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5.html


“我们总算在导弹方面弄出一点点特色,属于我们的特色。”雷雨田回到指挥车上,电脑屏幕上他选择对空搜索雷达的图像数据,屏幕上展现出来的雷达图像跟雷达车里的一样,可以共享任何一部雷达的情报,飞行有效探测距离边缘的E-3预警机还在进行单调的巡航。

万米高空的E-3预警机也探测到了地面上的远程雷达,值班的指挥官不停的召唤可以执行对地攻击任务的飞机来摧毁这些新发现的雷达,但是他们忽略的自己的安全,空中几枚长度达八米的导弹正在全速飞行,这些重量几乎赶上巡航导弹的防空导弹就是第一次参加实战的天弓4型导弹。

装在密封式发射筒里的导弹一般外人看不见,即使看见的人也认为它跟9M83导弹类似,只是又一个侵犯知识产权的纺织品,可导弹里边的发动机功率更大,电子舱内的体积更小。超音速飞行的导弹急剧消耗着弹体内的燃料,导弹是越飞越轻,导弹的弹头内的无线电波接收器也跟普通反辐射导弹没什么区别,只是更复杂一些。

“天那,导弹安全的靠了上去。” 许睿说完之后屏幕上的预警机就消失了,导弹的信号也消失在屏幕上,利用复合制导的天弓4导弹不负众望的跟E-3预警机遭遇,威力巨大的战斗部顷刻间就把毫无防护的预警机炸成火球,几枚导弹先后爆炸,让E-3预警机庞大的机身变成几个巨大的零件,机翼跟机身分离,沉重的发动机照着火拽着机翼坠落向海面,巨大的机身被炸出好几个洞,机舱内的压力快速下降,强劲的风吹进机舱,没有系好安全带的机组乘员立即被吹出机舱,体积巨大的预警机失去动力也一头掉下去,价值几十亿的预警机就这么报销了,打下他的导弹全加起来也不过几百万而已。

“导弹命中目标,我们成功了,成功了。”

无线电里传来陌生的声音,许睿听他们的声音不像是年轻的士兵和军官,似乎是中年人的声音,他疑惑的看着雷雨田,“军工部门的代表也来观看导弹的实战表现,他们没让我们失望,敌人很快会派另外的预警机指挥,利用现在的混乱机会多击落他们的飞机。”

导弹营的阵地上不断有导弹车竖立起四联装的密封式导弹发射筒,阵地上的武器型号显得有些繁杂,旧式的倾斜式四联装导弹箱也在发射,垂直的导弹发射箱也在使用,发射特别的天弓4型导弹的发射筒也有,到处是一些人们没见过的东西,不过这些导弹的操作设备和雷达基本相同,士兵也没因为换装而不会操作。

几平方公里的阵地上车辆穿梭往来,导弹发射像焰火一样吸引人的目光,战壕里的士兵也都不盯着海滩,都仰起脖子看天空中的战斗,天兵防空系统发射的中近程防空导弹击落了至少五十架返航的敌机。敌机的空袭范围从特区北部延伸到了南部,敌机攻击南部的纵深目标时需要路过特区首府的上空,此地已经成为地球上防空导弹最密集的地方。

雷鸣坐在战壕边上看着树林,刚才路过的车队里有挂着四颗星的吉普车开进指挥部,这里有好几台挂着将星的吉普车,雷鸣知道有许睿长官的车,他是最先来这里的指挥官,反舰导弹和防空导弹都是他指挥的,自己是跟着林长官的队伍开到这里的,再来一个上将还能是谁呢,是不是父亲来了?如果真是父亲,那他的胆子也太大了,车队就那么几台车,大白天就冒着空袭的危险到处走动,敌人的集束炸弹可是很危险的,不知道父亲会不会像林长官那样亲自来看看战壕里的士兵,自己已经有段时间没见到父亲,听说他已经取代陈长官管理部队。

“快看,有飞机掉下来了,快集合,把飞机残骸上的机徽给我切下来,我们好当纪念品以后卖掉。”顾大勇跳出战壕长枪也不拿就跑向飞机残骸,防空导弹击落的敌机越来越多,不少飞行员就在步兵阵地附近跳伞,连防空导弹部队的士兵都跑出去抓战俘,很多人都想抓住个敌人胖揍一顿,在这场短暂的冲突中无数优秀军人牺牲,那个人没失去过自己的好战友呢?

“有飞行员跳伞。”莫千钧抱着M249机枪就跑了出去,雷鸣来不及拿武器也跟着跑了过去,天空中出现一个长方形的滑翔伞,现在战斗机飞行员早就不用圆形的伞,这个滑翔伞没什么特别,似乎飞行员拼命的调整伞绳向降落在海面上,现在军政府的海军不是大修就是战沉,两艘潜艇还不知道在那,在联军强大的海军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敌人的飞行员是企图眺进大海被自己人的潜艇救走。来都打老远的来了,还走什么走呢?

莫千钧边追边观察,也发现敌人向海上飞行,他立即打开保险蹲在沙滩上向空中移动的目标开火,打一个跳伞的飞行员实在困难,他只瞄准伞开火,计算好提前量以后扳机扣死了扫射。降落伞被打出几十个窟窿以后也不兜不住风,飞行员迅速掉了下来。

狡猾的联军飞行员掏出M9F手枪对着莫千钧还击,莫千钧迅速卧倒,但是弹盒里的子弹已经打光,他从弹药包里摸出新的子弹准备换上,雷鸣飞快的从他身边跑过去,掏出格洛克17手枪就跟敌人的飞行员战斗起来。联军没有传说的那么怕死,拿着手枪拼命抵抗,手枪清脆的射击声响成一片,雷鸣两只手拿着格洛克17手枪,把好几发子弹射进敌人的体内,飞行员仰面摔倒。

雷鸣跑过去立即补上几枪,满身是血的敌人仰面倒在那,雷鸣看着还在流血的伤口,敌人面带恐惧的倒在那,雷鸣感觉自己非常有成就,他把自己的手枪装进枪套,敌人手里没有子弹的M9F手枪被雷鸣拿起来,这样的战利品雷鸣并不喜欢,只是拿回去报功而已,他想的已经不是勋章,而是自己未来的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