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天空 正文 浪漫香山

草根的爱情誓言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5.html[/size][/URL] “你干嘛呢?在电脑前坐了仨小时了。”辰雨探身去看木子的电脑:“哇塞,太屈才了,你比007都牛。”是木子偷拍的银介的照片。“你要干嘛呀?” “不明白了吧!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木子起身去倒水。 辰雨翻看照片“天呀,坐着的、站着的、开心的、不开心的你全拍了,我怎么没察觉你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5.html


“你干嘛呢?在电脑前坐了仨小时了。”辰雨探身去看木子的电脑:“哇塞,太屈才了,你比007都牛。”是木子偷拍的银介的照片。“你要干嘛呀?”

“不明白了吧!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木子起身去倒水。

辰雨翻看照片“天呀,坐着的、站着的、开心的、不开心的你全拍了,我怎么没察觉你什么时候拍的呀,太委才了。你弄这些干嘛呀?”

“很简单,我要发起攻击,吊金龟婿。”

“你真的觉得李银介适合你呀!”辰雨看着照片脸在微微泛红。

“当然了,我要做现实版的灰姑娘。”木子一脸的信心。“帮我出出主意呀。”

“首先,你得知道李银介有没有女朋友,然后……”

“没有,我都侦查清楚了,他是因为‘逃婚’才来的北京。接着说。”

“‘逃婚’怎么回事呀?”辰雨回头看着木子。

“他父亲,也就是董事长给他找了个订婚对象,他不喜欢,就跑北京来了。现在真是他情感脆弱的时候,趁虚而入,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然后怎么样,快说。”

“然后,制造不经意的邂逅,让他觉得你们之间蛮有缘分的。最重要的你要在工作上有所表现,给他留下深刻印象。慢慢的不就水到渠成了嘛”辰雨看到一张银介正面的照片,眼睛里依然有一种让人不可抗拒的东西。“木子,这张是什么时候拍的?”

“这个,就那天,在公司门口,他约你吃饭,等你回答的时候。精彩吧。”

“你不觉的他的眼里有东西吗?”辰雨依旧盯着照片。

“什么东西呀?”木子把头向前探了探“没什么呀!”

“不对,把这张照片拷给我。”辰雨把照片拷到了U盘里。

“哎,我一文秘怎么在工作上出彩呀”木子的工作能力确实不敢恭维。一直是原地踏步。

“我还真有一个主意,你看,公司是一个整体,而且我们公司好几个部门都在一个写字楼里,但是,职员之间除了本部门很少联系。”

“这有什么关系呀?本来各个部门就是独立的。”

“这叫增强凝聚力,老板都希望自己的员工像是一个拳头,有劲往一块使,而不是一盘散沙,团结不起来。所以说,各个部门之间沟通就尤为重要。你呢,利用职务之便,向上级反映一下,再拿出点实际计划,保证OK。”

“什么计划呀,你快告诉我。”木子问。

“我都点到这了你还不明白,算了,听着,比如,你可以建议周末大家一起活动,爬爬山、逛逛公园什么的。即增进了部门之间的联系又锻炼了身体。再分个小组,比个赛什么的,抓住机会和李银介一组……”辰雨看着木子挑了挑眉毛:“你的明白?”

“就知道你最好,我这就写去。”木子动笔写了起来。周末香山游。

公司已经没几人了,辰雨在电脑前写报告。一周下来,她把40家店面全拜访了一遍。夜渐渐降临,辰雨伸了个懒腰,把报告发送给主管。关掉电脑,站起来准备要走,撞到了什么东西“啊!”吓了她一跳。

“我了,有那么恐怖吗?”是银介,他也刚刚从办公室出来,看见灯光就走了过来“这么晚?”

“你后边突然出现一个人试试,你吓死我了。”辰雨收拾起背包“拜拜了您呐!”

“还没吃饭吧,一起去吃点东西?”银介问。

让银介这么一提醒,辰雨还真饿了,肚子不失时机的叫了两声“不用了,我不饿。都9点了,不打扰了。”

“陈辰雨,你的肚子出卖了你。”银介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辰雨不打算和他在纠缠下去,推开银介往外走。

“辰雨,你为什么老躲着我,我真那么可怕吗?”银介压着火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每次,银介约辰雨,辰雨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

“李总,你多想了,我只是有点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明不是还有活动嘛。”辰雨没有回头走了出去。“砰”一声巨响,辰雨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是银介的拳头重重的砸在桌子上。

辰雨没有回家,也没有回公寓,她去了缘吧。

“缘哥,还有什么吃的吗?饿死我了。”辰雨总爱坐到能和缘哥直视的地方,她总觉得缘哥的眼睛有一种能量,像充电器一样,而她就是一块没有了电的电池。

“又加班了吧,还有意大利面。”缘哥让小米把面端过来,辰雨狼吞虎咽把面消灭了个精光。

“真好吃。”辰雨看着缘哥“你有特别害怕过一个人吗?”

“我特害怕我妈,小时候怕,现在还怕。”缘哥的妈妈是从农村出来的,刚到城市的时候让人给骗了,那个男人说会爱她一生一世。最后那个男人消失了,缘哥的妈妈发现有了缘哥,农村回不去了,她就在城市生下了缘哥,吃尽了苦头,把缘哥拉扯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能让我听话的只有她一个人!怎么了?”

“没事,就是随便问问。”让辰雨害怕的是银介的眼睛,她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只是很本能的拒绝,像是一种自我保护一样。“我们公司明有集体活动,我先走了。”

辰雨刚刚离开,银介走了进来,坐到了刚刚辰雨的位置“缘哥,还有什么吃的吗?”

“你们俩够默契的,辰雨刚走,你就来了,坐一个地不说,连说的话都一字不差。小米,再来一盘意大利面。”缘哥递给银介一杯啤酒。

“辰雨刚刚说什么了吗?”一样的狼吞虎咽。

“她说你们公司明天有活动,先走了。”

“没有其它什么了?”

“她问我怕什么人,有点怪,随便聊了聊。”

“她有提到我吗?”银介问。

“没有啊!你们俩怎么怪怪的,出什么事了。”

“没事,随便问问。”银介看着缘哥“我走了。”

小米趴在吧台上:“缘哥,这两个人有问题。”

“就你聪明,干活去。”缘哥也看出来了,就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

“浪漫”香山(2)

“你干嘛呢,我们要晚了。”辰雨一身运动装,清新自然。“你穿这去爬山?”

木子穿了一身连衣裙,配了一双高跟鞋:“怎么了,这不是挺好的吗?”

香山公园东门同事们都集中在一块,木子的服装在一大群运动装里确实与众不同。和几个同事一块分发饮料和食品。

“我们分三个小组,李总带一组,江主管带一组,杨经理带一组。大家自愿结组。然后三个小组比赛,我们分别在玉华、平台和山顶设了点,大家需要到各点报到,最先到达山顶的小组有奖品。好了,现在开始分组。”木子的提议李银介很赞同,并让木子组织。

辰雨立刻站到了江主管的身后,她没有看见银介冒着火花的眼睛。木子很自然的站到了银介的身后。分完组,木子问银介要不要发言,银介大喊一声“出发。”所有人直奔东门。

银介故意落在后面,他本来是要找辰雨的,辰雨找了个机会贴着门边进去了,和几个年轻的同事跑在前面。

半山辰雨渐渐落在了后面,和江主管走在了一起。江主管毕竟上了年纪,体力有点不支。“主管,休息会儿吧。”辰雨和江主管坐到路边的长椅上。辰雨很自然的递给江主管一片湿纸巾,江主管楞了一下,接住了“谢谢。”

寂静了一会儿,“辰雨,坦白的说,你是不是有点恨我在工作上对你百般为难?”

“刚开始,会有一点。现在那么想了,我一直想找个机会跟你说声谢谢,没有这些磨练,我可能永远只是一个小职员。谢谢你,江主管。”辰雨说的是真心话。刚开始对江主管的抱怨,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你的报告我看了,做的很好。”

“主管,这是你第一次夸我哎。”

“走吧,我们已经落后了。”

“喂,你干什么?”辰雨很大声的喊了一句,大步的冲向前面不远的一个男子,男子的手正在掏一位奶奶的钱包。

男子见有人发现,撒腿往山上人多的地方跑,辰雨紧紧追着,一步不松。在公园职工的协助下,小偷被送去派出所。辰雨一瘸一拐的走到主管身边,她在离小偷几步的时候,飞身扑了过去,把小偷摁到了地上,自己也摔伤了。

“辰雨,你没事吧。”主管迫切的问。

“没事,就是一点擦伤,不碍事。”辰雨的回答轻描淡写的。

公园的工作人员和几个游客围了过来,问长问短的,辰雨谢绝了他们的帮助,人群渐渐散去。这功夫银介已经接到江主管的电话,赶了过来。

辰雨坐在长椅上用背包里的矿泉水给腿上的伤口清洗,她的膝盖擦伤了。主管帮她贴上创可贴。

“出什么事了?”银介已经快到山顶了,接到电话跑了下来。

“辰雨抓小偷受伤了。”主管直起身来“你送她下山吧,接下来的事我处理。”

“主管,我没事的,我们都到这了,撤回去多没劲呀,你看,我可以走的。”辰雨试着站起来,没站稳,,一下子扑到了银介的怀里。

“还没事呢?都站不稳了。”主管责备的说。

“可是,我回去了就等于我们组没有了比赛资格,我不想拖累大家。”辰雨站好,看了银介一眼。

“江主管,这样吧,你先上去,我陪着辰雨,就是背我也把她背上去。”银介看着辰雨,似乎不认识她了。

“不用了,你们先上去吧,我可以的。”辰雨努力让自己走了两步“看,没问题吧。”

“行了,别逞能了,这样吧,银介你和辰雨一块走,我先上去安排。”江主管不容分说的加了一句:“就这么订了,我先上去了。”

银介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喂,很可乐吗?”辰雨有点恼火。

“没有,我没想到你还真挺勇敢的,而且,我们单独在一起会是这样,你等我一下。”银介去了对面的商店。

劈劈啪啪,辰雨的手机响了。

“小雨,干嘛呢?”是秦岩。

“你怎么现在打电话,你那应该是晚上吧!”辰雨坐到长椅上。

“我正睡着,然后做了个梦,梦见你受伤了,抓起电话就打给你了。你还好吧!”秦岩的声音有点沙哑。

“我在香山,公司组织的活动。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我想你了。”辰雨的眼角有点湿润了。

“我很快就会回去了,那不说了,明天我还要上课呢,就想听你说你很好。”

“你努力学习,早点结业,爸爸尤其是妈妈老念叨你,我都妒忌了。那我挂了。”

“挂吧。”

“你先挂。”电话“嘟嘟”了半天,辰雨才放下。

银介买了跟登山杖:“怎么哭了,很痛吗,要不然下山吧。”

“没事,走了。”辰雨咬着牙站了起来,一步步往前走。

“你到底在躲什么,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你陪我一醉方休的,只因为我是总经理,你的上司?”

“有吗?”辰雨故作镇定,“什么时候躲着你了。”结果,脚下踩空了,这下彻底不能走了。

“上来,我背你。”银介在辰雨身前弯下了腰,做了个背的姿势,“你不想你的团体因为你受影响吧。”

“我可以坚持的。”辰雨坚持着。

银介一把把辰雨拉到自己的背上,没商量的往上走。

“喂,你放我下来。”爬山的游客好奇的看着他们,银介全然不顾。好歹同事们都比他们快。

“别逞强了,在朋友面前示弱又没什么丢人的。”

“谁示弱了,是你非要背的。放我下来。”

“我就不放。”银介原地转了两圈向前跑了起来。

“啊!”辰雨抱紧了银介,嘴里乱喊着。

夏季的香山是健身的绝佳选择,浓荫遮天,格外的凉爽。

“好浪漫,你也背着我上山吧。”一个女孩看到银介和辰雨,非要男朋友也背着。

辰雨的脸刷的红了。银介的气息明显紧促了许多。“我自己走吧,太累了。”

“我可以的,你老老实实别动。”银介努力让自己的气息平和。

“你以前来过香山吗?”

“没有,我还真是第一次来。”

“看在你背我的份上,我给你做一次免费导游。那就先说香山的名字的由来吧。”

“好啊!”

“香山得名的来历说法不一,大概有3种,根据《香山永安寺记》中的记载说山中一块石头形状似香炉,由此得名香山。在《帝京物略》记载中香山得名源于杏花的说法。在香山山脚下,还流传着一个有趣的传说:很久以前,香山附近住着一位老石匠,家贫如洗,没有生计。一次上山砍柴遇到仙人,赠杏两枚,食后将核种到山上,后来,杏树遍山,如云如雪,每到杏花盛开的季节,花香四溢,于是,人们就称为香山。另一种说法是香山旺盛的香火,香山寺庙众多,有洪光寺、碧云寺香山寺。香山文化就起源于香山寺。”

“一路走来,我怎么没有看见几个景点,全是爬山的道和树木。”

“我们走的这条路是通往山顶最好走的。从东门一直往上中间经过玉华、平台,终点是香炉峰。”辰雨接着说道,“我们现在还有300个台阶就到顶了,要不然先休息一下吧。反正拿不了第一了。”

他们坐到台阶上,衣服被汗水湿透了。辰雨从包里拿出水“银介,接着。”

“你怎么对香山那么了解,你以前当过导游吧。”

“我小时候就住在香山,没事就在香山呆着,每一个景点的导游词我都记的。”

“你带我参观一下香山吧。”银介很诚恳的说。

“我们还有比赛,大家都在山顶等着呢,再说我也走不了几步呀?”

“你就说你要不要带我参观吧。”

“那我们也不能半道返回吧。”

银介拨通江主管的电话“江主管,我送辰雨下山,我们晚上见吧。”

“好,现在我当你的导游,你当我的腿,从这边上去,我们去观景台。从后面绕到索道,坐索道下去。”

“得令,您老慢着点。”银介背起辰雨往观景太走。

香炉峰,木子在发奖品,李总和江主管的小组都有人未到,所以只有杨经理一组获胜。木子还在山上安排了互动游戏,银介和辰雨此时坐在索道上。

银介紧紧抓住辰雨的胳膊,闭着眼睛,很害怕的样子。

“你恐高吗?”

“哪有。”银介的手抓的更紧了。

“看,那是琉璃塔。”阳光洒在塔身上,琉璃反射出一片耀眼的金光。

银介睁开眼睛“好漂亮的塔。”注意力完全不在恐高的思维上了。

一阵清风袭来:“你听。”辰雨似乎陶醉在灵动清脆的铃声中。

“这是从那传来的声音?”银介也听到了。

“琉璃塔每层塔檐的檐角下分别悬着一枚铜铃,有风的时候,就会有这怡人耳目的铃声了。”辰雨微微的笑了一下,银介的手已经松开了。“看,眼镜湖。”

“是因为它的形状像眼镜吗?好奇怪的名字!”

“对呀,准备下车,我们快到了。”

出了索道往右是碧云寺:“我们先去碧云寺,然后是见心斋、昭庙、琉璃塔,接着去松林餐厅吃饭。下午知松园、静翠湖、双清别墅、欢喜园、香山寺,香山公园差不多就这几个景点,我估计不会误了晚上的聚餐的。”

“客随主便,上来吧。”银介弯下了腰。

“你确定你的体力OK吗?”

“我上大学的时候,在运动节上,拿过十项全能。”

木子左盼右等就是不见银介的影子,电话也打不通,江主管告诉她,银介临时有事走了。本来游戏环节的设置就是为了能和他互动,现在只能看别人玩了。等待中,她没有发现辰雨也没在其中。

东门广场的长椅上,辰雨刚刚坐下。 银介蹲下身去,抬起辰雨受伤的脚。

“你干嘛呀?”辰雨急忙收脚。

“别动。”银介左手托着辰雨的脚脖子,右手抓住脚尖使劲往上一推。

辰雨倒吸了一口凉气:“啊!痛!痛!”

“站起来走几步试试。”银介站起来拍拍手,“走几步试试。”

辰雨疑惑的看着银介,还是站了起来:“不痛了,真不痛了。不是,我说你有这招不早用。”辰雨走了两步,盯着银介。

“我要早用了这招,能有免费的导游带我逛香山吗?我开车去,我们回去吧。”银介一脸的坏笑。说完奔停车厂去了。

饭店的大包间里,木子问江主管:“主管,李总的手机还是打不通。”

“我打吧,你去安排一下我刚才交代的事。”江主管拿起手机,有放下了。

银介开着车正往饭店赶。

“奇怪,今怎么没有电话打进来呀?”辰雨掏出手机,电池松了。刚装上电池,手机劈劈啪啪的响了起来,是江主管。

“辰雨,你们现在在哪呢?”

“我们这就到了。”辰雨说。

“银介帮你弄脚了吗?”

“主管,您怎么知道的呀?”辰雨看了一眼银介。

“行了,你们赶紧过来吧。快点。”江主管把电话挂了。

辰雨翻着通话记录,想起了秦岩。

“下车吧,你不是想让我背你下车吧。”银介已经下车了,把钥匙递给了门童。

“你先进去吧,我去一下洗手间。”辰雨收起手机,下了车。

包间有人说人到了。

银介刚把门打开,彩带喷条像他喷来,弄得满身都是。

“欢迎见义勇为的英雄。”杨经理捧着一大束鲜花热烈的赢了上来。

“弄错了,这是李总。”不知谁喊了一声。

“这干嘛呢?”辰雨走了过来。

“欢迎见义勇为的英雄。”杨经理献完花,送上一个大大的拥抱。掌声响起。银介也要来个拥抱,辰雨闪身扑进了江主管的怀抱。

“没什么,各位只是没有在场罢了,遇见这种情况谁都会挺身而出的。”辰雨淡淡的说。

“来来来,英雄坐上位,大家赶紧坐,服务员上菜。”江主管拉着辰雨坐在一起,左边是银介。除了辰雨和银介还是运动装,其他人都换上了正装。两个人坐一块更显眼了。辰雨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埋头吃东西,嘴里塞得满满的。

辰雨和木子一起走出饭店,银介的车已经停到了门口:“我送你们回去吧。”

“那我们不客气了。”木子打开车门,准备上车。

“李总,谢谢了。”辰雨把木子推进车里,关上车门:“拜拜。”

“哎,你去哪呀?”木子问。

“我回家,我爸刚才给我打了八通电话了。我爸车来了,先走了。”后面有辆车子停了下来:“拜拜。”辰雨上车走了。

银介一进门,鞋都没脱躺在沙发上。

“起来,先去洗个澡,哎呀,你闻闻你身上什么味儿?”江主管拎起银介是衣服催他去洗澡。

“小姨,休息一会儿,累死我了。我脚底都磨出水泡了。待会儿洗。”银介闭着眼睛,懒懒的说。

“快去吧你,水放好了。”

银介不情愿的去洗澡了。

辰雨换了身舒服的衣服,坐在客厅和爸爸妈妈一起玩牌。

“等一下,我们约会的时间到了。”辰雨跑到楼上把笔记本拿下来。爸爸妈妈把牌收了。

“Hi,爸爸妈妈,你们看见我了吗?”是秦岩。他们在视频聊天。他们约好了每周这个时候见的 。

“爸爸等你回来接班呢!我答应陪你妈陪她巡演的。”

“爸,我年前就可以结业了,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秦岩,注意身体,别光顾着学习,好好照顾自己。”

“妈妈,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会照顾好自己的。”

“我跟你说,妈妈每天把你的房间收拾一遍,和你走的时候一模一样。妒忌死我了。”辰雨冲着摄像头做了个鬼脸。

三年前,秦岩毕业去了美国,本来辰雨也要一块去的,临上飞机“逃”了。秦岩比辰雨大两岁,是陈爸爸陈妈妈收养的孩子。

“小雨,你昨天没事吧!”秦岩很担心的问。

“没事,我特好。你看,活蹦乱跳的。”

“你呀,个子长的够数,脾气怎么就不长呢?”秦岩的手指点了一下视频。

“行了,你们先回避一下,我和秦岩有公事要谈。”陈爸爸坐到电脑前,辰雨和妈妈闪了。

毒辣辣的太阳让都市的生活更加枯燥。

银介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已经是下午了。

江主管坐在阳台的茶座里招呼银介过来:“还不准备坦白呀?”

“我没惹什么事呀。是不是又有班主任上您在告黑状了。”银介喝了口茶,舒舒服服的靠在椅背上。

“还贫,辰雨是怎么回事呀?”

“没怎么呀,怎么了。”

“没怎么,你每天上赶着约人家,还背着满世界逛。”

“那天晚上,在酒吧看见她,她把衣服弄脏了,然后傻傻的看着我不知所措。本来我挺火的,她一笑,什么事都没有了。”银介回忆着笑容爬满了脸。

江主管哈哈笑了起来;“是不是有事没事老想跟人家说话,总想约出来吃吃饭、看看电影什么的。”

“嗯,可是辰雨总是躲着我,绝对是故意的那种。我也算玉树临风、事业有成,一大帮女孩子上赶着追我,到她这,我上赶着追她,她就是不吃这一套。”一层阴影笼罩着银介。

“露馅了吧,还是喜欢她吧,到什么程度了?”

“喜欢?”银介看着江主管,一脸的迷惑。

“傻瓜,你喜欢她,喜欢!爱!明白了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