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王牌军覆灭记 第三章 第十八军双堆集覆灭记 四、蒋介石令黄维死守等援(1)

梅桑榆 收藏 0 2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6.html[/size][/URL] 4. 蒋介石命令黄维死守待援,众 将领认为“死守”就是“守死” 杨伯涛在军部里焦躁不安地等待了十来个小时,终于接到黄维按计划转移的命令。他说不出是喜是忧,即令第十八军各部马上出发,由南坪集沿浍河岸直线东行,直趋固镇。 第十八军各部早已摆成行军纵队待命,杨伯涛一声令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6.html


4. 蒋介石命令黄维死守待援,众

将领认为“死守”就是“守死”


杨伯涛在军部里焦躁不安地等待了十来个小时,终于接到黄维按计划转移的命令。他说不出是喜是忧,即令第十八军各部马上出发,由南坪集沿浍河岸直线东行,直趋固镇。

第十八军各部早已摆成行军纵队待命,杨伯涛一声令下,立即开拔,因此在兵团各军中行动最快。

第十八军经过两个小时的急行军,到达距南坪集十余华里的双堆集。冬季日短,此时已暮色苍茫。杨伯涛只想尽快脱离战场,打算让第十八军于夜间继续行军,尽快赶到固镇。但是,自南坪集东进固镇,不通公路,第十二兵团的战车大炮及数百辆汽车都是野地行驶,白天尚可在漫田野里左绕右拐,拣平地向前开进,一到夜间,一沟一坎均成障碍,将汽车、重炮陷住,动弹不得。因此黄维命令兵团各军在双堆集以北地区宿营。

然而,解放军却不为庞大的机械化部队所累,无论白天黑夜,他们都可进行快速行军。

黄维兵团24日白天11小时的耽搁和一夜宿营,正好为刘、陈、邓大军提供了大合围的时间。

11月22日,黄百韬第七兵团被华野全歼之后,淮海战役总前委刘伯承、邓小平、陈毅便将战役第二阶段的作战目标,确定为围歼黄维兵团。为使中野大军有足够的时间对黄维兵团形成合围,刘伯承、邓小平命中野第四纵队司令员陈赓,统一指挥第四、第九纵队及豫皖苏独立旅,利用浍河沿南坪集东西一线设置阵地,阻滞黄维兵团北上。南坪集为扼守要点,由陈赓第四纵队坚守。

23日晚10时,刘伯承、陈毅、邓小平致电中央军委:


一. 今(23日)敌十八军从上午9时至黄昏,在坦克二十余辆掩护下,向我南坪阵地猛攻竟日。我伤亡较大,但未放弃一个阵地。另敌一个多团,于午后在南坪集以东十里处,突过浍河。

二.我决心放弃南坪集,再缩到南坪集十余里布置一个囊形阵地,吸引十八军过河展开,而以四、九纵吸住该敌,并利用浍河割断其与南岸三个军的联系。同时于明(24)日夜以一、二、三、六纵及王(秉璋)张(霖芝)十一纵向浍河南岸之敌出击,求得先割歼其两、三个师。……我们意见,除王张十一纵外,请粟、陈、张以两个纵队对李(延年)、刘(汝明)防御,最少以四个纵队加入歼黄维之战。只要黄维全部或大部被歼,较之歼灭李、刘更属有利。如军委批准,我们即照此实行。粟、陈、张亦请告。


24日下午3时,毛泽东复电:


二十三日二十二时电悉。一、完全同意先打黄维。二、望粟、陈、张遵刘、陈、邓部署,派必要兵力参加打黄维。三、情况紧急时机,一切由刘、陈、邓临机处置,不要请示。


黄维虽然在杨伯涛的建议下改变了沿宿蒙公路北上的路线,命令第十二兵团向东转移,但由于他从决心转移到下令按计划行动,犹豫了16个小时,致使兵团只向东行动了十余华里,而随后又下达了兵团在双堆集以北宿营的极其错误的命令,使兵团停滞于双堆集附近地区达十多个小时,因此最终未能逃脱被解放军包围歼灭的命运。

24日,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再次致电中央军委:


我主力按原计划今夜出击,但我在宿县蕲县集之线,及蕲县集以南,仅秦(基伟)李(成芳)九纵及王张十一纵,东南兵力薄弱,因此请粟、张、陈至少先以三个纵队,于今夜赶到西寺车站、胡沟渠、蕲县集地区,并以一个纵队进到蕲县集以南,切断黄维与李、刘联系,并准备以强大部队由浍河以南地区向西出击歼敌。


24日夜,刘伯承一声令下,中野大军全线出击。中野第一、二、三、四、六、九、十一7个纵队及陕南第十二旅、豫皖苏独立旅迅速进入指定位置,于25日拂晓之前,完成了对第十二兵团的大合围。将黄维的12万人马包围在浍河、淝河之间以双堆集为中心,东西20里、南北15里的狭小区域内。

这时,黄维还蒙在鼓里,25日拂晓,他仍命令兵团各军继续向固镇前进。

但是,兵团各军移动不久,便遭到解放军的猛烈攻击。

第八十五军在解放军的突然袭击下,部队一度陷入混乱,一名团长被击毙。吴绍周急忙指挥部队增援,好不容易才稳住阵脚。但当面解放军的攻势有增无减。

第十四军到达浍河南岸后,军长熊绶春未按照黄维的命令指挥部队沿浍河占领阵地,使解放军大部队得以顺利渡过浍河,向该军发动猛烈进攻。熊绶春指挥所部仓促应战,结果部队被解放军冲得七零八落,纷纷向南溃逃。

第十军方面更加糟糕。该军各师正在各村集合队伍,准备出发,第十四军的溃兵直向该军第一一四师拥来,将该师的队伍冲乱。这时,解放军紧追而至,枪声大作,子弹横飞,眼看就要冲入第一一四师集结地。师长急令部队就地抵抗,经过一场混战,才勉强把队伍集中到几个村庄,占领阵地。但该师的一个团已被解放军截断,团长朱达生死不明。这个师的炮兵及辎重部队全部被解放军俘去。

随后,第十军正面全部遭到解放军的攻击,一些部队被解放军冲散。军长覃道善见情况紧急,忙令第十八师和第七十五师各派部队收容散兵,收缩部队,调整态势,才勉强挡住解放军的进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