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脚医生,民办教员

最苦乡村医生,一辈输液打针。说他没有地位,也还受人尊敬。


只是习惯形成,服务伴你终生。都是乡里乡亲,邻里本家熟人。


一年到处奔波,送医送药到门。工作全是服务,卖药几乎成本。


收入多少是小,最担风险责任。尽管精心操作,仍怕万一碰准。


过敏不良反应,以及个别晕针。虽然明知无妨,也吓冷汗一身。


最怕出个事故,当头打你一棍。让你倾家荡产,永世不得翻身。


每天接触病人,还得格外谨慎。有时防不胜防,非典就是明证。


一线总打头阵,怎能没有牺牲。生命都要搭上,当时赢得赞成。


过后谁还提你,无名乡村医生。最苦最累最诚,还有就是能忍。


中央政策缺位,好象遗忘他们。当年赤脚医生,民办教员同等。


而今教员转正,工资年年提升。一年寒署两假,双休五天一轮。


再看乡村医生,常年不闲波奔。无论风雨雷电,岂管半夜三更。


同是阳光职业,为何不能平等。提高他们待遇,应该一视同仁。


医改关注民生,忘却乡村医生。养老保险无望,九泉有人先行。


政策若不调整,下辈谁做医生?絮絮叨叨几句,解解心中郁闷。


敬请各位同仁,加紧网上呼声。母猪都有保险,乡村医生是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