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整个房间里只有我和你,本来是各睡各的,你不该贸然来的我床上,更不该的是你竟然吻我。开始我选择了忍耐,可是你越来越过分了,终于,我忍不住了……


第二天醒来,看到雪白的床单上那朵鲜艳的“红梅”,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我错了,是我太冲动了,其实我应该选择继续忍耐的……


千不该万不该,我真的不该在床单上打蚊子,可惜了新买的白床单啊,听说血渍很难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