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情爱 正文 第二章

yp89yp89 收藏 0 8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size][/URL] 近一个时期,赵丽娟心情一直都很不好。不幸的婚姻,像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得她实在喘不过气来。当初,在周围一片反对声中,她毅然决然地和同班同学乔智科走到了一起。爱情是神圣的,它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也是无穷的,但是,爱情一旦遭到无情的背叛,美好的婚姻又显得那么苍白和脆弱。她所遭受到的重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


近一个时期,赵丽娟心情一直都很不好。不幸的婚姻,像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得她实在喘不过气来。当初,在周围一片反对声中,她毅然决然地和同班同学乔智科走到了一起。爱情是神圣的,它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也是无穷的,但是,爱情一旦遭到无情的背叛,美好的婚姻又显得那么苍白和脆弱。她所遭受到的重创,是夫妻之间已经到了无话可说的境地,这种冷漠的家庭暴力,促使他们的婚姻坠入了深不可测的万丈深渊。

想这些苦恼事情的时候,赵丽娟正躺在她小姨温秀芳家铺得绵软的炕上。脚地里的灶台边上,温秀芳正喋喋不休地一边数落着乔智科的种种不是,一边手忙脚乱地洗刷着两个人刚吃完早饭所用过的碗筷勺子。温秀芳的男人梁俊喜从小就没有了父母,孤零零一个人在政府的资助下完成了学业,现在是黎川县水利局局长,工作单位离家有二十多里路,忙碌的他每个礼拜天才回梁山村家里一次。温秀芳和梁俊喜结婚多年了,两口子不知什么原因一直没有生育,因此温秀芳白天黑夜总是叫喊着家里冷清得像冰窖一样。赵丽娟自从和乔智科在十里堡吵架离开婆家后,把儿子乔锦琳放在娘家疙瘩村办的幼儿园里上着学,她一直住在梁山村陪伴着不甘寂寞的小姨。只有在梁俊喜从县城里回来的时候,她才回到疙瘩村娘家看看儿子,所以不知内情的人一直以为她是住在疙瘩村。赵丽娟上面有两个哥哥,都已成家,作为家里最小的唯一的女儿,父母从小对她百依百顺,呵护有加。而两个嫂子可不管这些,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平时老是对她黑着半边脸看不惯,常常敲葫芦震瓢说一些难听话,放东西时故意不知轻重,弄出咯喇喇的刺耳声响。是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没有理由长期住在娘家,疙瘩村从她出嫁那天起就已经不是她的家了。

就在小姨对乔智科进行不断地漫骂和指责的时候,父亲赵向礼把电话打到了这里,告诉她,乔智科已经把她起诉到了黎川县法院,要和她离婚,法院工作人员早上刚刚把案件的法律文书送到了疙瘩村。父亲告诉她不必回来看这些无聊的法律手续了,让她就在梁山小姨家等着,他已经和她大哥赵福军联系上了,马上开车过去把她们俩接上,一起到县里找她小姨夫商量一下如何应对这件事情。

听到这一消息,赵丽娟一下懵了,尽管她似乎早有心理准备,但离婚传票对她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她完全没有想到乔智科会这么绝情!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看来全是骗人的鬼话!表面柔弱,内心刚强果敢的温秀芳在听了赵丽娟的哭诉后,顿时惊讶地把手中的洋瓷碗掉在了洗碗盆里,四溅的污水立即布满了她扭曲的脸。随即从这个瞬间变得慌里慌张的女人嘴里,吐出了一句前所未有的脏话:“狗日的乔智科!这个不要脸货,他还真敢离婚呀!”但温秀芳在厉声骂完之后的片刻,立即恢复了她一贯清醒的头脑,她对背靠着被子垛泪如雨下的赵丽娟劝慰着建议道:“娟娟,你不要怕!怕能顶什么用?他乔智科能有三头六臂的能耐?等你爸和你哥来了,咱们一起到县水利局找你姨夫商量商量,问问懂得法律的人,看看怎么办!我就不信把乔智科的嚣张气焰打不下去,我非要叫他低头认错把你请回十里堡不可!”

就在温秀芳给赵丽娟出主意想办法的时候,赵丽娟的父亲和大哥赵福军来了,温秀芳没有顾得上和他们说几句话,就立马把家里的东西稍微归置了一下,反手锁了大门,坐上赵福军的昌河白马王子面包车一路向县城奔去。

疙瘩村与梁山村都在通往县城的公路边上,两个村子相隔不到十五里路,但疙瘩村属于高川乡,梁山村属于黎川镇,黎川县政府机关就设在黎川镇。五里路,赵福军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跑完了。一路上,温秀芳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不停地拍打着大自己两岁的外甥赵福军,紧张地吼叫道:“哎呀!这怂娃,你死呀!你不会开慢点,开车老是像猛张飞,好像车不是你自己的,你给我开得再慢点……”可是,急性子的赵福军哪里管得了这些,就在小姨对他驾驶技术心惊胆颤的吼叫声中,猛张飞赵福军已经把车开到了县水利局的机关大门口。

黎川县水利局位于县城的西关,和本地一处规模宏大的著名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宝禅寺相邻。寺内有一座全国著名的木制藏经楼----凌霄阁,楼高五层,相传为木匠的祖师爷鲁班所建,上到凌霄阁最高层可以俯瞰黎川县城全景。宝禅寺据说建于周代,当地一名对古建筑颇有研究的学者对此提出了质疑,曾专门为此写了一篇《宝禅寺建筑年代探源》的学术论文,发表在一家国家级学术期刊上,内容主要论述了佛教是和老子同时代的释迦牟尼在公元前六世纪创立的,而佛教传入中国是在两汉之际的公元一世纪前后,所以宝禅寺建于周代肯定是臆说而已,绝不可信。这篇学术论文问世后,宝禅寺的建筑年代还在学术界和佛教界再一次引起了很大的争论。

温秀芳一行人穿过水利局的大门和园林一样的大院,来到了县水利局办公四楼。他们径直走到406房间前,房门上镶嵌着一块金黄色的塑料牌子,牌子上用朱色宋体字镌刻着“局长办公室”。温秀芳连门都没有敲就一把推开房门进去了,窝在办公桌后面大老板椅子里毫无思想准备的梁俊喜,一脸诧异地望着蜂拥而入的他们,惊讶地连忙站起来问道:“啊?……,哈呀!是你们呀,……,你们咋来了?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快坐,快坐……”一边说着,一边从桌子后面慌慌张张地转出来,把这些自己惹不起人们都一一敬让在对面的沙发上,又手忙脚乱地亲自从饮水机下面,取出几个一次性纸杯子给他们泡茶。

温秀芳心里暖洋洋的,她太满意自己男人这样为大家屁颠屁颠献殷勤的劲了。在听完梁俊喜的话后,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温秀芳,故意蹙起眉头朝梁俊喜啧怪道:“你一个月才回家几次呀!把我一个人恓惶的撂在家里不闻不问,难道就不兴我们来瞅瞅你呀?你给我许过愿的,什么时候把我从下面的联区调到县城里呀?我们一个城里,一个乡下的,两地分居毕竟也不是个办法。”

梁俊喜听着妻子充满爱意的责怪话儿嘿嘿地干笑着,一边把泡好了的茶亲自往他们的手里送,一边声音沙哑地耐心给妻子解释道:“哎呀,你还不知道?水利局这边的事情多的了不得,忙得我整天不可开交。你看,这不是省水利厅又要下来检查工作了,我这不还得小心翼翼地应付着嘛。你工作调动的事情,我正和上面说着哩嘛,很快就会有眉目了。”说完,梁俊喜又扭过头问坐在沙发里埋着头不说话的赵福军:“哦,福军,你这娃,好长时间也不到我这儿转转,黄河边上的工程现在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哦,姨夫你放心,河道边的石料工程正干着呢,进度是按照要求进行的,质量是绝对跑不了道的。”赵福军心里虽然看不起这个和自己同龄的小姨夫,但自己和兄弟赵红军在黎川县成立了一家工程公司,每年公司大部分的施工业务,都实实在在地依赖自己这位小姨夫从水利局的项目建设上尽量照顾,所以在梁俊喜面前,赵福军面上还是恭恭敬敬的。

听儿子说完,赵向礼把屁股在沙发上往前挪了挪,感激地对梁俊喜说道:“喜娃,这几年两个娃娃能有这么大的进步,全仰仗你在县里给他们周全成携呀。”

“姐夫,你说这些不就见外了?喜娃也不是外人,人常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不照顾自家人照顾谁呀?”温秀芳接过姐夫赵向礼的话说道。

赵向礼听着小姨子的话,心里不禁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俊喜两口子都是热心人,这几年对他们家确实帮扶了不少,自己本来还想说上几句感谢的话,就被已经回到办公桌后面,再次把自己窝到老板椅子里的梁俊喜抢先问了一句:“姐夫,你们今天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呀?”

“哦,喜娃,是这样。”蜷缩在办公桌对面沙发里的赵向礼站起来,赶紧走到梁俊喜的面前,一边把罗国军早上刚发给自己的法律文书,整整齐齐地码在了梁俊喜的办公桌上,一边神情忧郁地对梁俊喜说:“娟娟女婿要和娟娟离婚,已经把娟娟起诉到了咱们县法院,案子现在刚刚转到了高川法庭,政法系统我两眼摸黑一个人都不认识,你在县里边人熟,你给咱在法院里找找人想想办法,看看怎样办着好一点。”

赵向礼的话音刚落,急躁的温秀芳站起来气愤地对梁俊喜说道:“喜娃!你一定要在县里找个硬靠人,千万不要让人家门缝里把咱们看扁了,笑话娟娟娘家没有人给保驾了!绝对不能便宜了乔智科这小子,这坏怂眼里就没有人!他还敢提离婚,他这样做简直就是骑到人脖子上拉屎屙尿嘛!”

精明的梁俊喜从赵丽娟一进门就坐在靠近门口的沙发上,一直在抹泪哭泣的神态上就看出来了,这些人今天来找他肯定是因为赵丽娟的事情。其实,对于赵丽娟和乔智科闹矛盾的事情,梁俊喜是早就知道的了,俗话说得好夫妻俩闹矛盾那是床头吵架床尾和,本来他认为两个人冷静上一段时间也就好了,想不到乔智科这东西竟然不理智到了这种程度。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梁俊喜猛然发现,哭泣的赵丽娟竟然是雨打荷叶,真是“大珠小珠落玉盘”,唉,怎么美丽的女人总是容易受到伤害呢?他有了一种“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感觉,更有了一种怜香惜玉的萌动,是呀,他一定得帮帮这位他从心底里一直喜欢的外甥女。

想到这儿,梁俊喜对妻子温秀芳摇了摇手示意她不要说话了,又客气地把自己的连襟让回沙发里去,他拿起桌子上的案件材料,认真地看了起来,最上面的是一份民事起诉状。

民事起诉状

原告:乔智科,男,汉族,1970年5月14日出生。黎川县高川乡十里堡村人,住该村第三居民组,联系电话:***********;

被告:赵丽娟,女,汉族,1973年6月29日出生,黎川县高川乡十里堡村人,现暂住黎川县高川乡疙瘩村第二居民组,联系电话:***********。

案由:离婚纠纷

诉讼请求:

一、依法判决原被告离婚;

二、婚生子由原告抚养,被告承担抚养费;

三、夫妻共同存款16万元,由原被告平均分割;

四、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家庭共建的五间北房依法予以分割;

五、本案的诉讼费、实支费由被告承担。

事实及理由:

原、被告1994年经人介绍认识,1994年年底登记结婚,婚后感情一般,生有一子乔锦琳,现年8岁。

原、被告结婚后,被告经常对原告家人极端不负责任,经常因为家庭琐事吵吵闹闹,严重伤害了夫妻感情。今年阴历正月二十,被告因为别人对原告的几句闲话,再次和原告进行打闹后带着孩子离家出走,居住在其娘家至今不归。原告多次派人叫被告回家,均遭到被告的严词拒绝,且被告居住在娘家期间,坚决不让原告探望儿子乔锦琳。夫妻之间的感情已经彻底、完全破裂。现诉至贵院,请依法予以公断。

此致

黎川县人民法院

具状人:乔智科

2004年10月11日


梁俊喜看完这份起诉状后,对赵丽娟的父亲赵向礼说道:“这个乔智科,真是个果子狸呀,昨天广东省防治非典型肺炎的科技攻关组专家在《广东省传染性非典型肺炎防治研究》科技成果的鉴定会上认定:果子狸是SARS冠状病毒的主要载体。他难道也中了毒,成了病毒的主要载体?” 一句话逗得屋子里的人哈哈大笑,他们为梁俊喜的恰当比喻感到新奇。

玩笑归玩笑,笑过之后,梁俊喜郑重其事地为赵向礼宽心道:“向礼哥,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我来想办法给咱周旋一下。另外,我们水利局有常年法律顾问,是咱们黎川县司法局的老干部,刚从局长位置上退下来,人家在法律方面也算是专家,在咱们县的公检法司有不少熟人,办事能力是很强的,咱们让他把案子代理了。但不巧的是,他去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去了,估计这几天就回来了,等他回来我们再一起商量商量事情如何办,法院今天才给咱们发了案件的有关法律手续,这样的话离开庭还有一段时间。不着急,你们就先回去等我的电话吧。”

温秀芳喜上眉梢地听梁俊喜说完,从沙发里坐起来扭过头,笑着对隔着赵福军坐着的赵向礼用征求意见地口气问道:“姐夫,喜娃说的在理,那咱就按喜娃说的办吧?”

没有等赵向礼说话,温秀芳就站起来招呼大家一起往外走,也不管梁俊喜愿意不愿意,朝梁俊喜挤了挤眼睛,用一种当家的口气笑着说道:“走!今天咱们到宝禅大酒店好好吃一顿,让梁局长美美地请一回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