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在“神助”之下妄图使奥运永远在柏林举行

弋鹰7277 收藏 2 485
导读:在希特勒的“神助”之下,德国奥运代表队大获全胜:33金26银30铜。这届奥运会之后,国际奥委会批评了柏林的过度铺张,但柏林也的确令他们对未来的奥运会有了新的标准。 欧文·勃拉斯科正准备发力的当儿,希特勒走上了“元首看台”。奥林匹克体育场观众席上的人全站起来了,向他行礼。勃拉斯科也赶紧放下手里的链球,站定了行礼,然后再一次屏息凝神。这一投打破了奥运会纪录。“当然,他们说是希特勒让我投了那么远。”这位得了银牌的德国选手说。 这个小小的片段用来勾勒1936年整个柏林奥运会,真是再妙不过。希特勒岂止

希特勒的“神助”之下,德国奥运代表队大获全胜:33金26银30铜。这届奥运会之后,国际奥委会批评了柏林的过度铺张,但柏林也的确令他们对未来的奥运会有了新的标准。

欧文·勃拉斯科正准备发力的当儿,希特勒走上了“元首看台”。奥林匹克体育场观众席上的人全站起来了,向他行礼。勃拉斯科也赶紧放下手里的链球,站定了行礼,然后再一次屏息凝神。这一投打破了奥运会纪录。“当然,他们说是希特勒让我投了那么远。”这位得了银牌的德国选手说。

这个小小的片段用来勾勒1936年整个柏林奥运会,真是再妙不过。希特勒岂止“偷走”这一届奥运会,他简直成了奥运会的神。当然,这是杰西·欧文斯上场之前的事。这位传奇的美国黑人运动员夺得百米赛跑冠军之后,希特勒拒绝了与他见面握手。真实内幕至今没有定论,只有各种传说。

纪录片导演弗兰克·韦瑟从德国RBB电视台的影像档案里找到过一份证言,被采访者是当年的一个记者。他说自己亲眼目睹希特勒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暴怒、失控。

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南区观众席正中,当年突出一截的元首看台不复存在,代以平常的贵宾区。作为德甲俱乐部柏林赫塔的主场,体育场内部已经十分现代,蓝色的塑胶跑道是一大特色。1998年的改造为它加上了一圈屋顶,只在西端的马拉松门留下开口,这样在场内仍能遥望五月广场尽头的钟楼。

但建筑外观几乎完全保留,场内场外,是完全分裂的两个世界。当初建造时为获得“古典感”而贴满体育场外表的石灰岩板,在修缮时仔细地一块块拆下、编号、清洗,再按原样贴回去。

简洁而“理性”的外观和巨大的体量仍然不由分说地制造感官震慑,尤其当你想到,它是在70年前建成。站在它面前,甚至只用身体就能察觉某种意识形态,只不知那是什么,似乎也没办法概括和形容。

元首说,造价不是问题

虽然在奥运历史上名声不佳,柏林奥运会却是实实在在的大手笔。

为了美化与宣传国家社会主义的德国,纳粹政权与希特勒为它花了大价钱。奥林匹克体育场是希特勒上台之前就已规划设计好的,但他亲自视察场地之后,觉得还不够大,吩咐设计师韦尔纳·马克扩大规模,并要求紧挨着体育场西侧再建一块更大的场地。这就是可容纳25万观众的五月广场,主要用作大型集会与阅兵场地,也可进行体育活动。

占地131公顷的“帝国体育广场”上,除了奥林匹克体育场和五月广场,还有露天游泳场、曲棍球场、德意志体育大楼、奥林匹克广场和按古希腊风格设计的露天剧场等等。体育场和露天空间可以同时容纳40万人。从1934年4月,先后有500家公司2600名工人参与工程,27个月后完工,速度惊人。原本 2700万的预计成本到1936年完工时达到4000万帝国马克。

奥运村位于帝国体育广场9英里之外。纳粹政府原本打算把国防军现成的兵营改装一下直接用,但台面上下的交流中他们很快了解到,运动员们还是希望住在像个奥运村的环境里。“体育将军”赖兴瑙挑起了这个担子,他选了一块鸟语花香的地方,组织国防军最好的队伍建设。希特勒有令:造价不是问题。

140幢住宅,每幢以德国一个城市命名,相应地,内部装饰就照这个城市的风格来。奥运村里有电影院、购物区、邮局、训练场、桑拿房,运动医院里设备和人员都配备到最好。消灭了蚊蝇孳生地,又专门运来松鼠天鹅诸般动物,美化氛围。国际奥委会一位英国官员显然很满意,开玩笑说:再来几只鹳,简直就成明信片了。第二天,200只鹳鸟从柏林送到。

很可惜,德国的任何导游书上都找不到明信片般的奥运村。奥运会之后它曾经当过军事学校,二战结束后没有得到保留。美国作家盖·沃特斯在一年多前摸到过这里,在《柏林奥运——希特勒如何偷走奥运梦想》一书的序言中,他说70年之后的这片废墟,更让人想到集中营。

一家著名的海运公司负责奥运村膳食供应,因为他们为远洋轮上的大量外国客人供餐,经验最丰富。他们进口了大量食材,尽可能保证每个运动员的合理要求都能满足。烹饪设备,从5点到24点可以为24000人提供餐食,也就是说所有运动员每天吃5-6顿也够了。

陆军元帅勃洛姆堡下令为每支来访代表队配一名德国军官,会讲对方语言,负责接待、顾问以及奥运村与德国奥委会之间的联络。希特勒青年团成员为各代表队当听差,对任何奥运村访客不论种族宗教,务必礼貌谦恭。

这届奥运会之后,国际奥委会批评了柏林的过度铺张,但柏林也的确令他们对未来的奥运会有了新的标准。

除非必要,不得穿军装

早在1932年纳粹党还没上台时,他们的报纸《人民观察家》就登出过一条标题:“黑鬼无权参加奥运会”。

1936年时纳粹的排犹计划早已不是秘密,1933年12月,纳粹政府解散了几乎所有犹太教信徒的体育组织,只象征性留下两家。希特勒很现实,他不想让国际奥委会撤销柏林的主办权。1936年元旦,若干反犹法令暂停施行。

德国籍冰球运动员鲁迪·波尔住在国外,信仰犹太教,德国奥委会邀请他回来代表德国队参加冬奥会,波尔答应了,但只回来比赛,冬奥会一完立刻走。女子击剑世界冠军海伦娜·梅尔也是德籍犹太人,定居美国加州,德国方面也说服她回来参赛,她为德国赢了一枚银牌。

“我相信他们让我参加,就是为了做给人看,他们就好说:瞧,我们这儿也有犹太女孩儿在比赛啊。”海伦娜·梅尔在弗兰克·韦瑟的纪录片里说,“我们当然知道这一套。”

“运动员彼此都熟,我知道有德国的犹太运动员被禁止参赛。”德裔奥地利游泳运动员茱迪丝·哈斯佩尔说。她曾是世界纪录保持者,拒绝前往柏林参加奥运会。“想想看,以前门口挂着‘犹太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刚摘了,奥运会完了立马又会挂上。在那么个池子里游泳,我做不到。”

装点门面的演练,从这年2月在加米施-帕滕基兴的冬奥会时就开始了。冬奥会开幕前不久,希特勒下令清除南巴伐利亚地区一切反犹痕迹,纳粹报纸《先锋报》停止在加米施大区发行,自动售报箱从公共场所消失。除非必要,不得穿军装——尽管有这命令,外国记者仍然在文章里把加米施比作军营。

该地区的旅馆接到命令,对外国房客不论种族宗教,要给予极大的宽容。政府通告德国新闻业,不要刊发任何可能引起不快的内容,不评论外国代表队的种族和信仰。希特勒深知国际社会密切注视着他的德国和他的奥运会,他不想有任何负面报道。

奥运敬礼,疑似纳粹

冬奥会使纳粹政府学到了许多经验教训,这期间实行的有关着装、新闻报道和商业服务的法令,在夏季奥运会期间同样生效。此外,在冬奥会和夏奥会,都只允许德国摄影师进行摄影报道。外国媒体只能从德国当局手里拿到奥运会的相关照片。纳粹德国要确保没有“不良图片”外流。

冬奥会开幕式上,各代表队就遇到了大问题:运动员入场经过主席台,该行什么礼?奥运会正式的行礼是右臂向身体一侧平举出去,这跟希特勒时期的德国举手礼太像了。英国队入场时就用了奥运会标准礼,立刻受到指责。美国队很保守,他们选择向右行注目礼,而且在经过主席台时,旗手也没有按常例向前低垂国旗。

爱沙尼亚与芬兰在经过元首和国际奥委会官员时,也仅行注目礼。

自从1933年纳粹党上台之后,国际上换掉柏林冬、夏奥运会主办权的努力就没断过。国际奥委会为此也开过一系列紧急会议,秉着体育无涉政治的原则,决定主办城市不变。于是反对者换了方式。

1935年,在特拉维夫举办了犹太奥运会。巴勒斯坦和捷克的布拉格都曾打算举办类似的赛事,但都没办成。安特卫普计划举办国际工人奥运会,也未果。 1936年7月,巴塞罗那举办人民奥运会,得到了各地工会、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政党的支持。美、英、法都派出了代表队,德国和意大利也派了,他们的队伍几乎全由被驱逐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者组成。

捷克人从一开始就反感柏林奥运会,他们经常公开宣称不派团参加,但最终还是参加了。类似的情况也在南斯拉夫、瑞典发生。德国国防军重新进入莱茵兰非军事区之后,法国也坚定地宣称不派团参加柏林奥运会,后来改了口,然后又改口说不参加,最后还是参加了。英国国内抵制呼声强烈,最终参加。

美国从一接到邀请就很难办,奥委会主席布伦戴奇特地造访德国,探查它在体育比赛中的种族和宗教歧视有多厉害。他的结论是情况很可以接受,非裔和犹太裔美国运动员在德国不会受到区别对待。尽管国内抵制呼声仍然非常强烈,美国还是去了。否则就没有杰西·欧文斯的传奇。

1993年柏林申办2000年奥运会的时候,请到了杰西·欧文斯的女弟子、美国短跑名将威尔玛·鲁道夫助阵。有人问她,1936年希特勒对欧文斯的怠慢,她是否仍会对此心存芥蒂。她说不会,“希特勒对黑人的态度跟过去一些美国人并没太大区别。”1960年她在罗马奥运会获得3枚金牌时,美国一些城市,比如她上学的田纳西州纳许维尔,还在激辩黑人是否应该在隔离饭馆吃饭。

苏联抵制了之前所有奥运会,这次没必要为了柏林破纪录。

49个国家共4066名运动员参加了柏林奥运会。

元首说,从1944年起,奥运会将永远在柏林举行

开幕式,“兴登堡号”飞艇在空中拍摄,希特勒按照奥运会条例宣布了柏林奥运会开幕。圣火点燃之后,巨大的信鸽群从体育场内飞起,标志着“和平的竞赛”——这些信鸽绝大部分是军队饲养的。

莱妮·里芬斯塔尔为奥运会拍摄了纪录片《奥林匹亚》,这部影片的盗版影碟如今很好找。影片里看不见奥运会背后有趣或乏味的任何故事,只有“力与美”。运动员矫健身姿的背景,几乎尽是纯净天空。这是里芬斯塔尔费劲心思申请才得到许可,在田径场上挖了六个大坑拍出的极大仰角。当然,让摄影师躲在深坑里,也是为了尽可能不干扰运动员。

里芬斯塔尔实验了很多因地制宜的拍摄技法。操机员无处容身的角度就用微型摄影机;把摄影机装在轨道上跟着运动员的奔跑做运动拍摄;专门派人在观众席抓拍观众表情和群众反应。在拍跳水比赛时,让操机员跟跳水运动员同时跳下,一直跟拍到水里——这简直是绝技,因为他不但要会跳水会游泳,还得在自由落体的过程里跟住焦点——只有极少的素材还算能用。

影片剪辑用了18个月。1938年《奥林匹亚》发行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是体育纪录片绝对权威的标准。

在希特勒的“神助”之下,德国奥运代表队大获全胜:33金26银30铜;而称雄多年的美国,只拿到24金20银12铜。第三帝国的化装舞会完美收场,到了卸装的时候。

参加篮球比赛的维利·道默多年以后成为联邦德国的奥委会主席,他永远记得在帝国总理府举行的盛大庆功会上希特勒的这番演讲:到1940年,奥运会将在东京举行,我们要用我们的飞艇把数以千计的德国观众和体育迷送去,给你们捧场。然后,从1944年往后,奥运会将永远在柏林举行。“是啊,用这样的方式表现他的狂妄,实在是古怪了点。”维利·道默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