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王牌军覆灭记 第三章 第十八军双堆集覆灭记 五、往返求援,疲于奔命(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6.html


第十八军为救援友军而疲于奔命,自己的前线阵地也同样受到解放军掘壕逼近的威胁。

起先,解放军曾发动过几次试探性进攻,但第十八军利用三角形据点、梅花形阵地的交叉火力网和互为犄角的各个村落据点进行死守,使解放军攻击部队遭到火力压制,后续部队难以跟进。

后来解放军利用夜间向前方运动,在真空地带分成几条散兵线,迅速进行单兵作业,先挖成卧式掩体,再扩大成跪式散兵坑,然后掘壕沟通。到拂晓时分,纵横交错的交通沟便出现在第十八军的防御阵地前。

第十八军前沿阵地守军见解放军一夜之间就将交通壕挖到阵地前,个个胆战心惊。杨伯涛也沉不住气,命令炮兵:“把敌人所有的交通沟给轰平,看他们往哪里藏身!”

于是,一阵炮击过后,纵横交错的壕沟消失了,阵地前仍然一片坦平。

不料,第二天拂晓,散兵坑、交通壕又出现了。被炮火炸松的土地挖掘起来更加容易。

杨伯涛一见大怒,又下令炮轰。

解放军则是夜间前往开挖,拂晓全部撤走,如是反复。

第十八军炮兵部队对阵前阒无人迹的开阔地一连轰击了三天,第四天黎明,当一道道壕沟又一次出现时,杨伯涛举着望远镜干生气,命令无法再下了,对失去了后方补给的部队来说,弹药比黄金要宝贵不知多少倍,他不能再叫炮兵将宝贵的炮弹往空地上乱轰。

于是,解放军的壕沟便毫无阻挡地延伸过来,一直达到冲锋距离。叫第十八军官兵头痛心惊,束手无策。

黄维兵团被围,杜聿明于25日指挥两个兵团由徐州南攻,一连三日无大进展。蒋介石“南北夹攻,打通津浦线徐蚌段”的计划从而破产。他见解放军兵力强大,阵地森严,决战已难以获胜,便于28日决定放弃徐州,命杜聿明率第二、第十三、第十六3个兵团,经徐州由永城南撤,同时命黄维兵团在双堆集死守待援,以牵制中野十余万大军。

蒋介石派顾祝同向黄维传达了他的命令后,倒果真为救援第十二兵团费了一番心机。他先是令李延年第六兵团与刘汝明第八兵团,由蚌埠北攻,甚至连他的二公子、装甲兵参谋长蒋纬国上校,也奉命率战车二团百余辆坦克开到蚌埠,增强北援力量。后来,他又改变计划,命令驻永城南撤的杜聿明集团,转而向濉溪口攻击前进,与李延年、刘汝明兵团南北夹击解放军,以解黄维兵团之围。

蒋介石的救援措施,由国防部向黄维作了通报。第十二兵团将士听说援兵将至,仿佛被注射了兴奋剂,低落的士气为之一振。

但是,兴奋剂的效力很快就消失了。12月4日,杜聿明30万人马被华东野战军11个纵队包围于永城东北的陈官庄地区,与黄维兵团遭受了同样的命运。李、刘两兵团则被华野与中野各1个纵队又1个师,以及5个团的地方武装阻于蚌埠西北包集东西一线。

黄维兵团被围后,蒋介石曾计划空运胡宗南属下的第一军增援,但空军总司令部叫嚷没有那么大的空运力量,而胡宗南也舍不得让他唯一的骨干部队被调走,蒋介石只得作罢。

胡宗南的部队调不成,蒋介石又打白崇禧的主意,欲调华中“剿总”所属宋希濂第十四兵团。但白崇禧是老蒋的冤家对头,巴不得老蒋早日垮台,认为此时正是倒蒋的大好机会。在宋希濂兵团先头部队到达汉口,正准备乘船东开时,白崇禧竟派亲信率警卫团守住码头,不准部队登船。国防部的电报、顾祝同的电话,白崇禧一概不睬。

蒋介石见白崇禧公然抗命,又急又气,亲自打电话给白崇禧,说徐淮地区战况紧张,急需部队增援,白崇禧说武汉也很重要,华中地区部队太少,不能再调。两人一开始还顾及身份,后来竟对骂起来。蒋介石与白崇禧通过电话吵了半个钟头,毫无结果,气得脸色通红,将话筒使劲一摔,以大骂“娘希匹”作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