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女子雇佣军 第四章 佣兵起航 第四十节 公孙范的绝技

马踏倭寇 收藏 0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size][/URL] 当一众辽东将士,看到袁军铁骑,整齐划一的冲过来时,早就吓得魂飞胆破了!单单以千余步卒硬撼气势汹汹,且不知数量的骑兵,即使是再勇猛的、再剽悍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啊。更何况对面袁军那高高飘扬,令人胆丧的“文”字战旗,不用说,一定是袁绍手下第一猛将文丑在此。 哪个人敢说自己是文丑那杆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


当一众辽东将士,看到袁军铁骑,整齐划一的冲过来时,早就吓得魂飞胆破了!单单以千余步卒硬撼气势汹汹,且不知数量的骑兵,即使是再勇猛的、再剽悍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啊。更何况对面袁军那高高飘扬,令人胆丧的“文”字战旗,不用说,一定是袁绍手下第一猛将文丑在此。

哪个人敢说自己是文丑那杆铁枪的三合之敌啊?当日那个赵云倒是能与文丑大战数十回合,都未曾有丝毫败意。可惜被公孙范这个王八蛋将军,硬给排挤到后军押运粮草去了。此刻需要赵云出现的时候,一众辽东军士无不在心中,暗骂公孙范这个白痴加无能的混蛋家伙。

然而在这个时候,公孙范最让手下羡慕的超级逃跑大法,此刻再次发挥出绝世威力。几乎在对面骑军冲锋的时候,公孙范便已经快若流星般窜入树林之中,把先前湘妃诱敌的法门学了个十之七八。只不过公孙范不是诱敌,而是仓惶的逃命。

只有这个时候,辽东士卒们才暗暗伸出一根大拇指,羡慕的神色溢于言表。羡慕过后,眼见那带着浓烈杀气的冀州骑兵即将杀至,辽东军士亦撒开脚丫子,玩命的冲进茂密的树林内,向深处四散逃窜而去。

追至林边的袁军骑兵们见状,相顾愕然半晌,随之伴以轰然大笑。嘲笑声、奚落声、骂娘声一直传出老远,听得这些辽东精锐们,脸红脖子粗的羞愧万分。

领兵的那名将领更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伏在马背上几欲抽搐,直到一名身着文士打扮,却目闪精光的年轻男子,来到他身边劝阻他时,那将领方才止住大笑,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上气不接下气的道:“这帮属兔子的,跑得还真是快,连跟我们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那年轻文士微笑着道:“也多亏他们是属兔子的,如果是属老虎的,恐怕我们这戏就不那么好唱了!”

那将领擦过笑出的眼泪,将头盔摘了下来,并将脸上和下巴上的假须拽了下来,露出的本来面目。赫然是晴天,而跟他对话的那年轻文士,除了江斌还能有谁。

晴天脸带崇拜般的表情狂热的道:“湘儿的计策,果然是高啊!料定公孙范必会弃马追入林内,而让你我二人穿着冀州军服,率五百人来取马。原本以为会有一场硬仗,没想到这些辽东精锐,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真是徒有虚名啊!”

江斌微笑着点头道:“晴天兄切不可如此轻敌啊!若不是那公孙范无能,竟然没让赵子龙那样的猛将跟随,才给了你我这个绝佳的机会。所以,并非辽东军士无能,而是你我兄弟要感谢这个公孙范、公孙大将军的“慷慨”和“英明”啊!”

晴天仰天大笑道:“永恒兄言之有理啊!如此,我们就生受了他公孙将军的这份千匹骏马的大礼吧!”说罢,二人相视抚掌大笑不已。

一名早安排去监视赵云军动向的庄丁,飞速奔来拱手道:“赵云军正向此处全力赶来,估计只需一炷香时间便至。”

江斌和晴天听得此信,又相互对视一眼,能看得出他们对赵云的实力还是颇为忌惮。

江斌略一沉吟道:“如今马匹到手,当速速撤离,切不可与之恋战。”

晴天点头同意江斌的意见,连忙叫过心腹传下命令,按既定计划留下些袁绍军的旗子和铠甲刀枪等物后,便赶着马匹,大队人马快速向南面山口赶去。

当赵云听到袁绍军队突然出现,袭击了公孙范留在林外看护马匹的人马后,也不禁大吃一惊。这附近如何会突然的出现,这么一股袁绍军骑兵部队呢?而据逃回来的兵士说,还曾看到文丑的身影和旗号,这说明袁军是有大的行动。而公孙范此刻的处境,必然危险万分!虽然赵云十分不齿公孙范的为人,但是见死不救,绝对不是他赵子龙的性格。

于是赵云立刻派出军士,以最快速度传报主营,一边却点齐人马,在逃回的军士领路下,向袁军方向驰去。

待赵云率队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一地的尸体和凌乱的场面。

军士们在尸体中翻找良久,来报说未曾发现公孙范将军的身影时,赵云才略松了口气。

安排人马分散收寻后,手里拿着一面从地上拾起的袁军阵旗,赵云眉头紧皱暗道:“以场景来看,袁绍部队占据绝对的优势,突然的出现导致辽东军士几乎全军尽丧。按常理说,似乎没有连遗落在战场上的军旗都不带走的理由啊?”

赵云又看了看另一件袁军军服,这件衣物上满是尘土和血迹,上下数道各式不同口子。有刀划过,和撕扯的痕迹。如果单就衣物的摸样上看,显然这件衣物的主人生命形式恐怕不会很乐观!但是为何衣物上的血迹不是随伤口处荫现,而是到处遍布,就好像是用来拖地了一般。

赵云挥手叫过逃回报信的军士,淡淡的问道:“汝可曾看清,袁军有多少人马?带队的确是文丑?”

那逃回去的军士,此刻仍有些惊魂未定,见赵云面无表情的询问心中有些不安,小心的答道:“回禀赵将军,当时小人离得略远些,只见袁军突然于山口一侧涌出,直接便杀进小的们中间。一大片手持利刃的骑军,呼啦啦的冲了过来,当时只顾慌乱,根本未曾看清有多少人马。而那文丑,小的是远远看到一面“文”字旗下,端坐着一持铁枪的虬须大汉,由于太远,情势又紧急,故小人也没细看,只觉有些相似。”那军士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赵云的神色,只待形势不对,立刻跪地求饶。

赵云目光一闪,又问道:“既然是敌人骑兵大部队来袭,那么马蹄之声必然震天巨响,数里之外便可听得,那你之前可曾闻得?”

那军士一脸茫然,喃喃道:“好像没有听到远处的马蹄声啊!那些袁军似乎早就埋伏于此,见公孙范将军领兵进入林中,良久后才突然冲出的。”

说罢又恨恨的道:“这些冀州人真可恨,一定是跟逆贼勾结,预先埋伏在此处袭击我等。待有朝一日,赵将军您一定要带着小的,多杀几个冀州狗,报此深仇啊!”

赵云没有再理会他,挥手叫他退去。赵云看着手中的军旗和衣物又想了一番,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这时远处的军士欢呼道:“公孙将军找到了、公孙将军找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