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著名的伟大女政治家--大汉皇后邓绥(原创)

傲视宇宙 收藏 3 738
导读: 中国历史上少有的为国事操劳至死的大汉著名的女政治家--邓皇后 和帝刘肇先后册封过有两个皇后:一是阴氏,一是邓绥,他俩都是南阳新野人(今河南新野县),又互相沾亲,且具有相同的家庭背景,但脾气和性格却大不一样。 阴氏的名字没有传下来,她是大汉光武帝皇后阴皇后的曾侄孙女。曾祖阴识佐光武帝立国被封为侯,后代也世袭封爵,父亲名阴纲,母亲邓氏,是光武帝大功臣邓禹的孙女儿。永元四年(92),13岁的阴氏,经过特选进入后宫。由于阴氏聪明娇美,多才多艺,擅长书法和艺术,按今天说法就是文艺人才,和帝非常喜欢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历史上少有的为国事操劳至死的大汉著名的女政治家--邓皇后


和帝刘肇先后册封过有两个皇后:一是阴氏,一是邓绥,他俩都是南阳新野人(今河南新野县),又互相沾亲,且具有相同的家庭背景,但脾气和性格却大不一样。

阴氏的名字没有传下来,她是大汉光武帝皇后阴皇后的曾侄孙女。曾祖阴识佐光武帝立国被封为侯,后代也世袭封爵,父亲名阴纲,母亲邓氏,是光武帝大功臣邓禹的孙女儿。永元四年(92),13岁的阴氏,经过特选进入后宫。由于阴氏聪明娇美,多才多艺,擅长书法和艺术,按今天说法就是文艺人才,和帝非常喜欢她,不久就封为贵人。

邓后也是世家女,也就是大汉著名的女政治家邓绥,祖父邓禹也是帮助光武帝刘秀平定天下功臣。她父亲邓训是邓禹第六子,骁勇善战战功卓著,明帝时拜为护羌校尉,母亲阴氏是光武帝阴皇后的堂姐。在永元四年的大选中,邓绥本来可以同阴皇后一起参加特选,但不幸那年父亲亡故,为服父丧,三年后才以特选资格进入皇宫。

邓绥聪明过人,而且天性仁厚。她5 岁时,因为德公邓禹的夫人极喜欢她,亲自给这位小孙女剪发。但是,太夫人斗纪太大了,老眼昏花,竟用剪刀剪破了她的额头。邓绥却一直忍着,不言不语,直到完事为止。左右觉得很奇怪,事后间她,她却这样说,“碰破了头,不是不痛;祖母年纪大了,因为喜欢我才给我剪发,如果叫痛,祖母岂不难过?所以忍着。”5 岁的孩子!这真是人小说大话.

邓绥人虽然小,但却极爱读书,而且聪敏过人。她6 岁能读史书,12 岁就通《 诗经》 《 论语》 。她给哥哥们提些问题,常让他们难以回答,家里人就常称她为小才女。她的母亲见她终日爱书,手不释卷,不喜欢做家事女红,心里有些奇怪,也有些担忧,便开导她说,你不学做女红家事,成天与书为伴,难道要做女博士?女儿家终归要出嫁,你一点家事不会,将来如何治家?

邓绥恭恭敬敬聆听母亲的教海。她虽然不喜家事,但为了顺从母亲,还是决定白天学做女红家事,晚上读书。父亲邓训见这个女儿乘斌不凡,有些还得向邓绥请教,所以爱如明珠.邓训去世以后,邓绥三年守孝,不吃荤腥,形容憔悴。三年后后宫例选。邓绥不知是何命运?家中便讨论了起来。讨论没有结果,便请来相士。相士苏文来到邓家,细看邓绥的面貌、骨相,见她皮肤雪白,凤眼秀眉,胆奏薄唇,身长七尺二寸( 168厘米),一头乌黑的头发,相士惊叹不已。又让她与家人说话,相士越发有谱了。相士最后说道:小姐是大贵之相,相法属成汤之格;其身长眉宽,顺高而不露,眼黑自分明,步态安然,声如鸣凤,真正贵不可言;此相男必封侯拜爵,女当册为后。

邓绥终于被选中,册为贵人。进宫的时候,她的母亲反复叮嘱,皇家重视礼法凡事谦退柔顺,入宫后是祸是福全在你自己了.邓绥入宫后没有机会接近和帝,因为和帝正宠着阴贵人。

然而过不多久,和帝的眼睛就离不开邓绥这位柔顺谦卑、秀美动人的贵人了― 她的美高雅别致,实在与众不同。阴皇后长得小巧,是一种玲珑的美,而邓贵人,长身玉立,袅袅婷婷,谈吐文雅,娴静中别具一种风趣迷人的妩媚。邓贵人住嘉德宫,和帝便到嘉德宫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阴皇后妒火中烧。一次内宴中殡妃向帝后举杯称颂,阴皇后却借机说道,邓贵人长身玉立,如鹤立鸡群,我等真是自惭形秽.邓绥听见这番话,大为惶恐,立即什么都明白了.跪伏着说道:“臣妾托体父母,一切都在皇后的荫庇之下,伏望皇后海涵。”邓绥十分诚恳,而且说得得体,皇后没说什么,宫中越发敬重她。

邓绥知道了宫中险恶,便记起了临行时母亲叮嘱的话,就越加小心,对皇后更是不敢有丝老的怠慢。邓绥谦恭爱下,克己待人,后宫的随侍、宫女都很爱戴她。和帝见她如此这般,更是怜香惜玉,甚至在她生病时破例让她的母亲、兄弟入宫照看,且不限时日。邓绥对和帝这种恩宠婉辞拒绝了。她这样说:“宫里很森严,臣妾的外家人进入后宫,是宫禁所不许;陛下降恩臣妾,外廷会批评陛下,会指责臣妾,这样于公于私都不相宜。”就是她请求皇帝取消对他的特权,不能因她破坏国家规矩。和帝听这样说,不攀大加赞赏,心里除了怜爱之外,又加了一份敬重。

阴皇后的妒火越烧越旺,邓绥日加惶觫,更加谨慎小心了,不敢有丝毫的膺越。她在各种相聚的场合,从不与众缤妃争奇斗艳,绝不和皇后穿的衣饰、颜色相同,总是素衣素服,不加彩饰。有皇后在身边,她从不就坐,而是恭敬地站在一边,弓身借腰,极其谦卑。皇帝问话,从不先皇后而答话。阴后个子矮小有时举止笨拙失态,引得周围人掩口而笑,碰到这种尴尬的场面,邓后“独惭然不乐,为之隐讳,若机之失”,就是不但不笑,反而把阴后的失态当成自己的痛苦,忙着打圆场。和帝便爱惜地叹道,修德之劳,这般的用心,真正难为她!

和帝对邓绥的宠爱与日俱增,对阴皇后相应地便是越来越冷淡。邓绥更加不安了。和帝连日留宿,邓绥便假称有病,还亲自选择宫女进给和帝,以便广延帝嗣。邓绥这样的谦卑不妒,人人交口称誉。邓绥德誉昌隆,阴皇后便越加恨之入骨。

永元十三年(公元101 年),和帝卧病不起。阴皇后对左右的人说,我一得志,一定要灭邓氏家族,看她能神气几时!邓绥听到这话,恍如晴天肺雳,痛苦地哭泣着说,我这样地顺从皇后,皇后还不能容谅,看来祸事已经不远了。邓绥觉得自己倒不足惜,只是牵连到家人,试想戚夫人的惨死就可想而知。这样说来,只有自己早死,既求皇上平安康复,又求家里平安。

有次**帝有病,邓绥也下了赴死的决心。随侍的宫人赵玉反复劝阻,邓绥不听,吩咐准备香案供品,准备当晚祷告以后,饮鸽自杀。并亲自写了一篇祝祷文.当时,邓绥住鑫德宫,皇后住长秋宫,和帝住章德宫。当夜,赵玉气喘吁吁地假传消息,报告邓绥,说章德宫刚有人传话,皇上的病已经好了!邓绥跪在那里,说谢天谢地,皇上平安,我也就心安了,因为她怕皇帝死后阴后象吕后对待戚夫人那样。第二夭,真的传出消息,皇上痊愈.这事无疑传到和帝哪里,使邓后的声望更加提高。

阴皇后妒恨交加,其外祖母邓朱常出入长秋宫,阴皇后就让邓朱在家用巫蛊诅咒邓缓。永元十四年,有人告发邓朱行巫蛊之术。替皇后诅咒宫人。和帝立即派随侍中常侍张懊、外臣尚书陈衰前去调查,结果所奏属实,和帝大怒,下令以“大逆不道”罪处死主犯邓朱和他的的两个儿子邓奉、邓毅,阴皇后的弟弟阴轶、阴辅、阴敞也都牵连在内,下令他们和他们的家属一律发被边疆充军日南(今越南广治省)。阴皇后父亲阴纲自杀.同月司徒鲁恭奉旨入长秋宫收回皇后玺经,迁出长秋宫废居桐宫。一年以后,阴后忧郁而死。邓绥在废后当年的十月立为皇后,这年她22 岁。**帝感叹的说:“母仪天下绝非易事,看来只有德冠后宫的邓后才能担当的起啊!"'正位中宫以后,她屏除一应的奇珍异玩,只要求供给书籍和纸墨,并师事博学的才女班昭。

邓太后此后掌政二十余年,她能勤政爱民,稳定的治理天下。 在此期间,她牢记阴皇后的前车之鉴,摒弊扬善,不计前嫌,先后减免受阴皇后诛连被遣免者之罪,并赐赠财物田地,给以生计,让他们很快成为当地的豪强大族!并把以前皇戚马氏、窦氏家属因罪禁锢者赦为平民。她专门为内戚和邓、马、窦氏家族子弟开设学堂,传授经书,培养名门之后。绥执政严明,内检左右,外抑宗族,连其兄触犯刑律也严惩不贷。她对内精简冗员,减去宫内老弱无用之吏 500余众。她对蔡伦改革造纸术极为赞赏,下令宣传推广,并封蔡伦为候,为中国四大发明之一铺平了道路。

邓绥执政期间,仅延平二年(即她执政的第二年),全国就有18郡地震、41郡大水、28郡风雹侵袭。她日夜操劳,躬自处置,增收节支,减轻赋税,救济灾民,终使岁还穰丰,百姓安居乐业。她采纳西域都护任留班超之子班勇的进谏,通西域,抗匈奴,安定并州、凉州,留守强大军队,使西线多年无战事。她听从虞诩等人良策,以赦免羌人战俘安抚他们优待羌人的这种错误国策造成羌人反复叛乱进行纠正,并转变国策为进攻征服,用大汉先进而强大的军队使羌人反复叛乱得到平息(强大的匈奴被汉朝办的服服帖帖,何况小小的羌人)。大臣们纷纷上书歌颂邓太后:“兴灭国,继绝室,录功臣,复汉室……巍巍之业,可望而不可及,荡荡之勋,可诵而不可名。”日夜操劳使年仅41岁的邓太后染病咯血,卧床不治。公元121年, 她抱病下诏,大赦天下,是年3月逝世,与和帝合葬于顺陵。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