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黑风暴中的公安局长王立军

1151881663 收藏 3 1561
导读:  扫黑风暴中的公安局长王立军        这期南方周末做的是:扫黑风暴中的公安局长王立军   [b][color=royalblue]一位从辽宁空降重庆的公安局长,他要面对的是要“内除积弊”的警队、是涉嫌“黑保护伞”的前公安局副局长文强、是一群可以贯通政商两界的黑帮头目。   但恰恰以他为首掀起了重庆的反黑风暴:百余名警察被查处,文强被扳倒,多名身家上亿的涉黑商人被抓,逾千黑恶团伙成员被缉拿。   他就是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col

扫黑风暴中的公安局长王立








这期南方周末做的是:扫黑风暴中的公安局长王立


一位从辽宁空降重庆的公安局长,他要面对的是要“内除积弊”的警队、是涉嫌“黑保护伞”的前公安局副局长文强、是一群可以贯通政商两界的黑帮头目。


但恰恰以他为首掀起了重庆的反黑风暴:百余名警察被查处,文强被扳倒,多名身家上亿的涉黑商人被抓,逾千黑恶团伙成员被缉拿。


他就是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扫黑风暴中的公安局长王立军


重庆市公安局前副局长文强,现涉嫌“黑保护伞”被抓 资料图片


  扫黑风暴中的公安局长王立军


重庆富豪陈明亮涉嫌黑社会性质犯罪活动被重庆警方依法逮捕。 图/重庆商报


2009年8月7日,有“重庆最大黑保护伞”之称的重庆市司法局局长、前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文强被专案组带走。


此时的重庆,已进行了将近两个月的扫黑行动。据当地媒体披露,已有14个黑恶势力团伙受到打击,一百多名骨干成员被缉拿归案,商界富豪黎强、陈明亮等人纷纷落网。


文强的被抓,给重庆扫黑运动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也让重庆人体验到从辽宁锦州空降而至的公安局长王立军的“狠”。“把大头子镇住了,小的涉黑人员就不敢动了,也叫公安内部那些和黑社会势力有牵扯的人放弃幻想。”重庆警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


王立军在这轮扫黑风暴中已被民间树为英雄,也遭利益受损者的非议。南方周末记者曾多次联系王立军,他均婉拒了采访。但通过诸多扫黑大案与警员回忆,仍可看到一位公安局长的处境与作为。


黑社会曾猖狂到对官员成立“专案组”


2008年6月,时任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不带“一兵一卒”,只身来到重庆,担任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正厅局级)。在媒体已有的报道中,王立军是个铁腕人物。1958年12月出生于内蒙古一个铁路工人家庭的他,从小练得一身好武术。在警界二十多年,以扫黑著称,曾有传言称黑社会出500万买他的人头。据2004年2月央视采访王立军的报道,在他担任铁法市、铁岭市、锦州市公安局长期间,有八百多名罪犯被他和他的战友送上刑场。


这样一位战功赫赫的公安部一级英模到重庆的目的何在?几乎没有第二个答案——扫黑。果然,王立军刚抵达重庆,就在当年7月至9月间,启动了25年来最大打击暴力犯罪、打黑除恶、缉枪制爆专项整治行动。32771起刑事案件告破,9512人被逮捕,以至于重庆市的看守所、拘留所爆满。


一年的时间内,重庆市警方在王立军的统帅下,一直在摸黑帮的底。


重庆的黑道到底水有多深?来自民间的信息是:重庆的黑帮问题于1998年白云湖赌场案逐渐进入公众视野,真凶及警方的保护伞陆续被判刑后,重庆的黑帮组织退出赌场生意,着力经营“放水”(即高利贷)公司,并进军房地产、交通、建筑等领域。


一位与重庆黑帮人物关系密切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说,和早期的黑老大不同,新崛起的黑老大更“文明”些,也更讲规矩,“有的人为了看起来斯文点,特意戴起了平光眼镜”。这类黑老大更愿意用江湖道义来摆平事情,对外不肯轻易动用武力,对内“家法”很严。不过他也认为,重庆的码头文化和“袍哥情结”,以及重庆人豪爽耿直的个性,导致很多年轻人喜欢拉帮结伙,以为“剃个光头就是出来混的”,拉几个“兄弟伙”就是黑社会。这帮“小渣渣”和黑帮上层不同,经常制造恶性暴力事件。


“以前我们身边很多这种混混。”一位重庆市民描述他看到的场景:有一次他在路边看到有大约两百个“光头”正在集会,商议如何砸某人的“场子”,“确实感到害怕”。


重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磊8月16日曾通过重庆的官方媒体表示,重庆市的黑恶势力犯罪活动仍然处于一个比较活跃的时期。黑恶势力渗透至大到能源、交通、建筑,小到粮油菜肉的各领域;黑恶势力坐大成势,组建的公司拥有不法资产上亿元;不少集团集“黄、赌、毒、枪”于一体;黑恶势力在警界和政界寻求保护伞,一些黑恶犯罪头目甚至披上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政治光环,加紧向政治领域渗透。此前,重庆警方曾公开披露已有104个涉黑涉恶团伙在警方的掌握之中。


在这样的背景下,重庆警方于6月3日江北区爱丁堡枪杀案后,掀起了新一轮的扫黑除恶风暴。据重庆警方称,截至8月15日,破获刑事案件892起,已成功抓捕涉黑涉恶团伙成员1544人,469名逃犯被境内外追捕。


扫黑有了“狠角色”


令外界震惊的并不仅仅是这组数据,而是揪出了大批隐匿在商界和政界的重量级人物。


这些重量级人物包括:市人大代表、重庆渝强实业 (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巴南区第二富豪黎强;重庆市江州实业董事长、渝中区人大代表陈明亮;重庆民营摩托车制造的大哥级人物龚刚模、万贯财务公司的陈坤志等等。


“这在以往完全不可想象。”重庆一位老警察评价说。重庆以往也有扫黑运动,已经有一定的套路,那就是“比较软”,警界内部一些和黑社会裹得紧的人不可能被挖出来。“扫”到的最大的黑社会头子是白云湖枪案中的王渝男(王只有经济实体、无政治光环),最大的保护伞是时任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队长的李虹。


这一次落网的黑恶势力头目中,值得一提的是陈坤志这位43岁的前警察,他和警界关系密切。虽然在一些黑道人物看来,陈坤志是个“软角”,但他和龚刚模成立的重庆万贯财务公司着实在重庆司法界掀起了一阵“黑浪”。在重庆“奥尼土地拍卖案”中,万贯财务和重庆高级法院个别法官勾结,操控拍卖,将土地低价卖给一公司。2007年,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认定“陈坤志涉嫌职务侵占、非法拘禁”,但那次“仍然被他说脱了”。


在王立军主导的扫黑运动中,陈坤志再次落网。陈上了8月17日重庆警方公布的“67名黑恶团伙首犯即骨干分子”的名单,“陈坤志这次绝对扳不脱了”。


“奥尼土地拍卖案”涉及的司法腐败,也借着重庆扫黑得到了清除。重庆高院副院长张弢、执行局局长乌小青、重庆第五中级法院执行局局长郭剑今年7月落马。


但真正掀重庆扫黑******的是重庆市公安局前常务副局长文强的落网。2008年6月,王立军来到重庆,替代的正是文强的职务。对重庆各界来说,这一天标志着重庆警界“文强时代”的结束,迎来了“王立军时代”。


出生于重庆巴南区(原巴县)的文强,在担任巴县警官期间,就在刑侦业务上表现出色,后于1992年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在任11年。2008年7月,文强出任重庆市司法局局长。


在担任常务副局长期间,文也是屡破大案的厉害人物。1992年重庆警匪枪战、1994年中国第一盗案、重庆的抢劫运钞车等大案要案,文强都冲锋在前。2000年,文强亲自抓捕张君,曾称在张君脸上留下了他的脚印。


然而文强与黑帮关系暧昧在重庆警界也是不争的事实。“文强耿直、讲江湖道义。”一位和重庆黑道关系密切的人士评价说,“所以做事难免会维护‘兄弟伙’的利益。”重庆警界一位老警察透露,外界历来传言文强是最大的黑帮保护伞,文也曾被调查过,但他以培养黑帮人员作为“特情”、便于警方工作为由“说脱”了。


8月7日,文强终于被“双规”。这在全国人大代表、索通律师事务所韩德云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早在7月31日,重庆市工商界、金融界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曾邀请王立军座谈,请王对重庆扫黑问题进行“答疑解惑”,“感觉他敢下手,没包袱”。


重庆警界人士分析认为,文强作为土生土长的市公安局长,在重庆警界、政界关系盘根错节,敢于动他,王是做好充分准备的。


王立军只身来到重庆一年多的时间里,职务一直在变化。王立军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期间,市委书记薄熙来3次到市公安局党委会议上讲话,提出重庆市要有宽大的胸怀,迎接四方客人,不仅要引进资金,而且要引进人才。薄熙来还批评了重庆市公安局的一些做法,对违法乱纪的事不抓。


2009年3月,王立军从常务副职上扶正,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原任局长刘光磊转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2009年7月15日,刘光磊再次离开武警重庆市总队第一政委、第一书记的职位,改由王立军兼任。这一任命被外界看作是王立军的“扩权”。但政法系统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各地公安局长一般都兼任同级武警的一把手,所以这只是正常的职务变动。


王立军眼中的扫黑分寸


根据俄罗斯学者阿达什科维奇对有组织犯罪的定义,暴力犯罪、黑经济结构、政权权力机关相结合是黑社会犯罪最主要特点。王立军主持的扫黑行动对三者都进行了严厉的打击。然而,在剪除黑经济结构时最容易引起争议。大批民间“放水”公司的头目以及一些金融界的人士被抓,让他们产生了不安定的感觉。


一位“放水”公司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抱怨,王立军扫黑吓跑了很多“放水”的人。他辩称放水公司的存在更多地是促进了金融市场的活跃,弥补了国有银行放贷能力的不足,“重庆90%以上的企业都借过高利贷”。


而重庆律师周立太对此提供了不同的信息。据他了解,重庆的高利贷资金来源有两个,一是一些官员来源不明的财产,二是国有银行利用职务之便放出来的钱,“钱的来路不正,收钱的手段更不正,当然应该狠狠打击”。


由于存在这样的争议,7月31日,重庆市工商界和金融界邀请王立军介绍扫黑的情况。“很多银行家都来了,他们关心打击的尺度和范围,担心会打过了头。”全国人大代表、索通律师事务所韩德云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说。


与会者除韩德云外,企业界有力帆集团董事长尹明善,金融界有重庆信托公司监事长洪虹、农行重庆分行行长李先国等人。


这次座谈会让韩德云感到,王对扫黑的政策界限是分明的,高层的初衷是创造好的投资环境,并不是要打击经济。


王立军对罪与非罪的界限也有清晰的把握。对企业家来说,“即使你有违法行为,但你没有犯罪,我也要保护你。这个观点传递得很强烈。”比如某企业家被人设局参与赌博,输了上千万,专案组成员追回作为赃款没收。王立军知道此事之后发还了这笔钱,“他说不然警察跟黑社会有什么区别呢”。


作为政法界人士,韩德云对这次扫黑还有另一层担忧。作为运动式的扫黑,既可以塑造王立军这样的英雄,也可能产生一些过激行为。在座谈会上,有一位企业家当场反映,警方调查该企业时,扣了公章,封了账户,写了申请也不发还。王立军听了后立刻就让办公室主任落实。


“这件事可以看出,他本人对运动式打黑的副作用有很强的防范意识。”韩德云评价说,“但你对自己的队伍执行力的水平一定要有足够的评估,公安的能力越往基层走,执行力越差。否则你的出发点是好的,得到的效果可能是不好的。”于是,他在座谈会上建议王立军注意下面的警察的执行力。因为不是每个警察都有他的认识高度,这是中国运动式扫黑的缺陷。


虽然有这样的疑虑,重庆扫黑仍然赢得了民众的高度赞誉。“以往一进茶楼,就看见满屋子的平头,谈的都是打啊抢的事,搞得连中学生都拉帮结派,风气很不好。王立军一打,这帮人该抓的抓,该躲的躲,大街上扒手都少了。”一位重庆市民说。


在重庆的一些菜市场也可听到这样的言论,“菜娃”、“肉娃”们表示,以前肉霸、菜霸们厉害得很,垄断市场,现在“价钱自由了,没得人强行发货了”。


在各大论坛中,重庆扫黑的支持率也节节飙升。华龙网两江论坛关于王立军扫黑的帖子众多,某论坛有一帖称“别的做不了,想为王立军在天涯盖一座精神支柱”,此帖“盖楼”已达两千多“层”。还有不少外地的网友力邀王立军前往他们的家乡扫黑。


要扫黑先治警


与去年夏天扫黑同时进行的是王立军对重庆警察队伍的整治。和扫黑一样,王立军治警同样是铁腕作风。一位警界人士称,这样的做法令不少公安系统的人士不适应。


这位警界人士解释了其中原因:“前任副局长文强的工作方法是,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不管你黑的白的,你把事情搞平了就行,不是很讲规则。”因为管理较松,公安系统的人反而觉得比较有人情味。警察感觉内部人性化一点,包括提了一批庸官。


而王立军一来,就先向警队开刀。他一改以前“用政治保障业务”的作派,提出“以业务支撑政治”、“凡是不好好干活儿的领导干部一律拿下”。他要求分县局、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每周工作5天以上,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他还严厉打击各单位立案破案时的弄虚作假,水分在一些单位被挤出了一半。


王对干部任免要求严格。今年年初,某分局提拔干部不符合程序,后市局政治部发文件予以了纠正,“如果是文强任职期间,这种情况走过场就过去了。”一位警官称。


“说话逻辑性很强,有学者的渊博,也有军人式的气魄。”这是相当一部分警察对王的评价,然而关于王霸道、严厉的各种信息在重庆警界流传甚广。一位接近警方的人士称,王立军经常半夜给各派出所值班室打电话,如果没人接,第二天派出所所长立刻会被叫去“收拾”。


王立军的做法让手下又敬佩又惧怕。一位和重庆警界关系密切的人士说,“重庆警界分为两坨人,一坨人认为王立军作风霸道,他搞的那套累死人。另一坨人认为他工作能力强,从严治警,身先士卒,甚至亲自参与做尸检,把民警的工作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不管怎么说,乱耍乱整的警察少了,以前的警察朋友经常约出来耍的,现在都约不出来了。”


从王立军任职到现在,陆续有警察被停职、反省和刑拘。据一位警界人士透露,内部通报显示,受处理警察大约有150人左右,仅科所长就有20多个,最多的一批达到60多个。重庆市公安局刑警队的4名反扒民警因吃扒手的黑钱,这次也遭到了处理。


王立军曾在案情通报中概括了他的这一打黑思路是“内除积弊,外销积怨”。


对此,韩德云分析:“他把积弊和积怨分得很清楚,老百姓的怨就是来自于警察执法不公,恨警察。他拿警察开刀,我非常敬佩。”但重庆一位老警察担心,王立军这样的扫黑方式容易陷入“光杆司令,单兵独战”的状况,他认为警队风气的转变、王立军的治警,仍可能需要一个艰难的过程。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