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人二进宫:北大、清华任他考

a519722687 收藏 1 317


牛人二进宫:北大、清华任他考

2006年,18岁的刘淼以理科685分考进北京大学元培学院,但随后就沉迷于《魔兽争霸游戏中。大一下学期末,因多门成绩亮红灯,刘淼首次接到校方警示,但仍旧无法自拔。


2008年春节归来,进入大二下学期的他被北大校方劝退,父母含泪将其带回。


此后,他返回重庆八中母校就读高二下学期,用一年半的时间重新准备高考,今年以理科680分被清华大学信息学院电子信息科类录取。


新京报:北大、清华任你考,你够神的。


刘淼:是神经病的神吧。


新京报:大学前成绩一直都很好?


刘淼:前几名吧,最差一次十几名。我考试从来不怵。


新京报:是父母管教得好?


刘淼:不用调教。我小时候脾气挺差的,一生气就抓住卷尺、户口本、钥匙往楼下扔,当时我们家住六楼,但上了学后就好了,大家都关注着你,不能不变好。


新京报:也是从小就非北大清华不去?


刘淼(猛点头):老师、家长、社会舆论都是这么期许的。


新京报:当初考北大为什么选择元培学院?


刘淼:元培是先读两年基础课,随后再分专业,而我报志愿时恰好不知道自己想学什么。


新京报:你当时准备往什么方向发展?


刘淼:我喜欢电子技术,但有同学说这是青春饭,我迷茫了。


关于朋友


舍友都很牛,我不想多说话


新京报:对于专业选择的迷茫,跟同学们是怎么交流的?


刘淼:我就不想跟他们多说话。舍友都很牛,我很自负,拉不下面子。早上起床时打个照面,上午去上课,下午去玩游戏,晚上等他们休息了我再回来。学生会的那帮人也特别官僚。


新京报:会给父母打电话吗?


刘淼:我妈打来,说几分钟就挂,就怕她问太多。


新京报:那时候有其他朋友吗?


刘淼:高中有个最好的哥们在清华,他也觉得无聊,我们俩就一起骑车在北大南门的网吧碰头,或者去中关村图书城看小说。最冷的一次,晚上我们骑车回学校,风吹得头疼。


新京报:吹清醒了吗?


刘淼:没,吹出了我们俩的革命情谊。我们沆瀣一气。


关于游戏


游戏里才有归属感


新京报:怎么迷上的游戏?


刘淼:高二“五一”节,重庆沙坪坝办了个《魔兽争霸》的公测,我头一回听说,就开始玩,但当时没感觉,而且还在专心搞学习。


到了北大后,跟同学们交流少,专业的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了方向,就每天上午上课后,下午就扎进游戏里,一直到睡觉。


新京报:游戏里扮演什么角色?


刘淼:治疗者,承担伤害、输出伤害的两方都需要我。既然我无法开口向外面世界寻求帮助,向自己内心求助又无解,自然就失去了理智,只有游戏里才有归属感、英雄感。


新京报:想要戒除吗?


刘淼:有好几次,骂自己,恨得直捶墙。大一下学期挂科三门,学校发了个警示寄到家。那年暑假我们军训,我没回家,也吓坏了,生怕我妈问,那时真的想洗心革面了。可后来发现我妈压根没收到,而魔兽又推出了新东西,就再度沦陷了。


新京报:听说你一直写日记,那时是怎么写自己的?


刘淼:我从初中就开始写,但那段时间不写,因为不想直视自己的灵魂。


新京报:被北大劝退后还玩游戏吗?


刘淼:偶尔。不过,一条路走到尽头就知道是什么样了,一次也就够了。


新京报:后悔了?


刘淼:恨过自己,也深刻检讨,但我很少对过去后悔。


新京报:如果可以回头,还玩游戏吗?


刘淼:如果知道结果,恐怕不,否则还会玩,那时的我无从选择。


关于退学


老师一句话让我醍醐灌顶


新京报:谁通知的你被劝退了?


刘淼:大二上学期教务处老师打电话叫我,但我老想不会动真格。春节照常回家,脑袋也是麻木的。下学期返校回京,我爸接到了学校的电话。


新京报:你什么反应?


刘淼:我爸和我抱头哭,就那么一次。此后就是我妈去跟学校老师哭,那时我还抱着希望能留下。


新京报:什么时候彻底醒了?


刘淼:教务处的老师说,即使你留下来了,成绩这么低,就算毕业也没有出路。我一下醍醐灌顶,让我妈别挣扎了,我们回家。


新京报:怎么离开学校的?


刘淼:去年2月28日。我爸、我妈和我各自扛着大行李。我还留了些书给同学,我想我还能再回来。


复读


我妈压力大,病倒了


新京报:回去后,怎么面对那些熟人?


刘淼:有人问我还有几年毕业,我笑着敷衍还早着呢,我妈压力很大,病倒了。但老师们对我都特别好。


新京报:第一次进教室时,你如何介绍自己?


刘淼:我说我是从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一所很著名的学校来。不过,学校有个历届学生光荣榜,上面有我。很快有同学在背后猜测,我索性就把北大的学生证给同桌看。既然我能坦然,他们有什么不能坦然呢?


新京报:再参加高考紧张吗?


刘淼:不一定非北大清华嘛,前十名的学校都行。决定前途的因素太多了。


新京报:还会再去北大逛逛吗?


刘淼:干吗不去?还有老同学在那呢,不过他们都该上大四了,忙。


新京报:现在又读了清华的电子信息专业,这次笃定吗?


刘淼:想了一年半,我很确定我的选择。


新京报:你会继续深造吗?


刘淼:还没考虑,就想怎么提前毕业,毕竟我已经浪费了三年买个经历。


本报记者 张媛 实习生 张天宁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