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王牌军覆灭记 第三章 第十八军双堆集覆灭记 二、朝令夕改(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6.html


蒋介石对中央苏区红军发动第三次围剿,第十八军奉命参战。当时,红军展开“盘旋式”运动战与国民党军周旋,第十八军南城、黎川、广昌、永丰、吉水、宁都、兴国等地,往返奔波了两个多月,没找到红军主力,全军官兵“胖的拖瘦,瘦的拖病,病的拖死”,疲于奔命,士气十分低落,于9月初撤回吉安。

此后,陈诚以种种借口,采取各种手段,收编杂牌部队,进一步扩充实力,至1932年10月,第十八军已扩充为5个师。

1933年2月,蒋介石对中央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陈诚任中路军总指挥,仍兼第十八军军长,指挥所部参加作战。

由于第十八军所辖的师太多,为指挥方便,陈诚请准蒋介石,临时决定将该军第五十二、第五十九两个师编为第五军,军长由第十八军副军长罗卓英升任。26日,第五十二、第五十九两个师由吉安、乐安向宜黄南部地区进发。次日,第五十二师行抵黄陂、蛟湖附近,被红军包围全歼。师长李明负伤自杀。第五十九师进至霍源附近,也遭红军猛攻,大部被歼,师长陈明骥被俘。结果,第五军尚未正式成立,便全军覆没。3月下旬,第十八军第十一师又在草苔冈、徐庄一线遭红军主力围攻,伤亡惨重,突出包围者不足3000人。至此,第四次围剿也以惨败告终。罗卓英仍回第十八军任副军长,代行陈诚的军长职权。6月,罗卓英升任军长。

是年9月,第十八军奉命参加第五次围剿中央苏区。在长达一年的“围剿”战役中,该军多次与红军激战,伤亡很大。其中攻占广昌一役,仅作为预备队的第十一师就伤亡团、营长多名,连排长数十人。担任主攻的另外3个师,其伤亡可想而知。

1934年9月,第十八军进抵宁都,继而向于都攻击前进。10月,红军突破国民党军包围,开始长征。第五次围剿至此结束。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第十八军奉命参加“八一三”淞沪会战,8月中旬,第十八军4个师先后开抵上海,编入左翼集团军战斗序列,与友军防守宝山、罗店、浏河一带。

第十八军全部开抵上海时,要地罗店被日军占领,罗卓英即命第十一师不惜牺牲,将阵地夺回。此后第十八军与敌在罗店、浏河一带血战月余,白天,日军在飞机、大炮、战车协同下发动强攻,占领阵地;夜晚,第十八军拼死冲杀,将阵地夺回。

在这次战役中,第十八军伤亡惨重,共阵亡旅、团、营长蔡炳炎、路景荣、李维藩等数十人,每团都由后方部队抽调整连老兵,进行七八次补充。由于营、连、排长伤亡大,一些阵地每日要几次换人,接替阵亡军官指挥作战。第六十七师师长李树森被炮弹炸伤,由黄维继任师长,指挥战斗。该军第九十八师第二九二旅第五八三团第三营坚守宝山城,营长姚子青率领全营官兵,誓与阵地共存亡,在敌陆海空强大的立体攻势下,坚守弹丸之地达7昼夜,最后全营官兵壮烈牺牲。由11月初调到沪西苏州河南岸的八字桥、厅头镇防守的第六十七师遭敌包围,该师第四0二团阵地,大部被敌攻占,仅剩下镇端一角,仍继续坚持逐屋战斗,死守不退,全团官兵伤亡殆尽。

淞沪会战结束后,第十八军转移至皖南山区对敌开展游击战。1938年5月,黄维继任第十八军军长。7月中旬,黄维率部参加武汉会战,奉命与友军守卫九江至南浔铁路德安一带。9月1日,敌第九师团之一部,乘我第三十集团军部署未定,突破阵地,沿瑞德公路向南浔铁路之马回岭进犯。第十八军与第七十四军并肩作战,重创日军,粉碎了日军南下攻取德安的企图。24日,日军第一0六师团从南浔铁路正面向西迂回,企图与第二十七师团在武宁以东会合,从箬溪进行突破。黄维率第十八军协同友军,对敌进行逐次堵截,在马回岭一带与敌展开激战,日军伤亡惨重,不得不放弃迂回攻取德安的计划。

武汉失守后,第十八军奉命驻防湖南。1939年夏,第十八军调往四川整训。黄维在此之前已经他调,军长由彭善继任。

1940年5月初,日军第十三师团进逼鄂西重镇宜昌。当时宜昌空虚,国民党军委会急调第十八军从四川船运宜昌,担任城防。当时第十一师正在当阳一带作战,军长彭善决定以第十八军守城,第一九九师担任机动。8日夜,第十八师首先赶到宜昌。师长罗广文即令第五十二、五十三两团于郊区布防。第五十四团防守城区,做死守准备。10日夜,彭善率军部与第一九九师赶到宜昌,军部设在南津关附近的三游洞,第一九九师配备在小溪塔以西地区。此时,日军已逼近宜昌外围,枪炮声清晰可闻,通讯已遭破坏,第十八军已无法与友军取得联系。

11日拂晓,日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分三路向宜昌猛攻。激战至午时,第十八师第五十二团阵地被敌突破。日军乘势直扑飞机场, 将第十八师城内与郊区部队分割截断。日军随后从正面与侧背猛攻第五十三团阵地,第五十四团也暴露在敌炮火之下,全师官兵伤亡惨重。第一九九师也遭日军猛攻,无力派部队增援城区守军。至次日凌晨,宜昌完全被日军攻占。

第十一师于5月下旬奉命从驻地长沙驰援当阳。此时,当阳已成为江北的孤立据点。6月9日,日军向第十一阵地发动猛攻。当阳西北九子山高地,战斗尤为激烈,敌我双方反复争夺,高地几易其手。师长方靖见九子山危急,令副师长胡琏率一个团增援,同时派出精悍部队迂回至敌后,猛袭敌军。日军遭前后夹击,害怕陷入包围,慌忙撤退。第十一师与敌激战7昼夜,重创日军,完成了阻击任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