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妈让杨叔电死你是替天行道

banban123 收藏 1 248
导读:只有打死了孩子,才能让人们发现,治疗网瘾的精神病医生本身大多是一群虐待狂。 今天跟一同事聊天,这姑娘提起王朔说的一个著名理论:“祸害女人太多了,就会遭报应,上天会给你一个女儿。”当爹的如果有一个女儿,就难免担惊受怕,除了男生父亲也会担心的人身安全问题,外加一个贞操问题。 王朔的孩子也许还没到要担心网瘾的地步,这是许多孩子的父母所担心的另一个大问题:孩子染上所谓网瘾该怎么办。我印象当中,最早开始提网瘾标准的,是一个解放军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瘾中心的陶然医生说的标准是“每天6小时,持续3个月,就是网瘾”,

只有打死了孩子,才能让人们发现,治疗网瘾的精神病医生本身大多是一群虐待狂。

今天跟一同事聊天,这姑娘提起王朔说的一个著名理论:“祸害女人太多了,就会遭报应,上天会给你一个女儿。”当爹的如果有一个女儿,就难免担惊受怕,除了男生父亲也会担心的人身安全问题,外加一个贞操问题。

王朔的孩子也许还没到要担心网瘾的地步,这是许多孩子的父母所担心的另一个大问题:孩子染上所谓网瘾该怎么办。我印象当中,最早开始提网瘾标准的,是一个解放军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瘾中心的陶然医生说的标准是“每天6小时,持续3个月,就是网瘾”,这个标准据说要在全军范围内试行。

北京军区总医院是个很好的医院,三级甲等,这是综合医院的顶峰了,不过大家应该也都明白解放军医院的长处在哪里,比如骨伤、放射、化学、戒毒、外科等地方。试着查一下该医院的网页,有这个成瘾中心:

科室介绍如下:“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瘾医学科”系国内唯一一家军队三甲医院创办的、以收治成瘾疾病(包括酒精成瘾、药物成瘾、尼古丁成瘾、止咳露成瘾、咖啡因成瘾、网络成瘾、赌博成瘾等)为主,各种精神心理问题为辅的特色医疗科室。

大家知道,茅台和五粮液消费的最大户除了政府机关外就是军队,这个中心也许初衷是帮助酒精肝的首长们戒酒的,不过在部队戒酒是没法戒掉的,正如同和女朋友一起住很难减肥、也很难治疗尖锐湿疣一样。所以该中心有一些其他的治疗项目,比如网络成瘾。

再顺便看另外一个网页,北京军区总医院的另一个部门,专业就是挽救失足青少年的,类似于过去经常出问题的行走学校:

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是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立的国内首家集心理、医学、教育、军训、家庭为一体,全面帮助青少年心理健康成长的机构。该基地受到中央文明办、国家关怀青少年下一代委员会、教育部、中国社科院等有关国家机关的全力支持,与国家级新闻媒体、一流的医疗单位和教育机构结成研发共同体。

该基地位于北京市大兴区北京卫戍区军事培训基地院内,占地 245 亩。基地采取封闭式军事管理,拥有国内仅有的十大功能治疗室(认知治疗室、家庭治疗室、行为治疗室、精神分析动力等)、国内最先进的治疗仪器(生物反馈治疗仪、物理平衡治疗仪等)、多功能教室、图书室、音乐挺、游泳馆、篮球、台球、乒乓球等多项文体活动设施,实行军营化一日生活制度。现拥有国家一流的医学、心理治疗及教育人才,尤其是拥有国家正规军事教官等多项得天独厚的部队资源。 这个基地估计挺来钱的。

看到这里,大家多少有点模糊概念了吧,早年间我小的时候,我爸爸这一代人总是这样说:“这孩子不好好干,送到部队锻炼锻炼去。”那会儿社会不稳定因素多数是待业青年和青工造成的,一旦有点小错误,比如爱看黄色录像,爱打牌不上班,大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送进部队交给班长,那年头的班长们是士兵阶层,穿制服前基本是初中毕业,偶尔有高中的青年农民。他们的解放鞋和皮带能很轻松地把捣蛋兵教成见父母立正敬礼的孩子。(他们教育青年可不是像伍六一对许三多那样只是损几句)呆在地方的青年也差不多,无非是老爹动手还是班长动手的区别而已。

这一代被胶鞋和皮带教育出来的青年,基本上是1970年代初期出生的,也就是今天90后孩子的父母一代。他们中的大多数,即使从来离国防绿很远,也会认可那种胶鞋教育法,听见学校军训了就兴奋无比。其实胶鞋也没教育好,好多后来连杀数人或者拥有枪支的悍匪,好多都是胶鞋教育出来的同志。

同时由于很多这批为人父母者本身读书很少,上中学形成世界观的时候正赶上原子弹不如茶叶蛋的时代,大学那会儿仅是精英教育,他们很少在教育上能够有自己的方法论,去新华书店买本励志成功学就算是加强业务练习了,除了逼着自己孩子读四大名著没有什么太好的教育方法,没有什么太好的途径打开孩子其实非常丰富的心灵,更不要提什么交流了。

这批父母在遭遇教育挫折的时候(也即所谓“网瘾”),想的办法简单粗暴,就是再去找绿胶鞋帮个忙。绿胶鞋办法不多的时候,他们自然求助于白大褂。医生里有不少不入流的,长于造概念,赚钱,根本没有任何良心,别提什么科学精神了,他们自然非常乐于把这些孩子收下,但是他们没有好的教育方法(你能指望陌生人了解你的孩子?),于是就出现了杨永信这样的人,使用电来驯服这些孩子。

我有一位健康报工作的同学告诉我,遭过非医疗电击的精神病人,很多以后遇见理发馆穿白大褂的都能尿出来,因为电击实在是太恐怖了。这个我觉得非常可信,因为过去看过沈醉写军统的人刑求地下党,用手摇电话机的电线绕两个大指头,摇几圈男人的屎尿和精液都会流一地。(这事多年后被一些逼供者仍然使用)

所以我们可以勾画出这些为人父母者存在的问题:迷信暴力教育、跟儿女缺少沟通,短于研究教育孩子,最后还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孩子和网络,把孩子送去挨电或者挨流氓的皮鞋踢,嘴上还要叫喊着“孩子啊,妈让杨叔电你,让教官打你,是为你好。”

郭德纲说过一个传统段子,叫《双槐树》,一个当爹的发现自己的女儿和邻居家的小伙子有了私情,有了身孕,他设计毒打了那个小伙子之后,把自己的女儿刨坑活埋了。埋的时候,他惊人地冷静:“孩子,爹是为你好,你别怨爹。”

这就是中国人的道德焦虑感:那个刨坑埋女儿的,其实以前是个黑社会,做混混的。今天送孩子进医院的父母们,往往当年也都看武打片、武侠小说,甚至于黄色录像。“我可以,但是你不行。”这个逻辑被多少为人父母者所坚信呵。


出问题的是两代人的关系,沉迷网络仅仅是一个表现,古代也有各种成瘾的:毒瘾、赌瘾、戏疯子、棋迷、书迷(听评书入迷的),除了前二者,都很难说得上是精神问题。音乐家和画家基本上都是艺术成瘾者,不过是及时找到了健康的寄托,让爱好变成了事业,就成了很幸福的人。

另外,我不喜欢出生年代歧视,不过我还是忍不住刻薄一句:70后前几年最厌恶的就是80后,说得这一代人极其不堪,不过现在有些70后父母制造出了许多极端的90后,和自己的孩子关系紧张到需要用电来驯服的地步,实在是让我这样的80后大开眼界。

别笑,这不是笑话,每一个准备为人父母的人都应该警惕起来,好好修身,多学一些东西,我们的孩子,哪怕是还在怀里的08后(80后的任务就是制造08后)都会迅速地超过你,我们必须像一头勤恳的老牛不断前行,才能保持跟他们对话的能力。我们给孩子展示的胸怀,就是孩子最初的视野,就是他们最早看见的那一片天空。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