真对不起,你是一个支那人,并且又不是军人,所以老板您是没资格享受到这样的货色啊。”

里子叹了口气,摆了摆手。


谭莉知道离“正题”不远了,装着有些生气的说:“怎么,你这个日本姐姐看不起我啊,实话告诉你,我有的是钱。”

松下里子见“阔少爷”误会了,连连解释起来。

“谭老板,说真的,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要资历和军衔的。你首先不是皇军军官,再者你又是支那人,恐怕是无缘享受到这些上品女人的了。”


“怎么?你们这慰安所不是对外开放的吗,据说还是亚洲最大的,也是唯一一家向中国人开放的,怎么姐姐有此言出来,难道这里还分三六九等不成?姐姐这么说岂不是让人费解?”

谭莉就着里子的话由在试探性的步步在深入着。


“实话告诉你谭老板吧,这里是对外开放,但仅仅是在第一区域,后面的区域是不对外的。”

里子把门推了到缝,诡秘的朝外张望了几下,又关严了门。

“我告诉你,我这里后面关的都是女战俘,个个档次都不低,军部是有规定的,只能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军官才有资格进去享用,普通军人和中国人就是再有钱也进不去的。那后面的女战俘和前面的慰安妇完全不一样,人家也根本不接客,去的那些军官都是被允许用暴力的方法自行去在那些女战俘身上解决问题的。”

松下里子终于把实情说了出来。


谭莉一听气愤的肺都要炸了,情不自禁的说:“哎呀,这不等于是强奸吗,那里是找乐子那!”

“哎呀,谭老板,你说的也没错。实际上就是这么回事,让我挂着这慰安所的牌子,其实也就是掩护当兵的在后院里对女战俘的侵占。现在你该明白了我的权限是有限的了吧,也该知道钱再多也没用的道理了吧。”


“那你找我进来谈不是也毫无意义吗?反正我也进不去的。”

谭莉装着发起牢骚:“哎呀,真的遗憾,我就喜欢这样的。想想女战俘,穿着军装被人……,那场景真够刺激的。不过可惜了,我有钱也没用啊。”

她说着说着站起了身。

“算了,谢谢姐姐了,以后这里我是不来了,来了也没什么意思。”


“哎呀,谭老板,别着急吗。”

松下里子一把拉住了谭莉的胳膊。

“既然我让你进屋来谈,那我来帮你想办法就是了,要不干吗把你请到我帐房来那,快,先坐下。”

松下把谭莉又按回了椅子上,趁机在谭莉结实的圆臀上狠狠掐了一把,看上去她是盯上了这个有钱,长的也英俊的“阔少爷”了。


“哎呀,你这是干什么!”

谭莉一推松下里子的手说。

“没什么,我是只不过想看看谭老板的裤子是粗布还是细布的。”

松下是个淫贱成性的日本女人,她不失时机露骨的向这个英俊的青年“男人”示着爱。


“还是请姐姐规矩点,你还是说说你怎么帮我吧。”

谭莉不愿放弃那怕是一丁点的可趁之机。


“哦,谭老板,我是这么考虑的。其实帮你也简单,我帮你问军队里的朋友借身皇军的军官制服,帮你造个假名字登记一下,你混在进后院去玩女战俘的军官里,反正这些军官都不是一个部队的,谁也不认识谁。前边这里又是我在看管,我跟后面的管事说一声你去后院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松下里子心里是想着,等我帮过你你也得帮我啊,不给个大价钱你就得把你的人给我。

她是被谭莉的英俊和清秀给迷住了。


“那好啊,什么时候那?”

谭莉恨不得能马上进到第二和第三区域里去,哪怕能和这些遭受着鬼子凌辱的战友们说上一句安慰的话也好啊。

“这事不能急,你下个礼拜的周末来吧,我帮你安排好了。”

里子自然希望谭莉能再度光临了,她是她见过的最漂亮的中国“小伙子”。


接着,里子讨好般的交代谭莉。

“我得先教你一下。这些女战俘和真正的慰安妇可不一样,对付她们手段必须强硬,否则你边都靠不上的。不过那也不要紧,你制不了她们的话跟看守说,看守就会事前帮你把女战俘先绑上,然后你再去玩就容易的多了。另外我还想知道一下,谭老板的兴趣在国军女军人身上还是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女军人身上那?先告诉我,我好帮你安排妥当了。”


谭莉道:“哦,这么说姐姐这里品种还不少啊,那是国军的多还是八路和新四军的多那?”


松下说:“目前是国军的多,第一批送来九个女国军,不过那时候平田所长没经验,在人数上没节制好。被军官们奸死了一个,还剩下八个了。和她们一起来的三个女新四军也被奸死了一个。好在前些时还宫本宪兵队长连续两次,一次是两个,一次是七个,抓的都是女八路。据说第一次还抓了个什么政委那,后来抓住的都是才入伍的女学生。”

松下得意的把日军的战果道给了谭莉听,说的女战俘被肆虐致死的时候她的表情很轻松,仿佛她自己不是女人似的。


谭莉忍住了自己的愤怒和激动,否则她真要上去给这个不知羞耻的日本淫荡女人两个大耳光子了。


她说:“那你就给我准备那个八路的女政委吧,这样似乎更能刺激我的神经。”

里子说:“哎呀,那恐怕不行。那个女政委关在第三区域里。那里的人是被三岛司令官和军部的土肥原特务机关长直接控制的,没他们俩的批条,谁也不能去动第三区域的‘存货’,连平田所长自己都没权利。那个姓苏的女政委就关在第三区域里啊,不怕您笑话,以我的权利是只能帮你在第二区域里找个你满意的。”


“啊?那多没意思啊,第二区域的肯定没第三区域的有韵味。里子姐姐,那总能带我进去看看吧,碰不到不会连看也不能看吧。”

谭莉当然希望能见到的是苏亚鹃了,她相信苏亚鹃一定是这些女战俘的主心骨。


“哎呀,你这个谭老板啊,真是的。那看有什么看头那,一点不实际。不过你坚持想饱饱眼福的话,我来再想想办法就是了。”

松下里子说着话,居然又趁谭莉不备,在她的大腿上捏了一把。

“谭老板真是细皮嫩肉,和我们女人的都快差不多了,有空常来我这儿啊,说不定能遇见免费的机会那。”

她对着马上就要发怒的的谭莉抛了个媚眼儿。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