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F70997]核心提要:“沮丧,犹豫,失眠,头痛,眼泪和绝望……亲朋在最后一分钟的疏离、背叛和欺骗——所有这一切,我不得不承受。”——叶利钦回忆录《为俄罗斯而奋斗》[/color]



叶利钦回忆:九年时间彻底瓦解苏联


1991年6月12日,叶利钦以57.3%的得票率荣登俄罗斯联邦首任总统宝座。

正当叶利钦准备大刀阔斧地施展总统威力时,1991年8月19日,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突然宣布成立紧急状态委员会,对苏联部分地区实施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在此期间,国家全部权力交给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行使。紧急状态委员会发表的《告苏联人民书》中指出,戈尔巴乔夫领导的改革已经走入“死胡同”,“苏联国家和人民的命运处在极其危险的严重时刻”。这就是“传统派”为挽救国家命运,维护国家统一、维护共产党地位、维护社会主义制度而采取的轰动一时的行动,即“8·19事件”。


事发之时,刚从哈萨克回到莫斯科的叶利钦毫无思想准备。闻讯后,一时不知所措。但他很快便明白过来,这次事变,在很大意义上是针对他而来的,他的政治生涯已经到了最关键最险峻的时刻,他要面对挑战。


他先是和前去他别墅的哈斯布托夫等准备了致俄罗斯公民的呼吁书。随后,驱车前往议会大厦——“白宫”,开始组织反击。


据叶利钦事后回忆说,当时,他深知在“白宫”坚持得越久,取胜的可能性越大。他还意识到必须到民众中去,得到群众的支持。于是,他走出“白宫”,冒着危险爬上了——辆包围白宫的坦克,挺直身子,掏出事先已准备好的呼吁书,大声宣读起来。随后,他还发表了演讲。


叶利钦在“8·19事件”中的胜利成为苏联历史的一个转折点,它不仅使叶利钦为首的“民主派”彻底战胜了以亚纳耶夫为首的“传统派”,而且也根本上削弱了以戈尔巴乔夫为首的“主流派”。


“8·l9事件”后,叶利钦利用自己作为前苏联最大的加盟共和国总统的地位,发布了一系列命令将前苏联的权力、财产和机构划归俄罗斯联邦所有,使俄罗斯联邦的权力迅速膨胀。


1992休克疗法


1992年新年伊始,独立后的俄罗斯将“休克疗法”付诸实施。放开物价后,俄罗斯市场并没有出现总统向人们许诺的货架充实、物价稳定的结果。俄罗斯人看到的仍然是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失业增加、犯罪上升、社会动乱的局画,人们不仅未能从民主中得到幸福,也未能从市场经济中获得实惠。于是,他们走上街头,向叶利钦及其他们支持的盖达尔政府表示抗议。这些人中有前共产党人,前苏联军人,还有新兴的民族主义分子,甚至还有昔日叶利钦的忠实拥护者。此时,在最高权力机关内,围绕着经济改革的方针和谁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这两大问题的争论、使叶利钦与昔日的盟友开始出现分化。这种分化,导致了以总统和政府为一方,以议会为另一方,即权力机关与立法权力机关的两权之争。


1993年T一80重型坦克


“白宫”曾经是叶利钦击败“8·19”事件的地方,他正是从这里走出,接管了戈尔巴乔夫的一切权力。然而在以后的权力斗争漩涡中,“白宫”已变得越来越难以驾驭,白宫的议会官员已由昔日的盟友变成今日的对手。他决心再次铲除自己政治道路上的障碍,甚至不惜流血、动武,尽管这样将冒极大的风险包括他的政治声誉。


当这一切准备就绪之后,1993年9月21日,叶利钦在签署了《关于俄联邦宪法改革命令》之后,于当晚8时发表了电视讲话,宣布解散议会,开始了铲除议会的最后决战。


针对总统的行动,议会立即给予了反击。对此,总统采取一系列措施剥夺议会财产,封锁通往议会大厦——“白宫”的道路;向白宫周围增派军警;切断“白宫”的供电、供水、供暖以及电话;并发出最后通牒。但议会并没有因此而屈服,双方处于尖锐的对峙状态。在此期间,叶利钦拒绝宪法法院院长佐尔金和全俄大牧首阿列克西两者的调停方案。


两个星期后,10月2日,议会的支持者与包围“白宫”的军警发生武装冲突。10月3日,上万名议会支持者冲破防线,聚集在斯摩棱斯克广场。哈斯布拉托夫和鲁茨科伊在白宫露台上发表了《告全国人民书》。随后,支持议会的群众和军人冲击了“奥斯坦基诺”电视台和莫斯科市府大楼,两名警察死于开道的汽车轮下。一时间,局势陡然又趋紧张,难以控制。


这时,在莫斯科乡村别墅度周末的叶利钦闻讯后立即返回市内,宣布莫斯科市实行紧急状态,解除鲁茨科伊副总统职务,并开除其军籍。随即调政府军于10月4日晨7时包围议会大厦。8时,叶利钦终于下令,政府军发起炮火进攻。重型炮弹在议会大楼里频频爆炸,这座白色的大楼四处起火,黑烟冲天。700名特种兵在T一80重型坦克和3架武装直升机的火力攻击下,攻下了“白宫”,迫使哈斯布拉托夫、鲁茨科伊等人向政府军投降。持续了一年多的两权之争,终于在叶利钦的重炮之下以议会的失败而告终。

1999年告别


1999年的最后一天。上午,莫斯科下起了小雪。世界正在为新千年读秒,莫斯科大大小小的庆祝会也即将开始。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叶利钦起得很早,第一件事就是派他的亲信赶往俄罗斯国家电视台,给他们带去一个巨大的惊奇:以往总统的新年献辞都是在午夜时分播出的,但是这次变了,总统要求中午的时候就播。


电视上的叶利钦坐在一棵圣诞树前,语速缓慢,掩饰不住伤感:“亲爱的朋友们,今天,我最后一次祝你们新年快乐,这也是我最后一次作为总统对你们讲话。我已经做出了决定……在这个世纪即将过去的时刻,我要退休了。”


全俄罗斯都屏住呼吸,一段历史就此翻过:68岁的叶利钦已经站在21世纪的门槛,却要走了。


叶利钦向普京提出辞职要求是在1999年12月14日。普京当时颇感意外,当即表示,俄罗斯需要叶利钦,他本人也需要叶利钦的帮助,请求叶利钦再考虑一下这个重大决定。普京希望叶利钦能再帮他一把,最好一直坚持到任期届满。但叶利钦决心已下,不容劝说。


在两个小时的谈话即将结束时,叶利钦问普京:“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普京答道:“我同意。”就这样,在新千年即将到来的时候,俄罗斯两位最重要的政治人物做出了一个对俄罗斯国家命运至关重要的决定。


叶利钦在回忆录中写道,在这种时候,他是多么希望和亲近的人交流一下自己的感想呵!但为了大计他只能忍受痛苦,把这一切默默地装在心里,一切如往常一样,不露任何声色。叶利钦说:“我已将自己政治勇气的所有力量都倾注到这个行动上,一旦走漏风声,哪怕只是引起一点猜测、传闻,自己这种不同寻常的姿态和如此重大的举动将会失去它应该带来的效果,自己努力希望达到的目的也将大打折扣,甚至失去意义。”


叶利钦第一次向第三者透露心中自己的决定是在12月28日18时,地点是总统别墅。叶利钦把克里姆林宫新老管家尤马舍夫和沃洛申叫到身边,平静地告诉他们,自己将于12月31日辞职。尽管此时已有4人知道俄罗斯重大变化的计划,但这一切仍然是在绝对秘密中进行的。

在他的自传中,叶利钦说:“尽管我的辞职决定后来震惊了全世界,但我在克里姆林宫一间办公室里录制供电视台后来播放的辞职声明的时候,我的心情出奇地平静,平静得连我自己都不可思议。刚开始时,我非常紧张,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声音像是没了一样。谢天谢地,他们总算没忘记在我的桌子前放一杯白开水,我轻轻地抿了一小口,原本紧张的心情就在那一刹那间出奇地平静了下来。我开始讲话了:‘尊敬的俄罗斯公民,尊敬的……’我当时的心情非常平静,甚至没有丝毫的动情之处,真的几乎没有丝毫动情之处。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在我发表讲话的过程中,我的眼睛突然进了一小丁点的灰,我试图用手来擦掉它。”这个小动作后来被成千上万的电视观众当成是前总统说到动情之处而在擦拭眼泪。


1990年代的俄罗斯是叶利钦的舞台,当他就任总统时,国家局势极度动荡,充满变数。当他谢幕时,俄罗斯还陷于经济衰退、贪污盛行和局部战争之中。对此叶利钦表达了深深的懊悔:“我请求你们的原谅,因为我们的很多希望都没有变成现实,因为我们原以为可以轻松做到的,却遭遇了痛苦的困难。请你们原谅我。”


叶利钦在书中继续写道:“当我讲完话抬起头看到整个摄像组都向我致敬的时候,我一时间甚至手足无措起来。”叶利钦在书中半开玩笑说:“事实上,我当时并没有特别动情,更没有流泪。说出来让大多数人觉得不大可信的是,我事后也反复回味当时的感觉和情绪,我颇有些吃惊地发现,我当时的情绪和心情真是棒极了,非常地好,非常地高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当时会有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直到现在也不知道当时的那种心情因何而发。”


叶利钦感慨地说:“也许我算不上一个出色的政治家,因为我不是那种感情特别丰富,特别会表演的人,那不是我的本性。”


当全国的视线都集中在电视屏幕上的时候,11点30分,克里姆林宫举行为叶利钦举行告别午宴,当电视上的叶利钦讲完话走下讲台的时候,在宴会上的叶利钦举起酒杯,与送别他的人干了最后一杯香槟酒。然后,他满面笑容地走出了克里姆林宫。


一个时代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