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山战区到处都留下过我的油漆大字(老山轮战回忆)

mgihz 收藏 42 38335
导读:部队老传统是政治鼓动和宣传教育领先。不论哪一支部队,只要是执行重大任务和行动,都是把那口号喊得震天响,这就叫做士气只可鼓不可泄。这个传统是自共产党建立红军以来就一直延续至今的。 想当年各部队在老山前线轮战换了一茬又一茬,后上来的部队总是要标新立异,搞点创造发明,总是与前面的部队有所不同。看那前面一批轮战部队撤离后的标语痕迹还在,上去的部队又搞了一次覆盖,许多标语重新来过。就现在看来,讲的就是形式加主义。没过,可以说是必要的形式,以鼓舞士气;过了,就是形式主义。这个界线很难把握。 我年轻时在中学读书就由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部队老传统是政治鼓动和宣传教育领先。不论哪一支部队,只要是执行重大任务和行动,都是把那口号喊得震天响,这就叫做士气只可鼓不可泄。这个传统是自共产党建立红军以来就一直延续至今的。

想当年各部队在老山前线轮战换了一茬又一茬,后上来的部队总是要标新立异,搞点创造发明,总是与前面的部队有所不同。看那前面一批轮战部队撤离后的标语痕迹还在,上去的部队又搞了一次覆盖,许多标语重新来过。就现在看来,讲的就是形式加主义。没过,可以说是必要的形式,以鼓舞士气;过了,就是形式主义。这个界线很难把握。

我年轻时在中学读书就由老师引导对美术、书法和写字等格外爱好,大字报标语是用了功夫的。那些年月哪有电脑做字呢?即使是到了部队,八十年代也没有大量采用电脑,参干事只能是靠硬功夫写美术字、画报头画、排黑板报,只要认真,可以练就一点无所不能的本领。我自命不凡,就属于这一类人。在没有电脑的时代以可按照报纸杂志上的字样,写出小到指头小、大到两三人高的各种美术字,并且与那报纸上的相差无几。在不同的部队,既当过作训参谋,熟练掌握过“六会基本功”,又作文化干事,写、画、唱、演(现在叫唱、读、讲、传)样样沾边。不是么?

我们的部队从四川大后方一进入云南境内,就感受到一种战争年代的气氛,公路沿途总有“迎亲门”、“凯旋门”之类的临时建筑,并都有许多标语口号、对联诗词。部队到达砚山平远街附近的集结地,就开展了战场宣传鼓动工作。一夜之间,在那驻训地竖立起了“爱滇南如爱家乡,爱边民如爱父母”的巨大标语牌,我是一口气写成,后来那牌子还移到了炮兵阵地的公路一侧继续竖立,并且成了本部队参战官兵的遵循原则。

5月下旬,我继续在130二营蹲点,帮助他们巩固阵地。有一天,我正在四连驾驶班工事内给他们写一块“成都军区前指车辆检查站”牌子,老山炮群的一台机要车开到我跟前,驾驶员袁辉说:“雷副旅长(兼任老山炮群群长)要我来接你走一趟!”我问:“什么事情这么急?”他说:“请我回到油榨房旅基本指挥所去,有急事!”我弄不清到底为什么,边被包等一样东西没带,就随机要车走了。回到油榨房基指,政治部杜主任告诉我,是他急切打电话给老山炮群雷副旅长,叫我下来,然后展转去八里河东山炮群的交址城地方,戴旅长在那里抓战场建设阵地管理的点。为迎接上级检查,需要突出写些标语牌子。我知道之前已经旅机关政治部电影组已经去了人帮助写标语,也许是旅首长不甚满意,又特意叫我出山,而且大老远从老山炮群赶去。首长一句话,还得落实才是。

时过中午,我要了杨政委覆盖有伪装网的北京切诺基小车,一路风尘就往东山方向赶,在崎岖的战区山路上飞奔,要多快有多快地赶到七连炮阵地,戴旅长正戴着一顶草帽亲自督阵,他们已经大干了好几天,阵地建设面貌一新,就差象样的标语口号了。我一下车,马上参与到他们的行动中。我想,一个旅的军事主官都亲自在动手搞阵地建设,我们还有什么可讲的呢?干吧。

旅政治部宣传科电影队搞绘画的小艾和汪干事也在那里埋头苦干,大家顶着烈日认真修整炮工事和环境。旅长对我说:“七连这里是东山炮群的一个窗口地带,上面的领导和其他人员只要到前面一线阵地去,一般都路经此地。前段步兵37师检查过一次,我旅配属步兵作战,也纳入他们的战场管理,师里检查组说七连标准不高,起点较低,没什么新变化。这实际是对该连队的批评。明天37师又要组织全面检查,所以我旅下定决心要把七连彻底改变面貌!象我们这样的技术兵种还怕没人才?做出个样子给他们看看!”旅长还说:“战场环境好不好,阵地管理严格不严格,说明这个部队的士气和战斗力。一切都从外部形象来判断。”我看也是这么回事,大仗没什么可打的,我们一直是形成绝对的战场优势,越军的那点可怜的小炮根本不敢轻易抬头,不然就要被我军捕捉目标,一举歼灭。没多少仗打,各部队抓管理相对严格,战场建设则比着干,都在使出各自的招数。在这个问题上,以前我旅的指导思想没有把大搞环境美化当成一回事,以为战果决定一切。现在来打急抓,是要动点真格才行。旅长批准购买大量的红、白黄油漆,并且到处调集人员来搞突击,最后搬动了我来写较大以上的对联牌子,意思是门面要象那么回事,让人家看看地炮旅是一支有文化的部队。

在完成多幅标语后,我将那几块已经刷好白油漆的巨大牌子摆开来,立即着手在上面写上对联:严师挽苍弓,敌哭神炮笑。雄师看我!天黑前完成,他们感到特别满意。而在前面阵地的152加榴炮一营薛教导员听参谋长说我在东山炮群的130加农炮七连阵地上,又赶紧打电话找我连夜到他们那里去帮忙写字,美化环境。我实在不能推脱。天色已经喑,旅长吩咐他的小车驾驶员小余说:“你带上二十响(指手枪)送我们这位大书法家跑一趟!”于是,我急不可耐地通行在“百米死亡线”(属于越南当面的暴露地段)上,展转到了另外的几个炮营阵地,干了两天,写了不少的大字,该用是绝词佳句都用完了,全都是些当今发红色短信那般言语,从一线观察所到二线炮阵地,可以说红遍了整个老山战场,以至于在后来的炮击作战中,战士们高喊着这些口号装填炮弹发射,把积蓄在心中的恶气打出去。由此还引发了各阵地战士们的写字热情,当不进行炮击作战时,他们就练练书法写写字,以打发时间。后来,有的战士还真有了成果,书法作品在全国级杂志了发表获奖,这也使我们对于大抓战地文化活动感到欣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点击过万,奖励100工分!

本文内容于 2009-8-22 11:18:56 被陈海万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