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剑的幽灵--德国第11装甲师--齐尔河畔的消防队

王绍华 收藏 2 1702
导读: 50辆坦克在两周内干掉苏军一个坦克军——歼灭700辆坦克,这就是著名的齐尔河畔的消防队——德国第11装甲师在巴克尔将军指挥下创造的众多优秀战例中最让人目瞪口呆的一个。   1942年十二月六日,德军第336步兵师在齐尔河畔的下齐尔和苏罗维吉诺之间占领了阵地。当天,德军第11装甲师师长巴尔克将军来到下齐尔,勘察该师渡过顿河的地段,以便与霍特第4坦克集团军进行协同。但是德军在解救斯大林格勒部队方面没有起什么作用。十二月七日,苏军第1坦克军在德军第336步兵师的左翼强渡齐尔河,并向德军河岸防御阵地深远后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50辆坦克在两周内干掉苏军一个坦克军——歼灭700辆坦克,这就是著名的齐尔河畔的消防队——德国第11装甲师在巴克尔将军指挥下创造的众多优秀战例中最让人目瞪口呆的一个。


1942年十二月六日,德军第336步兵师在齐尔河畔的下齐尔和苏罗维吉诺之间占领了阵地。当天,德军第11装甲师师长巴尔克将军来到下齐尔,勘察该师渡过顿河的地段,以便与霍特第4坦克集团军进行协同。但是德军在解救斯大林格勒部队方面没有起什么作用。十二月七日,苏军第1坦克军在德军第336步兵师的左翼强渡齐尔河,并向德军河岸防御阵地深远后方的第79国营农庄居民区推进。德军第11装甲师的部队还在由罗斯托夫前进中。他们奉命立即向国营农场转移,以恢复原态势。十二月七日下午,第15装甲团与苏军大批坦克部队在国营农场附近遭遇,并阻止苏军继续前进。


显然,德军不能容许苏军停在国营农庄,因此,巴尔克奉命把他们赶走。第一步,他把他的指挥所设在第336师指挥所的旁边,在上索洛诺夫斯基,这样即可使两个师密切协同。


德军第336步兵师师长要求巴尔克对国营农庄实施正面攻击,以便能尽快地解救他们的危急处境。巴尔克则认为,地形不便于坦克行动,而且任何情况下的正面攻击,只能把敌人击退,而不能歼灭敌人。他决定沿国营农庄以西和以北的高地实施主要突击,因为这里便于坦克通行;尔后令坦克插到苏军的后方,切断敌人退路。第15装甲团担任主攻,由第111装甲步兵团支援,而第110装甲步兵团则由西南进行牵制性的进攻。巴尔克把高射炮和工兵营配置在国营农场以南,以防苏军向这个方向突破。第336师的炮兵负责支援由东北翼进攻的部队。


十二月七日夜里,德军第11装甲师根据巴尔克的命令调整了部署,各部队进入集结地域。十二月八日拂晓发起攻击时,苏军正准备向第336师后方实施突击,他们确信,德军是在他们的掌握之中。第15装甲团碰上了苏军由北面开来的摩托化步兵的长长的纵队并对这支纵队发起攻击,这使敌人完全出乎意外。当德军的坦克冲进纵队时,苏军惊慌失措,狼狈逃窜,运输车一辆跟一辆地起了火。整个纵队被德军歼灭,巴尔克师的装甲团随即在装甲步兵和炮兵的直接支援下,向防守国营农庄的苏军坦克部队后方推进。


苏军打仗倒很勇敢,但是他们的坦克却落在德军的火网之中,想逃脱等于白费力气。当这个短短的冬日的白天过去的时候,苏军的坦克第1军彻底被打垮了,有五十一辆坦克被击毁。


十二月九日至十三日,巴尔克师继续肃清齐尔河登陆场的苏军。空军野战师在第336师的左翼占领了防御,这两个师竭尽全力来防守第48坦克军所占领的齐尔河一线,该防线在奥布里夫斯卡亚和下齐尔之间,延伸四十英里。但是苏军不断施加重压,德军第11装甲师不得不一次再次地出击,以恢复防线。


十二月十一日晚,巴克尔将军收到了以下的通报:“敌在里辛斯基和下加里诺夫斯基两点突破,两个突破口之间的直线距离二十二公里。”德军第11装甲师长决定先对里辛斯基之敌实施反击。装甲团经过一夜行军,于十二月十二日拂晓到达里辛斯基附近,并歼灭已突入的苏军部队。巴尔克定下这个决心,是因为他认为,第336师的防地对德军第11装甲师的尔后行动至关重要,因此应不惜一切代价守住这一阵地。第336师业已充分认识到它的任务的重要性。该师以坚强的意志来对付每一次敌人的威胁,并竭力以自己的力量去抵挡一切,以使巴尔克在不需以坦克去支援步兵时,能以全师的力量实施反击。第336师师长卢希特将军从来不张惶失措,也不吁请德军第11装甲师的兵力支援,甚至在最危急的时刻也不这样作。如果没有两个师司令部在一起协调地工作,作到这一点是不可能的。另外,军长每天晚上都会见巴尔克,全面地来讨论当时的形势。


十二月十二日消灭里季斯基的苏军以后,德军第11装甲师向北转移。当天下午,该师行进十五英里以后,攻入下加里诺夫斯基的苏军登陆场,大大地压缩了苏军的阵地。


十二月十三日拂晓,当该师正要向下加里诺夫斯基发起最后一次攻击时,苏军向其右翼进行了猛烈的冲击,造成了一时间的危机。一个营被包围起来。德军第11装甲师停止了向登陆场的突击,调过头来对付进攻的敌人,于是给这个营解了围。这场战斗,勿庸置疑是以德军防御的胜利而告终。遗憾的是,没有能够彻底清除苏军在下加里诺夫斯基的登陆场,正是这一点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德军第11装甲师在八天当中,夜里行军,白天打仗,极需进行休整。


十二月十日,第4坦克集团军发起进攻,以援救斯大林格勒,第6集团军对这次进攻早已等得不耐烦了。这期间,负责对被围军队进行空中补给的里希特霍芬上将来德军的指挥所视察。根据他的看法,斯大林格勒的补给状况自十二月初以来一直不好,那时还是按第6集团军最低限度的需要量,即每天五百吨来供应的,现在最多只能给被围军队空投一百吨物资,当时Ju-52运输机的数量,跟巨大的任务相比,显然是不足的,因此不得不使用He-3型轰炸机。这种飞机只能载弹一吨半,而且前线非常需要它们支援地面部队。


这时,霍特正在全力以赴地向斯大林格勒进攻。第48坦克军也要参加进攻,尽管齐尔河一线情况紧急也无法考虑。不幸的是,德军在下齐尔附近的顿河登陆场,在苏军不断攻击之下,已经失守,而在德军去执行任务并与第4坦克集团军会合以前,需要把这块登陆场夺回来。十二月十四日,齐尔河防线一天平静无事。十五日,德军第11装甲师从苏军加里诺夫斯基登陆场附近的阵地撤了下来,并向下齐尔转移,以便强渡半结冰的顿河,与霍特派的援兵会合。而对苏军加里诺夫斯基登陆场的地段,由空军野战师派出的应急部队(注:应急部队系指为应付紧急情况而组织的警戒部队。)所占领。


十二月十六日,霍特的前卫已经到达阿克塞河岸,距第6集团军最近的部队不到四十英里。德军计划由德军第11装甲师于十七日打开一条渡过顿河的道路,继而向东南进攻,去支援霍特的左翼。就在这个时候,苏军统帅部对一些高级人员的任命表现出了它的战略远见。由朱可夫元帅统一指挥伏尔加-顿河前线的各集团军,华西列夫斯基将军任他的参谋长(注:华西列夫斯基后晋升为元帅,一九四三年四月被任命为苏军总参谋长,一九四九年,任苏联武装力量总司令。)。他们没有把预备队集中起来去抗击霍特的突击,而是对顿河中游运气不好的意大利第8集团军发起大规模的进攻,进攻的正面很宽,包括了霍里德战役群(该群在德军的左翼接替了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的防地,而且还包括了齐尔河一线的第48坦克军的阵地。德军军在这一防御地段的危机和意军的瓦解,不仅迫使德军第11装甲师放弃强渡顿河的进攻行动,而且还使得曼斯坦不得不大量收拢霍特第4坦克集团军的兵力,以便建立起掩护罗斯托夫的新防线,这就决定了第6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的命运。


十二月十六日,第48坦克军当面的情况一点也不清楚。苏军第5坦克集团军停止了沿齐尔河一线的进攻,似乎有可能渡过顿河,迎击霍特集团军。由于天气不好,德国空军的飞机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起飞,空中侦察没有进行。到了十七日,情况明朗化了。正当德军第11装甲师要强渡顿河时,苏军以猛烈的攻击,突破了下齐尔以北约六英里的第336师的阵地。这时,除了把德军第11装甲师投入战斗别无他法,该师把苏军击回到河岸。十八日,德军第11装甲师继续攻击,以期清除苏军渡过齐尔河的立足点。若不是有消息说,另一股苏军又在西北十二英里的下加里诺夫斯基登陆场发起进攻的话,德军第11装甲师的攻击是会取得成功的。苏军的一个机械化军在宽大正面上实施突破,德军的“应急”部队的抵抗没起什么作用。诺贝尔斯道夫将军被迫令德军第11装甲师去封闭突破口。巴尔克是不同意这样作的,他认为在这样作以前最好是先消灭第336师当面的敌人。


巴尔克受领命令后,决定即刻出发,经一夜的行军,于第二天拂晓,不等苏军出动即向敌人发起进攻。为此,第110装甲步兵团要由正面牵制敌人;第15装甲团攻击敌人的东翼;第111装甲步兵团则在右后方掩护翼侧,留作预备队。


十二月十九日五时,一切均按计划行事,天蒙蒙亮,第15装甲团的先头分队看到,苏军展开成战斗队形的强大坦克部队正向南行进,由于德军装甲团荫蔽得很好,它仅有的二十五辆坦克就跟在苏军的后面,还没等苏军反应过来,就对苏军开了火,只几分钟击毁苏军坦克四十二辆。苏军这才明白原来象二梯队跟在他们后面的,是德军的坦克,而不是他们自己的坦克。制高点148.8高地被德军夺了过来。在这个高地的另一边,也有展开成战斗队形的坦克在前进,它们的行动跟上边说的几乎一样。德军由莱斯特曼上尉指挥的坦克又一次由后边攻击了苏军,而在苏军还没弄清情况以前,已经被消灭了。就在这样短得出奇的时间内,二十五辆德国坦克消灭了苏军六十五辆坦克,自己却毫无损伤。这场战斗冲垮了苏军的进攻,其残部仓惶逃窜,没有敢再进行抵抗。


十九日晚,苏军第3坦克旅对德军德军第11装甲师的左翼实施牵制性攻击,并占领了第110装甲步兵团第1营的阵地。但第15装甲团很快又夺回了这块阵地。


二月二十日,德军第11装甲师继续前进,以便将敌人驱赶到齐尔河的对岸。装甲师的进展起初很顺利,但到傍晚的时候,苏军对师的右翼进行了猛烈的反击,并突入第111装甲步兵团的后方。这一危急由装甲团给解除了,还击毁了苏军的十辆坦克。


由于苏军的猛烈进攻,巴尔克将军决定于二十一日巩固防御阵地,并令各团利用夜暗调整部署。这天凌晨二时,两个装甲步兵团都报称,他们的防御阵地被苏军突破。一轮明月照亮大地,苏军的坦克和步兵趁德军调整部署之际突入了德军的阵地。第15装甲团立即发起反击,不久就由装甲步兵团那里传来了捷报。巴尔克派出第61摩托车营在第110和第111装甲步兵团的接合部攻击苏军,这股苏军似是敌人的主力。到了白天,情况已明:德军第11装甲师取得了防御战的重大胜利,苏军在德军的阵地之前丢下数百具尸体,德军的损失也很大。


十二月二十二日,第48坦克军防地上一派宁静。事实上,德军在齐尔河一线的大规模防御战已告一段落。但是,由于意军第8集团军阵地的瓦解,这就在德军的左翼打开了一个口子,苏军近卫第1集团军的部队正通过这个口子源源而入。十二月二十二日,德军军部接到命令:撤离齐尔防线。率德军第11装甲师转移到西面九十英里处的塔钦斯卡亚。除非德军飞快地行进,是解救不了罗斯托夫的。


在结束关于齐尔河战斗的叙述以前,必须对这位天生坦克指挥官巴尔克将军赞颂几句。在整个战斗过程中、他的装甲师简直是一支“消防队”,它在两个步兵师后边行进,熄灭一次“大火”,紧跟着再去熄灭另一次“大火”。遇到步兵不能对付的苏军登陆场,巴尔克就以坦克兵的全部力量去猛击敌人,他在遵守一句古老的格言:“不必吝惜,只管猛击。”他所以能取得辉煌的战果,是因为他能与两个步兵师和第48坦克军军部密切协同。巴尔克永远不让单一的坦克去直接支援步兵,因为他认为这样对十分需要的坦克是不利的,并且也是个浪费。而机动作战的战术常使形势转危为安,并使敌人遭到很大损失。这期间,在第48坦克军的行动地带内共消灭敌军坦克七百余辆。根据德军的所见所闻,德军认为,只要德军有沉着勇敢的士兵,有集中使用的坦克和火炮,就可以打败拥有大量兵力、兵器的苏军。


下面是巴尔克自己关于这次行动的记载:


德军第11装甲师以其决定性的英勇行动,在齐尔河一线取得了防御的胜利。如果该地段的防御被突破,苏军得以进军罗斯托夫,高加索集团军群的退路将被切断,这会使它遭到斯大林格勒德军集团军同样的厄运。这样,形势逼着德军第11装甲师要竭尽全力去完成受领的任务。


所幸的是,经过历次艰苦战斗以后,那些没有经得起考验的指挥官,统统都由有经验的人替换了。留下来的指挥官都是绝对可靠的。


连续几个星期,德军师都是夜间转移,拂晓前到达最易攻击敌人的位置上,而在敌人出动的前一小时攻击。使用这种战术要求部队要消耗很大的精力和体力,但是伤亡却很小,因为这种作法常常出敌意外。德军师的一句格言是“夜行军是救命星。”然而,人们要问,德军第11装甲师的军人究竟什么时间睡觉呢,这个问题恐怕永远也得不到明确的答案。


命令毫无例外地都是口述的。师长于当晚定下次日的决心,并于现地给团长口头下达必要的命令。然后他回到司令部,再同第48坦克军参谋长商讨他的意图。如获批准,就给各团发电:“无变化”,于是一切均按计划行事。如有重要变化,师长即于当夜到各团去,重新下达口述命令。他由战场上的前进阵地指挥师的行动。师长的位置与实施主要突击的部队在一起,他每天都要到团里去好几次。师司令部稍靠后一点配置,在行动中一般不改变位置。司令部负责搜集和整理敌情材料,掌管部队的补给,并调动加强兵力。师长和司令部之间用无线电台保持通信联系,只在少数情况下才用电话联络。


由沉着而能干的卢希特将军指挥的德军第336步兵师,由于防备严重不足而处于不利状态。如果该师拥有大量的反坦克火炮,就不可能出现一次又一次的危机。在这方面,德军的编制是不合乎要求的。


双方都曾使新组建而装备很差的部队投入了战斗。如德军的空军野战师,尽管拥有较好的技术装备,只不多几天就垮台了。它的训练很差,另外也缺乏有经验的指挥官。这些师是戈林的创造,这种创造根本没有合理的军事上的依据,士兵们因为这种荒谬行径而送了命。


苏军方面,坦克乘员,特别是机械化军的坦克乘员,根本谈不上什么象样的训练。这个缺点正是德军12月19日取胜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这篇纪事里,关于炮兵谈得不多,在高度机动和情况多变的作战行动中,炮兵不能及时到来执行一项重要任务。但在夜间,炮兵常常用来以集火射击袭击敌人的宿营地。这种战术的效果究竟有多大,也很难说。但是,苏军为逃避冬日的严寒,常常躲在村庄里,这样就可以设想炮击的效果了。


齐尔河这一仗,由于苏军坦克第5集团军指挥部所采取的方法不当,使德军打起来并不吃力。他们投入战斗的各个军,发起攻击时在时间上并没有什么协同,大量的步兵师之间也没有协同好。这样,德军第11装甲师就能够打完一个军再打一个军,等到把这个坦克集团军削弱到一定程度,德军装甲师甚至可以撤下来,再去对付苏军的另外一个坦克集团军。


苏军在齐尔河战斗中采用的战术给德军留下的最初印象。这些印象在以后的许多情况中进一步证明是正确的。


实际上,苏军每次发起进攻以前,先进行广泛的渗透活动,由一些分队和小组“渗入”到防御阵地中来。在掌握这种作战方法方面,还没有人能赶上苏军人。虽然外围地域都在监视之下,苏军人却突然间就在德军阵地的当中出现,谁也没看见他们来,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甚至在那些通行特别困难的地方,他们都可能成群地出现,而且很快就挖了掩体。诚然,单个士兵渗入是没有什么困难的,因为德军的阵地只有薄弱的兵力防守,支撑点中间的间隔也很大。师的防御正面宽达十二英里。但是一个令人惊异的事实是,尽管整个夜晚德军都在注视着,机警地张大眼睛望着,第二天早晨准还有整分队的苏军到德军的防御阵地里来,带来了全部武器和弹药,而且还挖了掩体。这种渗透的技巧是惊人的,几乎没有声音,一枪不发。这种渗透战术,苏军使用了数百次,取得了重大成果。对付这种行动的唯一办法是:加强守备力量,让那些值勤的机警士兵作纵深配量,并不断地进行巡逻,而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有足够的预备队随时作好准备,一有情况立即出动,赶走侵入的敌人。


苏军另一个行动特点是,不论在什么地方,不管什么时间,都要建立登陆场,以作为尔后进攻的基地。苏军控制的登陆场的确是很大的威胁。忽略这些登陆场,或者不及时清除这些登陆场,都是很错误的。苏军的登陆场,初建时可能很小,而且几乎没有什么危害,但是短时间内,他们就可以把它变成危害很大的阵地,不久就会成为难以克服的据点。晚间苏军一个连占领的登陆场,第二天早晨兵力至少要扩大到一个团,再一个夜晚就会变成一个装备了重武器的坚固据点,它可以具备所需要的一切,使它达到几乎坚不可摧的程度。苏军头天夜里建立了登陆场,用再猛烈、再集中的炮兵火力也不能把它赶走。最有效的办法是实施经周密组织的进攻。苏军“到处建立登陆场”的原则会构成非常严重的威胁,这是不能低估的。这里唯一可靠的,必须成为一条原则的办法是:若苏军正在建立登陆场,或者正在建立前进阵地,就向它发起冲击,而且立即冲击,猛烈地冲击,犹豫不决注定要失败。迟缓一个小时,冲击就可能受到挫折,迟缓两个小时就定然受挫折,迟缓一天就要召来大灾难。甚至是只有一个步兵排,只有一辆坦克,就要发起冲击!要在苏军立足未稳的时候,要在它刚被发现,好对付的时候,在它还没有时间组织防御的时候,要在它的重武器还没运到的时候,就对它发起冲击。推迟几个小时就太晚了。迟缓意味着失败;果断而及时的行动就会成功。


苏军的战术是一个奇怪的混合物。尽管他们精于渗透行动,并特别善于构筑野战工事,但苏军进攻行动的刻板也几乎是众所周知的(有时苏军坦克部队也能打败较小的部队,这显然是例外)。愚蠢地对某一点反复地冲击,炮兵火力组织的公式化,以及不善于选择进攻的地形,都表现出在执行任务时缺乏创造性和思想上的僵化。德军的无线电侦听队曾多次听到这样急躁的提问:“现在德军干什么?”只有少数的下级指挥官在遇到情况变化时,能表示个人的看法。在许多情况下,本来是一次成功的冲击、突破或是已经完成了的合围,但却没有及时扩大战果,就是因为上级没有关照该怎么办。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