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副局长免费"检阅小姐"揭开谁的遮羞布[图]

公安副局长免费

白玉岭,原任亳州市(县级)公安局副局长,后任亳州市(地级)公安局特警支队支队长,直至今年案发。他在三家色情浴场有固定房间,长期免费在“自己的房间”里“检阅小姐”;他强奸两名少女,省公安厅做了批示仍不了了之;他“创收”有道,从事色情服务的场所,每年都要向他“进贡”买“保护”;他收受巨额贿赂,私放近万名本该拘留或者判刑的犯罪嫌疑人……(据8月20日《南方都市报》)

有关这位“警界精英”充满罪恶的离奇叙事,还有太多太多。总而言之,此人罪行纵横20年,面对众多受害者举报、上访,却能够长期把持着一手的权色江湖。更值得玩味的是,据当地一家媒体的报道,他的落马原因竟然是浴场“小姐”联名告发的。面对这样怪诞的情境,不难想象,在这样执法者撑起的黑色保护伞之下,将有着怎样的浊流横淌,罪恶滋长。

实在不想再去重复那些对警察滥权的声讨,更不想再去过多剖析警察滥权的原因。在我看来,总是陷于重复的声讨与剖析,本身就是一种资源浪费。有时候,摆事实要远比讲道理更有冲击力与说服力。从这个意义看,我更愿意把这起公安局副局长、特警队长免费“检阅小姐”事件,视为一个切口,去审视相关的罪恶情境,到底有没有在更大的范围内演绎。

长期以来,每当发生类似的警察滥权事件,总有一种声音在适时安抚公众受伤的心灵。那就是这些只是警察队伍中少数的“害群之马”,绝大多数警察还是好的。对于这样的判断,我当然是十分笃信的。只不过,久而久之,我还是会叩问自己,这样的“少数”到底有多少呢?而现实情境让我实在无法对此问题给出明确的答案,而不得不陷于一种迷乱的猜想之中。

“在亳州市,所有浴场,以及大部分宾馆、酒店,还有小旅馆,都提供色情服务。”这是这篇报道中的原话。尽管我不愿相信这个城市色情业竟然“”到这种地步。但是,从这起特警队长免费“检阅小姐”事件来看,强大的权色江湖的确客观存在。比如,白玉岭就是以浴场为家,财色兼收。每次各家浴场更新小姐,都要他去“验货”,他不但在“自己的房间”享受全套服务,还给“跟班的”安排小姐。除了享受浴场、“鸡头”的“进贡”,他还占有一些浴场的股份。白玉岭以一个人的罪恶,揭开这座城市色情业附载的警察权力贪腐的盖子。

亳州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不仅诞生过老子、曹操如此璀璨的人物,还有神医华佗。只不过,这座中国著名的药都,面对白玉岭罪行纵横20年,却迟迟无法开出医治良方。甚至,连白玉岭强奸少女,被省公安厅做了批示仍还是不了了之;又甚至,当白玉岭被亳州的刑警大队抓获嫖娼之后,仍可以不受到任何查处。不难想象,维持这样可怕的权色江湖的长期运转,将需要警察执法支付多大偏离公平与正义的代价,将滋生出怎样可怕的警察贪腐的社会生态。于是,也就不难界定,像白玉岭及其手下的“害群之马”,就算是相对的少数,恐怕绝对数字也还是足以令人惊悸的。

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各地城市林林总总的浴场、酒店、夜总会、美容厅,都开始闪烁着迷离的灯光。即便是在背街小巷里,也有太多亮着粉色红晕的灯光向世界传递着某种众所周知的“意趣”。那些被称为“性工作者”的小姐们,粉墨登场,进行彻夜的狂欢表演。既然再多的讳言与粉饰,也掩蔽不了这样客观存在的现实。那么,就不禁要问,会不会还有许多像亳州这样的警察权色江湖呢?还会有多少像白玉岭残害少女贪淫腐化的警界败类呢?

安徽亳州贪淫特警队长揭开的这块权色江湖的遮羞布,就应该被视为一个表征,来揭开这个时代那一片沉重暗影。毕竟,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让警察滥权最大程度地暴光,自然是祛除相关罪恶制造的一个最重要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