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藏王 正文 第五十四章 迎亲

零一零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size][/URL] 当晚,赤松德赞在石堡城城主府设宴盛情款待了岳父李亨一行人。赤松德赞与李亨二人都算是饱读诗书,李亨较赤松德赞年长二十多年,但赤松德赞却是比李亨多了一千多年历史的经验,两人在晚宴上你来我往把酒言欢都觉得异常的痛快,赤松德赞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最了解李亨内心世界的人,投其所好之下令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


当晚,赤松德赞在石堡城城主府设宴盛情款待了岳父李亨一行人。赤松德赞与李亨二人都算是饱读诗书,李亨较赤松德赞年长二十多年,但赤松德赞却是比李亨多了一千多年历史的经验,两人在晚宴上你来我往把酒言欢都觉得异常的痛快,赤松德赞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最了解李亨内心世界的人,投其所好之下令李亨觉得赤松德赞句句话都说到自己心坎里面去了,到后来李亨甚至忘记了赤松德赞是自己的女婿,把赤松德赞引以为知己,不觉间就比往常多喝了几杯,大醉而回。李亨在被人扶着回房间休息时,口中尤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赤松德赞对这首李白的杰作《将进酒》却是最熟悉不过了。后世的他不知在多少个年少轻狂的夜里,在酒吧返回学校的半路上在黑夜里高声念过这首诗。这时李白应该只写了这首诗没多久,这首诗还没有流传开来,只在大唐皇族等少数人当中传阅。这时听到李亨念起这首诗,赤松德赞想起了后世的种种,不知不觉间竟有点想得痴痴的了。他边喝着酒,边念着李亨没念完的部分:

……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用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陪同李亨出席晚宴的太子詹事李揆等人在李亨喝醉后都跟随李亨离席了,这时大殿里只剩下兀论样郭和论泣藏等人,这些人因长期与大唐作战都略懂一些汉话但都不知道李亨和赤松德赞在念着什么,但见李亨此前酒醉念的是这首诗,现在赤松德赞神情落寞念的也是这首诗,都对这首诗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正想问问赤松德赞这是首什么诗和诗里的句子是怎么意思时,却发现赤松德赞也已经喝醉伏在了台上。兀论样郭和论泣藏相对苦笑了一下便命人把赤松德赞扶回了房间。


第二天,在赤松德赞的建议之下,赤松德赞和李钰按唐人的礼仪在城主府举办了一个简单的拜堂仪式。经过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夫妻交拜之后,按唐人的惯例,赤松德赞和李钰就已经是正式的夫妻了。坐在长辈座位上喝过赤松德赞夫妇敬献的茶后,李亨对赤松德赞这个女婿是越来越喜欢了。李亨知道这是赤松德赞对女儿李钰和包括他在内的娘家人的一种补偿。李亨作为大唐的太子,自是不能送女儿一直送到逻些城的,到石堡城就要回长安了。赤松德赞特意于石堡城按唐礼举行拜堂仪式完全是出于对女儿李钰和自己的一种尊重。这种事情虽然事小,但却深深打动了李钰、李亨和在场的所有大唐人。别人都说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喜欢,现在怎么换成是丈人看女婿越看越爱了?


李钰在与赤松德赞夫妻相拜时甚至差点都要哭出来了。作为一个女子,能得此体贴自己的夫婿,妇复何求?更重要的是,自己是首先与赤松德赞成亲的,也就是说,自己才是赤松德赞的第一位妻子。这个,让李钰在以后面对赤松德赞其他的女人时有着无人能比拟的心理优势。这点,对李钰很重要。


虽说是简单的拜堂,但赤松德赞也安排人在石堡城摆开了流水席款待送亲的随从人员和护送的神武军,昔日的战场成了喜宴之地,昔日在这里斗个你死我活的军士反而是在酒席上摆开了阵势,双方言语虽不通,却一点都没影响到双方进行拼酒。当吐蕃王子赤松德赞与大唐公主李钰走上了城头向所有军士敬酒之时,气氛更是达到高潮!这是唐蕃两国到目前最美丽的画面,其情真真,其境动人!


只是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李亨等送亲之人,除了需送到逻些城等公主大婚后才返回的送亲副使李揆等人外,终究还是在三天后依依不舍地告别了李钰和一众随同进吐蕃的人员,回返大唐首都长安了。而赤松德赞念及在石堡城经已比计划停留多了几天,接下来也不敢再耽误了,在送别李亨后的第二天就启程回吐蕃王廷逻些城。新成立的三千无敌军全部配备了论泣藏新养成的一批西海沿湖高头马,每人人手一长枪一弯刀一盾一弓箭,和来时护送的八百禁卫军,再加上从青海茹军选出的准备前往众龙驿换回留在那里的二百禁卫军的三百军一道在旁护送。参加王子婚礼这样的大事,兀论样郭和论泣藏自是不能错过的,因此两人又再一次做了甩手掌柜,把青海全权再一次交给了青海茹茹本聂·达赞顿素,随同赤松德赞返回逻些城。达赞顿素虽然心中也很想回逻些城参加这一场盛事,但亦知青海这边不能没人在管,便自有无奈的接受了。


在路过众龙驿时,赤松德赞和兀论样郭特意接见了其时已完成众龙驿至多玛路段修路工作的兀器贡布。兀论样郭先是狠狠地批了兀器贡布一顿,然后才又勉励了兀器贡布一番,最后才宣布平调兀器贡布至新成立的无敌军任代行小千总事的兀论莽热的副手。但赤松德赞并没有让兀器贡布马上赴任,而是命令他先把俘虏送至青海,从中挑选一个五百人队充作无敌军的第七卫,交由达赞顿素对这五百人进行训练,而其他的俘虏则编进各养马场充作牧马人。让兀器贡布完成这一切才前往拉里岗与兀论莽热等人会合。兀器贡布一听之下见对自己非但没有惩罚,还平调到王子赤松德赞的亲卫军无敌军。虽说是平调,但谁都知道王子的亲卫军的五百总长和一般军的可差远了,忙满心欢喜的答应着去了。


此后大队人马继续往逻些城进发,在经过拉里岗时无敌军就停留在这里交由孙波茹副茹本拉囊年略进行训练,而王子党众人当然是跟着赤松德赞回逻些参加婚礼了。


到了孙波茹后就不断有当地的吐蕃民众夹道欢迎赤松德赞和大唐宁国公主一行人,有些甚至跟着队伍前往逻些城,因此等赤松德赞一行人在5月底回到逻些城时,后面竟然跟了几万的吐蕃普通民众。散落的民众跟了有十几里路长,场境甚为壮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