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谁改44个汉字,谁关44年牛棚

万邦来朝 收藏 113 10111
导读:我向“教育部”粗鲁修改44个汉字的做法,打四炮 ——汉字是指纹,汉字是脸谱,汉字是化石 说汉字是指纹,是因为每一个汉字都有他的独特形态。说汉字是脸谱,是因为每一个汉字都有他的固定形态。说汉字是化石,是因为每一个汉字千百年来早已白纸黑字地恒定在里古籍之中,亿万人民的心灵之中。任何人想改动汉字,都像鲁迅先生在日本学医时,想改动“血管”在人身体上的布局一样可笑。任何人想改动汉字,都像把京剧脸谱大眼改小眼、翘眉改耷拉一样为人不耻。任何人想改动汉字,都像把出土的恐龙化石,用刀锯进行修改,让他变成一头头

谁改44个汉字,谁关44年牛棚



我向粗鲁修改44个汉字的做法,打四


——汉字是指纹,汉字是脸谱,汉字是化石


说汉字是指纹,是因为每一个汉字都有他的独特形态。说汉字是脸谱,是因为每一个汉字都有他的固定形态。说汉字是化石,是因为每一个汉字千百年来早已白纸黑字地恒定在里古籍之中,亿万人民的心灵之中。任何人想改动汉字,都像鲁迅先生在日本学医时,想改动“血管”在人身体上的布局一样可笑。任何人想改动汉字,都像把京剧脸谱大眼改小眼、翘眉改耷拉一样为人不耻。任何人想改动汉字,都像把出土的恐龙化石,用刀锯进行修改,让他变成一头头现代猪一样无知。


近日,网络媒体,平面媒体,电视媒体等,铺天盖地,大肆宣传“教育部”要改动44个汉字的书写形态。要把一横改成一提,要把一横勾改成一横,要把一竖钩改成一竖,要把一点改成一捺,要把一长撇改成一短撇。这些做法,不但无知,更是无耻。我看了网络调查,结果显示,有百分之八十八以上的人,都表示了坚决反对。有丢鸡蛋的,有砸砖头的,有泼粪桶的。我更是毫不客气,鸡蛋、砖头、大粪,一起上。搞死这帮狗娘养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一,先看“琴、瑟、琵、琶”等字。它们要把左上角的“王”字的底下一横改成一提。它们认为,“王”字旁的字(其实都是“玉”字旁的字),如“理、璐、璞”都是一提,所以,这里“琴、瑟、琵、琶”的“王”字,也要一提,否则,就破坏了它们自己订立的“规则”。这真是把“靴子”戴到了头上,非要让它变成了“帽子”。它们不知道,“玉”字越写越快,久而久之,那一横与那一点,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提。我图解如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就好比“馬”字的四点连写,把波浪形,拉直,就变成了一横,“玉”字的一横一点连写,横的末梢,为了趋向那一点,因此,提高了角度,就变成了一提。同时,也为右侧的偏旁,腾出了书写空间。一举两得的事。

而“琴、瑟、琵、琶”上面的两个“王”字,都不是“玉”字。不存在某一横与某一点连写的情况。更重要的是,它们都是“琴、瑟、琵、琶”这些乐器上,所特有的“丝线”松紧的把手,都是相互垂直的,没有歪歪斜斜的。

由此可知,那些砖家叫兽,要想把“琴、瑟、琵、琶”的“王”字一横改为一提,不但无知,更是无耻。



二炮,再看“巽、撰、饌、選”等字。它们要把“巽”字左上角的那个“巳(si)”字,一竖右横上钩,改为一竖右提钩。强行是上方的两个对称的“巳巳”变得一歪一斜。这种乱改的做法,天理不容。因为“巳”字,在与其他任何汉字组合的时候,都没有发生“横钩变提”的变形的现象。试问一下,如果把张飞的左右眼上方的大刀眉,改成左眼上方是貂禅的“柳叶眉”,右眼上方仍保持“大刀眉”,那是多么的令人呕吐。



第三,再看“亲、茶、条、杀”等字。它们的下方,都是“钩点”木,这些砖家叫兽,非要把它们改成“竖捺”木。它们不知道,“竖捺”木,带有早期的“僵化”的隶书的主要特征。它们不知道,“钩点”木,带有晚期的灵活的草书、行书、楷书特征。它们一门心思,想创新,殊不知,它们一个个都是在“食古不化”。

我们都知道,“利、刚、割、刹”等“立刀旁”的字,右侧最有两笔,是一竖和一竖左提小钩。不要小看那一小钩,它充分表示了一个“刀”字的特有形态。如果没有了这个小钩,谁还知道它是从“刀”字的演化而来?

我们还发现,“小”字,中间一竖左提小钩,难道那小钩,是多余的?不是。我们明白,那一撇和一竖钩,正是“刀”字的缩写。好比菜刀,一刀切下去,两边的菜,都变“小”了。多切几刀,越切越小。右边的那一点,就是从“大菜”上,切下来的“小菜”。

现在,我们终于搞清楚了。“亲”那是要用“刀”割脐带的意思,否则,就不是“亲”。“茶”那是要把叶子,从树上拽断,采摘下来的意思。“条”那是要把面团,一刀一刀,切成面条的意思。“杀”那是要把脑袋从脖子上砍下来的意思。因此,谁要是顽固,执意要乱改文字,我就砍掉它的脑袋。



第四炮,还有“唇、蜃、褥、溽”等字。它们无非就是那一撇长短的差别。那些砖家叫兽,非要把它们改成短命的短,改成上下结构。它们不知道,“病”字头,“广”字头,“厂”字头的字,都是这样写的,都是那一撇,特别长,这样可以包含右下方的全部东西。“瘐、廣、厰、唇”等,都是同样的道理。我们发现,“褥、溽、蓐、缛”等字,那一撇,都特别长,只有“辱”本身,那一撇,特别短。为什么“褥、溽、蓐、缛”等字的那一撇,要写得特别长?因为如果写短了,笔锋,就与左边的部首,冲突。“衣”字旁的那两点,三点水旁的那往上提的一点,绞丝旁的那向上一提,与“厂”字的这一撇,笔锋过于集中,发生冲突。因此,拉长这一撇,可以回避笔锋冲突问题。这不是那些砖家叫兽,异想天开,想长就长,想短就短的。

为了这“辱”一个字,要改动“褥、溽、蓐、缛”等众多的汉字,得不偿失,越改越乱,罪加一等,打入牛棚。



2009年08月20日。万邦来朝。写给某些砖家叫兽的公开帖。



本文内容于 2009-8-20 15:48:20 被万邦来朝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