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天皇首次访华是如何实现的(转)

邓小平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可能具有超出想象的重要意义


中日邦交正常化后,1975年9月,日本裕仁天皇接受美国《时代》周刊记者采访。当问及访华问题时,裕仁天皇说,如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后,我有机会访问中国,将感到很高兴,但此事应由日本政府考虑决定。日本媒体说,这是裕仁天皇第一次透露他有访华的心意,同时评论说,重要的在于天皇对日本侵华历史问题如何作出交代。


进入1978年,在日本国内要求尽早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的呼声日益高涨的形势下,福田赳夫首相于8月上旬派园田直外相亲赴北京谈判,很快达成协议。8月12日,《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在北京正式签字。


10月,邓小平作为国务院副总理,为出席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互换仪式,对日本进行正式友好访问。互换批准书仪式结束后,裕仁天皇和良子皇后在皇宫“竹间”会见邓小平副总理和夫人卓琳


这是新中国领导人第一次与日本天皇会见。日本方面有些担心,邓小平是否会当面追究天皇在日本侵华战争中的责任,会见开始时气氛稍有点紧张。


裕仁天皇同邓小平副总理和夫人握手后说,热烈欢迎,能够见到你们很高兴。邓小平微笑着说,感谢贵国的邀请。天皇说,你在百忙中不辞劳苦远道来日本,尤其是日中条约签订了,还交换了批准书,我感到特别高兴。邓小平回答说,中日条约可能具有超出我们想象的重要意义,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我们今后要积极向前看,从各方面建立和发展两国的友好关系。


天皇或许被邓小平大度、诚挚的谈话和大国风度所感动。他抬起头来,离开外务省和宫内厅为其商拟的谈话稿,临场发挥说,在两国悠久的历史中,虽然其间一度发生过不幸的事情,但正如你所说,那已成为过去。现在两国之间缔结了和平友好条约,这实在是件好事情。今后,两国要永远友好下去。


这时气氛显得友好和轻松。双方的话题从植物、绿化、养身到城市建设,十分广泛,谈得越来越融洽。随后,天皇在丰明殿设午宴款待邓小平和夫人卓琳,明仁皇太子和其他皇族作陪。


共同社评论说,裕仁天皇使用“不幸的事情”这一措辞,是从天皇的战争责任这个角度,间接向中国人民表示谢罪之意。


如果日本天皇不首先访华,中国国家主席就不宜首先访日


翌年春天,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邓颖超访问日本。裕仁天皇在会见邓颖超副委员长时,也提及中日间过去的一段不幸的历史,间接地表示了歉意。邓颖超副委员长表示欢迎天皇在方便的时候来中国看看。天皇表示,如果能有机会的话,将感到高兴,此事需由日本政府决策。会见后,日方告诉中方代表团说,据宫内厅意见,请不要发表邀请天皇访华事。


裕仁天皇在以后几次会见中国领导人时,不时流露出愿访华的想法,但日本政府对此十分谨慎,每次都要求中方不要就此事作公开报道。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中曾根康弘任首相期间,日本政府曾向我探询邀请李先念国家主席访日的可能性,甚至还提出具体时间。


战后,根据日本新宪法规定,天皇是日本国和日本国民整体的象征,不拥有实权,不参与政治事务,但战前天皇拥有神圣不可侵犯的绝对权力,日本的对华侵略战争也是以天皇名义进行的,自然对战争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综合各种因素考虑,特别是鉴于日本侵华的历史,如果日本天皇不首先访华,对这段历史作出交代,中国国家主席就不宜首先访日。因此中方明确婉言回绝,表示仍然希望日本天皇访华。后来日方又以裕仁天皇年事已高为由,试探中方可否邀请皇太子代表天皇访华。


明仁天皇的即位,为解决日本天皇访华的悬案提供了新的机遇


1989年1月7日,裕仁天皇因病医治无效逝世,明仁皇太子继承皇位。


明仁天皇幼时感受过战争带来的灾难,且与他的父亲不同,与侵略战争没有瓜葛。由于受到和平、民主思潮的影响,思想较为开明,曾立志要做祈求和平的天皇。明仁天皇的即位,为解决日本天皇访华的悬案,提供了新的机遇。


明仁天皇即位后第一次会见中国领导人,是1989年4月13日在皇宫会见正在日本访问的李鹏总理。明仁天皇对近代两国间一段不幸的历史表示遗憾。李鹏总理表示欢迎天皇在方便的时候,到中国来看看。


当年6月,发生北京****,日方担心中国政局不稳,改革开放政策会否发生变化。但现实表明,中国政治和社会日趋稳定,改革开放政策更加明确和坚定,中日关系也逐步恢复正常,一段时间没有涉及的天皇访华问题又在两国高层和有识之士中间悄然谈开,特别是在考虑迎接199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时,人们普遍认为这是难得的实现天皇访华的最佳时机。


1991年6月26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钱其琛访问日本,同日本外务大臣中山太郎举行会谈。这次会谈,双方商定海部俊树首相8月正式访问中国,还就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问题达成了一些原则协议,初步商定将通过两国高层互访和举办一些大型文化交流活动,增进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


8月,海部俊树首相正式访问中国,李鹏总理在同海部首相会谈时,再次表明希望天皇访华。在中日关系的重要时刻,海部首相这次访华,不仅使两国关系恢复到原有水平,更达到了一个新的更高起点。


1992年新年伊始,日本副首相兼外相渡边美智雄就于1月3日起对中国进行4天的正式访问。1月4日上午,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钱其琛同渡边美智雄进行会谈,双方商定,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应邀于上半年访问日本,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万里应日本国会邀请,也于年内访问日本。钱其琛重申欢迎天皇和皇后陛下于今年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之际访问中国。渡边美智雄表示感谢中国方面的邀请,说日本政府将以向前看的态度,积极研究,还说促成实现天皇访华也是他这次来访的一个重要使命。


就在这年4月,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对日本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自民党高层决定对天皇访华问题采取“慎重”态度


在实现两国高层互访的气氛上升之际,我于2月21日会见记者,就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和中日关系问题发表演讲,并回答记者的提问。果然,记者的提问大都集中在天皇访华问题上,有的还直接问中方对天皇访华关于历史问题的表态有何要求。我回答说,中国是重视礼仪的国家,天皇陛下访华必将受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热烈友好的欢迎。如果天皇访华时,对过去两国间一段不幸的历史表明自己的态度,我想必将会受到中日两国人民的欢迎。


第二天,日本各大报都报道了我讲的这段话,但标题强调中国“要求天皇在历史问题上谢罪”,有的还暗示这是天皇访华的前提条件。日本外务省立即要求我驻日使馆作出澄清,还说如中方把对历史问题的表态作为前提条件,将使天皇访华问题复杂化。对此,我驻日使馆当即予以驳回,说“希望很好地了解杨大使的讲话原文”。这件事使我进一步体会到天皇访华问题是多么敏感。


同一天,日本各报还报道自民党干事长等领导人开会,决定对天皇访华问题采取慎重态度,这预示着天皇访华前景不容乐观。


这时,日本国内围绕天皇访华的舆论日渐活跃。右翼势力坚决反对,还搞了不少活动,政界和其他各界既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认为需要慎重考虑的“慎重论”占多数,反对的主要理由是担心天皇访华会被“政治利用”,或对历史问题被强迫表态成为“谢罪天皇”等。看来宫泽首相主要顾及来自自民党内的反对或“慎重论”占多数的影响,虽然私下也做些促进工作,但一直不公开明确表态,只反复说他愿多方面听取意见,如天皇能在日中邦交正常化20周年时访华是个非常好的时机,希望天皇能在国民普遍表示理解和祝愿声中自然成行。


宫泽内阁开会终于作出同意天皇访华的正式决定


面对日方的谨慎动向,我国考虑对天皇访华一事,中方已做到仁至义尽,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日方的政治决断,所以决定不再提此事。5月下旬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万里访日时对此只字未提。这样一来,反倒引起日方的关注和重视,甚至在客观上形成压力。在万里委员长回国前,日本外务省亚洲局长谷野作太郎专程赶到大阪向随行的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徐敦信作解释和说明,说当前的麻烦主要在于自民党内还有反对势力,但媒体论调开始出现积极变化,有的大报还发表社论表示赞成。他特别说明,渡边外相和外务省仍将为争取各方面支持做工作,估计宫泽首相要在7月参议院选举结束后才能得出结论。


6月19日,日本首相宫泽喜一会见正在日本访问的由中日友协会长孙平化率领的代表团。会见结束,宫泽要求孙会长和我留下。宫泽首相把我们引进他的办公室说:“关于天皇访华的事,我一直当成大事在办,看来自民党内还有阻力,我为进一步调整党内意见,还需要些时间,希望中方务必能予理解。请相信我一定会克服阻力,尽早作出决定。”孙平化和我都表示,希望首相早做决断,以免久拖被动。


6月底,日本驻华大使桥本恕专程回国,着重向自民党有影响的实力人物介绍中国国内动向,强调中国社会日趋稳定,对天皇访华问题采取“静观”态度,实则期待日方尽早决断,他认为天皇访华的条件已经具备,做了不少说服工作。


后来随着宫泽首相加大工作力度,我馆也配合做些工作,日本各大报的论调在7月底明显变化,“赞成论”逐步取代“慎重论”占上风。8月5日,宫泽首相还召开自民党最高顾问恳谈会,争取前首相等重量级政治人物的支持。在这前后,福田赳夫、中曾根康弘、竹下登前首相和金丸信自民党副总裁等都公开表示理解和赞成。公明党委员长和社会党委员长等也相继表示支持。这时,自民党内虽仍有一些议员串通右翼学者开会表示反对,但赞成天皇访华的声音已逐步形成大势。


8月25日,宫泽内阁开会终于作出同意天皇访华的正式决定,中日两国同时对外发表天皇10月访华的重要消息。宫泽首相还发表谈话,说在日中邦交正常化20周年时天皇和皇后陛下访华,对增进两国人民的亲密友谊意义深远,同时也为中国人民直接接触和了解新宪法下的日本皇室提供了机会。


迫于大局已定,日本右翼势力从反对立场转变为祈祷天皇访华平安康泰,顺利回国。而日本国民对天皇访华的决定,普遍表示高兴和欢迎。


皇后说,如果在中国期间有什么需要提醒的,可别客气哟


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为这次访问做了充分的准备。10月12日,在动身访华的前11天,我和夫人韩秋芳应天皇、皇后的邀请,到天皇起居地东京赤坂御所做客。以往我和夫人会见天皇和皇后时,都是在皇宫举行正式活动的场合,这次到天皇、皇后的起居地还是破例的第一次。


大约11时15分,我们按时来到赤坂御所。在外厅稍事休息后,侍官把我们引了进去,第一间大房间陈设着钢琴,周围摆着大提琴、小提琴、竖琴、铜管和其他乐器,一眼就可看出,这是天皇一家举行音乐会的地方。再进去就是会客室,天皇、皇后已经站在门口等候,高兴地同我们握手。天皇、皇后让我们坐下,随便谈谈。他们询问了北京的气候、中国人民的生活习惯等情况,对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表现出浓厚兴趣。天皇说,日本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要了解日本文化就应该先了解中国文化。谈话的气氛很轻松。侍女进来送日本茶,天皇、皇后示意先给客人。


考虑到10月20日是美智子皇后的生日,我的夫人特地准备了一件生日礼物,苏州双面绣猫咪。皇后非常高兴,说这是我今年过生日收到的第一件礼物。皇后还一再称赞中国的手工艺品精致美观,并立即把双面绣放在摆装饰品的台上和天皇一起欣赏。


这时我环顾四周,才感到会客室并不大,也没有什么豪华装饰,摆设高雅简朴。在靠墙壁的桌子上有一长方形的大鱼缸,一些银色鱼儿正在水草中游来游去,表明鱼类是主人的爱好。


当侍官告知午餐已准备好后,我们随天皇、皇后进入餐厅,在长条形餐桌前就座。我坐在皇后旁边,对面是天皇,夫人在天皇旁边,对面是皇后,两侧坐着贴身的男女侍官两人。这是一种亲切的家庭用餐方式。先上冷盘,接着是清汤,再上煎牛排和蔬菜、沙拉,面包由服务员端来每人自取,最后是甜食。这种法式西餐做得精致可口,量也适宜。用餐时,气氛更轻松。话题从历史上派遣唐使到今天的中国留学生生活,从美味的中国菜谈到雅致的和服,边吃边谈,很快度过了一个多小时。从天皇、皇后的谈吐中,我们感到,天皇、皇后对即将开始的访华是很重视的。


告别时,皇后还在我的夫人耳边小声说,为不失礼,如果在中国期间有什么需要提醒的,可别客气哟。说完两人都笑了。


(《出使东瀛》,杨振亚著,上海辞书出版社、汉语大词典出版社出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