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1979血火因果 正文 第八章、山林风情(一)

高源蓝天 收藏 0 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9.html[/size][/URL] 第八章、山林风情(一) 估计这是因为,北山坡背阴,阳光照射不到,尽管这里气温暖和,但是毕竟这里的有些品种的树木,在冬季会受到一些影响,冬天会落叶,春天会发芽晚。 当然,不同的树木也不相同,象松树类的品种,基本不受季节影响,即使在中国北方的冬天,也会傲霜斗雪,不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9.html


第八章、山林风情(一)



估计这是因为,北山坡背阴,阳光照射不到,尽管这里气温暖和,但是毕竟这里的有些品种的树木,在冬季会受到一些影响,冬天会落叶,春天会发芽晚。


当然,不同的树木也不相同,象松树类的品种,基本不受季节影响,即使在中国北方的冬天,也会傲霜斗雪,不畏严寒。


我们决定,先从东山坡北部下山,到半山腰再绕道去北山坡,捡干柴。因为目前,唯有北山坡有干柴可捡。别处,早已郁郁葱葱,很难找到干柴。再说了,因为直接从山顶去北坡很难走,从东坡北部绕过去很方便。


特别是,我们山洞在半山腰的另一个出口,也就是那棵大榕树根部的树洞,离那儿不远。我们可以直接把干柴,运到树洞后,直接运进洞内,就不必往山顶运了。


当我们从山顶,沿东山坡东北方向下山,路过半山腰那棵大榕树洞时,我又顺便领小黎姐到洞口内看了看,告诉她一些入口内的路线。虽说刚才她已经从此处进过一次山洞了,但是,当时她是蒙着双眼,被我牵着手领进洞内的,所以她并不知道怎么走。


看过这个洞口后,小黎姐难免又高兴、激动了一番。然后,她兴奋的搀着我的胳膊,又向北山坡走去。



想起昨天,小黎姐这样搀着我的胳膊时,我能不时看到,她那条深深的乳沟,和两个雪白巨乳的,上半球的情景。


记的有一位,我想不起名字的哲人曾说过: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见到一个女人时,第一眼看的是女人的脸蛋;第二眼的眼光,肯定就会落到女人的乳房上。


至于男人普遍喜欢女人的乳房,究竟是出于恋母情结,还是出于其他什么情结,谁也说不清楚。


不过,任何一个男人,见到自己喜欢的女人时,往往是宁愿饿死老二,也要撑死眼珠子,这也许就是男人们,普遍的德行吧。不知这是否属于秀色可餐的原因?


而眼珠子光顾的,无非就是女人的几个部位:一是脸蛋、二是乳房、三是婀娜多姿的身材、四是女人白白的大腿、五是女人的屁股。当然,这不过是当代对美女的审美标准。


对美女的审美标准,不同的时代是不同的,而且还相差甚远。有的时代,以丰腴为美;有的时代,以弱不禁风为美;也有的时代,以杨柳细腰为美;还有的时代,以樱桃小口为美;历史上,甚至曾一度,以女人的两大一小为美,即:丰乳(大)、肥臀(大)、三寸金莲(小脚,小的以能把脚后跟,站到茶碗中为美)为美,如此不等。


其实,无论男人对女人的审美,还是女人对男人的审美观,除了时代的普遍标准以外,最为重要的,还是具体的每个男人和女人自己,这才是最最重要的内因。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也就是俗话常说的:“王八瞅绿豆,对了眼了。”


无论是一个男人,真正喜欢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女人,真正喜欢一个男人,他们一般都会为了对方,付出自己的一切!这才是真正体现了一个字,这就是被人们,说了无数遍的那个 “爱”字!


千万别相信,那些假道学家们,当众的自我表白,那是因为要应付场面的话;或者是因为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原因;再者就可能是下面的老二,不给他争气的缘由了。


其实这些假道学家门,他们到了幕后,见到漂亮女人,往往要比常人还要下做,表现的更像“色中俄鬼!”,

现在,我又本能的,想再次偷偷看看,藏在小黎姐衣服下面的、那两座引人入胜的乳峰了。


人也真是怪了,对于这些,引人入胜之美物的视觉享受,实在无法做到:一次得到,永不需求;反而相反,一旦得遇,更加迷恋,甚至达到,时时牵挂,无怨无悔的痴迷程度。


今天由于小黎姐扎上了武装带,使本来空荡荡的肥大旧军装,紧紧的贴在她那,既苗条又丰满的身体上。


走起路来虽然仍能看见,那条迷人的、深深的乳沟,和少许雪白巨乳的边缘,但却不能再像昨天那样,偷看起来能有一种,一览无余的感觉了;到是从外形,可以更加清晰的欣赏到,她那凹凸有致的曲线美;尤其是她那藏在,紧绷的旧军装下的,丰满胸脯。


好在我昨天,不仅已经阅读了,小黎姐巨乳的全貌,而且还长时间的吸允、抚摸过。现在,我近从偷偷看到的,乳峰局部,就可以完全想象的到,那对隐藏在衣服下面的,巨乳的全貌。


人们这种,对于越是朦朦胧胧,越是看不全、看不清,却越是想看全、想看清的心理,究竟是一种什么心理,谁也说不清。


反正一些美术家、摄影家们,都很懂的、也很会利用,人们的这种心理。 他们也经常用这种方法,来牵住读者的眼球,拴住读者的心。


在他们的作品中,往往让那些人体模特们,把本来已经脱的光光的裸体上,再用什么薄如蝉翼的,纱巾之类的东西,罩在那引人入胜的三点上。据说要的正是这种,似隐、似现的朦胧效果。


不过今天从外表看小黎姐,可是要比昨天更加靓丽、漂亮多了;较之昨天,她那种原有的,面部淡淡的哀思,已经完全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她的全身似乎在释放出,一种强烈的,青春活力的,勃勃生机。


全副武装起来后,她不仅增添了几分英武、飒爽之美;她把长发挽到头上,更增添了几分,女人特有的那种妩媚、柔情之美;特别是今天,我从她的闪光的、炙热眼神里,似乎读到了一种,只有在热恋中女人眼睛中,才有的眼神!


每每想到这里,我的心就会怦怦乱跳。



我的预感,也非常强烈的使我感到,虽然我和她相逢、相识,才仅仅一天多的时间,但这种极其特殊情况下的,特殊相逢、相识、相知,却以极其超快速的速度,把我们俩往一块撮合。也许这就是那种,所谓的“一见钟情”!


其实,细细想想,这也很正常,一个女人,能为一个刚刚认识的男人,毫不保留的贡献出上半身,这本身就说明,她是真心喜欢这个男人。


如果仅仅用,她是因我救了她,她要报恩的说法来解释,未免就有些太牵强俯会了。


可以想象:即便当时,是在无任何器皿接乳汁情况下,为了报恩,她可以把我抱在怀里,让我直接吸、吮她的乳头;我昏迷中伸手去摸她的双乳,也情有可原;可是,当我苏醒后,双手曾长时间,满握住她的双乳,不仅双手大动,嘴里还加紧了吸吮力度。在这种情况下,她如果不是真心喜欢我,是完全可以拒绝我的!


再者说,最起码她还可以,把双乳用衣服完全遮盖起来,让我看不到,也摸不到的她的双乳。


记的四川大军阀,刘文辉的弟弟,大地主刘文彩,常年让年轻女人,给他喂奶时,也是直接用乳头吃奶。这事绝非杜撰,这些资料曾在文革期间,在刘文彩的地主庄园原址,长期展出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