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9.html


第八章、山林风情(四)



她说着,到一旁开始给我洗衣服上的血迹。


还好,温泉水的温度还不高,经水一洗,血迹就没有了。如果是用热水洗,那血迹就会烫熟了,永远也洗不掉了。


我的衣服,除了还穿在身上的内裤以外,全都沾满了血迹、污泥,所以小黎姐都给我洗了,只留下了那件,我套在外面御寒用的,越军旧军装。


她给我洗完衣服后,又把裤腿挽到膝盖以上,跳到水中慢慢的、轻轻给我,清洗头部和腿部的伤口。


只可惜,没有把缴获的急救包带来,不然可以直接换掉,原来已经血糊糊的急救包了。


她帮我洗完伤口,又帮我搓洗后背等处,我自己够不到的位置。


然后她爬上池塘边沿说:“剩下的内裤里边,和内裤,你自己脱光了屁股彻底洗洗吧。我在这儿你不好意思脱光了,等会你洗干净点,晚上给你做手术,取出大腿上的弹片。我还是到大池塘那边去,我也该好好洗洗,然后再好好的泡泡温泉。”


说完,她轻盈的朝大池塘那边走去。边走她还边回头朝我大声说:“咱们男女有别,不许偷看,不许过来,听见没有?”


一会儿,她又折回头朝我们山洞方向走去,边走边说:“你先自己慢慢洗着,我去拿急救包,先给你把头上的伤口,重新包扎一下。”


她走到刚刚砍断的枯树段旁,扛起一段朝来路处走去。



当小黎姐拿回急救包时,我已经把,藏在内裤里面的,隐秘部位清洗完了,而且还把内裤洗了洗。


当然这种洗衣方法,从严格意义上说,不算洗衣服,因为没有肥皂和洗衣粉,仅仅是在水中把衣服揉了揉。反正洗洗总比不洗干净。


看她快走到我跟前了,我赶忙在水中,偷偷把内裤,又穿在赤裸的身上。


小黎姐让我坐在池边一块石头上;她轻轻的把我头部,原来包伤的急救包,慢慢的揭下来;然后又打开一个新的急救包,从中分出一小部分,用一小块纱布,蘸着分出部分上的消毒、消炎、止血之类的药,轻轻给我擦洗伤口,及其附近的血污;她把揭下来的,那些被血污弄的,脏兮兮的垃圾,扔到一个阔大的树叶上,并说等会要挖个坑深埋到地下,防止被人看见。看来她的警惕性还蛮高的。


擦洗伤口时,我疼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小黎姐掏出手绢,给我擦去汗水后,又用纱布蘸着药在伤口处,边擦洗边问我,哪个部位疼的厉害?


擦洗干净后,她又重新用新打开的,那个急救包,细心的给我包好伤口。


她心情有些沉重地说:“我估计头部的伤,恐怕不仅仅是外部伤,伤口虽然不大,但是,可能头颅内部,进入了一小块弹片,下一步恐怕要做开颅手术,才能取出弹片。手术虽然不大,问题是这儿的条件,无法做开颅手术。”


我看她的表情,感觉可能伤势不轻。她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心,又笑着说:“你别担心,看你现在的状况,不会有事的,如果伤到大脑,你早就昏迷不醒了。即便将来需要取弹片,我也会想办法的,你身边守着我这个特护医生,放心好了,啊。”


处理完头部的伤,她又给我把腿部原来包扎的,脏兮兮的纱布也揭下来,用新纱布蘸着药擦洗干净后,又用剩余的药,和纱布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说:“腿伤问题不大,先简单的包扎一下,等晚上取出弹片,做完手术后再重新包扎。”


刚刚给我处理完伤口,忽然听小黎姐小声说:“别动,池中有条鱼。”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扭头一看,果真有一条大鱼,在小池仅有半米深的、透明的水中,可清晰地看到,鱼儿在水中慢慢游动。估计这条鱼约有两、三斤重。


我不禁有些纳闷,不知为什么?我刚才在水中洗澡时,那么长时间,我竟然没有发现。


小黎姐悄悄的,卸掉了全身的武装;把早已挽到膝盖以上的裤腿,又向上挽了两挽;然后绕到距离鱼儿,稍远的池水中,慢慢向鱼儿靠拢。


这时她早已全神贯注,在鱼儿身上了。当她快要靠近鱼儿时,鱼儿可能受惊了,突然向另一端游走了。


不知为什么,她没去继续追鱼儿,却突然匆忙的解开了,旧军装的纽扣,悄然脱下了旧军装,在脱衣服时,她的眼睛依然全神贯注的,紧盯着那条大鱼,全然没有顾及到她脱下衣服后已经脱颖而出的那两个雪白的大肉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