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一部 雏鹰展翅 第四十八章 接受改编

zjqian96 收藏 25 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有了夏贤德七百多人的加入,“神鹰”现在的总兵力破纪录的达到了1300多人,还不算在小王庄附近村子里的民兵。陈际帆头一次有种兵强马壮的感觉了,整个营编了五个连,特战排、炮排、突击队和其他各连都从新加入的新兵里补齐了兵员。剩下的战斗力很弱,陈际帆把他们变为两个新兵连,放在城外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有了夏贤德七百多人的加入,“神鹰”现在的总兵力破纪录的达到了1300多人,还不算在小王庄附近村子里的民兵。陈际帆头一次有种兵强马壮的感觉了,整个营编了五个连,特战排、炮排、突击队和其他各连都从新加入的新兵里补齐了兵员。剩下的战斗力很弱,陈际帆把他们变为两个新兵连,放在城外进行训练。

现在最开心的恐怕数炮排排长李安举,他现在阔得不行,6门九二式步兵炮,十二门迫击炮,还有整整一大车的炮弹。以前在国军干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阔过,不过营长特地交代了,补齐新兵后必须在短期之内形成战斗力,否则就地撤职。所以进城后李安举没干别的,整天就是拉着队伍上野外训练。

部队训练的事有副营长顶着,陈际帆的工作就是在县城里转悠,这是部队第一次占领县城,对于物资缺乏的“神鹰”来说,任何一座县城都有巨大的战略价值,更可况这座县城很有可能在鬼子重兵攻击下得而复失。陈际帆必须在短时间内了解县城情况,尤其是产业情况。

进过几天的适应,城里百姓开始渐渐接受了“神鹰”,学校的学生整天在大街上游行,组织起形形色色的抗日社团,对此陈际帆倒是不太在意,民心不可违,索性难得去管。

可是有件事他必须得管,就是这些抗日社团居然还发起了募捐,把募捐的钱直接给送到营部来了。这是陈际帆第一次接受募捐,其实兵荒马乱的年月谁有更多的钱拿出来?但是全椒人还是拿出来了,数量虽然不多,才仅仅一万银元,但在陈际帆看来这比上次国民政府许诺的五万银元还要珍贵。陈际帆没有像有些英雄那样发表什么热情洋溢的讲话,外加剪个彩什么的。没有,他什么都没说,除了一句:

“我代表‘神鹰’向各位保证,有我们在一天,全椒就一定能放下各位的书桌。希望你们努力读书,谢谢!”

全椒紧邻合肥,日军要想攻打武汉就必须打下合肥,而全椒正是在南京到合肥之间,陈际帆不用脑袋想都知道这地方迟早会有大仗,现在最让人着急的是队伍的战斗力问题,想起以前的部队动不动就集训半年才能上战场,今天看来像是天方夜谭一样。

陈际帆正想着,有卫兵跑来报告说有一群自称是安徽省国民政府慰问团的到全椒来,现正在城门,等营长指示。

慰问团?国民党也兴这个?陈际帆不由得好奇起来。

“把他们请到营部来,去吧!”

来的正是第三战区和安徽省政府、省党部的代表,上次谈判失败本来大家都没放在心上,谁知军事委员会硬是逼着要再去试试,第三战区只好再添五万元,总共十万现大洋作为价码重新谈判。

领头还是那位少校副官刘春全,上次来的梅专员不见了,估计是考虑到陈际帆和他话不投机而撤换掉的。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刘少校既然来过一次,也就不那么拘束了,一进门他就对出来迎接的陈际帆连连拱手,“陈长官恭喜了,恭喜了,贵部连战连捷,从日寇手里光复全椒县城,令我辈敬佩不已啊!”

陈际帆早就习惯了这种套话,“哪里哪里,将士用命而已,比起前线浴血奋战的众多国军将士,这点小事何足挂齿。台儿庄大捷,国军歼灭日寇上万,真正打出了我中国军人的威风,我们还没来得及向政府祝贺呢?”

双方一番客套后在营部接待室分宾主坐下,刘春全现将随行人员介绍一番后,进入了正题。

刘春全又拿出了一张纸开始宣读,随行人员赶紧起立。

“中华民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嘉奖令:中国‘神鹰’抗日特遣队全体官兵:值此民族存亡之际,贵部上下精诚团结,发扬不怕牺牲之精神,屡次在敌后抗击日寇。今闻贵部光复国土,全歼守敌,大大增长了国民抗战信心,特令嘉奖。奖大洋十万元,冲锋枪100支,轻机枪十挺。7.63mm子弹40万发,7.92mm机枪弹10万发,手榴弹500箱。授中国‘神鹰’抗日特遣队指挥官陈际帆为上校,钟鼎城为中校。其余官兵之军衔待报上后由第三战区长官部一并授衔。

另,因中国“神鹰”抗日特遣队之赫赫战功,军委会合议决定授予番号‘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皖东独立团’,归属第三战区指挥,享有与国军其他部队同等权利。其军饷、弹药补给均有第三战区统一拨发。

此令

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 委员长 蒋中正

民国二十七年四月二十日

陈际帆看见刘少校一拿出纸开始念,就知道他要翻唱老戏了。看来这次政府方面价钱开得更高,似乎是志在必得。直接拒绝是不可能的,这里就背靠着安徽省府合肥,那里驻守着至少两个军,要是闹崩了,对部队没什么好处。

陈际帆把嘉奖令收下后,正准备客套一番,谁知座位上一个中年人站了起来道:“陈长官,不,应该叫陈上校。鄙人肖儒轩,授安徽省党部、省政府所托,特来贵部协商成立皖中五县抗日动委会事宜的。贵部蒙军委会和第三战区如此看重,也是我皖中各界抗日之希望所在,上峰想请贵部牵头在全椒成立抗日动员委员会,发动民众积极配合国军抗战,陈上校意下如何?”

军委会和第三战区都来拉拢,这点陈际帆倒不意外,连土匪武装都收编,更何况是已经扬威日久的“神鹰”,反正国共虽然合作了,但是国民政府还是提防着共产党的,凡是有点影响、上点规模的民间武装,军委会都会想法加以收编。反正国军不要,新四军正巴不得争取过去。

只是陈际帆本身并不想接受国民党改编的,想想自己好歹也是党培养多年的解放军干部,现在居然穿越回去加入了国民党,这个弯大得有点转不过来,往小了说这是个黑色幽默,往大了说有叛党嫌疑。

但是对方开出的加码有些诱人,尤其是那十万大洋。自武汉之行后,“神鹰”的钱就开始像淌水一样花出去,搞得邓方顺成天哭丧个脸。武汉采购花去一半,剩余的作为军饷和抚恤一直用到现在,全椒攻陷后没能缴获什么黄金银元之类的东西。加上现在部队人多起来了,弄钱成了当务之急。

还有那100之花机关,赵俊不止一次向自己诉苦说他的特战排整个就一巡逻队,除了摸摸鬼子的哨,埋点地雷以外,根本达不到当初成立特战排时定下的目标。

陈际帆还训了赵俊一顿说,当了那么多年特种兵白干了?没有武器就不打仗了?少了张屠户还不吃带毛猪了等等,实际上他和钟鼎城比谁都着急。现在的特战排的确只能当做侦察兵用,但实际上一支真正的特种部队其杀伤力是任何一支常规部队所不能比拟的,而且它还应该能够胜任常规部队所不能完成的任务。在陈际帆刚干特种兵那会还幻想过要是当年能有一支这样的部队恐怕端鬼子的司令部都不成问题。

这个时代的中国,100支花机关绝对是不错的武器,只要运用得当,100米内绝对是鬼子的噩梦,正好适合特战排。有了冲锋枪,特战排才可能执行更加艰巨的任务。

还有就是番号,有了番号就意味着合法,就意味着多少能有点后勤接济,再说现在当务之急的确是扩充部队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大战。一个团的番号可以让自己扩充到两千多人,如果训练跟上的话,对付鬼子个把联队都有可能。

刘春全和肖儒轩等人看见陈际帆半天不说话,心里也着了急,以为又像上次样会碰钉子,一个个都埋头捧着茶碗品茶。

“我代表‘神鹰’全体官兵感谢委员长、战区长官和安徽各界的厚爱,只是这改编一事还需和官兵们商量再做答复,若在下贸然答应,恐怕下面军士不服造成不应有的麻烦反而不妙。这样,各位原来辛苦,先在全椒住下,待在下和手下兄弟们商量后一定给几位贵客一个满意的答覆。”陈际帆尽量把话说得客气些,以免对方误会了。

刘少校听口气以为要泡汤,后来仔细琢磨觉得还有希望,也不好再说什么,拱拱手先告辞而去。

代表们刚走,陈际帆就命令卫兵着急所有排以上军官开会。内容当然是讨论是否加入国军序列的问题。

会议一开始就明显分成了两派,一派以宋关虎、尚长福、苏靖威为首主张加入国军,理由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壮大队伍,还能享有政府军饷和装备支持;另一派以罗玉刚、胡云峰、赵俊为首,这几个自然不用说,都来自21世纪,对国民党没什么好感,受党的教育多年,虽不主张加入新四军,但是压根就没考虑加入国军。

几个排长由于军衔低了,所以没怎么表态,文川浩则是一贯的不说话。夏贤德虽说也是连长,但由于初来乍到也没说话。

两方你来我往争了个面红耳赤,谁也说服不了谁。

陈际帆看到这场面有些担心,部队成立这么久了,一直都在打仗,这些来自国军的军官虽然对部队忠心耿耿,但是部队一直都没有机会好好进行思想教育,看来这帮家伙对国军还是有感情的。

统一思想的事得先放放,现在还得面对现实。陈际帆先问内向的文川浩,他一向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那种,话从来不多,但很管用。

“我在想八路军、新四军的事。”文川浩只说了几个字。

陈际帆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共产党都能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的战斗序列,我们有何不可,而且我们还可以效仿八路军、新四军,听调不听宣。只要人事权在手里,就不怕被吞并。

陈际帆又转身那目光询问身边的钟鼎城,老钟一向老成持重,他的话应该有一定代表性。

“我同意一连长、四连长和苏队长他们的想法。”钟鼎城顿了顿。

宋关虎他们听到副营长支持他们一个个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宋关虎还冲胡云峰打了个鬼脸。

钟鼎城接着说:“国共打了那么多年都能够在一面旗帜下共同抗日,我们只不过是支小部队,更应该主动相应政府号召团结一致,共同对外。但是我想提醒在座各位注意,接受国民政府改编并非是为了军饷后勤,如果这样的话我们不如解散各自找支部队参军算了。接受改编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动员各界力量,也为下一步更好地联系外援。至于说到作战方式,我认为我们还是在服从战区指挥下独立作战更为妥当,一来我们就是在敌后发展起来的,敌后才是我军的用武之地,而来以我军的实力如果拉到正面战场恐怕一张打下来就没人了。所以我的意见是:有限度地接受改编,保持我军的独立,至于军饷和装备不能指望太多。”

钟鼎城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大家渐渐都没什么意见了。但赵俊又站起来问:“头,加入国民党,那‘神鹰’的名字还要不要了?这可是兄弟们用命换来的啊!”

苏靖威接过来说:“营长,干脆给他们说说,改成‘国民革命军神鹰独立团’,如果以后还有新的番号,就叫‘神鹰’独立旅、独立师,‘神鹰’这名字就是鬼子的噩梦,不能就此弃了。”

胡云峰补充道:“头,要加入我们也不反对,但是要增加点条件,不能就这样把自己给贱卖喽。”

陈际帆见会议已经达成共识,就拍了板,决定和刘春全他们交底。

会后陈际帆把胡云峰留下问:“关于增加条件的事,你有什么想法?”

胡云峰说:“头,我们现在步枪、机枪、冲锋枪都有了,还有炮,按说比起很多部队都强,可是你再想想,我们还缺什么?”

陈际帆想了半天,忽然想起这小子原来干过空降兵,不会是找国民政府要飞机吧,这也太离谱了,再说了就算是人家给你几架飞机,你往哪放啊。

“我们不要飞机,那玩意儿我们暂时玩不起,但是鬼子有飞机啊,所以我们的开口要几架高射炮,要不高射机枪也行。”

陈际帆拍拍胡云峰,“还是你想得周到,唔,还有电台,咱们争取把电台配到营一级,炮兵、特战排都要有。”

“还有电话、战防炮、药品……”胡云峰开了窍,不断数出来。

“行了行了,”陈际帆赶紧打断,“你真把老蒋当冤大头了,再说下去干脆给你坦克得了。”

回到营部后,陈际帆有和钟鼎城拟了份详细的书面文件,准备第二天和刘春全他们讨价还价。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