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8日,南朝鲜的前总统金大中去世了,金大中在任期间积极推行致力于南北和解合作的“阳光政策”,并于2000年6月举行了第一次朝韩首脑峰会,南北关系有了历史性突破,而金大中本人也因此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而由于金大中的去世,也使朝鲜及与朝鲜相关的问题再次进入我们的视野。

近一段时间以来,朝鲜可谓风光无限,露足了脸,体会了一把什么叫“有影响、有力量的世界领导人”的角色。你看,美国前总统屈尊去拜见金正日南朝鲜现代集团会长玄贞恩对朝访问,在第五次延长了留朝时间后,终于如愿以偿的见到了这位朝鲜人民爱戴的“金领袖”金正日

现在,还有谁会记得朝鲜今年曾经连续发射导弹、进而冒天下之大不韪进行核试验,并且宣称永远退出“六方会谈”、“六方会谈”已死,等等这些高调发出的挑战?这才过去了多长时间,似乎就被全世界都忘记了。朝鲜通过克林顿、玄贞恩的来访,巧妙转身,成功的摆脱了由他自己所造成的窘境。从这一点来说,金正日非常精明、并不愚蠢。就这一回合来说,金正日小胜,美国佬是绝对的输家。那么,具体到我们中国,又是一个什么样子呢?容后再表。

为什么说金正日小胜,美国佬是绝对的输家呢?我们就先来分析一下这个问题。连续的导弹试射以及最后的核试,使朝鲜空前孤立。然而,朝鲜也很聪明的留有了后手,捎带着抓了美国的两个女记者,因此,美国政府就不能不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样,美国政府就势必要与朝鲜联络,央求朝鲜放人。但是,谁去触这个霉头呢?现任官员绝无可能,要是这样,就意味着“美朝直接接触”,而朝鲜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刚好可以在其中大作宣传、大做文章。

美国佬当然也看到了这一点,自然不会上这个当的,于是乎,克林顿适时的登场了。果然,克林顿一到朝鲜,就受到了金正日的热情欢迎、款待和会见。并且,还很顺利的就轻易领回了两个已经被判劳动教化12年的两个女记者。从这一点来说,金正日的一抓一放,就已经收到了奇效,核试验问题没人提了,而这位可怜的美国前总统也做了一回金正日的棋子。但是,克林顿和金正日到底都谈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不过,从最后所披露出来的内幕看,似乎跟中国有关,并且,金正日在谈到中国时,口气很不客气很不友好,这令我们的国人异常愤怒。

现在,问题就出来了,这些所谓内幕是谁最先、是谁第一个捅出来的,查来查去,我们就知道了,这些话原来都是跟随克林顿访朝的随从们漏的口风。我们有必要知道的是,金正日到底说了这个话没有,如果说了,从克林顿的随从嘴里露出一半句也属正常。如果压根就没说,那么,克林顿的随从为什么要编出这么一套谎话来呢?

这里,我们就来一点一点的剖析。首先一点,金正日到底有无可能说这个话。这个话是什么呢?据克林顿的随从讲,金正日说,朝鲜之所以造核武器,是为了防备中国。金正日的助手更加强调说,朝鲜的核武器根本打不到美国等等。金正日如果没说这个话,那我们也就当然没必要谈论这个话题。但是假如,如果金正日说了这个话,那么金正日为什么要这么说,他又是什么动机?他要达到什么目的呢?

如果此说真的存在,那么无非就是两个解释。第一:非常简单,金正日就是敌视中国甚于美国。并且,还不是一星半点的敌视,而是非常的敌视。但是,仔细想来我们又有疑问,金正日想不想这样干是一回事,更为重要的是、他有无这样干的胆量!毕竟,不客气的说,是中国人、中国政府在养活着他。缺少了中国政府的支持,他能够维持几天?他讲这个话,就不怕克林顿说出来,就不怕中国政府得知?

第二:它只是一种障眼法。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恐怕都有过这种经历,在我们与其他的人交谈时,为了表示与这个谈话人的亲近,在谈到某个不在场的第三者时,会很随意的评价几句,当然,这个评价肯定是不会太友好的,包括谈到的这个人是我们的某个朋友和熟人。不是有一句俗话吗,叫“那个背后不说人,那个背后不骂人”。

这两种看法那种正确呢?哪种更接近实际呢?只能留待时间证明了。

我们再回过头来说说克林顿及其他的随从透露的这个话。还是要先闹明白的是,这个话究竟存在不存在。如果存在,那么,克林顿为什么不把他埋在肚子里,而是把它公布出来呢?应该说,这只是个私人谈话,似无必要把这个话公布出来,让有关的第三方知道,公布出来既有挑拨是非之嫌,同时又有出卖朋友之不义啊。

再说,如果根本就没有这一出,而是克林顿纯粹无中生有,那也很容易讲明白,就是美国希望能够离间中朝之间的关系。不是在此之前就传出过,美国不止一次邀请中国讨论朝鲜政府崩溃后的善后处理预案,而被中国言辞拒绝吗?

还有一点要说明的是,假如金正日真的说过那番话,那就还有一个用意。近一段时间,美国不是老拿什么G2还有什么中美国说事吗?意思就是说中国应该和美国共管世界。美国的这个说法其实包藏祸心,一石数鸟。既给中国戴了高帽,同时也离间了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关系。君不见,此说一处,就惹得俄罗斯、西欧、日本心里泛酸吃味吗?

金正日也属于这种心理,或者说一种预防,担心中国在和美国走近时,会牺牲朝鲜的国家利益。于是,现行向美国献媚,也等于是告诉中国,不要忽视朝鲜的国家利益。

而美国也玩了个“顺水推舟”、“将计就计”,干脆将此说公布了出来,也在中朝之间打进一个楔子,看中国如何反应。奇怪的是,从此说出现以后,中国政府出奇的冷静,未见中国政府对此说有任何只言片语的评论,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反倒是朝鲜政府和金正日沉不住气了,朝鲜新闻讲,8月12日,朝鲜人民军、劳动党总书记、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同人民军指战员一起在咸兴大剧场观看了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看完之后,金正日并且说,朝中友谊是两国老一辈领导人长期缔造起来的,非常珍贵。还说,进一步加强和发展朝中友谊是朝鲜党和人民“不变的意志”。

而更为好笑的是,金正日反中的这通言论表白,美国本应该高兴,美国在亚洲豢养的那两条狗也本应该高兴。但实际情况似乎不是关这样,美国毫不领情,那两条狗也是气愤有加,慌张的不得了,害怕美朝的接近,会使他们丧了考妣,这又破使美国不得不安抚一下这两条狗。好不热闹!

再说中国。我们应该对朝鲜采取什么态度呢?说起来也简单,那就是以防、拉为主,捎带“打”。首先有一点可以肯定,对朝鲜,我们是绝对不会弃之不管的。金正日呢,就如同我们家庭里的一个有叛逆性的儿子,时不时给家庭惹点祸,给老子找点麻烦,但是,只要不太出格,我们是不会不要这个儿子的。

当然,如果祸闯大了,火玩过了,我们还是要管的。至于怎么管,那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对有着五千年文明的中国来说,对于宫廷斗争以及宫廷政变那一套来说毫不陌生。我们只需抛掉什么君子、什么道德圣人的那套外衣,就一切迎刃而解。随着世界局势的演变,随着事件的发展轨迹,我想我们是一定会抛弃一些已经被实践证明是迂腐的,麻木不仁的条条框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