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王牌军覆灭记 第三章 第十八军双堆集覆灭记 三、杨军长临危献计(4)

梅桑榆 收藏 0 3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6.html[/size][/URL] 解放军如果是在第十八军前后夹攻下被迫撤走,倒是叫杨伯涛、黄维感到欣喜,而解放军不打自退,悄悄撤走,反倒叫杨、黄二人满腹狐疑。 23日当天,第十八军的便衣情报人员侦得通往宿县的公路有解放军大部队运动。第十一师威力搜索部队在蒙宿公路两侧遭到解放军的阻击,并发现解放军构筑起鱼鳞式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6.html


解放军如果是在第十八军前后夹攻下被迫撤走,倒是叫杨伯涛、黄维感到欣喜,而解放军不打自退,悄悄撤走,反倒叫杨、黄二人满腹狐疑。

23日当天,第十八军的便衣情报人员侦得通往宿县的公路有解放军大部队运动。第十一师威力搜索部队在蒙宿公路两侧遭到解放军的阻击,并发现解放军构筑起鱼鳞式大纵深阵地,兵力雄厚,正严阵以待。第十军方面也发现解放军强大部队,由西而东直捣该军侧背,一部已与该军后卫部队发生战斗。

天黑以后,兵团副司令兼第八十五军军长吴绍周赶到兵团部,向黄维报告了一个更坏的消息:蒙城已被解放军占领。吴绍周率第八十五军离开蒙城北上时留下一批伤病兵,准备用船将他们顺涡河送往蚌埠,解放军一到,这些人大多成了俘虏,其中有几个轻病兵逃了出来,向吴绍周报告了这一消息。

黄维这时终于意识到情况严重,前面受解放军重兵阻击,后面的蒙城又被解放军占领,第十二兵团现在已处于敌前后夹击之中。他不禁暗自报怨:老头子命令我们对共军南北夹击,可想不到我们已经被共军南北夹击了。

形势如此严峻,必须赶紧采取对策。黄维立即在兵团司令部召开紧急会议,对各军军长说:“兵团的任务是要打到宿县和徐州杜聿明会师,根据现在的情况我们应该怎样打法,才能完成任务?”

吴绍周因初到前方,对当面的情况不大了解,只是是聚精会神地看地图,众将领见兵团陷于如此险境,均拿不出什么有力措施,一个个缄口不语。

大家沉默了许久,杨伯涛终于发言:“从目前敌我态势来看,我认为兵团的处境已非常危险,共军显然是有意识地放弃涡河、浍河的防守,诱我军深入。现在,共军大军云集,已对我形成前后夹击的态势,我们已经陷入了共军的圈套。

“不过,兵团目前还没有共军包围,因此还有一定的主动权。此时如果继续执行总统的命令,打向宿县,便会越陷越深,走上死路。我军对于共军大纵深阵地的攻击,成功毫无把握,尤其是大兵团作战,不能没有后方。现在兵团已经成了不着边际的孤军,这样的仗很难再打下去。”

吴绍周听得频频点头,说:“我同意杨军长的看法。”

杨伯涛停了停,接着说:“我建议兵团趁东南面还未发现敌情之时,星夜向固镇西南的铁路线靠拢,从南坪集到固镇只有八十多华里,急行军很快就可赶到。兵团到达固镇地区,就可取得后方的补给,并可与李延年第六兵团合股,再沿津浦线向北打,可立于不败之地。”

黄维身为黄埔才子,自然也看到了这一步。但他与杨伯涛所处地位不同,他必须向蒋介石负责。杨伯涛的建议显然与南京方面的计划相矛盾,叫他一时难下决心。他紧锁双眉,在屋里踱来踱去,反反复复地考虑着,直到午夜,才决定将兵团向固镇方面转移。

下一步行动确定之后,黄维作出如下转移部署:


一. 集结在南坪集东南的第十四军,迅即向东平集以西浍河之线前进,沿浍河南岸转移阵地,向北警戒,阻敌南下,以掩护兵团转移;

二. 第八十五军以主力于南坪集附近占领阵地,向西北警戒,以掩护第十八军和第十军转移,待两军通过后,即经罗集向固镇以西瓦疃集附近前进:

三. 第十军迅即脱离敌人,沿浍河南岸依靠第八十五军和第十四军的掩护,向固镇以西前进;

四. 第十八军迅即脱离敌人,连同快速纵队经双堆集向固镇西北湖沟前进;

五. 兵团司令部在第十八军之后跟进。


黄维作出这样的转移部署,目的是想让“土木系”的第十八军和第十军先脱离战场,而让第八十五军和第十四军挡在一边,以保护前两个军的安全。另外,他认为解放军的威胁只是在西北面,尤其是在北面,却不知中野在华野的配合下,已对第十二兵团从四面八方加以包围,撒下了天罗地网。

第十八军军部设在南坪集东北三华里的一个村庄内。杨伯涛回到军部,当即下达转移命令。正于此时,随第八十五军到达赵集的第十八军第四十九师师长何竹本,派副师长张定国到军部请示行动,杨伯涛即命令该师不必再到南坪集,直接由赵集驻地出发,经罗集向固镇西北的湖沟前进。到达湖沟后,即担任对东北方面的警戒。并与固镇李延年兵团联络,侦察附近地形,引导第十八军主力进入驻地。

杨伯涛又命令骑兵团团长翟连云,即刻向固镇西北前进,担任敌情搜索和与友军联络的任务。他对第十一师和第一一八师也规定了行动准则,命令两师派出小部队主动攻击,迷惑解放军,以利于主力部队撤退。第十八军各部按照以上部署于24日拂晓开始行动。

杨伯涛部署完毕,立即到兵团部向黄维报告。黄维显得十分焦急,不待他把话讲完,便说:“要等我的命令才能开始行动。”

杨伯涛感到十分意外,忙问:“黄司令已经决定转移,现在为什么又改变了决心?”

黄维解释说:“我派一个参谋把兵团转移的命令给吴绍周送去,但是这个参谋和所乘的吉普都失踪了。我正派人寻找,等一等再说吧。兵团的命令万一落在共军手里,我们的行动将十分危险。”

杨伯涛听了心中不悦。他认为黄维可能是由于兵团违令转移,责任悠关,因而优柔寡断,委决不下。所谓“参谋失踪”云云,不过是他的托辞罢了。他见离拂晓还有两三个小时,干脆在兵团部坐等。但是,直到雄鸡报晓,黄维仍迟疑不决,既不叫进,也不叫退,他只得悻悻赶回军部,命令第十八军各部于原地待命。

这一等,竟一直等到次日下午4时,黄维才下定决心,命令兵团各部按计划开始行动。

如果以清晨5时开始行动算起,耽搁了11个小时,按急行军速度计算,至少可以走出 60华里以上的路程。

60里之外,也许是另外一种世界。

历史证明,这关键的11个小时,决定了第十二兵团及王牌军全军覆灭的命运。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