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



一个下午,程前进摇着小船在芦苇荡里转来转去,孙晶英也没打出一枪。不是她不想打,是没有机会打。正如程前进说的,午间的大雁鬼得很,远远听到声响,就“呱呱”地飞走了。

孙晶英能看到的,只是大雁的背影。

几回,孙晶英叫程前进摇轻一些,摇慢一些,不要让桨划出水声,程前进也依言照做。结果仍然是一样。

“前前,怎么回事?”

“大雁日精呗。”

“不可能啊,我们都没一点声响了。”

“你觉得没有声响,大雁未必觉得没有声响。”

这是什么话?

孙晶英被噎得无语。

程前进望着天边的夕阳,“姐姐,是回去,还是留下打大雁?”

“还用说,当然留下打大雁啊。”孙晶英答道。

程前进“嘿嘿”了两声。

“你嘿什么?”孙晶英盯着他。

“没什么啊。”程前进说,“我不就开心地嘿一下嘛。”

孙晶英“哼”了一声,“开心?看你的心是不怀好意。”

“随你怎么说吧,反正我的心是说不坏的。”程前进信心十足地说。

“那你随便拿出点行动来表现一下吧。”孙晶英话音刚落,程前进马上嗵的一声跳入湖中,瞬间不见了影子。

“前前,你想干什么?有什么想不开的,也不用去投湖自杀啊。”孙晶英急道。

湖面却静悄悄。

孙晶英的目光四处搜索,急切地等着程前进浮上水面来。

芦苇后不见他的影子,荷叶下也不见他的影子。

这傻瓜蛋,不会真的寻死去吧?

正想着,一条鲤鱼“叭”的一声掷到她脚边。

鲤鱼金灿灿的,阳光一样闪亮,还在欢蹦乱跳。

孙晶英生怕鲤鱼跳出船去,赶紧弯身按住鲤鱼。

不用说,程前进并非投湖寻死,而是摸鱼去了。

“哗啦”的一声,程前进在小船边钻出水面来。只见他嘴里咬着一条鲤鱼,双手也各抓住一条鲤鱼。

“放了,把它们放了,我们怎么能吃得这么多?”孙晶英冲程前进道。

程前进的眉毛眼睛都挂着笑。

上了船,将咬住的鲤鱼松脱,才笑说,“我们一人吃一条,剩下的两条,你带回家,算是我孝敬未来岳父岳母的。”

“想得美你。”

“人不往美处想,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程前进笑答。

回到岸边,升起火,他们吃了一顿香香的烤鱼。

鱼香四散,月亮也升了起来。

月色之下,湖面一片皎洁,像镀了一层白争气似的。

程前进拍拍肚子,“好了,姐姐,我们月下泛舟去。”

摇着小船,程前进感到自己真的就像将孙晶英摇入月亮的怀抱。

孙晶英站在船头,手里横着猎枪。

程前进心里轻轻叹了一声:月下伊人,如果没杆枪横着,那就更美了。

当他潜入水的时候,他就忽发奇想一一

“前前,前前,你醒了?”

耳边响起孙晶英急切的声音。程前进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孙晶英俊俏的脸蛋,红润润地跳入了他的眼帘。万分惊奇地,程前进脱口便道,“我这是在哪?”

“看你哦,真被水泡昏了,自己在哪都不知道。”孙晶英对他娇嗔道。

程前进听着却懵,不知她在说什么。

他想坐起身,手触到自己的身子,竟是赤条条的。忙用手拉上被子,好像生怕被别人剩机割了腿间的小弟弟似的。

孙晶英吃吃地笑了。

笑什么?莫名其妙。

“是不是看我一身肥肉,觉得好笑?”

“你肥?你这也叫肥?真是笑死人了。”孙晶英笑道,“可是一等的英俊公子啊。”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不肥?程前进想。手忙伸入被子摸自己的大腿,这一摸不要紧,一摸则令他惊恐万分——

大腿厚厚的肥肉、松松软软的肥肉不见了,代之的是结实的,一条溜滑匀称的大腿。

大屁股不用说了。原来肥肥的像大磨盘一样的,此刻却坚坚实实,很世界标准的屁股。

头,我的大头呢?

程前进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大头。那可是智慧的象征,庐江的招牌啊。

摸,赶紧摸。

摸得程前进几乎掉进了地狱。

大头哪里还在?

按他心里的说法,或者是感觉,他的头简直就是被人修理了一半,或者说是被压缩小了一半。

太过分了。这不等于要了我的命么?

“有、有镜子么?”他急问孙晶英。孙晶英感到有点愕然,但片刻即道,“你要镜子干什么?怕被水泡残了你?放心,你半点也没有憔悴,还是那么靓。”

什么水泡了泡了的,我什么时候被水泡了?程前进心下莫名,嘴上却不敢说出来。便对孙晶英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觉得我的额头有点痛,看是不是青了,还是什么的?”

“那还用说?肯定青了。你昨晚自己拼命地用头撞床板,我拉都拉不住,你嘴里还说什么来着。”

“我说什么来着?”程前进急问。

“你嘟嘟哝哝的,谁知道你说什么。”说罢,孙晶英拿来镜子,“你自己看吧。”

接过镜子,程前进一照,惊得差点没喊出声来。虽然他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镜子里那张靓脸,却是那样的陌生,令他一时找不着北。

“额头是青了一块,但靓仔依然嘛,是不是?”孙晶英笑说,却使他程前进感到一种亲切,从找不着北,到找着北了。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他渐渐就喜欢上了。一眼看上去,那是眉清目秀的,很有江南人那种清雅高远的灵气。眉目很清秀,鼻子也很精致,还略略有点勾。这勾不能小看,如果没了这小小的勾,他就缺了一股英气。脸部的轮廓也很好,既显得靓,又不失一种江南人的豪气。

就是嘴唇皮略厚了一点,是纯朴而不太会说话那种。看来,老天是希望他心灵,而不要嘴巧。

祸从口出嘛。

“看够了?”孙晶英笑问。

忙将镜子给回孙晶英,程前进笑答,“看够了,看够了。”

孙晶英从一只藤箱里拿出一套衣服,丢给程前进,笑道,“快穿上吧,等会我们好一块喝酒。”

喝酒?她什么时候学会喝酒了?

管她吧。

酒逢知己千杯少。

接过衣服,程前进的目光却仍然停留在藤箱上面。藤箱的做工很精致,白色的藤片,被编织得细细密密。程前进猜,倒一勺水入去,恐怖都不会漏水。程前进感兴趣的不是这点,而是,他觉得藤箱太净洁了,洁净得令他感到,只有是闺房里拿出来的,才会有这么洁净。

“望什么望嘛?想知道我里面有多少银子,是不是?”孙晶英吃吃笑说,盖回藤箱的盖子,再锁上一把精致的铜锁。

真有宝贝。程前进边穿衣服,边伸长鼻子,想嗅嗅藤箱里面有多少金子银货。可任他怎么嗅,藤箱都静静的,金子银子并没为他起舞,更没有为他散发出金银的富贵味道来。倒是一股清幽的气息,兰花一样的气息,钻进了他的鼻子。鼻子清清爽爽的,仿佛流淌着一条清泉。

不,是飞瀑。一道清香的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