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三卷:南美洲 第二十六章:铁血长征(二)下

红色猎隼 收藏 7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728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加快速度,所有人员立即登机!”顶着德国陆军航空兵所装备的CH—53G型“海上种马”运输直升机强劲的气旋,来自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第23伞兵连的瓦尔斯上尉带领着新近编组而成的欧洲混编第1空中机动连的战友们全副武装的奔向那一架架喷绘着“铁十字”标志的钢铁战鹰。“什么嘛!德国人有什么可牛气的,我们又不是他们的下级。”紧跟着瓦尔斯上尉的身后,来自意大利陆军第6山地步兵团山地侦察排的文森特中士正低声用意大利语抱怨着。

“得了吧!老兄,在欧洲联军之中意大利和西班牙一样都已经成为了德国人的走狗了。”由于同属于拉丁语系,所以文森特中士的话显然引起了提着沉重的“赛特迈阿梅利”型5.56毫米轻机枪的西班牙第66山地步兵营下士班德拉斯的共鸣。对于这些刚刚纳入自己指挥系统的意大利人和西班牙人,瓦尔斯上尉多少有些无可奈何,毕竟一周之前他们还是分属于不同的部队之中。

作为首批抵达哥伦比亚的欧洲军队,在隶属于欧盟联合机动部队南美洲先遣集群的各国士兵之中曾经充斥着一种美丽的幻想,在他们的眼中这场针对远在大西洋彼岸的左翼游击队的“反恐”战争不过是一次雨林之中的远足而已。毕竟虽然身为军人,但是他们却早已习惯了相对安逸的生活,虽然欧洲各国政府长期以来为了在世界各地宣扬所谓“欧洲的声音”而积极的参与着北约体系之下的各种军事行动,从介入前南斯拉夫地区内战到科索沃战争,从阿富汗反恐到驻军伊拉克,欧盟各国的军人表面上来看也算是鞍马劳顿,但是事实上在这历次的战争之中大部分的工作都由北约之中无可争辩的老大—美国来完成,而欧洲各国却都始终扮演着打打“太平拳”的角色。

因此在抵达哥伦比亚南部丛林之时,大多数的欧盟士兵都尚未进入战争状态。这一倦怠的心理直接导致了他们在伊蒂基内斯野战机场外围被“切.格瓦拉”旅的夜袭打的溃不成军,无论是阿姆斯特丹的长臂—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还是自诩为山地战专家的意大利陆军第6山地步兵团和西班牙第66山地步兵营都不一例外的在残酷的战争表现暴露出他们的脆弱和无能。如果不是德国国防军第31空降旅的从天而降,他们最终可能将被歼灭在机场的跑道之上。

在那场夜袭之中荷兰、意大利和西班牙三国所派遣的三个加强连均遭受了严重的战斗减员。面对着这群丢盔弃甲的残兵败将,在私底下被称为“纳粹将军”的欧盟联合机动部队南美洲先遣集群最高指挥官—奥古斯汀少将却严厉的拒绝了以上这三国指挥官关于将部队撤回哥伦比亚北部甚至欧洲本土进行休整的提议。“我们正在进行着一场保卫整个欧洲的战争,作为欧盟成员国的你们难道不应该为了欧洲而流血吗?在现代化的战争条件之下,没有所谓的前、后方之分,这里—伊蒂基内斯野战机场,就是欧洲安全底线。”在奥古斯汀少将不留情面的驳斥之中,荷兰、意大利和西班牙三国依旧可以作战的士兵被打散了建制,组成了欧洲混编第1空中机动连与德国国防军并肩作战。

“妈的!欧洲又不是只有我们这几个国家,那些该死的法国佬呢?这一次的远征不就因为他们在南美洲所建立的什么鸟航天中心而引起的吗?”坐在CH—53G型运输直升机宽大的机舱之内,紧跟着瓦尔斯上尉的古利特军士虽然曾在伊蒂基内斯野战机场的保卫战中表现的异常英勇,但是此刻也同样满腹牢骚。的确在欧盟联合机动部队南美洲先遣集群成立之初,欧洲各国便确定了以传统军事强国—法、德为核心的原则。除了德国方面派出精锐的第31空降旅和空中机动师之外,巴黎政府曾许诺将向哥伦比亚派遣包括法国外籍军团第61兵团混合战斗营、第11空降旅、第27山地步兵旅在内的至少1.2万士兵,但是截止到目前为止,在哥伦比亚南部的雨林之中还没有看到一个说法语的军人。

“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是一个世人共有的心态,面对那些对自己颐指气使的德国人,荷兰、意大利和西班牙三国多半不会也不敢有所怨言,毕竟对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印证德国军队在欧洲大陆之上第一陆军并非浪得虚名,而在随后展开的反攻之中,德国军人更是担负起扫荡“切.格瓦拉”旅大部分使命。但是与德国相比,另一个欧洲大国—法兰西的行动却多少有些令人不耻。不仅原本应该与荷兰、意大利和西班牙三国部队同批抵达的法国外籍军团迟迟未见踪影,后续部队更是藐无音讯。这一点上不仅前线的士兵怨声载道,关心哥伦比亚南部局势的欧洲各国政府也是颇有微词。

“法国的军队在哪里?”从巴黎到华沙,几乎所有的欧洲报纸在报道哥伦比亚“反恐”战争的进程之时都会以此作为标题。但是法国国防部和欧洲联合参谋本部却始终讳莫如深。仿佛在欧盟武装序列之中便从未出现过法国人的身影。甚至在伊蒂基内斯野战机场夜袭战结束之后,欧洲联合参谋本部发布的增兵名单之中,连丹麦这样的北欧小国都派出快速反应旅的1个机械化步兵营参战。却依旧没有看到法国军队的身影。

“我们只要作好我们自己的本份就可以了。而且你有没有发现德国陆军第31空降旅有些古怪。”瓦尔斯上尉压低了声音对着自己身旁的古利特军士小声的说道。“古怪?什么古怪!莫非这群德国人全是同性恋。”生性大大咧咧的古利特军士豪爽的回应道。在他眼中那些在伊蒂基内斯野战机场夜战之中拯救自己的德国人虽然陌生但却并不讨厌,唯一的古怪可能就是欧盟联合机动部队南美洲先遣集群最高指挥官—奥古斯汀少将坚持以所谓国别的原则,将德国第31空降旅的营区与荷兰、意大利和西班牙三国部队划分开来,而在进攻发起之前那些一向严谨的德国人也很少在自己的营区之外活动,与荷兰、意大利和西班牙三国部队几乎没有任何的交流。

“不!我不是和你说这些,而是我发现他们并不是德国人,或者说并不全是德国人。”瓦尔斯上尉继续低声的说道。“怎么可能!他们都统一穿着德国陆军的迷彩军服,使用的也是德国陆军的制式装备。如果他们来自于其他欧洲国家,又何必加入德国军队参战呢?”古利特军士表示怀疑的摇了摇头,显然以他的性格无法发现那些引起瓦尔斯上尉怀疑的细微之处。

“不!我注意到德国陆军第31空降旅之中有很多天主教徒,而德国人主要都是信仰***的。”同样身为一名信仰新教的***徒,瓦尔斯上尉很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些德国士兵在礼拜时的异常举动。许多人以为天主教和***没有甚么分别,甚至***范围内的基督徒也有同样的看法,以为两者之间非常接近,也有许多人以为***是从天主教分出来的新教。

事实上以德国宗教人士—马丁.路德的改教运动而在西欧大行其道的***,应该说才更接近于耶稣所创立的宗教信仰的本来面目。在瓦尔斯上尉这样的***徒眼中自从耶稣降世一直到使徒时代,***便己经存在。而天主教不过是使徒以后***日趋腐化的产物。证据是在第四世纪罗马王君士坦丁统治之前,在***里绝对没有教皇这一种位分。并且在第七世纪的初叶各教会才同意教皇作为教会中看得见的元首。所以纵使按最保守的讲法“在第四世纪初叶以前根本就没有天主教”,因为天主教最大的特点是有教皇,***乃是早在基督时代便开始存在的了。

由于对自身信仰的执着使得瓦尔斯上尉对这两种同样信仰上帝的宗教之间的异同特别的留意。因此当他发现德国陆军第31空降旅之中有总有一批士兵每天都会在随军牧师的带领之下天举行弥撒圣祭,纪念耶稣为世人的罪而死。同时赞颂耶稣从死中复活,并在祈祷前后都要划十字架表示感恩之时,他就敏锐的感觉到这些人与自己信仰的不同,因为基督新教注重讲道,而不划十字架。

“哪有什么关系呢?德国人就不能信仰天主教了吗?”古利特军士用怀疑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长官,在他看来自从那次夜袭之中,瓦尔斯上尉在炮击之中奋力祈祷而最终毫发无伤之后,多少有些神神叨叨的了。“不!我相信他们根本不是德国人,而是来自东欧的某个国家。”瓦尔斯上尉无奈的摇了摇头,显然他也发现自己的所谓证据根本不能说服对方。毕竟在东欧如波兰、罗马尼亚等国家多数公民信仰天主教,在那里罗马教廷依旧在国民之中拥有着巨大的影响。20世纪80年代末期,东欧国家政局动荡不安,罗马教廷正是凭借强大的宗教力量,在东欧剧变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通过干涉主权国家宗教内部事务,教皇亲临动乱国布道演说、教廷与世俗政变力量联手等策略成功颠覆信仰天主教占多数的公民国家政权,导致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共产党失去执政地位,国家性质发生改变。

“主啊!在天的犹如我等父亲的天人啊!我等愿意以你之名。而得见你天国的国度啊!降临这个世间,使得人间犹如天国。我希望你,今日护佑我,使我平日只资用具足、富饶。你免我债,就好象我恕免侵害我的敌人一样 如此宽容之心与我等无异。”而此刻在距离自己起飞的瓦尔斯上尉的座机数百米的地方,另一架CH—53G型“海上种马”运输直升机的座舱之内,一个身穿着德国陆军丛林战“吉利服”的狙击手正双手按在自己面前的G82型反器材步枪之上,喃喃的祈祷着,就如同他在多年前的萨拉热窝独自在那条“死亡走廊”独自对抗6名塞尔维亚族的狙击手一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