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略论中国的大一统历史观和民族主义

被老婆痛骂 收藏 430 6554

有一段时间没来论坛,今天有空上来看看,发现主张异族非中国的论调还是颇有市场。呵呵,忍不住手痒,索性开个新帖,讨论一下咱们中国最最了不起的,令人感佩自豪,使得我们有容乃大,海纳百川,五千年传承不灭的精魂所在——大一统历史观。


要谈大一统历史观,首先要从中国文明的起源谈起,在上世纪初的时候,由于中国地位下降,一度被一些所谓的“历史学家”说成中国文明西来,乃至否认东方文明是土生土长,而是西方传播来的。直到70年代,由于中国考古学大发展,加上中国地位回升,已经没人否认中国文明基本上是土生土长的,而且是东方文明的摇篮和代表,以何炳棣《东方之摇篮》一书为代表,标志中国文化东源和西源说50年大论战的终结,由此给予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平起平坐的应有地位。


对于中国文化的起源,公认的一点是,中国文明是多元起源的,在1981年第5期的《文物》上,苏秉琦和殷玮璋建议把全国考古学文化进行区、系、类型的详细划分,并且指出中国古代文化至少可以分为六个不同的区域来讨论:(1)陕豫晋邻境地区;(2)山东及邻省一部分地区;(3)湖北和邻近地区;(4)长江下游地区;(5)以鄱阳湖、珠江三角洲为中轴的南方地区;(6)以长城地带为重心的北方地区。在中国文明起源这一课题上,这种区、系、类型的划分是有基本上的重要性的,因为“这六个地区都曾起到民族文化大熔炉的作用”,也就是说,“很多地点考古文化面貌上反映的我国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和文化渊源的连续性”,这也就是说中国文明的起源是多元的而不是一元的。这个坛子有朋友说,游牧文化和中国文化是不同的,是中亚地区传播来的,这是扯淡,游牧文化同样是中国土生土长,只是因为地域不同,和农耕文化有明显区别而已。中国文明起源的多元性,本来不是一个新颖的说法。民族史学者林惠祥在30年代讨论中华民族的起源时早就指出“中国文化盖以上古时华夏系之文化为基本要素,此种文化依次与其他文化接触而吸收之,吸收以后经一番错综混合而归于融化。”这些为华夏系所吸收的其他文化,林氏列举有黎苗文化、东夷文化、荆蛮文化、百越文化、山狄文化、氐羌文化等。


虽然中国文化是多起源的,但在公元前2000年的时候发生重大变化,陕豫晋地区文化的代表——二里头文化(本来想说夏朝,但有朋友不承认,呵呵)崛起,这个新崛起的文化出现后,其他地区的文化迅速败落乃至出现断层,这是现代考古学发掘的结果。关于这一点,只能说明,河南为中心的中原地区兼并和统一了周边地区,并出现了统一国家的雏形。而二里头文化的崛起,和黄河泛滥有莫大关系。大禹治水固然是传说,但却是真实历史的反映。黄河的多次泛滥,驱使该流域的人民不得不组织起来,大规模兴修水利,早期的国家组织和统一思想就此诞生。在以后的对外扩张中,有组织的原始军队打无组织的原始军队,可谓无往而不胜。统一观念于是深入人心,中国人在文化开初阶段就深深打上大一统的烙印。换言之,中国文明一开始就是海纳百川,是分裂走向统一的过程,这个过程在以后几千年里反复进行,使得大一统观念不断向外传播。


东西方文明的根本分野在公元前2000-3000年就已经确立,东方大河民族确立大一统观念,强调集体主义,轻视个人观念,强调个人为集体服务;西方建立在小国寡民和贸易基础上的人本主义观念,强调个人主义,轻视集体利益,强调集体应该重视和保护个人利益。由此导出东方的专制传统,和西方的自由民主传统。当然专制和民主也是西方人的政治语言,东方的说法是集权和分权。虽然印度也是东方文明,但从来没有人说印度文明是东方文明代表,原因就在于印度文明没有大一统和专制的概念,缺乏东方文明的代表因素,其影响也远远无法与中国文明相提并论。


大一统观念第一次出现在书面描述,应该是在《公羊传》里,随后司马迁的《史记》强调,中国之人皆炎黄子孙,正式把大一统观念做了系统描述。而大一统观念很快又和儒家伦理的君父观念融为一体,从此以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观念深入人心。统一意味着太平盛世,分裂意味着战乱末世,中国人从始至终以统一天下,混一寰宇为己任,无论汉族还是少民都接受这个观念。中国这个词从此和统一密不可分,无论多么黑暗腐朽的时代,无论分裂成多少块,最终都能捏到一起,而且统一的程度更甚从前,而西方诸国却始终做不到这一点。在中国,统一是主流,在欧洲,分裂是主流。


历朝统治者多以大一统为奋斗目标,却大多无法在实迹层面上真正显现出混一天下的恢宏气象。汉与唐虽号称大帝国,汉代版图却与匈奴对峙,难成一统之局,唐晚期分裂成数部,藩乱成为唐末宿疾。宋朝与金朝南北分治,一统图景更成幻梦。元代拓域最广,兵锋直搠欧洲中亚,却多以松散羁縻的态势勉强成形,不具实际管理之效力。明代的自我保守、固步自封观念相当强烈,中国本部18省就成为明朝疆域,乃至重修长城,割断夷夏,这样毫无雄心壮志的朝代居然有人说它伟大,我们实在无语应对。故我们今天谈“大一统”,非能以历代帝王之自许或文臣之阿谀辞藻为标准,而当以疆域之实际控制规模为圭臬。以此标准而论,清朝似乎最有资格自诩为实现了历代帝王所未真正实现的“大一统”梦想。


当然,就实际控制区域而言,本朝更是远迈清朝,达到了历史巅峰。所谓实际控制,指的是,各边疆地区可以和内地协同发展,中央政府可以任免边疆地区的首脑,可以征税当然也可以补贴,边疆地区普遍认可自己是中国人,并且无叛乱的危险。就本朝而言,960万平方公里是实打实的,清朝号称1345万,实际控制的则远小于960这个数字。西藏实际是羁縻地区,xinjiang panluan连年不止,蒙古和满洲的发展近乎停滞乃至倒退,绝无本朝的盛况。


需要指出的是,大一统历史观和夷夏大防(不是夷夏之辨)有时是相对立的。回顾历史,坚持夷夏大防的时期,往往是汉族自我局促,缩在偏安一隅的时代,比如宋和明,对异族防范严格,宋朝后期研究五代历史,甚至以南方不入流的南唐为正朔,只因为南唐是汉族统治,愚蠢之极,明朝劳民伤财重修长城的愚昧,则早被康熙指斥:明重修长城,实为无益。化了几千万两修长城,并没有阻止明朝皇帝被瓦剌俘虏,很能说明问题。而坚持大一统历史观,主张胡汉一家,天下皆我所有的时代,则是汉、唐、元、清这样气势恢弘,万邦来朝的时期。所以说,大一统历史观更反映了中国统治阶层和主流知识分子的自信,夷夏大防往往和汉族士大夫的自卑感联系在一起。


而本坛主张满蒙非中国论的朋友,究竟是汉族自卑者,还是中国自信者,呵呵,大家有目共睹。


接下来再举个实例,说说中国近代民族主义的兴起。 所谓“民族主义”,简言之,即指将自我民族作为政治、经济、文化的主体而置于至上至尊价值观考虑的思想或运动。这是一个舶来品,和中国古代的夷夏之辨不是一回事。美国学者汉斯·科恩认为:“民族主义首先而且最重要的是应该被看作是一种思想状态。”英国学者爱德华·卡尔认为:“民族主义通常被用来表示个人、群体和一个民族内部成员的一种意识,或者是增进自我民族的力量、自由或财富的一种愿望。”英国民族学家安东尼·史密斯认为:“民族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运动,目的在于为一个社会群体谋取和维持自治及个性,他们中的某些成员期望民族主义能够形成一个事实上的或潜在的民族。”换言之,民族主义基于血统的民族因素,而夷夏之辨虽然有血统成份,但更多用于区分文明和野蛮。更重要的是,民族主义带有强烈的自私自利成份,而夷夏之辨的最终目的是化夷为夏,实现天下一家。大家可以轻易地看出,民族主义是西方观念,而夷夏之辨是东方观念。


西方的近代民族主义兴起于拿破仑侵略战争,而中国的近代民族主义则和倭奴的民族主义有莫大关系。倭奴的民族国家崛起,以及随后对中国的几次侵略,激发了中国人的民族心,使得中华民族这个概念诞生。有许多朋友说中华民族是虚拟的民族概念,如果按照西方严格的民族概念划分,不错,中华民族确实是人为虚拟出来的。但如果按照东方的大一统历史观和天下一家观念,中华民族的概念却是再自然不过了。而且中华民族这个观念,在中国救亡图存的运动中发挥了巨大作用,让中国这个初生的近代国家能够安然生产,渡过起初最危亡的时刻,有了现在蒸蒸日上的局面,功不可没。


我们举个和抗倭战争非常相似的明清战争,就可以看出,中华民族这个观念发生了多大作用:


满清是异族,倭奴也是;满清入关前,明朝分两派力量,农民军和官府,倭奴侵略前,中国分国共两党;满清以复君父仇为号召,对农民军以剿灭为主,对明军以政治诱降为主,倭奴以改朝换代为号召,同样对共军以剿灭为主,对国军以政治诱降为主;满清的人口和军队人数处绝对劣势,但战斗力绝对强势,倭奴同样如此。倭奴在侵略中国前,做了近百年的思想理论准备,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学习参考了满清入主中国的历史经验,但满清成功,倭奴失败,为什么呢?因为时代不同,中国已经走向近代民族国家,而且是个统一中的国家。满清入关时,明朝末年处于极端黑暗动荡,民不聊生,满清又行使了诸多德政,说他是救世主不为过;但倭奴侵略时,中国刚经历了20-30年代的经济发展时期,中国走向统合,民族观念兴起,倭奴是不折不扣的侵略者。


民族观念的引入导致战争结果发生巨大变化。明朝先后有60万军队向满清投降,相当于满八旗人数的15倍,差不多明朝所有的精锐部队都降了清,而且这些明军投降前是垃圾,投降后却变成猛虎,一心一意为新朝皇帝效忠,真正代表中国死命抵抗的却是张、李的农民军。中国向倭奴投降的伪军不过50万,都是国军中的杂牌军,投敌不过为了吃饭,打仗出工不出力,除了吴化文中将这样的奇葩,战斗力一般都要打5折。明朝李自成是弑君谋逆大罪人,张献忠则掘了朱明的祖坟,在儒家伦理下,决定了南明朝廷绝对无法和张、李联合,要联合也只能等到张李死了,和他们的部下联手,但已为时已晚。而国共两党却在倭寇大规模入侵前就实现了联合,这对倭奴的战略是重大打击。


出现上述的结果,导致明朝很快被清朝灭掉,而中国却把倭奴生生拖死,两个不同的结局源自中华民族的概念和民族主义崛起。在古代,国家是皇帝个人的,和普通老百姓没有多大关系,老百姓只管纳粮服役,而在民族国家里,国家属于每个百姓,真正做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在明朝,武将看到局势不对,换个主子无非背个贰臣名目,虽然很难听,但毕竟是新朝的从龙之臣;而在现代中国,当汉奸是风险极大的事情,不但被百姓和政敌指着鼻子骂,而且很容易出现部队溃散,甚至被手下干掉的危险。


中国的民族主义固然不同于西方的民族主义,全世界象中国这样把各不相同的56个民族放一块总称一个民族的,大概也就独此一家。但为什么我们必须按照西方的模式来划分民族呢?中华民族的诞生,为现代中国的崛起奠定了基础,实现了世代向往的大一统理念,有什么不好呢?苏联没有建立苏联民族,一百多个民族各行其是,不是最终分裂了吗?还有南斯拉夫也是。他们秉承西方的民族观念,搞一族一国,在此基础上搞国家联盟,最终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而且中华民族的概念是开放的,未来随着中国统治区域的不断扩大,新的民族不断加入,我们大家仍然是中华民族一家人嘛。大家不要以为我这是野心,在未来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实,生逢大一统盛世,我们的眼光要看向外面,看向未来,要胸怀广大,老是盯着过去民族间一些破事,小鸡肚肠地挖坟翻历史旧账,既愚昧又中了外人的奸计。


呵呵,先说这些,希望能引发大家的讨论。











本文内容于 2009-8-22 9:29:07 被被老婆痛骂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