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 正文 第一二章,炮手(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



小榆多了一项必须的工作,拆枪,自从和炮手的一番交谈后,小榆每天都要重复几十甚至上百遍的相同动作——拆枪。手中的武器被他不断的卸开,又重新装上,每个零件都被重复几十遍的抚摩过,甚至连每个凹陷每个凸起他都比自己的手纹更加了解。


土匪们看小榆的目光中仍然带着些许的敬佩,不过对于这敬佩的目光,小榆早已经自动忽略了,此刻对于他来说,能学到炮手那神忽其神的枪法,才是他的目标,也只有拥有这样神气的枪法,他才算拥有站在这片善战里的本钱。


时间就在这种单调的生活中迅速的流淌着,枪在手指摩擦下,已经从乌黑变的锃亮,小榆现在已经可以闭着眼睛摸索着将枪卸开再装上,而对于这个能释放死亡的小匣子,他也从之前的崇拜和崇敬变成现在的熟悉和淡然。


虽然小榆拜了师,但是炮手并没有在众人面前表现出过分的亲近,只是在偶尔下山打食时,会无意的凑到他身边,简单的说上两句,可就是这简单的命令或教导,却让小榆再次沉浸在重复的训练之中。


枪仍然每天被按部就班的拆开再装上,不过训练却并非仅此一项了,自从炮手的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后,小榆每天都要跑到后山崖上举着挂着两块砖头的枪站上大半天,不但如此,连老二都被他扯来,每天苦着脸随同他一起做着这看似无聊到白痴的举动。


小榆不觉得白痴,他从每天重复的训练中敏锐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拿枪的手不在那么紧张,再次开枪之后,手臂也不再被震的麻木,子弹似乎变的越来越听话,虽然仍然达不到师傅那种指哪打哪的境界,但是却至少可以让它跑出一道直线。


这一切变化鼓励着小榆继续进行着枯燥的训练,手中的枪被拆了装,装了拆,挂在枪口的砖头被换了一块又一块,远方当成靶子的沙果树熟悉的已经不能再熟悉,可是,训练却仍然一如既往的进行着。


“来,看一枪我看看!”当师傅再一次站到面前时,小榆忽然觉得坦然了,看着师傅站在距自己几十米的地方向自己大喊,小榆早没了之前的不忿与躁动,多了一份安稳。


“师傅,伤到你咋办?”小榆嘿嘿憨笑了两声,转而询问道。


“伤了我你就出师了。”炮手淡淡一笑。


听到师傅的话,小榆没有怀疑,再次举起枪瞄向师傅,与之前的一次相比,这一次,小榆早已经明白了枪上那些小物件的用途。在小心的把枪口指向师傅的同时,他仔细的把对方罩入枪身上那半圆的凹陷处,最后才稳稳的扣动了扳机。


“砰!”枪声响起,硝烟腾空,前方炮手的身影却忽然消失不见,当小榆疑惑的向前望去,却发现师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旁边。


“师傅,你咋还带动的,耍赖吧。”见此情景,小榆恽怒道。


“你见哪个人碰到看枪还傻愣愣的站那里等你打?你这么多天,天天瞄死物件,可是你想过没,物件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以为人家会站那里等你开枪射?脑袋起包了吧?”师傅随手一个大脖溜子教训道。


“那,那咋办?”小榆有点不知所措。


“练,给,记得,省着点用。”听到小榆的询问,师傅伸手从怀里掏出几大把黄澄澄的子弹,塞进小榆的口袋里。


“这,子弹,咋这么多?”子弹对于土匪来说,与生命无异,子弹的稀缺也同时造就了一些以贩卖子弹为生的二道贩子,一块大洋也就能从这些人手里买上几颗,师傅一下子掏出这么一大堆子弹来,足以吓小榆老大一跳。


“咋,嫌多,那还我。”听到小榆的询问,师傅作势要抢,吓的小榆连忙挫身躲避。


“别以为这是给你打着玩的,谁家那么败家也不能这么干,这两天山寨清净,你明儿随我去林子里转转,我那有两杆老火铳,和几角子火药,想练枪的话,你先把那些东西使明白咯。”看着小榆一脸欣喜的样子,师傅连忙解释道。


“老火铳?咱有这真家伙咋还打那破玩意?”小榆不明所以,奇怪的询问道。


“扯淡,破玩意?我爷爷和我爹都是靠这吃饭的,破玩意,我看你小子才是破玩意。”听到小榆的话,师傅一虎脸,生气的说道。


“师傅,明天我带着我弟去成吗?”嘿嘿讪笑了几声,小榆再次询问道。


“就那个老二,我看他太虎,去老林子也不是一般的地方,这小子又愣又虎的,别惹出其他事来。”师傅看了小榆一眼,犹豫道。


“不会的,老二听我话,我管着他闹不出什么大动静。”小榆连忙争辩道。


“哦,那也成,既然想去,我也不拦着你,不过我告诉你,这可不比人家说的,老林子可危险的很,你们要去可小心点,要是被黑瞎子舔了去,可别怪我。”师傅见小榆执著的样子,微微点了点头告戒道。


“嘿嘿,成,放心,俺们指定不能让黑瞎子舔去,要舔,也是我把他舔了。”小榆兴奋的一跳,高兴的说道。


“切,熊样,还舔瞎子,行了,你忙去吧,我和大掌柜说一声去,省得他明天见不到我抓瞎。”看着小榆兴奋的样子,师傅微微摇了摇头,转身向寨子里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