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天水市农民“被艾滋”4年后“自愈

long2004k 收藏 0 52
导读:2003年农历九月初,甘肃省天水市瓦寨村村民李建平的邻居患艾滋病,李建平参加血液采样后也被通知感染艾滋病,他因此遭受了各种痛苦。2006年底,大夫问李建平的一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得了艾滋病。2007年10月19日,疾控中心宣布李建平艾滋病痊愈。近日,李建平向媒体讲述了他奇特的“患艾滋病”经历。 事件 确诊 清水县疾控中心主任严肃地说:“经过对你的血液进行检测,你已经感染了艾滋病。” 2003年农历九月初,甘肃天水市瓦寨村的一名村民由于曾经卖血,被当地卫生部门通知进

2003年农历九月初,甘肃省天水市瓦寨村村民李建平的邻居患艾滋病,李建平参加血液采样后也被通知感染艾滋病,他因此遭受了各种痛苦。2006年底,大夫问李建平的一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得了艾滋病。2007年10月19日,疾控中心宣布李建平艾滋病痊愈。近日,李建平向媒体讲述了他奇特的“患艾滋病”经历。


事件


确诊


清水县疾控中心主任严肃地说:“经过对你的血液进行检测,你已经感染了艾滋病。”


2003年农历九月初,甘肃天水市瓦寨村的一名村民由于曾经卖血,被当地卫生部门通知进行血液检测,结果表明这名村民已经是艾滋病患者。随后,天水市疾控中心组织人员前往该村进行大规模的抽血采样,并带回天水市进行艾滋病检测。


由于已被确诊的艾滋病患者是李建平的邻居,所以李建平也参加了天水市疾控中心安排的集中血液采样。


在李建平参加血液采样4天后,天水市疾控中心的疾控车来到他家门前,从车上下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人是清水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张建国,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名工作人员,另外一人就是天水市金集镇卫生院院长李本义。


三人下车后,立即将李建平叫回家中。张建国对李建平说:“李建平啊,我给你说的事情,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张主任,你就直说吧,我是不是得了艾滋病?”张建国严肃地说:“经过对你的血液进行检测,你已经感染了艾滋病。”


生疑


一名大夫突然询问李建平:你村是不是还有一名叫李建平的村民?


自从被确诊为艾滋病患者之后,一季度一次的血液检测,成为李建平日常生活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2006年年底,清水县疾控中心通知李建平去领取国家关怀艾滋病人的补助,在领取补助的时候,一名大夫突然询问李建平:你村是不是还有一名叫李建平的村民?李建平告诉他,是还有一个叫李建平的村民,他俩年龄相同。


李建平追问工作人员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时,这名工作人员含含糊糊地说了句:“问问,是不是搞错了。”李建平再问的时候,该工作人员便不再回答任何问题。


取了钱,李建平坐在回家的车上心里开始疑惑:“难道他们搞错了?我根本就没有艾滋病?”


被痊愈


李建平要求到省疾控中心进行血液检测,对方却来到李建平家宣布他痊愈。


2007年10月13日,李建平悄悄来到天水市疾控中心,自费进行了一次采集血液样本检测,而这次的结果表明李建平的CD4值在800以上,该疾控中心的刘宝录主任说:“CD4值在800以上,说明你身上的艾滋病病毒几乎为零,就是说你的艾滋病已经好了!”得到这样的答复,李建平心里已经肯定自己根本就没有得过艾滋病,他随即拨通了甘肃省疾控中心的电话,要求到省疾控中心进行血液检测,但电话中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让李建平不要到兰州,而是他们来天水找李建平。


2007年10月19日,甘肃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天水市疾控中心刘宝录主任、清水县疾控中心张建国主任一行来到了李建平家,他们宣布:“李建平的艾滋病已经好了!”


调查


疑惑


四年里,李建平跟踪血液采样16次,却从未见过一张病情检测报告。


李建平说:“这4年,别人不和我打交道,我更不主动去接近别人,每天就呆在家里。每个季度,镇卫生院的李本义院长会定时通知我,让我去卫生院进行艾滋病的跟踪血液采样,从2003年10月第一次进行检测之后,直到2007年9月我一共进行跟踪血液采样16次。”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李建平从第一次检测开始,直到最后一次定期检测,他从来也没有见过任何一张病情的检测报告,就连血样检测化验单也从未见过一张。从被宣布为艾滋病患者开始,就一直都是由各级疾控中心的负责人和工作人员口头告知李建平本人。


躲闪


镇卫生院长称,这四年是按照上级指示对李建平病情做检测,没艾滋病是不会被通知采血样的。


今年7月30日,记者和李建平来到了4年中经常接触的金集镇卫生院。到达该院后,记者和李建平未进到院长办公室见到院长李本义。记者随即拨打李本义的电话,接通后,李本义说自己不在医院,两天后才能回来。


随后李建平爬上办公室房门,从门上打开的窗户上发现,李本义就在办公室的角落中站着。看到李建平已经发现自己,无法再躲藏的他终于打开房门,将记者和李建平带到会议室。对于李本义“躲猫猫”的原因,李本义解释是由于艾滋病情况要保密,主要是防记者,所以才会回避。


记者向李本义询问:“李建平的第一次诊断是否准确?”李本义回答:“4年中,我是按照上级的指示通知李建平到镇卫生院进行血液检测,根本没有对李建平的病情做出过判断和询问,也没有见过任何的检测化验单据。按照检验流程,李建平4年间一直在镇卫生院进行检测,但如果李建平没有艾滋病,也不会被通知每季度来采集血样。”


震惊


县疾控中心主任说:“实际上,2006年从你的检测结果来看,就知道你身体是好的。”


2009年7月31日上午11时,记者和李建平在清水县疾控中心的楼梯上,遇到了准备离去的张建国。随即,张建国将李建平带到疾控中心后院一个无人的地方,说:“我就知道你不可能就这么让事情平息的!”


随后,李建平向张建国询问:“我每季度的血液检测结果是什么样的?那些结果是否都显示HIV呈阴性?如果结果呈HIV阴性,那么16次跟踪检测的结果是否相同?”面对这些问题,张建国的回答让人震惊:“实际上,2006年从你的检测结果来看,就知道你身体是好的。”


推诿


市疾控中心主任丝毫没有谈及李建平的艾滋病是否存在误诊,称具体情况自己不清楚。


既然清水县疾控中心早在2006年就已经知道李建平没有艾滋病,那么上级部门天水市疾控中心又如何解释?随后,记者与李建平又赶往天水市疾控中心,找到了该中心刘宝录主任。


其实,一年多之前,李建平就找过刘宝录,两人有过近三个小时的交谈。刘宝录当时告诉李建平,李建平所得的艾滋病经过4年的检查之后发现“病好了”,却丝毫没有谈及李建平的艾滋病是否存在误诊,更没有说为何迟迟没有告知李建平本人他没病,只是表示具体情况自己不清楚。


记者与李建平来到天水市疾控中心后,刘宝录说:“2003年确诊李建平已得了艾滋病的情况是后来才知道的,宣布李建平艾滋病好了的时候,我确实在场。”李建平追问:“为什么从2003年第一次检测到现在,我都没有见到任何的检验单据?”刘宝录回答:“对于你说的情况,我不清楚。”


专家解析


艾滋不可能自愈 检测过程或出错


19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沈洁主任了解了李建平的经历后表示,李建平的艾滋病自愈是没有可能的。由于基层的医疗条件各方面较差,从李建平抽取血样开始,到检验结果出现的时间跨度在3天左右,其间辗转了多个地方,而且经手人众多。血样在途中可能会出现被污染,甚至血液样本搞错的可能,由于在这些环节都可能出现问题,所以才导致李建平第一次血样检验HIV为阳性,而后来的检测结果HIV为阴性。据《西部商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