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


九月十二日,我将要送我的孩子去省城读书了。这是一个时代的开始,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木头家第三代人,将要开辟新的生活圈了。他们的舞台不再是乡村,不再是土地,不再是庄稼了。“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是我们未曾生活过的。”这是鲁迅先生对下一代的期望,也是我对下一代的推想。

木头家第三代是许多社会矛盾综合体,尽管他们现在还是年幼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作为长辈,我很清楚地读懂了他们,——前面的路很难走。他们是独生子女一代,是留守儿童一代,是自我意识天然觉悟的一代,是互联网一代,是大学生多如过江之鲫的一代,工作难找犹如攀登珠玛朗马峰的一代,是城市化最迅速的一代,是遭遇老龄化社会的一代,是爱国爱到疯狂的一代,是面临着中国向外拓展还是收缩形势异常严峻的一代,是家庭负担最重每个人平均赡养四到六个老人的一代,是中国社会走向公民化的一代,是中国****风起云涌的一代……所有这些矛盾纠缠在一起,并且很有可能集中爆发,他们将面对空前的挑战。我很担心,第三代的肩膀能否承受得下来,因为生活给予了他们太多的平坦,他们承受挫折和痛苦的能力并不很强。

然而,话说回来,我也只能替他们担心,我没有能力没有智力替他们应付。即使想做出心甘情愿的牺牲,恐怕有时候还是帮了倒忙。也只能睁大眼睛看着他们拚搏和挣扎,而且也只能做一个无奈的旁观者。

马上要上大学了,马上要进入一个新的世界,女儿既兴奋又得意,她并不认为这是多大的挑战。读书对她而言也确实不是什么挑战,读了十一年书,她都应付从容,前没有费多大的力气。然而,进入大学,学习的不仅仅是书本知识了,更重要的是融入社会,学会生活,学会生存的本领,学会应付客观和主观施加的阻碍,学会面对人生的困难和坎坷。这一点,我相信,她没有一点心理准备。我的提醒是没有用的,因为她不会接受,也不会相信;那么,就让她自己一个人面对社会的摔打吧,生活自然会教会她所需要的一切。

为了给女儿上大学交学费,必须到中国建设银行打卡,双水镇只有农业银行和信用社,邮政储蓄所,没有办法,选项了一个日子,我们一家三口过了长江到了江南市。小小的市区,让我们晕头转向,根本辨不清东南西北,只好坐出租车,一步一步地做。先到了市医院,给女儿验光,配眼镜。等了半天,医生还是说,要等。女儿眼中滴了什么药水,必须要一定的时间。老婆急了,说让女儿一个人等吧,我们找银行去。走了好几条大街,终于找到了一家有人的建行,要打卡,要修改帐号密码。工作人员说,必须本人来。我们只好急急忙忙赶到医院,谁知女儿已经验完光了,找我们不到,坐在椅子上生闷气。见到了我们,爬起来就跑。我们急忙去追,连眼镜也没有配。

终于撵上了女儿,押着她去了建行,在银行工作人员引导下,交了七千元学费,修改了密码,并且让女儿实习了一下自动取款机。出了银行,打的,到服装一条街,给女儿买衣服,从内到外,一色新。买了一款新手机,花一百五十块钱给她买了一个挎包,女儿的情绪才渐渐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